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高雄電子報】提供讀者掌握高雄最「夯」的訊息,感受維持不變的人情味與不斷改變的新高雄。 【慈濟月刊電子報】提供證嚴上人衲履足跡的彙編選粹,慈悲與智慧的雋永語錄,是您日常生活中的心靈資糧!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1/07/29 第1189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新書鮮讀 李登輝秘錄/在北京取得「不對台動武」的口頭承諾
新課綱素養教學,何難之有?閱讀、運動、家事,打造生活美感
經濟殺手!這些欺詐將會導致我們自身毀滅——中國的教訓

新書鮮讀
李登輝秘錄/在北京取得「不對台動武」的口頭承諾
圖/前衛出版社
書名:《李登輝秘錄》

內容簡介:跳脫島內窠臼,擺脫藍綠思維,透過日本記者之眼來看,以李登輝人生為主軸開展出的東亞近代史。匯整作者長年多次採訪李登輝的口述資料與大量文獻,揭露相關機密檔案,並且採訪多位周遭重要人士,包括日文秘書、親近友人、政界人士等,呈現出李登輝的完整面向,透過史料與真實人物的回顧,勾勒出這位叱吒風雲人物的一生。同時,也經由李登輝的經歷,一窺美日中等國的東亞角力,橫跨數十年的全球政治局勢變化。

作者介紹:河崎捊,產經新聞論說委員兼特別記者。譯者/龔昭勲,長期在日商上班,退職後投入研究台灣近代史與白色恐怖,目前致力於從事轉型正義外,同時翻譯各種與台灣有關的書籍及文件資料。監修/李明峻,台灣大學政治系畢業、淡江大學日研所碩士、日本京都大學法學碩士、博士課程。現任教於中央警察大學、中原大學。曾任日本國立岡山大學法學部助教授、政治大學國關中心助理研究員。

搶先試閱:〈在北京取得「不對台動武」的口頭承諾〉

一九九二年,受李登輝指示與中共幹部秘密接觸的國策顧問曾永賢,在抵達北京隔天的九月三日,中國國家主席楊尚昆突然現身在他面前,面露微笑地說:「中國絕不會放棄反美運動或批判台灣。但是你們有錢,想怎麼做,我們確實無法干涉。實際上我們根本也無可奈何。」

根據曾永賢回憶,與楊尚昆見面的地方應該是在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聯絡部辦公室。當時與曾永賢同行的總統府幕僚張榮豐說明,會談場地是在稱為「國際友好協會」的建築,那是國民黨在中國大陸時期曾作為蔣介石(一八八七—一九七五)住所的建築。楊尚昆之所以選擇與國民黨有相當淵源的建築,或許是想緩和曾永賢與張榮豐的緊張情緒。

同時,根據張榮豐的說法,楊尚昆也向曾永賢說:「如果(兩岸)雙方無法捨棄情緒性的對話或場面上的口號,那就絕不可能成為朋友。」他是以理性且友好的態度,表示希望能建立兩岸檯面下的溝通管道。

作為李登輝總統的密使,曾永賢受命設法探究中國真正的意圖,但中國國家主席親自現身一事完全在預料之外。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中國也極力摸索要建構與台灣高層的秘密溝通管道。

至於楊尚昆發言的背景,是一九九二年九月美國老布希總統決定要賣給台灣一百五十架16主力戰機,軍售案金額約六十億美金。對於當時經濟極為拮据的中國而言,這可是一筆無法想像的巨額外匯。

隔著台灣海峽對峙的兩岸,由於16戰機的軍售,雙方的軍事平衡勢必傾向對台灣有利。對此,中國雖然以極為嚴厲的口氣批評美台雙方,但也僅止於「口頭」批判而已。

在聽完返台的曾永賢轉述楊尚昆所言「我們根本也無可奈何」後,李登輝的表情趨於緩和,也可看到一絲放鬆的神色。「這對台灣非常有意義。」兩人的解讀是:這應該可視為國家主席口頭透露在此階段沒有對台動武之意。

中國主張「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至今仍無所不用其極,想方設法要限制台灣在國際上的活動空間,貶抑台灣的國際地位。

那麼,為何中國對應該是重大軍事危機的16戰機軍售問題,仍然透露想避免行使武力的話語,甚至在一九九五年七月發射彈道飛彈前,事先通知台灣方面不會真的對台造成傷害呢?

