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4/22 第 204 期 

  ★直接訂閱

˙本次主題:異樣的愁情—剖析鄭光祖的《醉思鄉王粲登樓》
˙遙光絮語:轉載申請與相互連結
˙下回主題:什麼「曇花」才「一現」

 

異樣的愁情—剖析鄭光祖的《醉思鄉王粲登樓》
 

一、前言:

  明朝何良俊《曲論》,以為鄭曲當在關、馬、白之上,他說:「王粲登樓第三折,摹寫羈懷壯志,語多慷慨,而氣亦爽烈,至後堯民歌、十二月,托物寓意,猶為妙絕。起做調脂弄粉語者,可得窺其堂蕪哉!」 

  鍾嗣成《錄鬼簿》說:「公之所作,不待備述,名香天下,聲振閨閣。伶倫輩稱鄭老先生,皆知其為德輝也。」 劉大杰也說:『這些曲詞,表現出思鄉之情和懷才不遇的憤慨,情感的真摯,意象的高遠,語言的俊朗,能與人物當時的心境相映襯。』 種種對鄭光祖此劇極高的評價,便是我想進一步深入研究鄭光祖的《醉思鄉王粲登樓》一齣雜劇,到底有何引人入勝之處,最主要之原因。

  另外,由於之前修《歷代文選》課程時,曾經對王粲的《登樓賦》一文做過一番詳細的分析,因此,便將雜劇中的王粲形象塑造,與實際王粲寫《登樓賦》一文中的愁情做一番對照,也看出鄭光祖加入自身情緒及其強化生活中困頓、不得志中的一面,思鄉之情在此中淡化了,然而;訴說著文人千古沉重、有才而不見用於世的這一愁情,卻在此剧中、內斂且強化了不少!讓人讀來覺得,較之王粲的《登樓賦》,鄭光祖筆下的王粲,才是真正能說出文人之所不能言,卻又不得不面對的深沉愁緒!那不只是單純的現實與理想中的交戰,更是一個清明的靈魂在企求著一個世間公道秩序的建立,而不得不去面對的挑戰及困境。

  又因為這篇《醉思鄉王粲登樓》,歷來研究學者多認為是鄭光祖夫子自道,劇中加入其一生曲折的仕宦色彩,所以也有一點自傳的性質,因而寫來王粲不得志的直傲性格,也才能入木三分,刻劃入骨。如馮俊杰先生在《鄭光祖雜劇三題》一篇研究論文中就指出:《錄鬼簿》謂德輝:『為人方直,不妄與人交,故諸公多鄙之,久則見其情厚,而他人莫之及也。』所謂「為人方直,不妄與人交」略帶貶意的表述就是「衿驕傲慢,不肯曲脊於人。」 也就是說,劇中的王粲其實在不知不覺中,影射著鄭光祖一生不得志的際遇。馮俊杰先生提出有利的史實證據六條,並加以剖析,來加強這一論點。

  我想,在進入王粲的《登樓賦》及鄭光祖《醉思鄉王粲登樓》的細膩的文本剖析之前,是需要先理解二文中,表達出王粲的形象是本就不同的。因此,本文擬先將鄭光祖的生平及馮俊傑先生比對其中王粲形象的不同點,放在文章之先,作為此文外緣研究的客觀比對,再來是除了歷史上客觀的外緣因素比對外,本文真正的重心是放在文章本身的內部剖析。故先剖析王粲的《登樓賦》的愁情為何?次論鄭光祖《醉思鄉王粲登樓》一劇中異樣愁情何在?及說明其劇中展現文人不得志的幽微情緒為何?最後再將《醉思鄉王粲登樓》一劇從各個不同的意向對王粲的形象塑造作個完整的比較,希翼能藉此報告,將文人登樓懷憂的深沉愁緒典型,藉由不同文體的展現,作一清晰比對;讓人們明白儘管在相同主題下,不同的時代及創作者,在表達相同的登樓懷鄉愁情,也能別出心裁,將心情重塑,並刻畫出另一種不同的風貌!用自己生命的經歷去豐富作品的視野,將自己的憂愁幻化出另一風貌的色彩來!

二、簡介鄭光祖: 

  鄭光祖,字德輝,平陽襄陵(今山西襄汾縣)人,生卒年不詳。他是元代著名的雜劇家和散曲家,與關漢卿、馬致遠、白樸齊名,號稱元代四大雜劇家之一。有關鄭光祖的生平事蹟沒有留下多少記載,從鍾嗣成《錄鬼簿》中,知他早年習儒為業,後來補授杭州路為吏,因而南居。他“為人方直”,不善與官場人物相交往,因此,官場諸公很瞧不起他。可以想見,他的官場生活是很艱難的。杭州的美麗風景,和那堛漣D人歌女,不斷地觸發著他的感情,他本來頗具文學才情,使他開始了雜劇創作。

  據文學戲劇界的學者考證,鄭光祖一生寫過18種雜劇劇本,全部保留至今的,有《迷青瑣倩女離魂》、《芻梅香騙翰林風月》、《醉思鄉王粲登樓》、《輔成王周公懾政》、《虎牢關三戰呂布》等。

  除了雜劇外,鄭光祖還寫過一些曲詞,留至今日的,有小令六首,套數二曲。這些散曲的內容,包括對陶淵明的歌頌,即景抒懷,對故鄉的思念,以及江南荷塘山色的描繪。無論寫景抒情,都是清新流暢,婉轉嫵媚,在藝術上的有很高的評價。

  同許多偉大的藝術家一樣,儘管他們的作品數世紀來為人傳誦,但他們本人的身世卻鮮為人知。鄭光祖也是這樣,他默默地在藝術園地耕耘,把他的藝術成果奉獻給民眾,而又默默地離開了這個人世。

