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訂閱: OK
發行量 14021 份 2001/09/14  
  【本期簡介】
 
  主題:官吏的面孔千古不變,古典笑話中的官吏


前言  

不管時代怎麼改變,所謂民之公僕的臉孔似乎總是一個樣子。現在我們怎麼看待政府裡的大小官僚,其實在百年前就已經是如此了。

看看所有的戲劇,明確地知道官吏的地位在傳統中國中該是高人一等的,若是如此,這類以佻侃官吏為主的笑話,在傳統的封建中國社會中,該會是一件大不敬的事,而且是該會人人避之不言的。但是,事實卻不是如此。這些笑話不僅被創作出來,甚至還付諸文字流傳下來廣為流行。這當然與整個時代背景有相當的關聯。

中國笑話雖然出現甚早,初期的主要對象是貴族士人,之後才轉向民間文學發展,而其高峰期是在明、清兩代。這時期不僅笑話書的量最多,而且內容筆法較前朝成熟。而目前所見有關於大多官吏的笑話大多都在這時期。這是因為這時期的社會較開放,以及吏治型態的改有關。

錢穆在《國史大綱》中提到:「第一、是政治上沒有了貴族門第,單有一個王室,綿延一、二百年不斷,而政府中官吏,上自宰相,下至庶僚,大都由平地特起,孤立無緣;相形之下,益顯君尊臣卑之象。第二、因同樣關係,各州郡、各地方因無大故家大族之存在,亦益顯官尊民卑之象。」話是這樣說,嘲諷官員的笑話可是一點沒少。

笑話含有諧謔的意思。而諧謔所指的是「以言相戲」,其主要目的便在於要引人發笑,所選用的主題當然須要具有一定程度的爭議性。是要與人民生活有關的,是要人民生活中會接觸到的,是人民最有感受的,最好是人們所反感、所憎惡、所不喜的。如此才會有同感的體驗,也才容易引人發笑。在對大環境的不信任,對現實的不滿之下,管理人民生活的大小官吏便自然成了首要對象。

笑話中的官吏形象

一直以來,只要身居官職不論大小,平民百姓總會冠上老爺、大人之類的稱呼。因為在傳統的封建中國社會中,皇族的地位如同神明一般的崇高,而為皇族效力的大小官吏,其地位自然也就高人一等。,這樣的情況不只是在以前,以前的台灣社會,閩南話稱警察為「大人」,便是基於相同的心理。《雅謔》中一則〈張好兒〉如此說:

吳妓張好兒,婉麗而貌美,已中年矣。一日為人攜遊,座有杜姓者,素無賴,借太醫院籍,入資為吏目,見而誚曰:「他老便老,也是個小娘。」張即應曰:「你小便小,也是個老爹。」眾皆鼓掌。

(案:為人攜遊,陪有錢人去玩;入資為吏目,指的是花錢買個小官當;誚,譏諷。)

此處老爹該改為老爺才是,雖然地方官吏總被稱之為父母官,但是,就如同不是每一個父母都會善待自子的子女一樣,不是每個父母官都會是愛民如子的好官,在對現實的不滿而又無力改革的極端無奈之下,這類的笑話便建築在人民的血淚之上。

()貪婪成性

有句俗話說:「千里為官只為財。」貪污似乎是官場文化中極重要的一環,這樣的事,不只正史上時有記載,在許多小說戲曲中亦時有所聞,這是因為對於官吏貪風之盛行,人民雖然難忍,卻又無計可施。就只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求土皇帝們不會太過份,太橫行,太霸道。現實上的無力,就只有轉向精神層面的解脫。有長篇血淚的,如小說、傳奇;有短小幽默的,像是笑話、軼聞之類。而從此類笑話的數量之多,更可以反映出人們對此的反感。先舉出三則為例:

一官新到任,祭儀門畢。有未燼紙錢在地,官叩取一錫錠藏好。門子稟曰:老爺道是紙錢,要他何用?官曰:我知道,只等我發個利市著。《閒談笑語•發利市》

(譯:一個官新到任要稍事祭拜。拜完後,他見到地上有個沒燒掉的紙元寶,他把他撿起來收好。看門的問:「老爺,這只是紙錢,留著做什麼?」官回答:「我知道,只是發個利市,當個賺錢的好兆頭。」)

昔一縣尹與縣丞愛錢,主簿極清。一日,同飲酒,至半酣,縣令遂設一令:要千家詩一句,下用俗語二句含意。尹曰:「旋砍生柴帶葉燒,熱灶一把,冷灶一把。」丞曰:「杖蔾扶我過橋東,左也靠你,右也靠你。」簿乃托意嘲曰:「梅雪爭春未肯降,原告一兩三,被告一兩三。」《笑海千金•笑縣尹官貪》

(案:縣尹(令),就是知縣,類似縣長,正七品。縣丞,縣令輔佐官,主文書、刑獄,正八品。主簿,文書官,掌印鑑,九品。)