事實上,當時共產黨獨裁政權長期執政的中國,國際情勢正處於逆勢。

除了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在北京發生的「天安門事件」,促使國際社會制裁中國,同年十一月十日柏林圍牆倒塌,同一時期東歐共產黨獨裁政權接連瓦解倒台,乃至於一九九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連蘇聯都解體,這些都帶給中國共產黨相當強烈的震撼。

與此同時,台灣到九○年代的經濟力量都還遠勝中國。根據一九九○年的統計顯示,人口約兩千一百萬的台灣,出口金額約為九百八十億美元,對比同時期十二億人口的中國,出口金額卻僅有六百二十億美元。從雙方經濟實力的強弱,可以清楚看出對台灣有利。

中國實際領導人鄧小平(一九○四—一九九七),從一九七八年底開始實施改革開放政策,由於受到天安門事件影響面臨重挫。因此,鄧小平在一九九二年初再次指示,要求經濟建設再加速,這就是「南巡講話」。

中國極需要導入台灣的資本與技術,或許私底下也想對台灣的製造業招手,試圖拉攏他們進入中國進而占為己有吧。

無論是政治或經濟方面,到一九九○年代中期為止,中國在各方面都居於劣勢。因此,中國很可能藉由政治判斷,認為這個時期不應升高與台灣的對立。

另一方面,一九八八年就任總統的李登輝認為,「在天安門事件以及共產國家逐一瓦解的潮流中,或許中國共產黨可以藉由吸取台灣經驗,在某種程度上朝民主化調整吧?」雖然這個期待直到今日仍然無法實現,但當時確實因為有這種想法,他才會囑託曾永賢建構與中國高層之間的「熱線」。

兩岸高層的極機密管道

輔佐總統李登輝的國策顧問曾永賢,於一九九二年九月代表李登輝,在嚴格保密中,於北京與國家主席楊尚昆初次會面。

楊尚昆對神色緊張的曾永賢說:「以後請與這位先生聯絡。」他手指坐在旁邊的人民解放軍總政治作戰部聯絡部長葉選寧(一九三八—二○一六)。曾永賢透過葉選寧及其部屬,建構楊尚昆與李登輝之間兩岸高層的極機密管道。

事前未被告知將與楊尚昆會談的曾永賢,從香港經由澳門、廣東珠海,於九月二日抵達北京。隨即前往坐落於北京西北方風光明媚的玉泉山,這裡是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的招待所,出面接待曾永賢的,就是葉選寧。

被稱為「太子黨」第二代菁英的葉選寧,是葉劍英(一八九七—一九八六)次子,其父與毛澤東(一八九三—一九七六)一起參加對日抗戰,列名「中國十大元帥」之一。

葉選寧過去任職工廠時,遭遇意外事故失去右手腕以下,因此伸出左手與初次見面的曾永賢握手致意。葉選寧一開口就語帶玩笑地說:「如果能讓您與您的兄長直接討論兩岸統一問題就太好了。」然而,曾永賢所獲的指令卻是要建構「不被中國統一」的極機密管道,因此面對葉選寧時,並無法說清真實來意。

葉選寧會用這句話做開場白,是因為他與比曾永賢年長十歲的親兄長曾永安關係深厚。

曾永安早年留學早稻田大學,戰後前往中國,投身中國共產黨;他後來在中國成家,女兒嫁給人民解放軍南京軍區的幹部,與葉選寧熟識的女婿介紹兩人認識,其後曾永安與葉選寧都貌似曾在解放軍負責搜集包含台灣在內的對外情報的任務。據聞曾永安在一九七○年代病逝於天津,曾永賢的姪女則於一九九○年前後兩岸人民往來解禁後訪台,並與曾永賢取得聯繫。不過針對相關細節,曾永賢說道:「再多的,不方便說明。」