  從這些保留的劇目中,我們可以看出,他的劇目主要兩個主題,一個是青年男女的愛情故事,另一個是歷史題材故事。這說明,在選擇主題方面,他不像關漢卿敢於面對現實,揭露現實,他的劇目主題離現實較遠。他寫劇本,大多是藝術的需要,而不是政治的需要。 

三、歷史上的王粲與劇中的王粲之差異:

  這是馮俊杰先生將《三國志、魏書》、《世說新語》、《錄鬼簿》等對王粲的史料敘述,比對鄭光祖的《醉思鄉王粲登樓》一劇及其生平,所作出的結論。

1)前者出身於門閥世家「宗祖父龔,祖父暢,皆為漢三公。父謙,為大將軍何進長史,進以謙名公之冑,欲與為婚,見其二子,使擇焉。謙弗許。」何進乃漢末權傾君主的大人物,主動向粲父求婚,粲父又敢拒絕,可見王粲的出身高貴。而後者的父親只做過太常博士小官,父死便立即陷入生活困境,無論怎樣高傲也得出去求取功名。

2)歷史上蔡邕與王粲為忘年知己,從來就沒想過要「涵養他銳氣。」恰恰相反,「時邕才學顯著,貴重朝廷,常車騎填巷,賓客盈坐。聞粲在門,倒屣迎之。粲至,容狀短小,一坐盡驚。邕曰:『此王公孫也,有異才,吾不如也。吾家書籍文章,盡當與之。』」名公之冑與布衣寒士的地位畢竟不同,後者因有求於蔡,所以只好任憑蔡「個月期程,不容放參」了。

3)前者不愁無官可作,「年十七,司徒辭,召除黃門仕郎,以西京擾亂,皆不就。乃之荊州依劉表。」他是想幹一番更大的事業,而後者雖也有遠大的報負,但受生活所迫,眼下只要得到一官半職也就滿足了。

4)歷史上,「表粲貌寢而體弱通脫,不甚重也。」但「不甚重」並不意味著「不重」,事實上劉表集團的最後歸宿--降曹,就是王粲給設計的。他在荊州不得志,就是苦於不能早日實現「王道一平」的理想,並非無事可作。而後者則因官場排斥而流落荊州,無計度飢寒,那情形近似在死亡線掙扎。

5)前者登樓作賦,以建功立業之志為主,以思鄉之情為輔,因為他隨時可以返回故鄉,只是待機建功的意念拖住他的腳步罷了。而後者登樓賦詩,則書寫仕進無望、欲歸不能的苦痛,所以在絕望中意欲跳樓自盡。這是生活陷入進退失據的絕境,才有可能作出的抉擇。

6)更大的區別還在此,歷史上的王粲「生性簡易」而非「衿驕傲慢」,他的人緣還是蠻好的,從曹丕率親弔其喪且「各作一驢鳴」的故事可知。 

四、簡析王粲<登樓賦>

  《登樓賦》是中國文學中最早以登樓為題,書寫懷鄉之情的詩賦。劉勰並謂王粲為:「魏晉之賦首」,可知此賦地位之高!而王粲登樓,更是成為一個登樓失意的意向典型,被歷來文人不斷的在創作中引用著,用來書寫失意他鄉的情懷。研究此賦的學人也發現此賦與楚辭的相似之處,光是楚辭相關字句引用轉化,就多達二十六句 而誠如所講的:「登高是一種小空間與大空間的亢進,是人類精神力量一種大幅度的提升,所以登高絕不是一種簡單的外在行為,而影射著人類的文化心理!」故「「登高而賦」」便成為文人書寫胸襟懷抱的寫照!本文不擬剖析其中美感的典型,亦不著重其賦對楚辭的承繼而對後世的啟發為何,只想單純的回歸到《登樓賦》自身,看看其中王粲的登樓基本心緒為何,及其如何堆砌出愁情,而賦予其較為寬廣的意義!

  王粲的《登樓賦》便是『有我之境』 的最初自覺體現,其賦一開頭就言明:「登玆樓以四望兮,聊暇日以銷憂。」雖然四望極目所見是「華實蔽野,黍稷盈濤」那般的美景,但其登樓非為覽景,乃是為了銷憂而來,故在美感欣賞之際而感嘆:『雖信美而非無土兮,曾何足以少留?』柯慶明先生點出此賦於「見與不見」的懷歸鄉愁,而景物皆成了「物以情觀」的情感象徵 ,故在『心戚戚以感發兮,意仞憚而慘側』的心情下,所見之景是「風蕭瑟而並興兮,天慘慘而無色」那般陰沉而悲愁,而我們雖見其登高「憑軒檻以遙望」、「平原遠而極目」,但其懷歸的眷眷之情,卻讓他無法悠閒漫覽遊觀,而因此相思之情而展現於外的舉措,竟是「向北風而開襟」的去感受故鄉親切的風息,而極目所望者,便是「蔽荊山之高岑」而有感於歸鄉之壅隔的悲苦,因其所欲見而不得見,而將一己之情緒寓托於所見之景,便是期待所思而不得觀的落寞。

  是故,接下來的「路峗迤而修迴兮,川既漾而濟深」。「峗迤」、「修迴」的距離曲折、困阻,及川的「濟深」不可渡,所對應的正是欲歸鄉之情的急切之心納入懷想,因而覺其路途的遙迢及不可渡濟的現實考量影響所見之景。所以『信美』的客觀景色因其「曾足以少留」之心的觀覽而變色,『白日忽而將匿』只因其登高『步棲遲以徙倚』過久,在低迴沉思「瓢瓜徒懸」、「井谍莫食」的懷才不遇,客居憂憤時,不知不覺間,日已西落,景色蒼涼,聞見「獸狂危以求群兮,鳥相鳴而舉翼」此一景象殊異的描寫,更是繼擴展一己鄉愁至「人情同堪懷土兮,豈窮達而異心」,的共同情感之後,再翻轉為鳥獸天地萬物的大化悲情!

