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1/19 第 186 期 

  ★直接訂閱

˙本次主題:父權思想與叛逆成長--談《紅樓夢》中賈政與賈寶玉的衝突
˙重要公告:論壇公約
˙讀者來函:請支持使用正確全形標點符號創作
˙下回主題:從「體物寫志」析論歐陽修之秋聲賦

 

父權思想與叛逆成長--談《紅樓夢》中賈政與賈寶玉的衝突
 
緣起

  年前筆者與至交於寓所品茗論文,講中國小說之美之最,無過於《紅樓夢》一書,可巧至交不但對《紅樓夢》深有心得,更有意以之為畢業論文,更期待日後能躋身紅學研究之林,故兩人交談甚歡,未有「幾揮老拳」的強烈爭辯。

  席間,談起賈氏一門興衰,不免嗟歎良久,「六朝舊事如流水,但寒煙芳草凝綠」。世人皆將賈府之敗亡歸罪於鳳姐之貪或賈府花耗之奢華,惟筆者以為賈家之所以由極盛而衰,實因「後繼無人」之故,而此「後繼者」即為賈寶玉。後繼無人緣由甚多,但賈政與其子關係之破滅,實為賈氏一門敗亡之重要因素。因此本文便專就此點,略作分析探究,猶盼識者於本人多方指正教誨。

一、賈政的「正統」淵源與父權思想

  欲談榮國府興衰,勢不得不提及賈代善的次子—賈政。賈代善生兩子,賈赦與賈政。賈赦雖襲了官,但通篇紅樓夢中,賈赦於人際關係上可謂毫無作為,令人印象深刻的就只兩件大事:一是謀奪石呆子的廿把扇子,再就是引起闔府軒然大波的「鴛鴦女誓絕鴛鴦偶」。諷刺的是賈赦襲的官為「一等將軍」,可從來沒聽說他帶兵出征;倒是賈政從恩賜的工部主事,升為工部員外郎,之後更被欽點為江南學差,可見其在官場上即便不是縱橫捭闔,亦遠較其兄在官場上更為得意。因此榮國一府,在內固然是由賈母手掌大權,對外卻是賈政主持,因此我們不得不對榮國府這位重要的「外務經理」的思維邏輯,加以分析理解。

  賈政是個什麼樣的人呢?書中最早講到賈政人格的,是第二回「冷子興演說榮國府」一段:「次子賈政,自幼酷喜讀書,祖父最疼。原欲以科甲出身的,不料代善臨終時,遺本一上,皇上因恤念先臣,即令長子襲官外,問還有幾子,立刻引見,遂額外賜了這政老爺一個主事之銜。令其入部習學,如今現已陞了員外郎了。」

  在這裡,值得注意的是「自幼酷喜讀書,祖父最疼,原欲以科甲出身的」,以及「額外賜了這政老爺一個主事之銜」兩處。第一點,賈政喜歡讀書,又能因而得父親的疼愛,還能是什麼書籍?不過就是考時文八股所需的《四書》、《五經》,以及由朱熹所寫的《四書集注》等,所以才會希望能經由科舉考試,取得任官的正式資格。也因為這樣,賈政的才學,就僅止於對四書五經的瞭解;又因為他是「次子」,無法承襲爵位,故爾他的「酷喜讀書」,讓賈代善覺得書香「傳承有後」,畢竟承襲爵位不過是擔個虛名,真正有「能力」、「才學」的,還是要從「正途科甲」出身,這也就是為什麼賈代善對這個次子「疼愛有加」,的緣故。