一仕官貪墨甚,及去任,倉庫為之一空。民作德政云:「來時蕭索去時豐,官幣民財一掃空;只有江山疑不去,臨行寫入畫圖中。」《廣笑府•官箴•貪墨》

這三則笑話分別地說明了官僚們,從未當官到懈任時的一貫貪婪心態。不為財,何以為官?之前已經說過,在明、清之時官吏俸給之卑吝,僅能求得溫飽,若是不借貸,就只有貪污;若是不借不貪,就只有甘守清貧,而若是要甘守清貧,那又何必作官。於是在官場的壓力與人情的包袱之下,貪污之是於焉發生。

儘管官吏的貪婪,或許是被外在的誘因吸引,或許是受內在本性控制。但畢竟是讀了幾天聖賢書的人,總是多少會有些畏縮心態,不會太過於明目張膽的貪贓枉法。但是吃過骨頭的狗又怎會再去啃樹皮,嘗到了甜頭之後又怎能輕易罷手。一則笑話便寫道:

一吏人犯贓致罪,遇赦獲免,因自誓以後再接人錢財,手當生惡瘡。未久有一人訟者,饋鈔求勝。吏思立誓之故,難以手接,頃之時思曰:「你既如此殷勤,且權放在我靴筒堙C」《廣笑府•官箴•吏人立誓》

(案:饋鈔,賄賂。)

而除了受內在貪性的左右,隨著官職的升遷,權力的擴大,所求於官的事也越大,收送的賄金、禮品價值自然增加。也是致使其貪性越來越深,而無法自新的原因。《笑林廣記》中的一則〈問年〉寫到:

一官嫖妓,問妓青春幾何?曰:十八。數年,升了官,過其家問之。則曰:十七。又過數年,升了官,入其家。則曰:十六。官感嘆不止,妓問其故。官曰:你的年紀與我履歷數一般,不見其加,只見其少。妓曰:你的官職與我此物一樣,日見其大,更見其貪。

(案:履歷數即官品,官越大品愈小,一品官高於二品,以此類推。)

有人收禮,當然也要有人送禮。送禮是一件大學問,真正的大官不送禮,用以表現自己為官的清廉;真正小官不送禮,藉此凸顯自己作官的清貧。而不大不小的官才要送禮,以求打好上下的關係。

一官遇生辰,吏聞其屬鼠,乃醵黃金鑄一鼠為壽。官甚喜,曰:「汝等可知奶奶生日亦在目?」眾吏曰:「不知,請問其屬?」官曰:「小我一歲,丑年生的。」《閒談笑語•屬牛》

(案:暗示眾吏該送隻金牛。)

生日收到金鑄老鼠已算是十分厚重,竟還要求再送金牛,該吏也送的出來,反正最後層層轉移後,倒霉的還是人民百姓。

貪官污吏鯨吞蠶噬,民脂民膏搜括抹盡,其狠勁仿佛不連都土地挖走是誓不罷休。

一官甚貪,任滿歸家,見家中多一老叟,問此是何人,叟曰:「某縣土地也。」問因何到此,叟曰:「那地方上地皮都被你剝將來,教我如何不隨來。」《笑的好第二集•剝地皮》

除了貪財以外,尚有貪求名聲的。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愛財,不是每個人都缺錢,有的人認為名聲才是傳世的關鍵,所以會鑽營聲名、沽名釣譽。但這類人說他壞,倒也不壞。只是愛求取名聲、炫耀名聲,雖然不至於在時事、錢財上傷民擾民,但是這樣子張揚,總是會讓人心中不快,一則笑話是這樣說的:

有孝廉為京官,顏以文獻世家于門。一夕,人以紙糊其兩字頭,曰:「獻世」。孝廉怒,命僕罵于市。又一夕,糊其「文」字上一點,曰:「又獻世」。孝廉怒罵如前。則再糊其「家」字上一點,曰:「獻世冢」。﹝寄園寄所寄卷十二插菊寄笑談﹞《噴飯錄》

(案:孝廉本為漢代兩種選官科目名稱,由各郡國推出孝子及廉潔之士,出任為官。但弊端極多,多為是家大族相互吹捧。至清朝,孝廉為貢舉的一種。明、清兩代亦稱舉人為孝廉。獻世,為愛現之意。)

除此之外,尚有一種人,口是心非的既得利益者,《山中一夕話》中的一則畏饅頭如此說:

讀書而不應舉則已矣,讀書應舉而望登科,登科而仕,仕而以進取,茍不違道與義,皆無不可也。而世有一種人,既仕而得祿,反嘹嘹然以不仕為高,若欲棄之。此豈其情也哉?故其經營,有甚於欲仕,或不得間而入,或故為小辜以去,因以遲留,往往遂竊名以得美官不辭,世終不寤也。有言窮書生不識饅頭,計無從得,一日,見市肆有列而鬻者,輒大呼仆地,主人驚問,曰:「吾畏饅頭。」主人曰:「安有此理?」乃設饅頭百許枚,空室閉之,徐伺于外,寂不聞聲,穴壁窺之,則以手博撮,食者過半矣。亟開門,詰其然,曰:「吾見此,忽自不畏。」主人知其紿,怒而叱曰:「若尚有畏乎?」曰:「尚有畏臘茶兩碗耳。」此豈求不仕者耶!