  這「有我之境」,是藉由空間的視域所及而舖展開來的,鳥獸的求群、相舉,是對應著自身所見『田野闇其無人兮』的失群之感,擴展至天下的征夫「行而未息」的遊子離鄉之情,這便是將一己的鄉愁苦情轉化為天下遊子「同於懷土」的不異心的愁情大悲!因而『氣交憤於胸腋』甚至,有「夜參半而不寐兮,悵盤桓以反側。」那般,無以自解其情。

  因此可見王粲的《登樓賦》,是典型的『有我之境』的構建,登高而意識到自身的游移不定及找不到定位的歸屬,此自覺乃因景而生,藉由空間距離的遠近,來反思自身的位置所在,及下一步何去何從?牽引出無盡的鄉愁。全文舖敘乃是先由「見」與「不見」的視覺強烈對比而展開,進而「以我觀物」,遂復又『以情入景』,故『物皆著我之色彩』。難得的是,此情雖往而不反、無以自解,但卻寓己身的殊相鄉愁至天下遠遊者共同的懷鄉之心,則此體驗便深刻而不僅至於一已之身的自憐而已!這亦是有我之境延伸至難以釋懷之處,『以自身殊相愁情表天下共相之哀』。王粲是藉空間的聯想擴展一己之愁情,不但不同於鮑照的《蕪城賦》由「時間」的感懷,訴說榮衰的無常之感,這亦是「有我之境」另一種體現的方式。

  《登樓賦》是擴展一己鄉愁至「人情同於懷土兮,豈窮達而異心」,的共同情感之後,因而『氣交憤於胸腋』,甚至「夜參半而不寐兮,悵盤桓以反側。」,所以在這個層面上,他的關懷角度是外射的;故能將『田野闇其無人兮』的失群之感,擴展至天下的征夫「行而未息」的遊子離鄉之情;因此,在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關懷角度下,立意較為寬廣。所以,在王粲的賦中所呈現出來的形象,是有積極報負的,他會進而將一己愁情擴展至憐憫天下遊子的悲哀,不會將目光只停留在自己不得志的愁情上!在這裡,我們看到的王燦胸襟是寬廣的,氣度是恢宏的。相較之下,我們再來看鄭光祖的《醉思鄉王粲登樓賦》中的王粲形象,便會發覺他少了這種「同先下之憂而憂」的寬容氣度,而多了幾分對現實貧窮生活的無奈,及固執極端的偏抝性格! 

  《醉思鄉王粲登樓》的王粲如春蠶作繭般,越縛越緊,故登樓的舉手投足皆扣應在《登樓賦》所云:「遭紛濁而遷逝兮,漫逾紀以至今,情倦倦而懷歸兮,孰憂思之可任?」這裡,「遷逝」及「懷歸」方是他登樓所不能暫忘的主要之情的偏重角度,故他云:『情默默,思悠悠,心頭才了又眉頭,倚樓望斷平安信,不覺腮邊淚自流。』心緒也一直停留在此而如法開脫,然而,此劇卻將此愁情一而再,再而三的深化了,故是在深度上有所立樹。

  且讓我們先來看看劇中王粲性格的塑造,再來探討他所面臨的難題及處境。

五、細看鄭光祖的《醉思鄉王粲登樓賦》中王粲的形象塑造:

一、求仕的心態:

  在《登樓賦》中,王粲的心願是:「冀王道之一平兮,假高衢而騁力」,可見「天下一統」的和平是他最大的目標及報負。而《醉思鄉王粲登樓》中的王粲,也是:『一片心扶持社稷,兩隻手經綸天地。』希望自己的才能對這世界是有所貢獻的,但較不同的是,可能長期的奔波及埋沒失意已久,故他希冀坐上高位時,是風風光光,而且能懲奸除惡,甚至能叫之前辱沒他之人付出代價的。

  在這裡,我們又可見他愛恨分明,過於斤斤計較而不夠寬容的貧乏氣度。

  如對於荊王的手下蒯、蔡二人,他那時是豪不客氣預言:『他年不作文章客,異日能為將相才。待與不待總無礙,時與不時命將耐。論地談天口若開,伏虎降龍志不改。有一日拜取興劉大元帥,試看雄師擁麾蓋。記汝等將咱廝虧害,把你擄掠中軍帳門外,兩個跋扈襄陽吃劍材,那時節才識長安少年客!』大有秋後算總帳的意味在!而對於他叔父蔡邕之前三杯酒要與不與的折辱,在他得到「天下兵馬大元帥」這個官位,蔡邕和他道喜之時,他亦是一杯酒要與不與的還以顏色,與承相爭鋒相對一番,觀看這些劇情,我們會發現他錙銖必較的人情恩怨,與對曹植當時出手相助,無限感激之情成為一個極端的對比!這或許亦對應著<錄鬼簿>謂鄭光祖(德輝):『為人方直,不妄與人交,故諸公多鄙之,久則見其情厚,而他人莫之及也。』的一個側面敘寫吧!

  故《醉思鄉王粲登樓》中的王粲著墨於當官時的歡天喜地較多,至於『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希冀及『王道一平』的意味就相對較少!這或許根源於此劇結構上是以喜劇為結局來設計的原因吧!

二、王粲的傲氣:--男兒自有沖天志,不信書生一世貧

  王粲的傲氣,其實說開來也並不是如此不合人情的,讓我們看看楔子一開始僕人對它的形容吧!僕人認為他:「胸襟驕傲,不肯曲脊於人。有他叔父蔡邕丞相,數次將書來取,此子不肯前去。」從這個角度看來,王粲的確是有失禮數的,然而,若我們仔細聽聽王粲真正的因由,我們就會知道王粲的堅持何在!