  另外儘管賈政一直努力試圖往「正途」考試取得一官半職,但賈代善的死,卻讓他突然間獲得皇上的「恩蔭」,賞給了他一個「工部主事」的官職。這樣他也變成了一個「坐享其成」的人物。在這樣的思想下,加上賈璉與王熙鳳亦僅有一女巧姐兒,榮國府僅有寶玉足以承接此偌大家庭,賈政才會更加厭惡賈寶玉的逃避與反抗。儘管他還有個兒子賈環,可此子一來「庶出」,再者形容「猥瑣不堪」,相對之下,寶玉「風姿清爽」,理應是官場上最佳的人物,但寶玉卻躲入大觀園,這如何不讓身為賈家二房領袖,實際上是賈府官場代表的賈政憂心如焚呢?父子衝突,此乃其一。

  再者賈政既然是出生於這樣的環境背景,加上他的個性,腦袋中還能有什麼想法?也不過就是四書五經內所教導的規則罷了!此所以一般學者對賈政多以「迂腐」兩字形容之。

  然而筆者在此要特意強調一點:這種所謂的「迂腐」,不過是當時一般讀書人所表現出來的「正常現象」罷了;而所謂的「正統」,其實也就是只在當代一般人習以為常、甚至視作「顛撲不破」真理的實踐。就如同我們深處在廿一世紀資本主義至上的今日,也仍有我們非得去扛的責任、非得去從事的工作,依舊必須靠自己的智力或勞力獲取錢財一樣,賈政的成長背景與其思想也是如此形成。自漢武帝獨尊儒術以來,儒家學說就在中國取得了不可動搖的地位,甚至孔子都從一介沒落貴族,千年來地位日益崇重,被舉為「至聖先師」,以帝王之禮崇之。因此儒學在中國取得了不可動搖的地位,儒家思想乃成為人人必須遵守的「正統思想」。賈政之「酷喜讀書」,如前所述,絕不會和賈寶玉一般「好讀雜書」,而是儒家經典,因此他的思想在當代,也不過就是絕大部分讀書人共有的思想層級罷了,當然如果強調「迂腐」指的是「固守成規,不求進步」,則賈政確實迂腐,但試問,那樣的國家、社會、家庭,能給與賈政多少改革的空間?更何況賈政才能平庸,如果他有女兒探春的能耐的話,或許賈府尚有一線生機,無奈他只不過是「平凡中的平凡」,這就註定了賈政、乃至於整個賈府的悲劇。

  此外,儒家又強調「天地君親師」為倫理常序中無可改變的存在,因此不但要祭天奉地,也要崇君、尊親、敬師。總而言之,在國為君權至上,在校為師權至上,在家就成為父權至上了。賈政既然是一位傳統而保守的衛道者,對於在家中的威權,他不會輕易放手,這也就是造成他與賈寶玉衝突的思想根源之一。

  學者們普遍對賈政並無好印象,如羅德湛先生便認為:「賈政既是一味道學,又是一派迂腐,于事雖不滿,卻拿不出一套治理的辦法來。」或者如俞平伯先生所言:「反正《紅樓夢》對賈政有貶無褒,退多少步說,亦貶多餘褒。」其中最引人非議的兩件事(先撇開與寶玉的關係不談),便是魯太愚先生所批判的:

  在應付世務上,他雖然「端方正直」,可是他明知賈雨村之卑鄙貪污而照樣與他往還;薛蟠打死人命照樣要徇情枉法;後來他在江西糧道任上自己也陷於貪污。作者很明顯地結論說,這個「好人」對國家社會一無貢獻。 

  然筆者以為,若從當時的社會環境來看,賈政能有力量辦薛蟠嗎?在第四回薛蟠第一次打死人時,賈雨村曾疾言厲色地要拘提原告來省,是門吏告訴他:

  這四家皆聯絡有親,一損俱損,一榮俱榮,今告打死人之薛,就是『豐年大雪』之』『薛』。不單靠這三家,他的世交親友在都外的也有不少,老爺如今拿誰去?

