【北美智權報】探討專利與智慧財產權,涵蓋各國重要的侵權訴訟分析、法規解析,提供您需要的IP實務與知識! 【明潮娛樂•時尚電子報】包含藝人動態、名人時尚精彩內容,一次滿足你的「娛樂、時尚、人文、生活」品味!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7/09/25 第 47 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   udn 讀小說
 
【本月焦點】翻譯官
【作家注視】阿耐
【本月新書快報】戀愛告急:總裁初戀拯救計劃
【本月熱門VIP】瑯琊榜
【本月熱門收藏】腹黑總裁V587
【免費作品推薦】棲鳳帷
【活動回顧】 2017讀小說恐怖主題書展--【祂,等你來】
 
.多逛逛【讀小說粉絲團】,或是到【讀小說LINE好友】找小編聊聊你最愛的小說吧!

.更多【九月份新書】好書看不完,更多好書就在讀小說!


青蔥明媚的校園裡,他翩翩優雅陽春白雪,她刻苦優秀開朗出色。夜幕籠罩的傾城中,她笑容嫵媚滿眼心事,他萎靡不振墮落絕望。穿梭在光與夜中的兩個人,以不同的面貌一次又一次相遇。她沒有灰姑娘的幸運,不能只是丟下一隻水晶鞋,就得到一段美麗的童話。而他是那高高在上的王子,在輾轉追尋間幾乎扯斷了指間的紅線。

 
 

阿耐

阿耐,女,主業經商,副業寫作。1990年棄政從商,現為浙江某著名民營企業高管,著名財經作家。文章邏輯合理,結構宏大,言語潑辣,文采飛揚。
她的經典小說《歡樂頌》現已改編為電視劇,由東陽正午陽光影視有限公司、山東影視製作有限公司聯合出品,劉濤、蔣欣、王凱、靳東等領銜出演。
目前《歡樂頌》可以在讀小說閱讀囉!

 

戀愛告急:總裁初戀拯救計劃

關於南風

她時常自卑得想要從這個世界消失,他給了她信仰,當他迫不得已拋棄她時,女孩決絕的轉身開啟了新的人生

 

大夏王侯

一夕煙雨

少年寧辰,入夏宮,得天書,修無上神禁,再踏逆天之路----大夏王侯

     

三嫁魔尊

都市農婦

成親這種事,子墨經歷過兩回,只是過程不是太過慘烈就是驚心動魄,讓她至今想起,仍心有餘悸。

 

禦寶天師

步行天下

古玩店的小夥計竟然是一個誰也不知道的超級高手,如此耀眼的一個人,想低調點都不行。

     
億寵成婚,總裁圈住愛芮喬   獨霸天下巧合而已
冒牌庶女:王妃難伺候妖冶花   陰陽鬼探秋風寒
總裁嬌寵,愛妻有喜了七月未央   醫品宗師步行天下
 
小編點評:一卷風雲琅琊榜,囊盡天下奇英才

 

瑯琊榜

廢后難寵寧心鎖
傲嬌詭夫太兇猛深海堛漱p榆樹
九星殺神鐵馬飛橋
全能保鏢海派山人
海宴

天下第一大幫江左盟的宗主梅長蘇,化名蘇哲來到帝都金陵,同時也帶來了一場場風波與迷霧。

 
小編點評:女主做的好!小編給你一個讚!
 

腹黑總裁V587

暴君嗜妃成癮 兔爺不乖
甜妻帶著小萌寶 柳橙
唐謀天下青葉7
最強狂兵烈焰滔滔
南瓜Emily

妹妹上了她男朋友,還拍了視頻發給她炫耀,她不吵不鬧,在妹妹的生日會上,當著所有賓客的面把視頻播了。

棲鳳帷
作者/司幽

碧落宮。轅臺。

漫天黑雲,悶雷滾滾,好像隨時會垮塌下來、將碧落宮湛藍的琉璃瓦壓碎一般。

數萬大軍綿延駐足,無一人一騎發出聲響,靜穆之中,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高臺之上,注視著一道白色的身影。

銀亮的閃電撕破天幕,雷聲如炸,直令在場所有人心堻ㄔ握F個突。

轅臺之上,十數名紅衣近衛手執鋼戟嚴密戒備著,而被他們包圍在中央的,卻是一個看上去年紀尚幼、手無寸鐵的白衣少女。

她雙肩瘦削,面色蒼白,漆黑如夜的一雙瞳眸因失焦而顯得大而無神,睫毛上似乎還沾著細碎的淚花,步履遲疑蹣跚的模樣讓人情不自禁要生出憐惜之意,卻又在看到她額上的冠冕時打消了此念。

鏤金鑲玉的碧鳶冠,那是祥國女帝的象徵。

年輕的女帝被寒光閃閃的戟尖逼到了轅臺前,那兒置有一方酒案,小小的銅爵中漾著褐紅色的液體。稚嫩的雙手略帶顫抖地捧起了銅爵,手指不住地哆嗦,以至於爵中的液體灑出了些許。