  王粲云:「孔子有云:父母在,不遠遊,遊必有方。所以為人子者,『出不易方,復不過時』,乃是個孝道,孩兒為此不去的。」王粲不愧是個讀書人,他是為了孝順母親才不去的,所以當他請求過母親,並得到她的應允時,王粲是放心的安慰她的母親:「孩兒長存今日志,必有稱心時。穩情取談笑覓封侯」。從這段話中,一來我們可知他平日操守為何,二來,我們也可知王粲是個重情之人,三來,由「穩情取談笑覓封侯」這句話來看,我們可知王粲對官場的現實所知不深,且對自己的能力有高度的自信及評價。

  這一開場給人的形象,或許亦是貼合鄭光祖自身的性格,那處世不與俗人苟合,對相親相熟之輩卻情深意重,在官場仕途上老是碰壁的投影吧。王粲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他的執抝性格會出現,多半是被無知的局外人或上位者先無理的行為或言語所激怒的。他有自己的原則並不表示一定會有菱有角的跟人衝突,然而,卻屢次為此受苦,甚至需要為此常常辯護,彷彿他貧窮的出身便會因此堅持而顯得不卑不亢!落魄的處境便能因此化解。因此,在第一折的對話裡,我們亦可發現王粲這種性格及他不顧現實而太過理想化的一面!

  店小二:「王先生,你既是讀書人,何不尋幾個相識朋輩?」

  王粲:「我與人秋毫無犯」

  店小二:「則為你氣高志大,見是如此」

  王粲:「則為氣昂昂誤的我這鬢斑斑,久居在單瓢陋巷,風雪材關,窮不窮甑有蛛絲塵網亂。」

  店小二:「你既是讀書之人,何不訓幾個蒙童,討些錢鈔還我?」

  王粲:「你著我教蒙童数子頑,據王粲的心呵,我則待輔王朝萬姓安,唉!你可便枉將人作一例看。」

  這段話中,我們可知王粲交遊絕少的原因及不肯教書的理由,雖然他有遠大的報負,然而卻無法顧及現實,所謂:「大丈夫能屈能伸」,在屈的方面,王粲便不肯在日常生活中安分守己的生活,而認為那是一種屈就、沒志氣的表現,這也是他硬的地方,為人處世固然不能過於八面玲瓏、巧言令色,但適度的柔軟確是必要的!這也是王粲在此劇中的難題,他不懂得那『適度的柔軟』,於是種種的不合人情理的堅持,在他人眼中看來,就成了一種恃才而傲的倔強脾氣!

  其實,劇中王粲真正「傲」的地方只有一次,那便是他拿著曹植的推薦書函千里迢迢去見荊王時,由於過程是千辛萬苦,如《滾繡球》所講的:『我比那買官的省玉帛,我比那求仕的費草鞋。好難尋呵紫袍金帶,今日見荊王便是苦盡甘來。如還到院宅,把書拆開,多管是降階而接待,豈不聞有朋自遠方來。你看我坐間,略陳素稿安邦策,荊王呵,你只索高築黃金拜將台,更不索疑猜。』也因此曲折的求仕過程,所以他對荊王的基礎心理上,是有所期待的,而在態度上,他是十分慎重的!於是,他便經由一番思索後,決定「荊王門下賢士極多,我若不輕傲著呵,便小看我。我且傲者。」卻不知也因此得罪了荊王身旁得力助手,再度失去了做官的機會!

  而王粲在遇到挫折時,他的反應也是極端的,一方面事發的當時不留餘地的說出自己的想法,事後卻會退縮不前而易走絕路!這種直言不晦的對白可以說是他涉世未深的結果,亦可說他對自我期許的肯定向外投射的表現。種種固執的對白常出現整齣劇中,特別是他對上位者的回話,如第一折:

  (蔡相云):王粲,你來作甚?

  (正末唱):我投奔你為東道。

  (蔡相云):我可也作不了的東道。

  (正末唱):倚仗你似泰山

  (蔡相云)我可也作不了的那泰山。

  (正末唱):劃的似驚弓鳥葉冷枝寒,好叫我鏡裡羞看,劍匣空彈!前程事非易非難,想蟄龍奮起非晚,赤緊的待春雷震動天關。有一日飛熊得志扶炎漢,才結果桑樞甕牅,平步上玉砌雕欄。」

  他一方面極力自我安慰,一方面則無法接受自己被拒絕的事實,這個打擊是構成極端的一體兩面的!是以當王粲面對蔡相三番兩次要與不與酒,輕慢他的同時,王粲壓抑許久,那蔡相著書叫他來,卻一月也不曾放參的氣,及當下的無明火便直衝而上了!因而怒云:『丞相!凡人不得用貌相,海水不可用斗量。我雖饑寒,生不遇時。您侄兒它日發福,也不在丞相之下。』這種態度固然是生命直接的揭示,然而,之後王粲的不辭而別,卻是對蔡相強硬的反抗及斥絕!而妙的是王粲還自圓其說的道:『士屈於不知己,而伸於知己,今生無知者,小生在此何益?不如回家去吧!』而在《金盞兒》中更云:「屈於不知已豈愁煩,伸於知已有何難!他無意濟轍魚江漢,何愁晚,空教我趨前退後兩三番。又不是絕糧陳蔡地,又不是餓死首陽山。我想掛冠歸去好,誰待叉手告人難!」當下態度的強硬及事後幡然後悔的退縮,正是他長期無法在自己及他人的處世應對上,不能取得一個平衡點所造成的後果!劇中的王粲最經典的形象,除了是據理力爭,不惜犯顏直上的侃侃而談外,恐怕就是自己一個人窮困潦倒的自言自語了!

  在沒有外力的幫助(應該說貿然得罪外力)及友人過少的狀態下,王粲便面臨一個無路可走的難題!那便是他想平歩上青雲的理想破滅後,又無法甘心隱居、安貧樂道的處境!在他心裡深處,還是服膺孔老夫子的名言:「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的,且讓我們來看看這一段心理衝突!