  在這裡,筆者解讀到幾件事:一是賈雨村本性並不壞(賈政亦然),也曾有意做個好官,得個令名;再者就是吳思先生所提及的「潛規則」觀點:做官不能不貪污,做官不得不腐敗;不貪污、不腐敗的官員,是無法在官場上存活一天的。對這點,吳思先生有極佳的論述:

  科舉制實行之後,官僚大體是讀書人。他們讀了十幾年聖賢書,滿腦袋都是理論上的人際關係,如忠君愛民、長幼有序、朋友有信之類,書生氣十足,教條主義傾向嚴重,未必明白建立在利害算計之上的真實的人間關係。這種關係,聖賢們不願意講,胥吏和衙役的心堳o清楚得很。《紅樓夢》第四回便詳細描寫了一個衙役向新官傳授潛規則的故事。這段描寫堪稱經典。 

  也就是說,賈雨村是不能得罪這四大家族了!而且這位衙役說得真好:「這四家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那麼,賈政能「公正無私」地去辦「自己人」薛蟠嗎?辦了薛蟠,會惹出多少事端?賈政在家中訓子都已經讓闔府震動了,更何況以官府的名義辦自己親屬?只要薛姨媽向賈母哭訴,賈政還能堅持多久?再加上若辦了薛蟠,會不會累及四大家族?這些賈政都必須考慮進去,所以只能視若無睹,受苦含冤的依然還是無辜的平民百姓。

  再者就是柏楊先生從1980年以來一直強調中國人的文化型態:醬缸文化。這不是在專制時代任何一個生活在現實當中的人所避免的了的,因為「醬缸」已經浸泡了幾千年,再香的味道都掩飾不了它的臭氣沖天,柏楊先生如此寫道:

  封建社會控制中國這麼久,發生這麼大的影響和力量,在經濟上的變化較小,在政治上卻使我們長期處在醬缸之中,特徵之一就是以官的標準為標準,以官的利益為利益,因此變成一種一切標的指向「政治掛帥」。使我們的醬缸文化更加深,更加濃。 

  本文目的不在為賈政或賈雨村辯護,而只是要指明,與其說作者對於賈政用意於貶,還不如說作者的目的是藉由無法跨越「潛規則」的賈雨村,和一位被「醬缸文化」燻黑的賈政,來批判當代政治的醜陋與黑暗。

二、賈寶玉的反逆心態

  有關賈寶玉人格分析的論文,百年來不知凡幾,本文但就諸家大要略作陳述,一般而言,大多主張寶玉的性格與其「神性」分不開,正因其本質為「神」,故不能相容、或見容於人間世界中,所以他不近實務,只在大觀園中與女子糾纏於情愛之間。而大觀園就成為寶玉的「人間天堂」,也成為他逃避男性世俗生活的避風港。

  寶玉的反逆心態與其對於男女評價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在書中,寶玉不止一次強調自己對女性的喜愛,諸如第二回「女兒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見了女兒,我便清爽;見了男子,便覺濁臭逼人」等。寶玉本人也有嚴重女性化的傾向,即便其所欣賞的男人,如北靜王、秦鐘、蔣玉函等,無一不是「女性化的男人」,這自然造成「望子成龍」的賈政與寶玉之間無法化解的分歧。

  在侯作珍女士的論文中,對於寶玉將大觀園視為反父權體制所在有著極為精闢的描述:

  他喜歡與尚未出嫁的女兒在一起,歌頌她們的鍾靈毓秀之氣,為自己身為男子而深感遺憾,並以女性為理想的性別依歸,無非是想抗拒父權加諸在他身上的種種扼殺主體的限制。在他的認知裡,男性的世界象徵父權的價值觀,是鄙俗虛矯的;女性的世界象徵個人的主體性,是真純美善的,他認同的是後者。 

  寶玉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思想,實有著深刻的社會背景條件。在中國「男主外,女主內」的思想下,男性必須在社會上闖蕩、爭鬥,以取得生活乃至生存的機會,因此不免陷於各種陰謀詭計之中;相對於此,女性只要遵守「三從四德」,大可足不出戶,尤其像榮國府這般深宅大院,女性在不需要與外界爭鬥以取得生存條件下,性靈發展反而獲得更大更寬廣的空間,也因此在文學、藝術各方面,「大觀園內」的女子才華與精神,都遠較「大觀園外」的「眾清客」更加出色、更加自由。