「陛下可千萬拿穩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身後提醒,那語氣中充滿了譏諷之意,「鳩毒只此一杯,若是灑了,那可真是不好辦,大軍行進千里,疲於苦戰,眾將士離鄉背井,寂寞良久,不知將陛下扔進營中,會不會死的不太好看?」

「呵……」她發出一聲麻木的輕笑,道,「我落得今日之境,只怪自己瞎了眼,信錯了人,若你以為侮辱我,殺了我便可以撫慰自己卑微渺小的心,我何妨成全你!」

說完,將銅爵湊近唇邊,一仰頭,便將褐紅色的毒酒飲盡。

豆大的雨點開始從烏雲密布的天空中灑下,如密集的箭矢,瞬間濕透了單薄的白衣。

「當啷」一聲,銅爵從手中滑落,在漢白玉的地磚上滾了開來,少女踉蹌幾步,捂著心口跪倒在轅臺上。

……好痛、好痛……身體像被一萬隻毒蟲噬咬一般,劇痛鑽心。

……鴆毒,果然不愧為史上最狠辣的毒藥。

都說飲鴆止渴最為愚蠢,自己卻被蒙蔽了心眼,數年如一日,將最毒最毒的人養在身邊,終於有了今日,轅臺賜毒的下場。

可悲乎,可嘆乎,終不過,可笑之極。

如若早一日認清那人的真面目,也就不會在此時此刻痛徹心扉。

只可惜一切都太遲了。

她狼狽地撲倒在冰涼的地磚上,鴆毒開始發作,意識也逐漸離開了身體。

「沉水——!!!」

……誰,是誰在喚自己的名字?

耳邊刀戈之聲不斷,顯是有人單槍匹馬,試圖衝上轅臺來救她。

……太遲了,早知今日,早知……今日……

「沉水,沉水!不,你不會死的,沉水,醒醒,沉水你醒醒啊!沉水!」彌留之際,那人終於衝破層層包圍,撲上來將她緊緊抱在懷中,滾燙的眼淚滴落在她逐漸冰冷的臉頰上,胸口上。

那人不斷搖晃著她的身體,一面痛哭,一面發出困獸般的嘶吼聲,那深切的悲慟和憤怒讓四週的紅衣近衛俱是為之動容,不忍上前打擾。

……對不起……一切都來不及了。

……若能後悔,我一定、一定……

不會辜負你此番深情。

昭元二年驚蟄,帝玉沉水被賜毒酒自盡,祥國覆滅。

金戈鐵馬、烽火連戰、屍骨萬里、生靈涂炭……無數畫面在眼前交織重疊,耳畔猶是那絕望的痛哭聲,混雜著許多過往的記憶,齊齊涌上腦海。

……我絕不甘心就此死去!

……我要背叛我的人嘗到十倍、百倍、甚至千倍萬倍于我的痛苦!

……不甘心……我不甘心,我……我要復仇!

「沉水!沉水!」

……誰在叫我?我已經死了……我不是已經死了嗎?

混沌的意識突然恢復清明,接著身體也像是冬眠後復蘇一般有了知覺,她猛地睜開了眼,迅速翻身坐起,然後愕然望著眼前的景致。

素竹小樓,楠木臥榻,這是她還做公主時候住的地方。

怎麼回事,自己分明在轅臺上被毒酒賜死,為何會睡在這裡?難道自己飲下鴆毒,竟是沒有死?

來不及細想,胸口一陣劇痛,好像被人用刀子狠狠地刺穿了一樣,她險些驚叫出來,手一把攥住了自己的衣襟。

「沉水!」有人迅速扶住了她的肩,令她坐直,然後運氣翻掌,拍在她後背上,她甚至還沒看到那人的相貌,喉間就涌起一股腥甜,不由得身子一撲,吐出一口污血。

看著被面上大團的黑紅血跡,她半晌回不過神來。

自己中了鴆毒,竟然真的沒有死?

她發怔的這一瞬,運功替她逼毒的人已經收勢,然後一把從後方抱住了她,連聲安慰:「沒事了沒事了,別怕,沉水,別怕。」

……自己真的活了下來?可又為什麼,會在素竹小樓中?

她帶著滿腹疑問,扭轉頭去,想向身後那人問個明白,卻在看清楚他相貌的一霎呆住了。

緊抱著自己的人一張年輕俊朗的臉近在咫尺,眉如折劍,焦慮地微蹙起,眼若曉星,飽含疼惜之意,英挺的鼻梁在她鬢角處輕蹭,溫涼的唇則緊挨著她的唇角,仍在自言自語地說著別怕沒事一類的話。

二人的距離可謂親密無間,對方面上的憐惜之意也不像作假,但她十分肯定,自己從未見過此人!

他是誰?為何會在自己的臥房之中,還將自己緊摟在懷中?