三、王粲的困境: -清醒後又無路可走

  最能說明王粲深以為患,使得他而較之《登樓賦》所塑造形象在氣度上差異頗大的,我想就是『貧賤』這二字吧!在第一折的《仙呂、點絳唇》中他就曾說道:「早是我家業凋殘,少年可慣!我被人輕慢,似翻覆波瀾,貧賤非吾患。」可知「貧賤」是他一心想脫離的窘境,也是他一心想走上仕途之路的原因。這樣來看劇中的王粲未免有些俗氣,因為就歷史上真實出身顯赫的王粲來看是絕無此顧慮的(可參看之前所引的六點不同),然而,就出身平民的劇作者鄭光祖而言,卻是深知其「貧賤」箇中三昧的厲害!因此,才會在劇中一直強調「貧賤」所帶來的後果,不能真正「安貧樂道」。如他在《那吒令》中唱的:「我怎肯空隱在,嚴子陵釣灘?我怎肯甘老在,班定遠玉關?(帶云)大丈夫仗鴻鵠之志,據英傑之才。(唱)我則待大走上,韓元帥將壇,我雖貧呵,樂有餘,便賤呵,心無憚,可難道脫不了的二字「飢寒」?」在生死線上做掙扎,是一般人民會遇到的處境,其實,真正能「安貧樂道」又真有幾人?陶淵明不也曾因此「飢寒」二字托缽行乞,難以啟齒於人?鄭光祖筆下的王粲,雖少了《登樓賦》寬容的氣度,卻更能貼近他那個時代,元人統治下,中國文人的普遍心聲及卑微的困境。我們也可見劇中王粲在意的是身世,及其貧賤的現在窘境給他的為難,所以處世應對上是懷著一種傲氣,一種雖出身低卻不想因此而被人看輕的自覺、自尊與自重。他的應對上其實並不失禮,亦非真有意無禮於人,只是他一直堅信自身的才華及真材實料才是成為一個人的標誌,而他理想的社會及上位者應該也要有這種『視人而明』的水準要求。可以說,王粲的心中無論是對自己的自持,或是對與之相交的友人,甚至是上位者,是有一套他自己的衡量標準的。若與他的標準相衝突,他幾乎會不惜一切來維持。自始至終,王粲的這種堅持並不曾放棄過。

  然而,面對屢屢不受重用的際遇,王粲不能歸鄉的心中苦悶,恰正如《滿庭芳》中所唱的:「須是我羞歸故里,只為我昂昂而出,怏怏而歸。空學的補天才卻無度飢寒計,又不曾展眼舒眉。則被你誤了人儒冠布衣,熬煞人也淡飯黃虀。本有路到青霓內,又被那浮雲蔽日,百忙奡M不見上天梯。」他如項羽一般,若一事無成則會「愧對江東父老」,所以是因著他的堅持而不肯歸鄉,非不孝也!此外,因為仕途的不得志,使他亦發憎恨起官場的黑暗,又不信自己的絕頂才華真不受用,於是蹉嘆再三,徘徊不去!進無可進、退無可退的情況下,王粲才會用酒來麻痺自己!企圖藉酒銷憂。

  而若說到王粲為何老是會面臨到不如意的困境,除了他本身不肯曲脊於人的性格外,是恐怕就是他不合時宜的應對了!

四、王粲的應退:

  王粲對人的應退,是心中自有一把衡量的尺寸的,劇中有三次應退,決定他未來困頓的方向。

  第一:是他初見叔父蔡邕時,禮貌有加的考量,他心想:『說話的是我叔父,我是姪兒,哪裡有叔叔接見姪兒不成?我自過去。(見科,云)叔父請坐,多年不見,受您孩兒兩拜!』然而,面對生平不熟的曹植,他只簡單的說:「學士恕小生一面。」也因此,蔡邕會將傳聞信以為真,道:『說此人驕矜傲慢,果然,學士在此,下不得一拜,只唱個喏。學士勿罪!』就身在官場打滾多年的蔡邕而言,是另有一套禮數的;故他覺得王粲的表現是驕傲的,未將王粲涉世未深的經驗考量進去,而世人的觀點就如店小二所言:「巧言不如直道,買馬需索雜料。」是較功利且短視近利的。蔡邕似乎也只看見王粲不懂人情事故的一面,故『驕矜傲慢』其實只是鄭光祖『為人方直』的側面描寫,「方直」者,就不懂得委婉、柔軟應對之道,故在他人眼中見的是「驕矜傲慢」看不出『為人方直』那木訥單純的另一面!而王燦也因為叔父三杯酒的激怒,一氣之下連告別話也不說就走人了,這也可見他「剛直」的性格。但對於贈金助他的曹植,勸他「人惡禮不惡」,要他回去告別時,他還是強壓下怒火,進去道別了!這又是他可親可愛的一面,對於仗義相助的曹植,他是會聽取其意見的!

  第二:便是他去見荊王之時,對其左右的態度。蒯越、蔡瑁一聽卒子說是王仲宣,便惡意的說:「那莫非是仲宣否?」「仲宣否」,多加了一個「否」,便是要叫王粲「不開口」。而一見王粲時,也是不安好心的說:『久聞賢士大名,如雷貫腿』。「如雷貫腿」,便是想「盤盤他的跟腳」,試試看他能耐幾何的意味在!而這種無理及低俗的說詞,自然引來王粲極度不悅,因此對他二人的拜揖全然不理!使得他二人越發說起酸話來了,說他生的歹,拜著全不睬;說他生著硬,拜著全不應!這種未開始相處就充滿火藥味的接觸,自然使得之後當荊王下場不過是去休息,而非有遣客之意時,蒯越、蔡瑁便抓住機會大呼遣客!趁此時機把王粲趕走!這離王粲之前以為展示實力就會獲得下屬敬重和肯定的想法,也是天差地別的!

