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7/1084
每月專輯 --閒話紅學(三)
縱橫時空 --袁崇煥千古奇冤
    --成吉思汗陵寢的滄桑
藝文快遞 --藝文訊息》紀念鄧雨賢 孫輩扮曾祖父
    --藝文訊息》樂生院強迫遷離在眉睫 李泰祥聲援


每月專輯
  ■ 閒話紅學(三)
 

【晨湘】

考證派紅學壓軸之作

這邊鬧得如此厲害,此時的周汝昌卻躲在四川寫他40萬字的《紅樓夢新證》,他哪裡知道這外頭的戲都唱到哪處?這書,但看名字就知道跟胡適一脈相承,交到編輯手裡的時候,編輯直哆嗦,但還真有不怕死的。

1953年,《紅樓夢新證》出版,剛開始的時候,也受到批評,因為太明顯了,考證方法完全是胡適的,也同樣是堅持自傳說,跟胡適簡直一個鼻子出氣,不批鬥他批鬥誰?最後還是毛澤東暗地裡指示保下了周汝昌。

《紅樓夢新證》出版距離俞平伯的《紅樓夢研究》只有一年,但受到的待遇截然不同,《紅樓夢新證》半年之內連版三次,毛主席都點頭說好。兩本書,一前一後,為何差別如此之大,我想比較天真的猜測是《紅樓夢新證》集考證派紅學之大成,毛主席是識貨之人,所以起了愛才之心。而比較刻薄的猜測是,當時整風運動已經轟轟烈烈地開展起來,沒有理由再要一根導火索了。歷史,總是這樣面目不清,也許兩個原因都有吧。

《紅樓夢新證》正如前面所說,是考證派紅學集大成者。周汝昌列舉了當時幾乎所有的關於紅學、曹家的史料。那時沒有網際網路,沒有古狗,一條一條的史證都是他細心在故紙堆裡搜尋的,為了瞭解曹家的獲罪經過,他甚至還去故宮查取了康熙朝後期的大量奏章,態度之認真,考證之仔細,證據之全面,令人肅然起敬。

我在網上拍得一本1953年一版二印的《紅樓夢新證》,正體直排,紙已經發黃發脆,我每次翻閱的時候都小心翼翼,好像捧著個青花大瓷瓶。周老那時才30幾歲,40萬字的書寫得文風古拙,但意氣風發,隱隱有風雷之氣,雖是羅列史料,但讀起來並不艱澀。

他以前是學西語的,芳官改名叫「溫都里納」,他竟然能考證出這是法語「玻璃」之意。至於畫出榮國府地圖,對照賈寶玉曹雪芹年表,總結各個版本脂批差異,列舉程高本跟脂批本文字高低,沒有一些功力和眼光是做不到的,看完《紅樓夢新證》,我只有一種感覺,紅樓夢話說到頭了。

《紅樓夢新證》日後被我用來作寶典,不為別的,只為裡面大量的史料年鑑。後頭再有人湊論文,混文憑,寫紅學的東西,是不是以點概全,嘴大無腦,只要查查《紅樓夢新證》就知道了。

周老是喜歡湘雲的,從年輕那會兒就開始,他在做完歷史考證之後,曾對脂硯齋有了一番猜測,他說脂硯齋只怕是個女子,而且是個嬌憨女子,說不定就是湘雲!周老跟胡適一樣,一口咬定曹雪芹就是賈寶玉,又中了「紅袖添香好讀書」的毒,不忍心看曹雪芹寫這麼偉大的書還耍光棍兒,所以給安排個姑娘。雖說願望是美好的,只是他怎麼不想想,湘雲能眼睜睜看著曹雪芹在文中跟黛玉你儂我儂?還要批書叫好?