  另外也有研究指出,寶玉之所以反抗父親的教誨,是出自於青春期心理上的自然反抗。作者引用美國心理學者ErikH.Erikson的心理社會發展論,闡述寶玉此時期的反抗叛逆,實與青年期的認同感有極大關聯:

  青春期最大的問題在於身份認同的指向,用埃塈J森的話來說,是同一性對角色混亂。……賈母、王夫人的溺愛,襲人、寶釵的期望,以另一種溫和、隱蔽的方式在暗示寶玉的社會角色的認同,在妨礙寶玉自由選擇的可能性。這樣,寶玉對賈政的反感就泛化爲在意識層面上對儒體系的權威形象的不信任感和蔑視感。 

  此說自然另成一家,但筆者質疑Erikson所處的時代,乃是廿世紀,其觀察研究之對象亦為廿世紀的人類,這種行為模式分期,能否適用於傳統中國,目前並無足夠的史料佐證,如此硬將西方現代教育學理念硬套入古代中國,其適用性頗受質疑。

  但寶玉無論如何是不能,也不應自外於賈府「內囊卻也盡上來」(第二回)的事實與其應負的責任。這一點作者在第五回中,藉著警幻仙子的話表達得非常清楚:

  汝今獨得此二字(意淫),在閨閣中雖可為良友,卻於世道中未免迂闊怪詭,百口嘲謗,萬目,今既遇爾祖寧榮二公,剖腹深囑,吾不忍子獨為我閨閣增光,而見棄於世道……從今後,萬萬解釋,改悟前情,留意於孔孟之間,委身於經濟之道。

  總括來說,寶玉之所以對其父親的反抗,就書中擬就的根源,是「神格」與「人格」的衝突;就寶玉自己的觀察而言,則是對於男性世界爭權奪利,虛偽狡詐的厭惡,對「醬缸文化」的反抗,希望追求性靈的解放自由。但這與寶玉身為賈府傳承的重責大任無疑是相違背的,寶玉逃脫了這責任,就不能逃脫日後一貧如洗的下場。「大觀園」的愛怨幽情,到頭來只是一場「夢」,殘酷的現實會毀滅所有「幻境」,熟讀老莊佛經的寶玉,在歷經「由豪富到赤貧」的劫難後,看破一切,「出家」成為他最後的歸宿,相信這也是雪芹先生在創作時,既謳歌寶玉的性靈追求,卻也隱隱譴責寶玉不負責任的批判吧!

三、賈政「父權」的行使及其所遭遇的困境

  承襲前述,賈政既然是一位在醬缸之中「道貌岸然」的父親,當然和期盼擁有極度自由與理想的賈寶玉互不相容。這一點從寶玉一出生就可以看得非常清楚(第二回冷子興語):

  (寶玉)那週歲時,政老爺試他將來的志向,便將世上所有的東西擺了無數叫他抓,誰知他一概不取,伸手只把些脂粉釵環抓來玩弄。那政老爺便不喜歡,說將來不過酒色之徒,因此便不甚愛惜。獨那太君還是命根子一般。說來又奇:如今長了十來歲,雖然淘氣異常,但聰明乖覺,百個不及他一個!說起孩子話來也奇:『女兒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見了女兒便清爽,見了男子便覺濁臭逼人!』

  賈政的失望是可想而知的。畢竟他是從所謂世俗中的「正途」書身的讀書人,加上幾千年來男性至上主義作祟,如何能忍受一個男孩子只愛些女兒閨閣之物?因此對寶玉也就「不甚愛惜」,正好相對於其父親對其最為疼愛的關係。

  在第九回中,我們第一次看到賈政父子的衝突,這次的衝突是很有意味的,請看作者如何描寫:

  你要再提『上學』兩個字,連我也羞死了!依我的話,你竟玩你的去是正經。看仔細站腌臢了我這個地,腌臢了我這個門!