  第三:是他對荊王的態度,荊王本來是欣喜他得一英才的,於是便要叫人去鑄下元帥印給王粲,他甚至對王粲說道:「詩云:『寒窗書劍時年苦,指望蟾宮折桂枝,韓侯不是蕭何薦,豈有登壇拜將時!』」可見得他一開始是十分欣賞王粲的,然而,卻又顧慮著問王粲:『曾有人言,謂賢士胸次高傲,以致如此。』又可知他擔心的也是王粲的脾氣倔傲,雖有才能卻難相處,故有此一問。而在荊王得力左右未上場前,王粲的應對亦是謙恭有禮的,但上場後,則王粲應對其左右的無理答話,就全然擺出高姿態,一反先前對荊王謙恭的態度,這使得荊王越加懷疑他「胸次高傲」的可能性。而當王粲展現出他驚人的實力時,荊王好不容易在讚不絕口之際又想任用他了,王粲卻在這時因飲接風酒過多而睡著了!他乃是因這不顧形象的失禮行為,才觸犯到荊王的。故荊王云:「才和俺攀話,又早睡著了也。便好道德勝才為君子,才勝德為小人。掩未曾重用,先失左右門風,正是那廝才有餘而德不足。(詩云)得勝才高不可當,才過德小必疏狂,縱然胸次羅星斗,豈是人間真棟樑?」於是,他便無奈的退場,才會使的左右趁此時機趕人,大呼「點湯!」(按:送客的意思)。

  從這三段看來,王粲自己的疏失及機不逢時的表現,多半是不諳人情世理或他自作聰明的應退所導致的結果,並無意外可言,也不符合王粲之後所說的「時也、命也!」那卻都是他全力以赴卻不著要領的結果所促成的!種種外力的阻礙並非他的才華洋溢,恰恰是他最在乎、也引以為恥的處世不夠圓融態度所引起的。王粲若能體會到:身段放柔軟一點並非等於阿諛媚世,順流而下不見得等於同流合污!那他就能在此三次的應退中盡展其才,不至於有「既讀孔聖之書,卻不達周公之理」的批評。

  而若說此劇真正表達想救贖的及獲得安慰心態為何,恐怕就是鄭光祖希冀這些「過於潔身自持」的文人們,能夠有重新進入仕途的機會,而其才能終究能受到任用!一如他自己一生中所期盼的。

  所以他在劇末的《離亭宴煞》才會唱著:『你原來為咱銳氣加涵養,須不是忌人才大遭魔障。端的是這場,收拾了龍爭虎鬥心,結果了顎薦鵬摶力,表明了海闊天高量,做一個團員的慶賞。』可見得在現實人事中,「忌人才大遭魔障」才是這群過於潔身自持之人,無法尋至出路的主要因由!但元雜劇的結構安排之所以常是喜劇,是此劇本乃是生命殘缺遺憾中的救贖,因此無法再寫出太多的悲苦,來為喘不過氣的人生增添負荷。於是,讓王粲得以有升官機會,受朝廷任用的奇蹟,也是許多懷才不遇文人希望能遇到的貴人,便是那苦心積慮「為咱銳氣加涵養」處處布局的蔡邕!這種期待,才是許多文人的心聲!希望能在朝中遇到一個知己,真正能對自己「剛直」的性格、困頓的處境,「對症下藥」的伸出援手!

  因為對於這種潔身自持又不食嗟來之食的文人異士,最能夠幫助他們的方法,便是如蔡邕這種反向激勵法,一來保全了他們對自身人格的堅持(換句話說給他們一個風光的台階下),二來藉此不觸犯他們過多的自尊同時,讓他們能學得處世之道,能有一個理由能在朝中安身立命,有不卑不亢的中庸表現--既不得罪餘人,又能有一定程度的堅持!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處處不經意的與人衝突,這也正是王粲「剛直」性格的表現!屈原、陶淵明等人,亦是為此性格特質而無法再官場上久居的!他們都是潔身自持的一群人,因此會在要求自己之虞,進而希望外在環境是乾淨可生存的!然而,『水至清而無魚』,畢竟這個世界存在著人生多樣的抉擇,無法如此盡善盡美,在衝突之時又無法甘心自己在渾濁的環境中生存,於是只有面臨不知何去何從這一悲劇了!故中國許多有名的文人就因此而不斷的在時空中漂泊,而登樓賦詩的舉動,在多個時代過去了,也顯得更能引起共鳴,於是創作之士頗多!若要追根究底,說出最讓他們感到無以自解,而遲遲不肯投入這仕途濁流的,恐怕就是他們對自身原則的堅持,和對自我傑出能力特別期待、看重的結果吧!我們可以先從劇中第三折看出王粲的才華,再看其與登樓失意之悲的呼應!這樣,這齣劇本為何感人?因何動人?那何良俊先生評其:『摹寫羈懷壯志,語多慷慨,而氣亦爽烈』,「托物寓意,猶為妙絕。」的精采之處,就會清楚的呈現在我們面前了!

五、王粲的才華:

  全劇營造衝突的要素,全奠基於對王粲才華的高度肯定,尤其以學養的展現出應對如流的瀟灑及自信了,在這裡《滾繡球》一段的描寫是極為出色而精采的,分別從不同的面向來訴說王粲不僅能文,武功韜略更有過人之處,其云:『論用武呵,不讓姜太公伐無道一戰功,論謀略呵,不讓孫武子減灶法下營寨,論征邊呵,不讓周亞夫領雄師過雁門紫塞、論迎敵呵,不讓齊田單縱火牛即墨城開,論心力呵,不讓藺相如澠池會那氣概,論智量呵,不讓管夷吾霸諸侯那計策,論屯駐呵,不讓班定遠久鎮在玉門關外,論英勇呵,不讓燕樂毅仗霜鋒走上燕台,論智力呵,不讓齊孫臏馬陵道上誅讒佞,論行兵呵,不讓韓元帥九堣s前大會垓。胸捲江淮。』這些,也是王粲能傲人且自視不凡的條件!

