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誼奇蜜0-3歲育兒報】提供育兒教養資訊、和孩子共處的好點子、爸媽經驗分享等多元教養育兒內容。 結合物理、化學、生物…等多元化的科學,【科學少年雜誌親子報】精選雜誌內容,給你有趣又好玩的科學知識。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7/12/29 第 50 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   udn 讀小說
 
【本月焦點】日日讀小說,送你領年終!
【作家注視】雪珊瑚
【本月新書快報】限制婚期,總裁大人寵上天
【本月熱門VIP】妖道至尊
【本月熱門收藏】讀心嫡女:王爺從不從
【免費作品推薦】葬劍吟
【活動回顧】 一例一休,對總裁之影響!
 
.多逛逛【讀小說粉絲團】,或是到【讀小說LINE好友】找小編聊聊你最愛的小說吧!

.更多【十二月份新書】好書看不完,更多好書就在讀小說!


日日讀小說,送你領年終!只要完成指定條件,人人有獎!
閱讀每周精選書VIP章節,10%點數回饋送給你!
而且回覆你的夢想書單,前100名還有機會獲得20元E-Coupon!
一路過關斬將,大獎手到擒來!你還不快來拿好拿滿?

 
 

雪珊瑚

雪珊瑚,梔子歡言情大神作家,此前,她曾經用「莫顏汐」的筆名,在紅袖添香發表一系列膾炙人口的精采小說。
著名新作有《總裁大叔回家愛》《第一寵婚,老公壞壞愛》《新妻不乖,我的老公太驕傲》《限制婚期,總裁大人寵上天》《你才瑪麗蘇》。其中《你才瑪麗蘇》已出版並改編影視。
最新作品《限制婚期,總裁大人寵上天》,目前火熱連載中!書迷們絕對不能錯過!

 

限制婚期,總裁大人寵上天

雪珊瑚

她出軌了!一晚瘋狂,床單上大團的血漬告訴她,這是現實!日落而睡,相擁而眠,在最喧囂的黑夜裡我們只有彼此。

 

傲氣小娘子

紀夏

她這輩子沒見過這麼傲慢無禮的傢伙!故意踩她的衣襬害她當眾跌了個狗吃屎,氣得她不顧形象像個潑婦破口大罵!

     

葬劍吟

伶俜孤獨

劍冢者,萬劍之墳墓也。劍冢所至,萬劍懾服,順者生,逆者,劍毀人亡…… 一曲葬劍吟,萬古肝腸斷……

 

萬空道仙

雪夜狂花

所謂的公理道義,不如一個臉盆大的拳頭!所謂的規矩,不過是強者用手上的刀劍劃出的方圓!

     
天價庶女:權寵香妃風若語   步步謀婚:盛娶世子妃冬九九
女帝不簡單悠長的夜   護國大將軍寧願孤獨
龍隕九天劍雪封毫   都市神級高手大獵戶
 
小編點評:涅槃重生,妖皇再現!
 

妖道至尊

特種神醫步行天下
活色生香巨雞子
前妻太甜:爹地,要不停小馬鈴薯
贈你一場盛世繁華二馨兒
我本純潔

一個傻子駙馬,搖身成為妖皇,妖訣,元訣雙修,妖凜天下!踩小人,招小弟,攬美人,成就最強妖道之路!