  這才是兩人最大衝突的地方!類似的話,寶玉也曾對史湘雲罵過,見第三十二回:

  湘雲笑道:「還是這個性兒,改不了。如今大了,你就不願意去考舉人進士……讓你成年家只在我們隊裡,攪得出什麼來?」寶玉聽了,大覺逆耳,便道:「姑娘請別的屋裡坐坐吧!我這裡仔細腌臢了你這樣知經濟的人!」

  究竟什麼才是「腌臢」什麼才是「潔淨」?父子倆思想觀念的的衝突,明晰可見。賈政對寶玉自幼便不喜歡,更清楚寶玉所謂的「上學」只是「虛應故事」,日後的發展也的確如此。

  賈政是個極典型的「醬缸式」中國讀書人,為官無政績,只求長保富貴,因此他除了時文(八股文)外,無一通曉;寶玉的個性則來自於他原本的「神性」,不屬於紅塵世間,是跳脫藩籬的自由主義份子,善寫詩詞、通曉戲曲,甚且能仿莊子手法撰寫古文,就是極度厭惡八股時文,認為「自『明明德』以下便無好文章」。對寶玉的個性,賈雨村的話形容得最好(第二回):

  假使或男或女,偶秉此氣而生者,上則不能為仁人君子,下亦不能為大凶大惡,置之千萬人之中,其聰俊靈秀之氣則在千萬人之上,其乖僻邪謬、不近人情之態又在千萬人之下;若生於公侯富貴之家,則為情癡情種……

  這兩位個性截然不同的人,在一起必然發生衝突,因此通篇紅樓夢中,我們找不到賈政對寶玉的一句關懷之語,有的只是父權下的責罵乃至於鞭笞。關於這一點,在第三十三回「不肖種種大受笞撻」中表現最為明顯。

  《紅樓夢》第三十三回可以說是全書的高潮,甚至可以說是最重要的轉捩點。這一回中,賈政與賈寶玉父子間的衝突達於頂點,反而導致了父權的消弭,故本回實有細細分析之必要。

  寶玉之所以挨父親的打,起因於金釧兒的死(以及賈環的加油添醋),和與戲子琪官(也就是蔣玉函)之間的曖昧關係--「在外流蕩優伶,表贈私物;在家荒疏學業,逼淫母婢」--讓以儒學處世的賈政怒不可遏,把寶玉視為「浪蕩無行」之人,故爾施展父權,對寶玉大動肝火。

  不過在賈政「修理」寶玉之前,賈政還對眾小廝們下一道命令:「把門都關上!有人傳信到裡頭去,立刻打死!」這是一句伏筆,賈政心裡很清楚,「裡頭」絕不會允許他教訓寶玉,尤其視孫如命的賈母。唯有封住所有人的口,才能在「外面的世界」(也就是「世俗世界」)裡,藉此機會,把寶玉從大觀園中的女兒國度中,拉回男人的世界,畢竟寶玉是承繼榮國府的唯一寄託。

  至於賈政所說的:「堵起嘴來著實打死!」常為學者解讀為賈政對寶玉的「恨」,甚至是「兩種敵對力量狹路相逢的生死鬥爭」,但這畢竟只是賈政一時的氣話,絕非其本心真的要將寶玉置之死地。一般讀者往往容易為故事中「大觀園」的魔幻所惑,認定「園內唯美,園外唯惡」,卻忽略這些身處園外者的心情與感受。賈政身為一個父親,自始未能成功地引導寶玉接受正統教育,在賈母及王夫人的寵愛下,寶玉整日只在女兒國裡閒晃,這已與「紈胯子弟」相去不遠;再加上外人上門來討一位戲子,且就在寶玉身上找到與之相往來的證物,簡直如同「私情表記」,不但讓賈政大失面子,「養戲子」向來更被視為「敗家」的舉動,就不要說賈環告知寶玉「逼姦」金釧兒未遂的事……點點種種,都讓「端方正直」的賈政無法接受,才會說:「你們問問他幹的勾當,可饒不可饒!」下手也才會如此之重。