在這點上,還是張愛玲說的對:曹雪芹是曹雪芹,賈寶玉是賈寶玉,蘋果跟桔子,兩碼事。

但周老不這麼認為,接下來的50幾年,就長在紅學上了,一心一意地把湘雲往寶玉房裡拉。近期他常有新書面世,我每本都飄洋過海訂來,阿彌陀佛,周老您眼睛都看不見了,就不要再寫了吧,一世英明,都葬送在您這老而彌堅的手上了。

年紀大了以後,周老越來越多劍走偏鋒,搞了個曹學,天天研究曹雪芹老家是不是鐵嶺,這也難怪,現在紅學界搞的那些東西都是他年輕時玩剩下的。這麼多年了,沒個新鮮的,這不逼著他老人家上黑木崖嗎?紅學界勸不住他,只好冷嘲熱諷旁敲側擊,周老一生氣,老頑童脾氣發作,脫離紅學界,宣稱自己不是紅學家。紅學界這幫人拉也拉不住,只好嘆口氣,唉,隨他老人家去吧。

《紅樓夢》僅僅一本小說而已,研究這許多年,如果沒有新材料的出現,總有研究到頭的一天。大家為了不重複舊話不走老路,只好削尖腦袋地驚世駭俗,湧出一堆一堆的神嘴。

「紅學」餘波

1980年代末有霍氏姊弟推出《紅樓解夢》,一時之間洛陽紙貴,大家多少年沒看到不重樣兒的了,一群老夫子當中突然出現個小妖怪,眾人反應不過來都蒙了。

霍氏姊弟其實更適合去當娛記,他們的研究路子是大膽假設,絕不求證。說出的話都不大靠譜,連黛玉是雍正皇后這樣匪夷所思的事都敢假設。我常想他們這本事去香港當個狗仔隊應該沒問題,生對了年代說不定還能逼死一個半個阮玲玉。

他們的《紅樓解夢》出到第四輯,我每輯都買,列在書架上,紅彤彤一片好不漂亮。其實我並非要給他們抬轎子,只是人民群眾也有看熱鬧的權利。

說到底《紅樓解夢》不過是上個世紀索隱派借屍還魂,但是,態度並不招人喜歡,沒有堅實的舊學底子,還常常自說自話,標榜自己是曹雪芹肚子裡的蛔蟲。有時說著說著,突然分出個身子拍自己肩膀,大讚說得好!我一個沒提防就會嚇一跳。

後來劉心武好好的小說不寫,也來湊熱鬧,自己創建了個「秦學」。他很久以前寫過《秦可卿之死》,文學家玩票客串一把紅學家,頗讓人耳目一新了一回,但年老之後不知道怎麼想的,決定也擠身紅學了,而且專門研究秦可卿,舉出秦學的大旗。我看了之後頭皮發緊,原來學派是這麼好建立的?

劉心武也是下過功夫的,翻了些清史,說出的話都比較嚇人,什麼秦可卿是康熙廢太子的孫女;而馮紫英曾經發動過政變;賈家娶了秦可卿是兩邊撈政治資本;賈元春討厭「玉」字,是因為「來時本姓秦,未嫁先名玉」。他就這麼一步一步地走向深淵,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給索隱派做了招魂幡。

《紅樓夢》中說秦可卿死後用的棺材本來是「義忠親王老千歲」的,但他「犯了事」,所以被賈家賤買。 這個「義忠親王老千歲」被劉心武考證了一番,靠到了康熙末年奪嗣一事,正好周汝昌也曾經做過這方面的一些考證,所以兩人書信往來,一來二去,談出了感情,不免引為知己,互相吹捧起來。後來劉心武出書特意選登了一些他們的信件,我看了之後一個大紅臉,無言以對。

平心而論,劉心武到底是小說家,他的秦學實在不成為學問。後來他高興起來又寫了《元春之死》、《妙玉之死》。我只好替他惋惜,小說竟然也越寫越差了。

而另一位小說家二月河就低調得多。二月河在沒寫清朝皇帝之前是搞紅學的,搞了半天無人喝彩,後來還是紅學家馮其墉給他指了條路,說你這不是搞學問的架式,你應該去寫小說。二月河恍然大悟,這才大紅大紫,他寫《康熙大帝》也夾了私貨,裡頭魏東亭的人物原型就是曹雪芹的爺爺曹楝亭。二月河名聲響了,被各地的紅學會叫去撐場面,但他掛名而已,不見鬧什麼動靜。不過日後一提起馮老的知遇之恩來,從來都是感激涕零,沒齒不忘。