一九九三年後,曾永賢回憶:「經由香港、澳門,在泰國或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越南等地,每年約與葉選寧或其部屬見面兩次。談論彼此的內政或兩岸關係的前途等,坦誠以對,避免誤解發生,是絕對必要的。」

或許,身處海峽兩岸的兄弟倆,各自在所屬陣營執行任務,此奇特命運反而成為兩岸建構熱線的擬「信賴關係」基礎。

▶▶ 閱讀更多 前衛出版社 河崎捊寣m李登輝秘錄》

 
新課綱素養教學,何難之有?閱讀、運動、家事,打造生活美感
圖/天下文化
書名:《素養小學堂:清華大學附小資深名師葉惠貞這樣教素養》

內容簡介:30年教學現場實戰經驗 ╳「簡易、可行、好操作」的教學策略,教師成長增能最佳實作指南,家長認識新課綱教學第一本好書!新課綱上路,如何將「素養」從高遠理論落實為課堂日常?「素養」,就是真真實實落實於生活中的學習。

作者介紹:葉惠貞,國立新竹教育大學語文教育研究所、國立政治大學教育學系畢/現任國立清華大學附設實驗小學教師/曾任台北市國中、國小教師及清華大學兼任講師/榮獲教育部輔導教師卓越獎。說話節奏快但邏輯分明,擅長將抽象的理論轉換成具體的教學策略。崇尚「簡易、可行、好操作」的有效教學法,致力讓學生「讀懂」。從師生共構到學生的自主學習,經她的魔法杖輕輕一點,新課綱素養教學,何難之有?

搶先試閱:〈「閱讀、運動、家事」打造生活美感〉

我常跟學生說生活要有美感,何謂美感,令人感覺愉悅舒服的。三件事,生活不無聊—閱讀、運動、家事;三件事,人生必成功—耐苦、耐煩、耐髒。生活質感與美感都要在日常生活中體會操作與實踐。

有天早晨,小柏站在外頭遲遲未進教室,我探頭一看,他背著書包,提著餐袋,愣愣的站在走廊上。我問怎麼了?他說水壺沒關緊漏水,餐袋都是水。我警覺到這孩子不會解決問題,我說:「把水倒出來再把餐袋擦乾。」只見小柏打開餐袋,把大小餐碗和筷子湯匙餐具組放在地上,然後直接將餐袋的水倒在走廊上,然後餐碗和餐具也溼了。

他的做法讓我再次驚訝,二年級的學生不會處理餐袋,我教他用抹布清理,他說不想摸到抹布,因為抹布好髒。

「抹布」是個值得討論與學習的話題。有的學生怕髒只敢提著抹布一角,或是不會擰乾,抹布總是滴滴漏漏;又或溼抹布擦過桌面後,不知用乾抹布再擦一次,以致於讓簿本溼透的;再者把抹布整團塞進抽屜的,形形色色都有。從抹布的使用就可以看出家庭教育。

我告訴小朋友,做到三件事,人生絕對會成功—「耐苦、耐煩、耐髒」。「耐苦、耐煩、耐髒」也讓生活有質感。能吃苦、不怕累,持之以恆的努力,吃得苦中苦,會成為人上人。十五歲的國中生洪璽皓能將氣球折成百變萬象,在國際氣球比賽得獎,那是吃苦得來的,常常一個作品他就要花上十五個小時創作。

美國職籃傳奇明星柯比•布萊恩因直升機墜機意外英年早逝,我們在課堂上也討論這件事。柯比為何讓大家討論、令世人懷念?因其偉大成就。他的成就從何而來?在於堅持。柯比每天清晨四點開始練球,練兩個小時再休息,這個習慣從高中就養成。當別人還在睡夢中,他已經早起多練習兩小時了,每天的兩小時,日積月累,造就堅強實力,別人已無法超越,這就是耐苦又耐煩的堅持。

小朋友多半覺得家中長輩愛叨唸,常常對家人發脾氣,是家中小霸王。我說若是爸媽說的話和老師說的話一樣,那就表示這件事很重要,再不想聽都要耐著性子聽完、聽進去,學習耐煩。而耐髒,更表示適應力強,有生活自理能力。