  因此筆者以為,賈政的「恨」,是「恨鐵不成鋼」的恨,同時也是對自己教導無方的「恨」。父子親情是天性使然,強說賈政對其子毫無情感,總覺得說不過去,但「愛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卻極有可能是賈政當下的心情。

  以下的話,相信是賈政內心真正的吶喊:

  我養了這不肖的孽障,我已不孝!本昔教訓他一番,又有眾人護持,不如趁今日結束他的狗命,以絕將來之患!

  在傳統中國思想裡,「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但在賈政看來,寶玉這種「後」,「有」不如「無」,賈政自覺有愧於列祖列宗(尤其是對之期望甚深的父親賈代善),自擔「不孝」之罪名。除此之外,賈政早有意行父權教訓寶玉,但「眾人護持」之下,父權無所施展,今日下手之所以又重又狠,也是長年不滿累積的結果。

  在父權至上的時代,賈政卻無法對寶玉施以「應有的」管教,究竟問題出在哪裡?其實這就如同近代史中「戊戌變法」一樣,光緒皇帝希望改革體制,卻遭到無情的鎮壓,因為就算身為皇帝,光緒卻無實權,權力牢牢緊握在慈禧太后手中。光緒皇帝等於是《紅樓夢》中賈政的翻版,賈政必須關起門,不讓「裡頭的」知道,才能教訓寶玉,以父親的身份與權力執行家法;光緒皇帝也必須在慈禧遠在頤和園時才敢厲行變革,而兩人的下場也幾乎相同:目的失敗,且從此以後無法再掌控事態的發展。

  問題就出在中國儒家思想除了強調「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之外,更重視對父母的「孝道」以及宗族間的宗法制度。「父母命,不可違」,因此賈政對於賈母必須唯命是從(光緒對慈禧亦然),因此賈母一到,賈政便知無法再教訓寶玉,只能跪著「懺悔」:「都是兒子一時性急;從此以後,再也不打他了。」

  這句話在筆者眼中,是全書最大的關鍵:代表著父權從此以後消滅,寶玉不再受其父親管教,父權無法再對寶玉行使任何約束;同時也代表著寶玉不再承接世間的責任—而這就導致了榮國府「後繼無人」的命運,也注定了榮國府不免衰亡的悲劇。《紅樓夢》發展至此,任憑何人都無法阻止最終「樹倒猢猻散」的結局,許多續作硬將悲劇拗成喜劇,簡直不倫不類,幸而高鶚仍保留曹雪芹本意,以「散」作結,才有了今天這麼一部令人讀之廢寢的鉅著--《紅樓夢》。

後記

  此日與至交相談甚歡,遂將此文與之分享。閱畢後,至交評曰:「論點倒有些許新奇之處……可堪質疑之處亦多……。」某對曰:「此不過小生一時興起之作爾,一來不為考試升等,再者不求名利,惟望拋磚引玉,猶待他日佳作,又何需定求完美?」兩人相對一笑,不覺間日色已暮……。