 
小編點評:只說聯手,沒有說要連心啊喂∼
 

讀心嫡女:王爺從不從

盛世蜜愛:大叔寵妻撩不停蘇酒酒
醫等邪妃蠻杏出晲
陰陽同修緋雨
龍血天驕薩爾的迷茫
挽樂

穿越成首富嫡女,一來便嫁給號稱殺人如麻的盲眼王爺。她一身催眠讀心本領,瞧她如何與他聯手,主宰這異世乾坤。

葬劍吟
作者/伶俜孤獨

血十字之名-第一章 神秘小乞兒


炎炎烈日,驕陽如火……

這是一條寬敞的官道,路旁稀稀落落的柳樹半死不活地耷拉著枝條,樹上的知了有一下沒一下地嘶鳴著……

在這幾欲被烤化的官道上,只有一個小乞兒在默默地前行著,他的身上穿著被撕成了一條條的衣服,頭髮散亂,遮掩了多半個臉龐。

他只露出了一張小嘴,抿成一個倔強的不屈弧度。

他腳下磕磕絆絆,時不時地跌倒在地上,可他總是掙扎著爬起來,看他已經血跡斑斑的膝蓋和雙手,可以想像他一路上摔倒了多少次。

如果透過濃密而又散亂的頭髮,可以看到他那一雙迷茫呆滯而又略顯渾濁的眼睛。

不知不覺已是日薄西山,西邊只剩下了一抹血色的光華,這個時候,官道上的行人也是逐漸地多了起來。

忽然,從官道上傳來一片急促的馬蹄聲,聽聲音似乎有一二十人,馬蹄聲遠遠地傳過來,行人都是默默地躲到了路的兩旁。

再看那個小乞兒,他似乎沒有聽到身後的馬蹄聲,依然步履蹣跚地走在官道的中央,沒有任何要躲閃的跡象。

馬蹄聲越來越近,而且沒有減速的意思,只聽到馬背上傳來一聲怒喝,「哪來的小乞丐,真是髒了大爺的眼,快點閃開,不要擋了大爺的路……」

那人嘴上說著讓小乞兒躲開,可是手中的馬鞭已經抽了出去,馬鞭在空中繃得筆直,摩擦空氣發出刺耳的破空之聲。

僅僅一招,就看的出來這人是個練家子,而且這一鞭已是用上了內力。

馬鞭就像一條毒蛇吐著猩紅的信子,向著小乞兒的身上卷了過去,周邊有看到這一幕的行人,不由得發出一聲驚呼,膽小的已經扭過頭去,不想看到接下來那血腥的一幕。

說時遲那時快,馬鞭已經到了小乞兒的左臂處,眼看就要卷上小乞兒,忽見他身體一扭,竟然玄之又玄地讓過了馬鞭,而且他的右手一探,竟直接捏住了馬鞭的鞭梢,而後手腕子一翻,就往懷中一帶。

馬上之人萬萬沒有料到這小乞兒竟然會有這樣的反應,稍微一呆,手中馬鞭竟然直接被小乞兒搶了過去,再看那小乞兒手腕子一抖,手指捏著鞭梢向著馬上之人抽了過去。

馬上那人身子一矮,有些狼狽地躲過了小乞兒的一鞭,他身後卻是傳過來一片嗤笑聲,一個粗厚的聲音之中滿是歡快的笑意,

「哈哈,王老三,昨天在杏花樓小紅的肚皮上趴了半宿,是不是被那小娘皮給榨幹了?哈哈,竟然連個小乞丐都搞不定……我看你不要叫王老三了,叫王老八怎麼樣?哈哈……」

這個叫王老三的人立刻惱羞成怒,他從腰間抽出一柄單刀,從馬背上躍起,一招『獨劈華山』,便向著小乞兒的腦袋砍了過去。

小乞兒腳下一錯,身體微微移開半尺,王老三的單刀從他的身側三寸處劈下,小乞兒手捏著馬鞭的鞭梢,在王老三招式用老之際,直接向著他的他的耳側抽了過去。

王老三聽到耳邊破空之聲,知道不好,也顧不得手堛熙璊M,一個懶驢打滾躲開了小乞兒的一鞭,但是他的單刀也舍在了小乞兒的腳下。

王老三半跪在地上,大口地喘著粗氣,他距離小乞兒有三丈遠,驚魂未定,心中早就翻江倒海一般,這特麼是從哪跳出來的小鬼,竟然這麼高的武功,我王老三今天真是遇上茬子了。

這個時候,和王老三一起來的人,也都止住了笑聲,臉上滿是凝重。

若一開始的時候,王老三還有可能是一時大意,但是剛剛那兩招,卻是讓他們意識到,王老三根本就不是這小乞兒的對手。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事實就擺在眼前,由不得他們不信,在馬隊之中有個絡腮鬍子的大漢,他催馬前走兩步,在馬上對著小乞兒拱了拱手,