(案:此篇之意在影射為官者,或有意逐仕途者,總說兩面話,得了便宜還賣乖。甚至唱高調,自以為清高。

文中之讀書人,窮的連饅頭都沒的吃,看到街上有在賣饅頭的,假裝怕饅頭引起別人注意,甚至把他跟饅頭關在一起,看所言是否屬實。結果被人發現他不但不怕,反而把那些饅頭吃掉大半後,還對別人說怕茶,要人家再拿茶來試探他。這就是在影射那些明明身在仕途,卻又故做清高,說自己不戀棧官位的人。)  

這樣的人,在現在的官場也是到處可見的。只會說漂亮話,唱高調,明明積極想獲得某職,口頭上卻不承認,更糟的是,在順利得到所求取的職位時,卻又唱高調,說自己一點都不想居該職,甚至說此職位之平凡。適度的謙虛是美德,過度灑狗血式的謙虛則是虛偽,由其這種欲欺世盜名的謙虛更是令人討厭。

為官不廉,所該怪罪的不該只是官吏本身的操守,整個大環境的影響應該也佔了極大的決定因素。說穿了,這其實就是個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官吏雖貪婪,若無同僚百姓的賄賂,亦無從貪起;但是話又說回來,假使沒有收賄的官吏,又何來企圖賄賂的人呢。怪只怪官場是純粹屬於人事的戰場,無論是什麼樣的事情,一旦進入了官場之後,便成為了人與人之間協調溝通的問題。而為了避免別人的刻意刁難,或是使自己的事情能盡早過關,打好環節,盡力作好人際關係,在官場上是有一定的重要性。為此,即便不刻意以金錢賂之,偶爾的迎來送往,作作東道是免不了的,而這一切也免不了金錢的輔助。但是,商人富豪有絕對的能力負擔這些事,然而對於尋常官吏卻是一件麻煩事,因為傳統中國官吏的官俸其實並不算多,在這種上級要巴結、同僚要打通、下屬要照顧的情況之下,那一點點的官奉是不夠的。尤其是明清之時的官俸之卑吝,在這種入不敷出的情況下,更是難以養其廉潔。吏治於焉大亂,而這類型的笑話在民間也就廣為流傳。

()專權欺下

有了貪官,自然也會有酷吏。所謂酷吏,所指的是不顧人情,只重公事的官吏,這樣的官吏並非不好,但是不論是官場還是日常生活環境所接觸的各種環境,說穿了,也還是個人情的社會。假若今日朝野上下都是如此個性,那麼所有事情的效率必定是極佳,但是事實不然,人情在目前人佔有很重要的地位,如此一來,當上位者不能體諒下位者的苦處,下位者在無法負擔之下,又只好將重擔再轉移到更下層者,如此最後終將全數壓在人民百姓的身上,而因此弊案也就相對的發生了。舉《笑海千金》中兩則〈笑人談舌〉為例:

有一新官上任,一名里長要百只狗交官,買了九十九只,少了一只,無有買處,計將一只羊鋸去其角,撞入狗內交官。官見羊嘴連動一動,問曰:「這只狗如何嘴動?」里長答曰:「此狗正在嚼蛆。」

有一新官上任,每名里長要一百擔大糞交官,有了九十九擔,只少一擔,即將莧菜煮去紅水,湊成一擔同交。官見曰:「此糞如何這等紅?」里長答曰:「肚裡無糞都是努出的血來。」

缺一隻狗、少一擔糞,與原先的要求,差距並不大,日後再盡快補齊便可。但是在嚴刻的命令之下,是不容許有辦不到的理由的。也因此造成了下屬的困擾,以及處理上的弊病。其實酷吏孤臣並非惡吏奸臣,多數的酷吏也並非貪官,只是缺了點人情味,凡事一板一眼,不懂得替旁人留下一點餘地。《笑林》中有一則〈拿屁〉寫到:

官坐堂,眾人中撒一屁。官問:「甚麼響?拿過來。」皂稟云:「拿不著的。」官云:「如何作弊?定要拿來。」皂將紙包一屎塊,回云:「正犯走了,拿得家屬在此。」

公堂是個嚴肅之地,在公堂上放屁的確是件失禮的事。但是只須稍加責備告誡一番也就可以了,沒必要命人將屁擒到堂上。屁只是一陣風,一散便無蹤跡,這是孩童都能理解的事理,而現在堂官忽視人情常理,硬要捉拿下達如此命令,這無疑是在刁難別人。

並非每個嚴苛的官,都是清白且有能力的真酷吏。有許多的酷吏,只是才能平庸,而生性苛酷的惡霸、土皇帝,於是譏諷取笑的笑話便如此產生。茲舉一則笑話為例:

唐穆寧為刺史,其子已為尚書給事,皆分直共饌,少不如意,必遭笞杖。一日給事當直,出新意,以熊白鹿脯合而滋之,其美異常,寧食之至飽,諸子咸羨,以為有重賞。及食飽,仍杖之曰:「如此佳味,何進之晚?」《古今譚概•鷙忍部•穆寧》

雖然說酷吏不好,不體人情,但是史上有美名傳世的通常也都是酷吏,例如包公、海公之輩。但酷吏總是因為缺了人情,對這個講求情、理、法,情第一、理第二、法第三的傳統社會而言,總是有些格格不入。無怪馮夢龍在《古今譚概•鷙忍部》的序言這樣寫道:「子猶曰:人有恆言曰貪酷,貪猶有為為之,酷何利焉?」由這樣的語氣,便不難明白人民百姓,對於貪官的貪婪,雖不喜歡但倒是能理解,但是對於酷吏的嚴苛,卻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雖然說不能理解,但是人民對於酷吏卻是又愛又恨。當時局清明之時,酷吏有如肉中刺;但當時局混亂之際,人民卻又多寄厚望於酷吏身上。人民百姓對於酷吏孤臣的好惡,取決於時代的狀況,這類的笑話也就隨著時代的清濁而來來去去。

()昏庸糊塗

判是非、斷對錯的法官工作,是中國官吏給人最普遍的,也是最接近人民的形象,雖然這不能涵蓋所有的文官、武將,但是因為這些工作是與一般人民最有關係,也是在生活中可能會遇到的,於是這樣的形象便深植人心。而當糊塗官判出糊塗案時,也就更加地引人注意。先舉出兩個常見的例子說明之:

一有失牛而訟于官者,問曰幾時偷去的。答曰:「老爺,明日沒有的。」吏在旁不覺失笑,官怒曰:「想就是你偷了。」吏撒兩袖,曰:「任憑老爺搜。」《閒談笑語•偷牛》

(案:撒兩袖:揮揮袖子)

有失去馬鞍者,見一人面長而凹,認以為鞍也。其人曰:「此吾面也。」爭辯不已,將往聽斷于官。有行人問之其故,謂長面人曰:「勸兄賠他些價吧;若經官,定是斷給。」《廣笑府•官箴•長面》

(案:若經官,定是斷給。指的是若是告到官府,絕對會把此人的臉判給那個丟了馬鞍的。)

縱使沒有知識,該懂的基本道理也該要懂才是。以上兩則,說的都是這類官吏在判案時的模樣。今天報案說明天牛被偷,難道其人有預知的能力?想也知道是不可能的。而會將人的臉當是馬鞍還判給別人,這也是離譜之極。在第二則中的官吏,雖未真正的出現他的能力表現,靠的是別人的猜測說法,但是既然會做出如此臆測,可見官吏本身是如此令人難以安心的委以重任。

再看《閒談笑語》一則〈糊塗〉則對官吏的昏庸,又加以說明:

一清盲人涉訟,自訴眼瞎。官曰:「你明明一雙清白眼,如何說瞎?」答曰:「老爺看小人是清白的,小人看老爺卻是糊塗的緊。」

雖是明眼人,所見卻不如盲人來的清楚,這絕對不是此緣身在此山中的盲點,而是因為不用心,不在意所致。

官吏的昏庸,著實令人心寒及無力,《笑的好第二集》中的一則〈有天沒日〉如此記著:

夏天炎熱,有幾位長官同在一處商議公事,偶然閒談天氣酷暑,何處乘涼,有云:「某花園水閣上甚涼。」有云:「某寺院大殿上甚涼。」旁邊許多百姓齊聲曰:「諸位老爺要涼快,總不如某衙門公堂上甚涼。」眾官驚問何以知之,答曰:「此是有天沒日頭的所在,怎的不涼。」

(案:有天沒日頭的所在,隱含小人蔽日,百姓難見青天之意。)

正所謂昏官蔽日,斷案不公,判事不明,處事昏愚,最直接影響到的便是人民。訂定規章制度,決斷事件,並不是可以像喬太守亂點鴛鴦譜一樣的誤打瞎撞。制訂政策失當,令人民手足無措;是非不辨,對的判成錯的,錯的說成是對的。現實中,糊塗官做的糊塗事,其實不如戲曲中的糊塗官所為來的逗趣,在這背後所隱藏的是人民一股又一股的無奈。官吏的每一個決定,都直接關係到百姓的日常生計。

()學養不足

乍看來,此點與昏庸糊塗十分接近,學養不足的確常使得官吏在行事決斷上會有所偏差,但是昏庸的官,其學養並不一定不夠,而學識不足的官,也不見得是昏庸糊塗的。這兩者之差,在於昏庸糊塗是外在的行為表現,而學識不足則是內在的涵養歷練。以《笑林廣記》中的一則〈堂屬問答〉為例:

一捐班不曉官話,到任後謁見各憲。上司問曰:「貴治風土如何?」答曰:「並無大風,更少塵土。」又問:「春花如何?」答曰:「今春棉花每觔二百八十八。」又問:「紳糧如何?」答曰:「卑職身量足穿三尺六。」又問:「百姓如何?」答曰:「白杏只有兩棵,紅杏不少。」上憲曰:「我問的是黎庶。」答曰:「梨樹甚多,結果子甚少。」上憲曰:「我不是問甚麼梨杏,我是問的小民。」官站起答曰:「卑職小名狗兒。」

(案:捐班即捐官,花錢買來的官位。風土,指的是該地的風土民情。)

這個官是個糊塗官嗎?倒也不是,至少問什麼都能夠對答如流,雖然每每會錯意,但對於民生之事,可以看出倒是蠻清楚的。總是答非所問,是因不明官話。而所謂官話,其實只是比較文雅的詞彙,只要讀過書稍有知識的人是不會不知道的,而此官卻不明白,原因便在於其學識之嚴重不足。

除了有毫無學識,胸無點墨的官吏之外,有的則是因為讀書不求甚解所導致的迂腐之人。如同《雅謔》中〈夜殺豬〉的張端一般:

張端為河南司錄府,當祭社買豬,以呈尹,其夜突入司錄廳,即殺之。吏白尹,尹問端,答曰:「按律:諸無故夜入人家,登時殺之勿論。」尹大笑,為別市豬。

雖說盡信書不如無書。但是死守著書本,不知便通的迂儒,卻倒是是很常見的,而這種迂儒做了官,當然也承襲了其迂腐的本性。這種不求甚解的態度更是加深了這種官吏的丑角性格

沒有學識的官吏,有的是因其迂腐、不求甚解所致。有的則是真的沒有學問。幾則笑話如此說道:

長洲縣丞馬信,山東人,一日乘舟謁上官,上官曰:「船泊何處?」對曰:「船在河裡。」上官怒,叱之曰:「真草包。」信又應聲曰:「草包也在船裡。」《雅謔•呆縣丞》

某邑一丞,素不知文,而強效顰作文語。大令病起,自憐消瘦,丞曰:「堂尊深情厚貌,如何得瘦!」一日,重刑鞠盜,哀呼殊苦,丞從旁撫掌,笑令曰:「惡人自有惡人磨。」又侍令飲,而令將赴別宴,辭去,丞曰:「乞其於不足,又顧而之他。」令修後堂頗華,亟曰:「山節藻梲,何如其知也!」《雅謔•通文縣丞》

(案:大令即為縣令。此則再強調主管文事的縣丞卻不懂文章,但喜用文鄒鄒的文句,因此常會用錯字眼,使得意思反而不倫不類。)

沒有學問,就該更加充實自己,而不是附庸風雅,想要欲蓋彌彰,如此當然會招人笑柄。

地方官員統籌管理地方之事,若是本身的能力不足,最有所感觸的當然會是人民百姓。《笑林廣記》中一則〈木雕泥塑〉便說:

一道士與婦人私正行事,忽聞其夫叩門,老道怕甚,棄頭上道冠在床而去。夫上床摸著道冠,一看乃木雕空殼中嵌泥小塑人,問曰:「此物從何而來?」妻曰:「是我下身常用的套子。」夫曰:「泥塑小人嵌著木雕空殼之中,明明是個道士冠,何可抵賴。」妻曰:「臭烏龜你不要狐疑了,如今的官那個不是木雕空殼,那個不是泥塑小人。」

(案:暗指為官者皆為虛有其表的小人。)

這則笑話利用官與冠同音,而說出了許多人對於官吏的不滿,以及對其能力的不信任。其實能成為官員,都應該是經歷了許多次考核後的最後成果,既然如此,就算不是個本身飽學之士,也至少該是個讀過不少書的人。怎麼會有見識不足之缺失,這倒不難明白,原因在之前便以說過,一是因八股取士的流弊;一是因為捐官制的失當。

()推諉逢迎

除了貪污、昏庸外,自古到今政府官吏最為人垢病的幾個缺點,還有缺乏擔當,逢迎貪功。犯了錯,不敢承認;有功勞,卻極力爭取。現在如此,以前也如此,這樣的官吏歷朝歷代都不會缺貨。

然而,就算不求有功,也要求無過。於是當有壞事發生時,要儘量的往外推,使自己能置身事外,如此雖然不會有甚麼建樹,但也不會有實質上的過失,當然也更不會因此而得罪人,或是事情牽連到自己。畢竟想要升官發財還有許多的辦法,重要的是要先沒有把柄落在別人手上,以防止關鍵時刻時招人攻訐。於是如何推卸責任成了一件極為必要的事。但是要對上又功無過,往往造成對下有過無功的情況。質言之,如此便成了國家令人厭惡的冗員,尤有甚者,有功搶、有過推更是令人討厭。《諧語》中一則笑話便說道:

錢穆甫為如皋令,歲旱蝗,而泰興令獨紿郡將云:「縣界無蝗。」已而蝗大起,郡將詰之,令辭窮,乃言:「本縣無蝗,蓋自如皋飛來。」乃檄如皋請嚴捕蝗。無使侵鄰境。穆甫得檄,輒書其紙尾,報曰:「蝗蟲本是天災,即非縣令不才,既自敝邑飛去,卻請貴縣押來。」未幾,至自都下無不絕倒。