全文完

1.張欣伯先生認為依清制,賈政並非科甲出身,並無資格擔任學差,因此將第三十六回起頭改為「這年賈政奉旨前往江南賑災」(見張欣伯批削:《石頭記稿》,台中,文華印刷事業有限公司,1986年12月初版),但筆者以為紅樓夢一書並未明言此為清代故事,何必膠柱鼓瑟,定要以清制套用於書中不可?但不論「學差」或者「賑災」,都可見賈政獲皇上賞識的程度。
2.羅德湛著:《紅樓夢的文學價值》,台北,東大圖書有限公司,1979年七月初版,頁223。
3.俞平伯著:《俞平伯點評紅樓夢》,北京,團結出版社,2004年1月初版,頁249。
4.魯太愚著:《紅樓夢人物論》,台南市,大孚書局,1991年9月初版,頁142。
5.吳思:《潛規則—中國歷史上的進退遊戲》,台北,究竟出版社,2002年8月初版。
6.柏楊:《醜陋的中國人》,台北,林白出版社,1985年9月再版,頁64-65。
7.侯作珍:<從賈寶玉的性別認同看《紅樓夢》的反父權意識>,《中國文化月刊》,2002年3月第264期,頁82-83。
8.李孟潮:<紅樓夢:沈酣一夢終須醒>,載於中國心理治療師網頁,網址為:http://www.psychotherapist.com.cn/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97
9.王昆侖:《紅樓夢人物論》,北京,北京出版社出版,2004年1月初版,頁173。(王昆侖先生即魯太愚先生,前書於1948年出版,此書則為其晚年大幅修改後之遺作,兩者間有多處不同,如談及賈政部分幾乎全盤刪改,筆者以為兩書各有特色,故兼而用之。)
10.有關於在此回中賈母與傳統宗法制度的關係及其表現意義,可參見曾揚華:《漫步大觀園》(台北,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1992年初版),頁168-171,有極精闢的分析。

撰文者:劉忠/桃園縣私立復旦高級中學歷史科老師
版權所有,欲轉載文章,請徵求電子報的同意!

TOP

 

論壇功能
 

網站改版以來,非常感謝網友的支持與愛護造訪,但在造訪的過程中,也衍生出一些無謂的困擾。在此,遙光也說明一下:

一、問問題:在網海中,有許多也是使用論壇的網站,他們是不分文章的性質,而是直接為該專區闢出一個各式各樣發言的空間。但在傳統中國文學則不然,由於希望讀者們造訪專區都能看到最精華的文章,因此,我們只收錄有價值的文章,至於問問題的話,就集中到文學討論區。這樣除了問題集中,可以有各式各樣專長的人看到之外,還有個好處,就是我們可以定期過濾問題,把有價值的問題作成精華文章,讓更多的人可以找到自己需要的。

二、避免無意義的回應:由於希望提供讀者最精確的內容,所以像是國學常識或學術研究的專區,就盡量以參考或討論為主!會這樣呼籲的原因是,前陣子看到有人為了衝網站身分以及論壇金幣,隨便一個「好」也算是一篇回應!當然,確實有言簡易賅的網友會使用這樣的詞彙,不過,每篇回覆都是這樣的內容,那就真的叫做浮濫了!因此,我們希望回應是有建設性或者是發自內心的,如此作者回應將會更有動力。

三、避免轉貼文章:有讀者沿襲過去在其他論壇的做法,任意分享或轉貼文章,在傳統中國文學可是不允許的喔!我們的文章都是作者辛苦提供的,我們不希望別人觸犯我們的智慧結晶,當然也不希望自己觸犯別人的心血,因此,請各位即使是提供自己的筆記或資料,也都能簡單說明緣由!畢竟「剽竊」,可是讀書人最嚴重的指控呀!

希望各位網友造訪的同時,也能提供自己的心血!「分享」與「互動」,將是所有喜愛文學的文友之福。另外,也歡迎各位到網站張貼藝文訊息或學術研討活動,我們將會擇要公告電子報,提供各位網友最新訊息。

藝文訊息:http://www.literature.idv.tw/bbs/Forum.asp?forum_id=71&cat_id=14

TOP

請支持使用正確全形標點符號創作
 
「日安,遙光站長:

傳統中國文學,應該可以說是我長期關注的網站吧。就是以中國文學作為主題,不需要再多的雕琢。無論是詩詞曲賦駢散文白,任文友自行發揮。拜現代網際網路發達之賜,以文會友,相信也不過如此。許許多多足以增廣見識的主題和討論更是令人感到趣味無窮、獲益良多,確實是不可多得的好站。