「耐苦、耐煩、耐髒」讓生活有質感,而「閱讀、運動、家事」讓生活有美感。

「好無聊喔!」這也是小朋友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我告訴小朋友,無聊時可以做三件事—閱讀、運動、家事。

舉例來說,小朋友有時跟著爸媽和朋友聚餐,爸媽平時工作很辛苦,難得有機會與朋友相聚時,也想好好吃頓飯、和朋友聊一聊,但小朋友胃口小,吃得快飽得快,吃飽沒事做便坐不住,爸媽便要開始管秩序或是糾結要不要拿出手機換取片刻寧靜。我說出門都應該帶本書或是筆記本,《神奇樹屋》裡的傑克便是有做筆記的習慣,小朋友可以學習傑克,隨時觀察隨時記錄,記什麼都可以,塗鴉也好。做一個「懂事長」,體諒爸媽,讓爸媽和自己都享受愉快的聚餐。

小朋友也有機會和家人出外旅行,出國常要等飛機等車,有許多等待的時間,這時候做什麼事?閱讀。

有一年,全家出國旅行,要搭乘早上七點鐘的飛機,我估計通關後到登機還有好多時間,但一大清早免稅商店尚未營業沒得逛,於是我跟孩子說每個人都帶一本書,等候的時間可以閱讀。人人有書讀,人人有事做,不吵不鬧不喊無聊。

這一次,我帶了一本剛買的偵探推理小說《外科醫生》,作者本身是執業醫師,加上有一枝生花妙筆,一翻閱我就欲罷不能,手不釋卷。在旅店的夜晚休息時分,或清晨陽台躺椅上翻閱一本書,都有放鬆慢遊的幸福感。

返國後我陸續將該作者所有中文作品買來閱讀,同時也跟周遭朋友分享這個閱讀經驗,朋友間彼此借閱或分享閱讀心得,也是一場閱讀盛宴。

小朋友在家寫完功課能做什麼事?閱讀、運動、家事。閱讀增廣見聞,運動強健體魄,家事是生活自理能力訓練,也讓家庭環境更清爽舒適。這三件事隨時可提取操作,是生活必須。證嚴法師說:「讀書是為自己的人生,運動是為自己的身體。」我還要加上一句:「家事是為自己的未來。」

三件事,生活不無聊—閱讀、運動、家事;三件事,人生必成功—耐苦、耐煩、耐髒。生活質感與美感都要在日常生活中體會操作與實踐。

▶▶ 閱讀更多 天下文化 葉惠貞《素養小學堂:清華大學附小資深名師葉惠貞這樣教素養》

 
經濟殺手!這些欺詐將會導致我們自身毀滅——中國的教訓
圖/時報出版
書名:《經濟殺手的告白》

內容簡介:陰謀、勾結、詐騙、不公正的競爭行為!將他國蠶食鯨吞,把國際組織當後花園;經濟殺手所到之處,貪欲伴隨毀滅野火燎原,想到我們是拉大貧富差距的人,罪惡感不禁油然而生。我想到那些每天鬧饑荒的人,而我的屬下和我卻睡在頭等旅館,在最精緻的餐廳用餐,累積個人資產。我們已經進入另一個層次的狡詐,說服自己竭盡所能去宣揚一個腐敗的體制,用恐懼、債務,以及不斷鼓吹物質消費、主張分化、征服所有逆我者的政策,來讓貧富差距加劇。

這些欺詐將會導致我們自身的毀滅——不僅是道德淪喪,甚至是文化毀滅,除非我們能夠很快做出重大改變。

作者介紹:約翰.柏金斯,柏金斯頂著首席經濟學家的頭銜,任職於一間顧問公司,實則從事經濟殺手的工作長達十年(1971-81)。二○○一年的九一一事件讓他痛下決心,向世人披露生涯當中不為人知的一面。

書稿完成後,由於內容敏感,遭到二十九家背後有財團支持的出版公司拒絕,直到二○○四年舊金山一家獨立出版社慨然接手,才讓經濟殺手的故事公諸於世。這本書對於美國為維繫己利的權力運作,以及大眾習以為常的經濟體制,投下一枚震撼彈。柏金斯目前專事寫作,並致力於推動非營利組織工作,提倡個人意識覺醒,進而改變資本主義在全球各地造成的失衡現象。