蝗禍是本天災,當然不能怪罪於有司,沒有積極謀求解決之道,還粉飾太平,推托責任,這就是有司之罪,一如上則笑話中的泰興令,先是視蝗災於無物,後又企圖推卸。難怪會被人傳以為笑。

為了官場生涯能長久的維持,以及能夠順利升官,討好上級,在上級前鞠躬哈腰,逢迎諂媚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例如《笑林》至中一則封君便說:

有市井獲封者,初謁縣官,甚跼蹐,堅辭上坐。官曰:「叨為令郎同年,論理還該侍坐。」封君乃張目曰:「你也是屬狗的麼?」

搖尾乞憐,以求得在上者的喜愛,如此行徑,不就宛如上位者所豢養的狗。《廣談助•諧謔屬》中的一則笑話,更明白為何以眾多的官員,皆是軟骨頭的原因提出了說明。

朝廷缺清要官,政府問誰可任者,或以公論對,政府曰:「公論如今甚無用。」或以古道對,政府曰:「古道如今亦難行。」或以糊塗對,政府曰:「糊塗如今卻去得。」最後有力者舉智巧,政府喜曰「爾舉甚好,此其人我嘗聞之,能折腰舐痔,惟人頤指氣使,而莫予違者。」遂以屬詮司。

另在《看山閣閑筆》卷十五中,有一則題名為〈逢迎〉的笑話則說:

昔有巡按,深喜逢迎,屬吏回話,必屈一足。一官極善趨承,下膝過重,傷及筋骨,遂至拘攣成疾,勢若弓彎。接住巡按,深惡迎合,此吏進見,則腰不折而自折,乃深責之曰:「為官當以清慎為懷,不致逢迎為事,爾何卑污若此?」吏曰:「卑職病也。」

此吏因病而彎腰,但是有多少官吏無病卻也彎腰屈膝。

()其它形象

先前所言皆是較負面的形象,難道滿朝文武皆是如此?事實當然不會是如此,一片混濁之中總還是會有一兩股清流。但是隱惡揚善畢竟不是笑話的目的及功用,所以與其讚許,倒不如藉以嘲諷那些貪官污吏。於是單只是稱許官吏品德、學養、清廉的笑話是少之又少,大多是以譏諷惡官劣吏,或是表現出不畏當權者的勢力為主。

劉定之升洗馬,朝遇少司馬王偉。戲之曰:「太僕馬多,洗馬須一一洗之。」劉笑之曰:「何止太僕,諸司馬不潔,我亦當洗。」《雅謔•洗馬》

雖然只是兩人一來一往的言語,甚至是十分輕描淡寫的兩句話,卻很直接的透露出當時朝廷的黑暗。但也寫出了劉定之不同流合污的剛正。這類不畏權勢,而敢直言諷刺的例子,在《五雜俎》中也有出現:

康定中西戎寇邊,王師失律,當國一相,以老得謝,同列就第為賀,飲酣,自矜曰:「某一山民耳,遭時得君,告老于家,當太平無一事之辰,可謂太平幸民也。」石中立曰:「只有陜西一伙竊盜未獲。」滿座大笑。

官場人物善於逢迎拍馬,粉飾太平。當長官視察地方時也往往只是彼此交相賊,互相敷衍。尤其在送別時更是不忘要歌功頌德一番,當然亦不乏有自吹自擂之徒。在早以習於奉承的官場,此時就算不反駁,大概也是默不作聲。而有如石中立一般的敢言之輩,不願趨炎附勢之人,卻也已經不復多見。

有惡官,當然就會有良臣,有專權欺下的官吏,當然也會有直言敢說的例外。《五雜俎》中一則笑話如此說:

商則為廩丘尉,值縣令丞多貪。一日,宴會起舞,令丞舞皆動手,則但回身而已。令問其故,則曰:「長官動手,贊府亦動手,唯有一個尉又動手,百姓何容活耶?」

(案:動手,一語雙關,指縣令縣丞的貪行。)

除了敢言之外,亦有胸襟開闊的,舉《雅謔》中一則〈呼如周名〉為例:

度知尚書宗如周,有人訴事,謂其曾作如州官也,乃曰:「某有屈滯,故來述如州官。」如周曰:「爾何人,敢呼我名。」其人慚謝曰:「只言如州官作如州,不知如州官名如周,早知如州官名如周,不敢喚如州官作如州。」如周大笑曰:「令汝自責,見侮反深。」眾咸服其雅量。

有的官吏對下總是表現的十分的威嚴,甚至到嚴刻的地步,但是如上則笑話中的尚書,有雅量,不在小事與人計較,同時也懂得適時的幽自己一默,解除當時的尷尬且緊張的氣氛,像這樣的官吏是很難得的。

古代皇族的地位有如神明,而愈接近皇家的,其地位相對會提高,這樣的現象並不只限於臣子官員,布衣若能與皇家為友,亦是處處受禮遇,就連本是侍候皇家的宦官,得勢之後,在外的地位亦高。