  我們也可知劇裡的王粲是自比臥龍,企圖對這混亂的朝代有所貢獻的,如在第一折《六ㄠ序》中所形容的:『蟄龍奮起非為晚,待春雷震破天關。有一日應飛熊得志扶炎漢,離了繩樞甕牖,平步上玉砌雕欄。』他深信自己雖年已過三十,但只要時來運轉,以他的才能終究能達到如日中天,顯赫非凡的地位的。所以在預估自己成就時,也是對應著現實不如意的境況,因此便多加比喻自己一旦龍歸大海之時,會有的壯闊胸懷及成就。如《ㄠ篇》云:「得見天顏,列在朝班;書嚇南蠻,威攝諸藩;內屏奸讒,外鎮邊關;整頓江山,平治塵寰。紫綬烏靴象簡,不教人下眼看。這萍梗身閑,塵土衣單,(帶云)我不常如是,也須有個天數迴圈!輪還我不平憤氣空長歎,充塞乎天地之間。那漫漫長夜何時旦?看斬蛟北海,射虎南山。」這裡,我們可看出他積極的胸懷報負對比目前無可奈何的困境,是十分精采攝人的,在現實窘困的處境中還能唱出如此慷慨激昂的理想,就好比大海撲打岸邊的礁石,乍看之下是礁石被無情的外在環境所吞沒了,沒想到浪舌下的岩石卻仍屹立不搖、不動如山的聳立在那裡!大海給他的種種衝擊,不過是更能激起它雄渾美麗的浪花的前奏罷了!

  也因為此劇中對王粲的才能及現實中的不如意、種種折衝作多重面向的深入刻劃及描寫,所以在閱讀上,此劇對其困頓心境及理想所做的刻劃,是更勝於王粲的登樓賦來的全面而完整的!故劇中王粲形象也藉由劇情鋪陳,生動的展現在王粲最常用的手法即是藉酒入睡來逃避這世界!

六、王粲飲酒的意義:

  在《醉思鄉王粲登樓》中王粲最常在緊要時刻「昏睡」過去,如見荊王時,和他跳樓不成之後,劇本都是他(作睡科),讓許達及荊王搞不清楚狀況,前番還熱絡脫脫的談天文地理講自身懷抱,一轉眼就睡了,其來何其速!睡眠是暫時離開這個世界的方式,也是一種抽離!若說王粲為何嗜酒嗜睡,大概這就是脫離窘境或不知如何面對的最快方法吧?而輕易就入睡也顯示王粲是個不拘小節之人,適合側面描寫他的剛直性格,以及對這個世界毫無戒心的單純個性!

  而《醉思鄉王粲登樓》較之《登樓賦》多加且特意描摹的,恐怕就是那『何以解憂,唯有杜康』,關於酒的敘寫了!王粲其實不愛喝酒的,如他曾說過:「那酒,本澆我羈懷浩蕩,消磨了塵世愴惶。少年科場,殢殺觥觴,恐怕春光,卻憂成鏡堿轀驉C」但是,除了酒之外,沒有其他東西可以幫他暫時的麻痺自己,忘卻目前困境的超脫之物,於是酒的狂飲,是他「受過了客旅淹留,且放些酒後疏狂」的寫照!然而,當他最後一次登樓時,卻醉也醉不成,於是《ㄠ篇》嘆道:「未稱俺慷慨心,我非貪瀲灩杯。這酒澆我愁懷,洗我愁腸,放我愁眉。壯志難酬,身心無定,功名不遂,因比上葫蘆提醉了還醉。」酒,是從他失意後一直不離身之物,在劇中是他的知己,解憂的夥伴,故當他在第三折後半聽完許達之言,痛不欲生之時,也是要痛飲一杯再跳樓的!而《醉思鄉王粲登樓》也因為多加了酒這一層描寫,更加深王粲愁情愁絕的深度,讓他的形象更生動的展現在我們目前!

  所以,當王粲真正登樓賦詩時,他的無奈、他的憂傷,他的明知不可而為之的剛直性格及淒涼懷才不遇的處境,也才會藉由對景物的所見所感,扣應著自身心情,字字血淚,句句入骨,唱出他生命最深沉的無奈及際遇,深深的撼動人心!

且讓我們來看全劇的最高潮,王粲登樓一段的描寫!

七、王粲登樓:

  王粲登樓一劇中最經典的描寫,便是在全劇中的第三折。我們可以看出:懷才不遇的困境只不過是衝突的表層,當其痛定思痛的反省,才是營造悲劇的深度!從許達一上場的賦詩,我們可看出王粲即便是交遊,所交非泛泛之輩;即便是登樓,所望之景亦非尋常之景!他所登之樓,名曰:「溪山風月樓」,是「前對清風霽岭,後靠明月雲峰」。我們可知,清風明月,本就是歷來文人所常用的隱喻,這裡可看出王粲的胸懷及處世,他不跟人送往迎來,在官場禮數交陪,是因為他有堅定如明月般的操守,不與人苟合,這種堅持當然也不會再仕途上如意,只落得處處碰壁,所以,他也才會在百般無奈之際登樓。

  而王粲幽微的愁緒以他倔傲的脾氣而言,是不肯輕易向人訴說的!所以細心的鄭光祖在描述其愁何在時,是透過許達之口來說明的。許達也是在王粲醉後,才從他不經意說出的話來推知一二的。所以他說:『此人不醉猶可,醉呵,便思其老母,想其鄕閻,不覺淚下!』故他請王粲登樓的用意,是想「共展登高之興,聊抒望遠之懷的!」可對照王粲《登樓賦》中所言:「登玆樓以四望兮,聊暇日以銷憂。」的原本心境。不過在鄭光祖巧妙的轉筆之下,透過旁人的相勸,此層意義便有深化的效果!因為,他接連帶出整劇的高潮,即王粲見此樓之景所唱的《鷓鴣天》(詞云):「一度愁來一倚樓,倚樓又是一番愁。西風塞雁添愁怨,衰草悽悽更暮秋。情默默,思悠悠,心頭才了又眉頭,倚樓望斷平安信,不覺腮邊淚自流。」將王粲那不可止息的痛苦及思鄉愁懷,闡訴的淋漓盡致。