搶先試閱:〈中國的教訓〉

二○一五年,一位厄瓜多官員告訴我:「我們寧可向北京貸款,也不要跟華盛頓借錢。畢竟中國從來沒有推翻或殺死我們的領袖──跟美國不一樣。」

當我指出中國在歷史上也侵略亞洲不少次時,他回答:「沒錯,他們將那些地方視為他們古老王國的一部分,但他們沒有這麼對待拉丁美洲、非洲或中東──侵略這些地方的是美國人。」

我們正在討論那件債務審計任務──檢視當時那些有中情局撐腰的厄瓜多獨裁者欠下的債務是否具有正當性。審計的結果讓柯雷亞總統決定不履行價值超過三十億美元的債務。二○一二年,總統拒絕為高達五億一千九百萬美元的全球債券支付三千零六十萬美元,而作為報復,標準普爾信用評等公司(Standard and Poor’s Rating Services)和惠譽國際信用評等公司(Fitch Ratings)將厄瓜多的信用評等大幅下調。

柯雷亞總統轉而向北京求助。中國向厄瓜多提供了十億美元的貸款,很快便又增加到了二十億美元。柯雷亞政府清償了債務,重新恢復了厄瓜多的全球信用評等,同時卻也讓他的國家對中國及它的經濟殺手有所虧欠。到了二○一五年四月,厄瓜多向中國積欠的債務增加到將近五十四億美元──占了厄瓜多外債的百分之二十八。

二○一五年的夏天,我回到厄瓜多。帕查帕瑪基金會已經依法解散,但政府卻沒有試圖阻止總部設在美國的帕查帕瑪聯盟進行活動。我加入比爾和琳恩.特維斯特夫婦與丹尼爾.庫伯曼,每年帶領一群支持者進入阿丘阿爾人的領土。

我們踏上從基多前往殼城小型機場那段景色壯麗的旅程,到了殼城之後,飛機會帶我們深入雨林。在路上,我再次盯著阿格楊水力發電水壩的巨大混凝土牆看──對我來說,它象徵了我曾犯下的罪行,也讓我想起被暗殺的羅爾多斯,以及最近才遭遇政變,因此而改變了立場的柯雷亞。

我想著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華爾街、信用評等公司和其餘美國與歐洲的銀行業是如何無情剝削,迫使厄瓜多帶著豐厚的石油資源轉向投靠中國。我在二○○三年經過這座水壩時,當時大家都認為厄瓜多的大部分石油會流向美國。到了二○一五年,這一切完全改變了。中國購買了將近百分之五十五厄瓜多出產的石油,而銷往美國的出口量從百分之七十五降低至零。

我領悟到,比起其他事物,中國的角色──不只是對厄瓜多,而是對整個世界而言──或許更能讓我們洞察未來的局勢。

中國的擴張主義就如同美國和其他歷史上的帝國一樣,以借錢給其他國家為主軸,並掠奪它們的資源、用恐懼癱瘓它們的領導者。中國不只玩弄著柯雷亞這類人和厄瓜多與宏都拉斯這些國家的人民的恐懼,還包括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

我們美國人被教導要恐懼中國、俄羅斯和恐怖分子,但世界上大部分地方都懼怕著我們。他們害怕五角大廈和華盛頓特區在超過一百個國家的軍事部署。他們害怕中情局、國安局和所有其他美國間諜機構。他們害怕無人機、飛彈和炸彈。他們害怕我們的美元化、以債務為基礎的貨幣體系。

除了這些顯而易見的恐懼,還有更多是更隱微的。發展中國家害怕它們在面對全球企業時的不堪一擊。由於貿易協議和債務協議附加的條件,它們的經濟似乎都需要仰賴這些企業。它們害怕,萬一沒有這些企業,國家就會凋亡。它們害怕那些企業會把製造工廠設立在別的地方,同時卻也害怕要是工廠設在國內,就會造成汙染,也會迫使工人不得不接受無法糊口的薪水。它們害怕這些企業最終會離開,前往環境與社會規範更寬鬆的國家,讓那些拋棄賴以為生的農場、跑去現已空無一人的工廠工作的人民落得窮途潦倒、飢寒交迫的下場。