「這位少俠,在下乃血梟會會首乾剛,剛才我手下之人對少俠多有冒犯,還請少俠多多見諒……」

血梟會是個不入流的幫派,甚至還在巨鯨幫、黑虎門這樣的三流幫派之下,只有三十多人的規模,甚至可以用團夥來稱呼他們。

小乞兒絲毫不為所動,仿佛沒有聽到乾剛的話。

乾剛又說了一遍,小乞兒忽然扔掉了手中的馬鞭,腳下晃蕩著繼續向前方走去,在他轉身的時候,風吹起了他額前的頭髮,露出了那雙麻木無神的眼睛。

乾剛身邊一個瘦小的長著狗油胡的幹巴小老頭,催馬來到乾剛的身邊,「乾爺,這小子有古怪∼」

乾剛也看到了小乞兒的眼睛,他催馬前行兩步,跳下馬來緩緩地向著小乞丐靠近,血梟會其他人都是屏住呼吸,看著自己的老大慢慢地向著小乞兒接近。

乾剛的心跳如鼓,呼吸也是有些急促,這個小乞兒應該還沒有修煉出罡氣,不過蓄力境界而已,自己三年前就成就了罡氣境,修煉出了罡氣,為什麼還要怕他呢?

眼看著乾剛越來越近,這個時候乾剛也屏住了呼吸,他的手心堨都是汗,看著近在咫尺的小乞兒,乾剛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平靜了一下自己的情緒,他伸出左手輕輕地向著小乞丐的肩膀上落去。

「少……」

『俠』還沒有吐出口,他的手距離小乞丐的肩膀還有三寸的時候,小乞丐豁然轉身,左手捏住了乾剛的左手,身子往後一撤步,右手卻是閃電般地砸向了乾剛的右肋部。

乾剛終於知道自己為何會如此忌憚這個不過蓄力境界的小乞兒,因為他的戰鬥意識太強了。

他剛才的反應實在是太快了,這根本就不像是一個孩子,哪怕他這樣整天刀口舔血的人,都沒有這樣犀利的反應。

但乾剛這麼多年的江湖畢竟也不是白混的,右手一較勁從小乞兒的手中抽了出來,身子往後一閃,險險地躲過了小乞兒的一拳,同時右手往小乞兒臉上一揚,一團白色的粉末向著小乞兒的頭上罩過去。

而乾剛早就閉了呼吸慢慢地向著後方退過去,然後只見那小乞兒在原地搖了三搖晃了三晃,撲通一聲倒在地上。

乾剛看到小乞兒倒地,輕輕地舒了一口氣,這小傢夥也不知道從哪蹦出來的,自己如果想拿下他,估計也要費不少功夫,關鍵是這小子對自己來說可能有大用,不能傷著了。

血梟會的眾人圍到乾剛的身邊,那個狗油胡幹巴小老頭滿臉諂笑地說道,「老大,您剛才的動作真是行雲流水一般,讓人賞心悅目啊……」

乾剛的額頭青筋跳動,惡狠狠地看了小老頭一眼,倒是搞得小老頭莫名其妙,這是怎麼了?以前這招無往不利啊,怎麼今天不好用了?

「孫老頭,你再多說一句話,信不信老子撕了你的嘴,今天還嫌老子丟人丟得不夠嗎?」對付一個半大孩子,竟然還用上了迷藥,繞是乾剛臉皮厚實,此刻也是有些臉紅。。

乾剛話鋒一轉,忽然對著王老三說道,「王老三,你去看看那個小乞丐怎麼樣了?」

王老三現在還是有些驚魂未定,畢竟剛才小乞兒對他的衝擊太大了,他哭喪著臉,期期艾艾地說道,「乾爺,我上有老下有小,家堣ㄞ鄖S有我啊,您換個人吧……」

乾剛在王老三的後腦勺狠狠地來了一巴掌,「你特麼整天恨不能死在窯子堛熙f色,還有臉跟老子提一家老小?快點去,要不然老子現在就剁了你……」

「哎哎哎,乾爺您別,我這就去,這就去……」王老三叫著,慢慢地向小乞兒靠近,看到王老三那笨拙的緩慢蠕動的身子,乾剛恨不能一巴掌拍死這貨,真特麼給老子丟人。

乾剛緊走兩步,一腳把王老三踹出去三丈遠,「有多遠滾多遠,真特麼礙老子的眼,這小子已經中了我的十香軟筋散,怕什麼……」

乾剛大步流星地來到了小乞兒的身邊,屏住呼吸,全身都繃了起來,生怕小乞兒突然跳起來給自己一下。

乾剛用腳尖輕輕地踢了踢小乞兒,他一動不動,然後腳尖輕輕一挑,小乞兒翻了個身,他依然不動,看來確實是中了十香軟筋散。

「王老三,把他給我捆上,帶走……」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