現在紅學界撐大旗的是馮其墉,馮老為人四平八穩。

李希凡當年批判俞平伯的時候還是毛頭小夥子,現在也往八十上數了。他長的方頭大臉,一眼看過去就是個有福之人。無怪,當年被毛主席挑中,也因此搞得全國聞名婦孺皆知。他託了紅學的福,一輩子衣食無憂。近年來的心態十分平和,常做些反思,下筆也很寬恕,雖還是紅學界的領軍人物,但不大管紅學界的爛事。

至於紅學,現在是一片死水,毫無波瀾,不過這樣也好,應了曹雪芹的那句話: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全文完∼

閒話紅學(一)   .閒話紅學(二)

  -----------------------------------------------------------------------------------------------------------------------------    TOP

縱橫時空
  ■ 袁崇煥千古奇冤
 

【文/史式】

1938年,筆者初到廣西,就聽到一位廣西藤縣籍的姓韋的朋友說:「滿族能夠入主中原,這件事是太偶然了。如果不是明代的崇禎帝中了敵人的反間計,冤殺了袁崇煥,清兵就進不了山海關,歷史上就不會出現一個大清王朝。」初聽此言,我抱存疑態度,覺得明亡清興這件大事,是由許多很複雜的原因所造成的,豈能由袁崇煥冤死這一件事情所決定。

60多年來,筆者從一個史學愛好者逐漸成為一個職業的歷史研究工作者,一直把這個疑問放在心裡,經常關注這一段歷史,留心有關的史料。經過長期探索與認真思考之後,覺得事情雖然沒有廣西姓韋的朋友所說的那麼絕對,因為明朝的滅亡還和明代末期的腐敗、崇禎皇帝的剛愎自用等有極大的關係,但是認為袁崇煥確實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他的冤死對於明亡清興雖然不能說是起了決定性的作用,至少是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在中國歷史上,他是和岳飛、于謙同樣類型(立了大功卻被冤殺)的民族英雄。∼more∼

  -----------------------------------------------------------------------------------------------------------------------------    TOP
  ■ 成吉思汗陵寢的滄桑
 

【文/安麗】

成吉思汗陵寢之謎

公元1227年7月12日,成吉思汗在進軍西夏的征途中病歿於六盤山圖爾默格依城(靈州)。其子孫和部下將其靈柩運回漠北蒙古高原,到達克魯倫河源頭的成吉思汗大斡爾朵(大行宮),由成吉思汗的季子,監國托雷向全國發出大汗逝世的訃告,並舉行隆重的哀悼儀式後,將成吉思汗秘葬於阿爾泰山陰、肯特山陽的起輦谷(蒙語稱「伊克斡特克」)。經歷史學家考證:此「起輦谷」地點大約是今蒙古國東部肯特省曾克爾滿達勒地方。∼more∼

  -----------------------------------------------------------------------------------------------------------------------------    TOP

藝文快遞
 

藝文訊息》紀念鄧雨賢 孫輩扮曾祖父
新竹縣各界昨天(7/2)在芎林燒炭窩文化館舉辦「夕照鹿山憶雨賢」演唱會,緬懷台灣歌謠之父鄧雨賢。沒有大卡司,但鄉親都陶醉在悠揚的樂聲中。∼more∼

藝文訊息》樂生院強迫遷離在眉睫 李泰祥聲援
「溫暖和風從哪裡來,溫暖來自愛心交流,愛心來自你我心中……」作曲家李泰祥特地為樂生院的抗癩鬥士寫下《溫暖和風從哪裡來》一曲。昨天在李泰祥與立委高金素梅的歌聲中,樂生保留自救會、青年樂生聯盟宣誓發起「進駐」樂生院的活動,來抵擋行政院與衛生署自7月中將展開的強迫居民搬遷的行動…∼more∼

  -----------------------------------------------------------------------------------------------------------------------------    TOP

  ■訂購《歷史月刊》方式
  1.網路購書:聯經出版網
  2.專用信用卡單下載
  3.郵政劃撥18789062 歷史智庫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若有批評及指教,請mail至:history@udngroup.com
地址:110台北市基隆路一段180號9樓 電話:﹙02﹚27680091 傳真:﹙02﹚27672444
本電子報版權屬於歷史月刊以及聯合電子報所有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徵求專輯題目  徵求駐校代表  線上投稿專區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有料充電報 | 隨身行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money | stars | job | data | p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