太監谷大用迎駕承天,所至暴橫,官員接見,多遭吒辱,必先問曰:「你紗帽那裡來的?」一令怒而佯曰:「我紗帽?王府前三錢五分白銀買來的。」大用一笑而罷。令出,眾驚問之,曰:「中官性陰,一笑更不能作威矣。」眾嘆服。《雅謔•中官性陰》

(案:佯,假裝。)

太監藉著與皇帝第最親近,要與皇帝會面,總要經由他們通報,是以他們的地位雖低但卻佔了重要的功用。又因為太監本身並非是完整的人,在朝臣眼中並不被尊重甚至被輕視,但是又因為他有著居中引線的重要性,又不得不禮遇他,正所謂「閻王易過,小鬼難纏」,而太監本身也知道這情況,就在這種自卑又自傲的矛盾心態交織之下,因此往往會對官員們有諸多刁難。而對他們不滿的人當然也就倍增,連紀曉嵐也曾被太監刁難過。

有一次,紀曉嵐有事要求見皇上。但遭太監的刁難,他們知道他有學問,硬要他說故事給他們聽才幫他通報,紀曉嵐沒辦法便說道:「從前有個太監,從前有個太監,從前有個太監,從前•••」太監急著問:「下面呢?」只見紀曉嵐緩緩說道:「下面沒有了。」

他用幽默化解了可能發生衝突,也幽了那些太監一默。但有多少人能像他一樣?於是大多數的官員仍然必需要忍受太監的刁難。

其實庸碌也好、刻酷也罷。官吏們所追求的是心中的理想生活,就與一般人沒有兩樣。當所得難以滿足其生活之所需,有定力者可以安貧樂道,有的人卻選擇挺而走險;當現實跟不上自己的步調時,懂恕道者可以調整步伐,但有的人卻選擇嚴格要求。舉凡官吏的種種表現,其實與一般人無異,畢竟他們也是人。但是身為既然官吏,大眾便會有另一種價值觀加諸於其身。他們該比一般人更有定力、更明恕道、更有學養、更有骨氣才是。然而現實令人失望,人們見到官吏也是普通人,甚至更普通,於是官吏的崇高地位受到了質疑,佻侃、消遣他們的笑話作品也因而出現。

結論

林文寶在討論笑話時,為笑話下了一個標題「雖屬小道,不無學問」(雖屬小道,不無學問─閒話笑話《國文天地》五卷十期,頁16)這雖然只有短短八個字,但是卻替笑話下了一個極好的註腳。的確,一直以來笑話被認為是不入流的文字作品,既沒有美麗的文辭,也沒有可供以經國治世的大道、或是修身齊家的道理。這當然是事實,但是,卻不能因此而否定笑話的價值。笑話因為是發展於民間的作品,所以其中所蘊含的,當然都是完全屬於民間的情懷,諸如風俗文化、語言觀念,即令是政教制度,透過笑話卻也不難窺出,政府所制定的教條、規章、計劃、制度,施行於民間是如何的扭曲,人民百姓又是如何的看待這些事情。透過笑話的嘻笑怒罵,更可以瞭解到人民的血淚及不滿。

笑話可以是滑稽的,可以是諷刺的,可以談論神仙鬼怪,也可以清談名人雅士。它兼具了嚴肅及輕鬆兩個特質,是一種矛盾的文學。陳清俊〈談古代笑話的功能和價值〉中說:

「一方面它以嘲弄代替指責,以詼諧的言辭表達諷勸的意旨,寄嚴肅於滑稽之中,不論談玄說理,或者批評譏刺,無不妙趣環,生令人心悅意服。另一方面,它是消遣的聖品,無論獨坐群居,一則雋永的笑話,常可令人拍案叫絕、轉愁為喜,為人間增加歡樂和諧的氣氛;而常玩賞幽默的笑話,自然能使心靈活潑、胸襟豁達開朗。」

這一段話已經將笑話的功能,以及價值完全的說清楚、講明白了。一則笑話,可以只是一則笑話,只萃取其中的笑料,開懷一笑。但是也可以加入個人的思想,用對現實的不滿、用際遇的不順來解釋,賦予它諷刺,抒發情蓄的功能。

而再看笑話中的官吏,其形象雖貪、雖惡、雖昏、雖愚,但是通常不會是個十惡不赦的大惡徒。他們多半沒有奸臣的心機,奸臣的詭詐。所做所為,往往也都只是一些小奸小惡,如同跳樑小丑一般的引人發噱。因為笑話不論是在文體上,或是題材上都是極自由,極容易記憶及傳播的,所以欲以笑話藉古諷今、批判當道、抒懷陳情者,當然是一定會有,但是卻絕對不會強加沉重的議論於其中,因為這是笑話,太過於嚴肅的內容只會妨礙笑話的喜感,是不適用於其中的。如何令聽者莞爾、拍案、噴飯、絕倒才是一則笑話所要優先考慮的。