以恐懼為債務的體制或許看似有效,但歷史已經告訴我們,帝國不會永遠存在。現代美國的興衰悲劇,象徵了政商領導者的慘烈失敗。

蘇聯解體後,新崛起的企業巨擎相信他們得到許可,能不計代價實現獲利最大化的目標,包括對政治人物行賄及操縱法律制度。世界銀行這類「援助」型組織提高了債務利率、提出政治要求、對債務國開出各種限制條件,影響它們治理國家的方式以及與美國和各個企業的關係。

不用多久,這些國家的人民就發現自己被剝削。但他們求助無門,也沒有反擊的力量。蘇聯已成為過去式。發展中國家只能被迫屈服,心中充滿怨恨。

然而,中國彷彿在一夕之間成為新的世界強權。這個國家迅速崛起,成為經濟強國和國際製造與貿易賽局的主要玩家,猛然成為世界舞台上的一股抗衡勢力。

中國看似從美國、其盟友和金權政體的錯誤中學到了許多。中國放出的貸款通常都沒有像世界銀行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一樣附帶嚴苛的要求,例如投票贊成特定的聯合國政策、限定用美元交易,或是允許在該國建立外國駐軍的軍事基地。中國承諾會讓由他們建造的工廠長久運作下去。這個承諾究竟會不會被打破,我們還不知道,不過由美國推動的「自由貿易」協議確實是一點都不自由。

不過,儘管中國看似比美國及其盟友更能將這種策略運用得宜,實際上中國仍然是用債務──而且是龐大的債務──來助長自家的經濟殺手系統,以控制其他國家和資源。

我們很難精準計算中國借貸出去的實際金額,但根據估計,二○○五年到二○一三年間,中國已經向厄瓜多及拉丁美洲國家提供了將近一千億美元的貸款。目前這些地區向中國借貸的總金額可能已經成長了兩倍,也肯定超越了世界銀行、美國國際開發署、美洲開發銀行及美國進出口銀行(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United States)所提供的債務的總和。中國是新金磚五國(BRICS,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南非)銀行與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簡稱亞投行)的驅動力,成員國家超過了五十國。這些銀行的資產與潛在權力遠遠超過世界銀行及其相關金融機構。不到十年,中國已經躍升為全球債務的主人。

我在厄瓜多時,《紐約時報》報導了某些聽起來像是我那個時代的美國經濟殺手活動──只不過中國比我們做了更多建設計畫、花了更多的錢。

在安地斯山脈的山麓沉入亞馬遜叢林的交界處,將近一千名中國工程師和工人不斷將混凝土灌入水壩的基座,以及一條長達二十四公里的地下水管。這項二十二億美元的建設計畫將會將河水導入八臺巨型中國製渦輪發電機,產生能點亮超過三分之一個厄瓜多的電力。

接鄰太平洋的曼塔(Manta)港附近,中國銀行正在進行一項七十億美元的煉油廠建設貸款談判,這項計畫能讓厄瓜多成為全球汽油、柴油和石油產品產業的玩家。

中國的錢會在厄瓜多國內的村莊和城鎮裡建造道路、高速公路、橋樑、醫院,甚至會打造一個監視器網絡,一路延伸至加拉巴哥群島(Galápagos Islands)。國營中國銀行早已在厄瓜多投入一百一十億美元,而厄國政府還要更多。

厄瓜多只有一千六百萬人口,在世界舞台上毫不起眼。但中國在這裡留下不斷擴張的足跡,在在顯示了世界秩序正面臨轉變。北京正衝鋒陷陣,華盛頓則節節敗退。

我們的帕查帕瑪聯盟旅行團擠在殼城的停機坪裡,等待叢林暴雨過去,好飛向阿丘阿爾人的土地。當我提起中國的話題時,眾人似乎都同意中國正在施展奇蹟,而大家應該要畏懼中國。這個國家從文化大革命的灰燼中重生,從尼克森總統一九七二年初次造訪之後,歷經了「奇蹟般」的經濟成長。在歷史上,從未有任何國家經歷過這種事。