相當的喜歡這樣一個純粹的網站,只是現在改成會員制,發言時可能需要顧及身分,也不好再用訪客名義暗中瀏覽,讓愛好自由的我不得不正式加入。

而今天傳遞此訊息,相當冒昧的,為的是懇請您協助推廣使用正確的全形標點符號。使用全形字元,不僅版面好看易於閱讀,也有助於養成優質的寫作習慣。

感謝您的耐心撥空觀看,最後期許您為正體中文盡份心力外,也能夠在這樣一個文學的領域中獲得更深、更精的樂趣。」(慧矢)

這是網友慧矢在改版之初,於「悄悄話」給我的建議,非常感謝他的意見。記得當時我是這樣回覆他的:「在網路世紀中,文學之所以是最弱的一環,就是因為擅長文學的人通常不擅長電腦,如果遙光再硬性規定使用全形標點,可能會讓那些原本就不擅長電腦的博學,對網路更是退避三舍。……」

然而,改版至今,很少見到網友們在板上不用全形標點的!這證明,大家的使用習慣確實也盡量符合大家的期望。因為發表作品要讓別人看的進去,首先便要符合大多數人的閱讀習慣。創作或許有其用半形的必要,但是我想,盡量使用全形標點發表創作,畢竟是趨勢了!因此,雖然遙光不硬性規定,但樂見其成,希望大家支持使用正確全形標點符號創作,讓傳統中國文學擁有良好的閱讀環境。

意見信箱:shinning@ms1.url.com.tw

TOP

從「體物寫志」析論歐陽修之秋聲賦
 
宋代思想以義理為基礎,宋代文學無不以此為出發點,在宋代的散文、賦體參以自己的意見闊論著對國家的看法,提出了各種時針要方。而歐陽修在政治界學術界不僅佔有重要的地位,威望很高,他也是個散文大家,詩、詞、駢文也是一代名手。倡導古文運動取得成功,是因他不是專發議論,同時在創作上也有優異的成就。到底,歐陽修又是如何結合兩者發之於創作呢?下一回,我們將要請到東海大學中文系的許瑞誠,來為我們進行解析。

傳統中國文學網站:http://www.literature.idv.tw
免費及訂閱方式:請到網站上「傳統中國文學電子報區」訂閱
或者直接寄到:shinning@ms1.url.com.tw
主旨:訂閱傳統中國文學電子報,內容空白寄出即可

TOP


˙徵稿與轉載
二零零二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之一,是個沒有碩士學位,也沒有從事學術研究的日本人田中耕一,得獎的原因,是他二十八歲唸京都大學電子系時,誤將兩種不該混合的物質混在一起,意外發現這種新溶液可以測量一些過去測量不出的高分子質量,有趣的是,他不知道依照當時的理論,他的做法是完全不可行的。後來他將研究成果發表成論文,雖然沒有引起重視,但後來美國、德國的學者卻改良他的方法,在生物科技上取得極高的成就。於是瑞典皇家科學院追溯原始構想人,確定將諾貝爾獎頒授給他。

因此,要請喜愛中國文學電子報的讀者們,踴躍投稿,千萬不要妄自菲薄,覺得自己的想法或文筆不夠水準,誰能保證自己不會成為下一個田中耕一?誰能保證自己在電子報的文章不會引起學術界的波濤?另外,堪稱是網路上第一份學術性電子報的傳統中國文學電子報,也徵求各大專院校相關系所的站長、BBS版版主、以及眾多熱愛文學的義工為敝刊提供轉載,希望藉由著各位的幫忙,能使愛好文學的種子,散發到更廣闊的人間。

徵稿啟事:http://www.literature.idv.tw/news/n-b.htm
轉載申請:http://www.literature.idv.tw/news/n-c.htm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有料充電報 | 隨身行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emoney | stars | job | data | p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