因為笑話主要在於博君一笑,所以不適宜過於沉重的批判。再者,正因為笑話主要在於引人發笑,作者也必有相當程度的幽默感。若是所要諷刺的對象,是令人恨之入骨的人,誰又會有這種幽默的心情,創作這些笑話。因此這類直接披露官吏惡形惡狀的笑話,很自然的在最敏感的時期避開了最敏感的話題,或許就因為如此,再加上本身的修飾技巧,以及隱藏在許多毫無意義的笑話之中,這類的笑話才逃過被禁的命運。

不論作者是誰,身份為何,笑話是屬於民間的作品,這是一種專屬於民間的記錄。我們當然無須賦與它經國治世之功能,但是卻也不用視之為無用之物。笑話中所隱藏的滿是民間的文化,民間的用語,民間的想法。我們可以從一時期之笑話,看出一時期之官制;從一時期的笑話,看出一時期官吏普遍的作為。尤有甚者,可以知某官的某舉動。雖然經過刪改可信度大減,但是卻也因為各個時代不同的刪改,使得笑話所涵蓋的民俗層面更為廣闊。一則笑話也就因此可以是毫無用處的,也可以是寓涵大義的,這也就是笑話之所以「雖屬小道,不無學問」的原因。

而話又說回來,當我們在看明清時人們如何看待官吏時,卻不難發現,似乎與現在的我們差別似乎並不大。

撰文者:純粹〈銘傳中文畢〉
版權所有,欲轉載文章,請徵求電子報的同意!

TOP

  下回主題:失落的邏輯學--淺談名家


戰國時代,由於思想理論的發展,諸子百家無不想利用邏輯理論去打敗對方的學說!然而這蓬勃一時的邏輯學,是經歷怎麼樣的盛衰,最後消失在歷史的洪流中?下一回,遙光將要與您談談。

傳統中國文學網站:http://shinning.f-16.com.tw
免費及訂閱方式:請到網站上「傳統中國文學電子報區」訂閱。
或者直接寄到:shinning@ms1.url.com.tw
主旨:訂閱傳統中國文學電子報,內容空白寄出即可。

TOP

  國學入門三十六計、校名也能成妙聯、真有定心丸嗎?


您知道三十六計的淵源嗎?校名,當真可以成妙聯?古代中醫開給士兵吃的定心丸,到底有什麼作用呢?這些,都得請您到國學入門專欄一探∼∼。

國學入門:http://shinning.f-16.com.tw/index1.htm  

TOP

  重要公告:徵求傳統中國文學簡體網站編輯


自從六月份改版以來,喜愛傳統中國文學網站的族群變多了,視野也廣了!除了台灣、香港之外,還有遠自美國紐約、加拿大、澳洲、法國巴黎的網友與我們互動!可惜的是,在這些拜訪的人潮裡,人數最多的大陸網友一直不能在人數上成相應的成長!
其實,我們早就知道原因了!如果說,文學是無國界的,那麼,最大的隔閡便在於彼此文字的相異!文字的相異不僅會造成閱讀的困難,相對的也會減低造訪的意願,這一點尤其是力求閱讀便利的我們所不願見到的,可惜的是,受限於人力,我們一直無法認真的面對這個問題。近來,在大陸網友越來越踴躍的參與裡,我們開始無法忽略他們對於中國文學的喜愛以及文字隔閡的困擾,「傳統中國文學簡體網站」變成是一個勢在必行的訴求!因此,我們決定徵求簡體網站的編輯,只要您有意願為網站付出,並且能夠處理繁簡體字之間的轉換,我們都歡迎您的加入。人,貴精不貴多,只要一個願意與我們相伴的編輯加入,我們便可以為我們喜愛的中國文學多添一個生力軍。

應徵簡體網站編輯信箱:shinning@ms1.url.com.tw 〈來信請寫下您的簡介與期許〉

TOP


徵求轉載版主及義工 
傳統中國文學電子報堪稱是中國文學第一份學術性的電子報,徵求各大專
院校相關系所的站長、BBS版版主、以及眾多熱愛文學的義工為敝刊提供 轉載,請來信,主旨:提供轉載,內容註明負責版面、轉載網址、負責人, 本刊將會寄發授權證明。希望藉由著各位的幫忙,能使愛好文學的種子, 散發到更廣闊的人間。 

轉載聯絡:shinning@ms1.url.com.tw

徵稿啟示及特約作家

喜愛中國文學的你們,是否有一些不一樣的心得呢?無論是大題小作或者是小題大作,我們都歡迎你們投稿!希望藉由著你們的投稿,讓彼此都分享到文學的芬芳!另外,如果您認同我們的努力,請到專欄作家區一瞧!如果有那麼榮幸,也希望能邀請您擔任特約作家。

 投稿專區:http://shinning.f-16.com.tw/news/news.htm

udnpaper.com 聯合電子報
本報著作權屬「聯合電子報」或授權「聯合電子報」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貼或節錄。若對電子報的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貼授權
請寄至:service@udnpap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