顧不得自己剛吐了血,她一把掙脫開男人的臂膀,連滾帶爬地在淩亂的被褥間站起,眼角瞥見暀W挂著一柄劍,便想也不想地抽出來,劍尖直指那人的鼻尖。

「沉水!你冷靜點!你才剛受了傷,不可動氣啊!」那人本想拉住她,卻不得不屈服於那看上去鋒利無比的劍芒之下。

她站在臥榻上,腳下虛浮無力,手臂手腕也微微發抖,像是不堪承受手中長劍的分量,腦袋更是一陣陣犯暈,歪歪倒倒地幾乎栽下床去。

「小心!」那人見她在臥榻邊緣搖晃,嚇出一身冷汗,忙提醒著,想要伸手來扶。

……這是怎麼回事,這個人、是誰?

頭雖暈,眼卻是明的,榻邊一臉焦急、生怕自己摔下地的男人,不僅是她從未見過的,而且還是個和尚!

一個從未謀面的和尚出現在自己臥房堙A還做出那過分親密的舉動,這究竟、究竟是怎麼個事兒?

她剛剛醒來,怎麼也想不通媕Y的玄機,只覺得一睜眼,所有的事物都和自己的認知不同,完全是一團迷糊。

「你是誰?為何會在此處?」她勉力支撐著身體,咬著牙問。

那僧人被她這麼一問,先是一愣,緊接著忙將雙手合十,對她躬了躬身:「阿彌陀佛,俗名法號俱是稱謂,不足挂心,公主將貧僧當成路邊的一顆小石子就好。」

什麼話!她怒睜杏眼,還待再問,樓外已有人聽到動靜,四五人一齊衝了進來,一見這劍拔弩張的場面就嚇壞了。

為首的一名女子錦衣羅裙,不施脂粉卻秀色天成,和身後幾名一看就是丫鬟的姑娘分明不同,只聽她焦急地上前來勸道:「公主不可如此啊,不苦大師是來替你化劫的,你前日遭奸人暗算,受了重傷,全靠不苦大師出手搭救,方才能化險為夷,公主萬不可傷了恩人性命啊!」

「……解憂,」她怔怔望著床前那女子清麗的面容,一時呆立,「你是解憂?」

那女子忙點頭:「是我啊,公主,快把劍放下,你自己尚且重傷未愈,怎可再動刀兵?」

……怎麼回事,解憂……解憂為何會在此處?她不是已經下落不明瞭嗎?

一分神,手中的長劍被那法號不苦的僧人奪了去,扔在床腳,人也被錦衣女子不由分說地按回榻上躺下。剛才進來的丫鬟們手腳麻利地將吐了血的被子搬走,換了一床乾淨的給她蓋好。

她呆呆地任由她們擺弄,兩眼只落在那錦衣女子的臉上,似乎想看出點什麼名堂來,那女子也似注意到她的視線,替她理了理額髮,關切地問:「公主,你怎麼了?哪不舒服?」說著就要替她切脈。

……解憂,雲解憂,碧落宮的女御醫,也是自己無話不談的好閨蜜。

「解憂!」她禁不住熱淚盈眶,一把抓住雲解憂的衣袖,哽咽著道,「我還活著,我還活著!」

雲解憂只當她是被嚇壞了,便俯下身去半抱著她,手在她背上輕拍,安撫道:「沒事了,公主,多虧了不苦大師,你的內傷已無大礙。」

……內傷?對,他們剛才也說,自己是受了傷,自己分明是中了毒,這是怎麼一回事?

她木然轉頭望向榻側束手而立的那僧人,雲解憂稱他不苦大師,且不論這人是從何處冒出來的,似乎真的救了自己的命,于理也不能不道謝,這麼想著,她勉強擠出一個微笑,輕聲說:「多謝大師救命之恩,方才多有得罪,請大師見諒。」

那僧人聽了她的謝詞,不但不笑,反而露出了些許悵然的表情,雙手合十,淡淡地道:「阿彌陀佛,貧僧半個月前初抵碧落宮,只面見了寰舒陛下,還未曾與公主朝向,公主日前遭人暗算,險些喪命,方才將貧僧誤認為是心懷不軌之輩,也不足為怪。」

……寰舒陛下?!娘她……也還活著?!

「公主?」雲解憂抱著她,感覺她渾身一僵,便不由得擔心起來,「公主,你覺得哪兒不舒服?可是胸口又痛了?」

她六神無主地搖搖頭,鬆開了雲解憂,目光忽地落在床腳邊那把劍上。

……該不會是……

心中驚疑不定,面上卻竭力裝作無事,朝一旁的丫鬟吩咐道:「將劍挂回去。」

丫鬟福了福,將扔在床腳的長劍拾起,插回鞘中。

就這短短的一會兒,她認出剛才自己所使的劍,是自己十六歲生辰從師父龍涯手中獲贈、不出半月就斷送在一次意外遇襲時的名劍鶴唳。

鶴唳仍在,自己又受了傷。

她終於明白了一切不合理的根源所在。根本不是自己中了鳩毒卻僥倖逃生,而是自己不知何故,重新回到了十六歲的那一年!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