但是,環境和社會也付出了龐大的代價。中國讓自己陷入嚴重的汙染,數百萬國民也在低於標準的社會條件生活。許多人對中國躍升為世界強權表達了恐懼,也害怕中國模式會比美國帶來更嚴重的問題。

開始撰寫《經濟殺手的告白》後,我造訪了中國好幾次,最後一次是在上海舉行的企業管理碩班會議發表演講。與會的許多中國企管碩士生都是共產黨成員,被選中成為國家未來的領導者。他們強調自己非常重視國內的環境及社會問題,也致力要找出解決辦法。一位學生,曼蒂.張(Mandy Zhang)堅稱經濟成長是中國有能力創造經濟奇蹟的明證。「現在,」她說,「輪到我這一代人來創造綠色奇蹟了。」

擠在停機坪裡的其中一名帕查帕瑪聯盟成員問道:「我們該怎麼做?要怎麼阻止中國?」

如果我們真的誠實面對自己,我們美國人就得承認,與其說要阻止中國,不如說我們得改變自己的心態。我們必須承認,中國大部分造成的汙染都是我們造成的汙染,社會條件也是。美國人購買中國工廠製造的商品。我們尋找售價最低的商店,但這些商店大部分的商品都是來自排放汙染的中國工廠。

因此我們可以這麼說:中國的經濟奇蹟之所以能發生,是美國和全球企業的緣故。中國的那些關鍵人物加入了金權政體。中國是全世界最大的製造出口商。從二○○一年到二○一○年,中國的出口量每年平均增加百分之二十。二○○四年,中國出口到美國的商品總價不超過兩千億美元,到了二○一四年,這個數字上升超過兩倍,來到四千六百七十億美元。

與其猜測中國接下來會做什麼,我們必須悔悟、改變自己。我們美國人必須好好看看自己──還有我們那些成為跨國企業的公司──都幹了什麼好事。

中國正試圖仿效一個已然失敗的系統。如果世界上百分之五的人口(住在美國)消耗了超過百分之二十五的世界資源,那世界上百分之十九的人口(住在中國)怎麼能夠複製得了我們的生活方式?如果還要把印度、巴西和世界上其餘地方的人算進去,更是不可能的事。

我們一定要做出改變。

我們這些住在本土和全世界其他地方的美國人一定要停止把「他們」當作代罪羔羊。我們不該害怕「他們」,也不該責怪「他們」,或是期待「他們」可以解決問題,也就是掠奪性的企業資本主義、死亡經濟體造成的全球性問題。我們必須將「他們」視為我們自己。我們每一個人都必須負起責任。我們必須創造出新的模式,讓中國人、巴西人、印度人、我們美國總統、我們的政商領導者和所有人都能仿效。

這並非要改變經濟的運作方式,而是改變中心思想、改變數世紀來驅動經濟發展的信條──也就是債務和恐懼、匱乏,以及分化與征服。我們不能僅僅只是讓遭到農業、礦業和其他破壞性活動蹂躪的領域(包括再生能源領域)能繼續維持下去。我們需要革命。從死亡經濟體轉變為生命經濟體的真正關鍵在於改變我們的意識,也就是一場認知革命。

▶▶ 閱讀更多 時報出版 約翰.柏金斯《經濟殺手的告白》

 
國際認證4種新冠疫苗 副作用比一比
醫師指出,血栓併血小板低下症候群為接種AZ疫苗後,非常罕見的併發症,接種前請與醫師討論評估相關風險後再接種。他提醒,對於AZ疫苗成分有嚴重過敏反應史、過去曾發生血栓合併血小板低下症候群,或肝素引起的血小板低下症者,應避免接種。

《樂來越愛你》拍攝場景 百年歷史中央市場
若論起洛杉磯LA的景點,不勝枚舉,但要說有哪個地方是在地人和遊客都會一起湧入的?毫無疑問,絕對是位於市中心S.Broadway荷馬勞克林大廈一樓的《樂來越愛你》拍攝地中央市場,開幕於1917年,至今已有百年歷史!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