  在這裡深情感人的,莫過於鄭光祖將王粲的思親之情深化綿密了,讓王粲放心不下,魂牽夢縈的,正是家鄉老母。而讓他歸鄉不得的,也正是因為老母的期許,及他之前的承諾!我們可以看出劇中他對思親的描寫,是一層深過一層。如講天倫之樂的詩云:「旅客逢秋苦憶歸,可堪鴻雁正南飛,倚門老母應頭白,何日重來戲彩衣?」又如《紅鏽鞋》中所唱的懷想:『淚眼盼秋水長天遠際,歸心似落霞孤鶩齊飛,則我這襄陽倦客苦思歸。我這裡憑欄望,母親那裡倚門悲。爭奈我身貧歸未得。』相思之情再加上目前的窘境,使他在遙望天涯之際,壓抑已久的心情終於爆發出來了!

  他哀傷的唱出心中真實的感覺:『憶昔離家二載過,鬢邊白髮奈愁何。無窮興對無窮景,不覺傷心淚點多。』這裡,許達之前原本想讓他「共展登高之興,聊抒望遠之懷」的,卻無形中替換成「無窮興對無窮景」,變成思鄉的無限愁情!故無窮景便成為他無限傷心的陪襯,正如《甜水令》所唱的:「也不是禍不單行,閃的我心無所向。恰便似風外柳花狂。子為歸計難酬,憑欄凝望,望不斷煙水茫茫。」故他對許達說他有三桩不是,是這氣、這淚和這愁!而真正將境隨心轉,的登樓體物、及情景交融的天人交會之情做一番精采說明的,便是《普天樂》了!其云:「楚天秋,山疊翠。對無窮景色,總是傷悲。動旅懷,難成醉,壯心離愁英雄淚,助江天景物淒淒。氣鬱做江水淅淅,愁隨做江聲瀝瀝,淚彈做了江雨霏霏。」由其氣、愁、淚幻化成江水、江聲、江雨,用此來比況自身愁至無可再愁,使天地同悲變色,乃是其中一絕,更絕的是許達何時不作《搗練歌》,偏選在王粲心情至苦愁絕之時來作,一來呼應他的年輕不通人情事理,二來呼應他之前說自己:「學業荒廢,有負先人遺教。」的情形,故抓緊任何一個可以銜殤賦詩的機會,趁王粲作此悲歌之時也演練一番。

  他用許多疊字,引經據典地唱著:『秋天秋月秋夜長,秋日秋風秋漸涼。秋景秋聲秋雁度,秋光秋色秋葉黃。中秋秋月旅情傷,月中砧聲響鐺鐺,鐺鐺響被秋風送,送到征人思故鄉。故鄉何在歸途遠,途遠難歸應斷腸,斷腸只在紗窗下,紗窗曾不憶徬徨。休玩休玩中秋月,月到中秋偏皎潔。此夜家家家搗衣,添入離愁愁更切。寒露初寒寒草邊,夜夜孤眠孤月前。促織促織叫復叫,叫出深秋砧杵天。誰能秋夜聞秋砧,切切悲悲悲不禁。況是思鄕歸未得,聲聲搗碎故鄉心。』

  卻沒料到他此歌卻越引得王粲想跳樓,痛不欲生!這一幕在我們讀者眼中看來,是極度的憂傷加上極度的滑稽,讓人哭笑不得!而讓人哭笑不得的人生轉折,也是元雜劇一貫的風格。我原本以為此段話若出自王粲口中,應該會更使愁情加深,仔細思量則不然。因為許達這一段固然精采,卻是用一堆史上文人常用的秋景秋聲意象來堆疊其愁情。其動機,正如辛棄疾詞云:『年少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他正處在如王粲年少之時「為賦新詞強說愁!」的階段,而此段,若細看固然疊字用得繁複,卻少真正的愁情在其中,故許達冗長的一大段說出來的深度及體悟,遠不及王粲之前隨口所說的:「無窮興對無窮景」!那是發自他內心深處,無可再贅言的精煉平常語。這平常中非常,孕育著他的愁思感懷及深沉的修養,這種體悟,也是他與人生的際遇拚搏下,所內化的修養。

  故王粲聞其言後,只是嘆道:「好高才」並潸然淚下!並無其他評語,這也對應著他嚐盡愁滋味時,『只道天涼好個秋』的愁人心境!王粲原本不至於跳樓的,偏偏許達這時更進一步,天真的問他:「當初肯與蒯、蔡同列為官(指的是荊王身旁無知的左右小輩),可不好來?」王粲這時才忍無可忍,義憤填膺的說:「我怎肯與鳥獸同群、豺狼作伴、兒曹同輩?兀的不屈沉殺五陵豪氣!」這時,許達又進一步如屈原《漁父》一番的勸告著:『他自干他的事,你自干你的事,便好道黍則黍,麥則麥,涇則涇,渭則渭。雖后稷之聖,不能化穗而成其芒;雖大禹之功,不能澄清而變其濁。芒穗清濁,尚然不變,何況於人乎?寄託跡於劉表,何苦不同於蒯、蔡?』這樣的勸說的確很有說服力,本來人與人之間,就有道不同,不相為謀的可能!甚至可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相安無事;但王粲卻不能同意這樣的觀點,故云:『嗟君志氣本超群,爭奈朝中多忌人。所以獨省千古恨,至今猶自泣累臣。有志無時命矣夫,老天生我亦何辜?寕隨澤畔靈均死,不逐人間乳臭鵻!』以之前王粲的苦苦堅持及其耿直的個性,是十分堅持自身原則、潔身自愛的,劇中不過是透過許達之口,更加強化他人格的堅持及操守!本來若照這種問答下去,會更深入王粲的內心世界的,但劇本偏不這樣寫,它讓許達又做了最後一件蠢事,即是見王粲言已至此,便提議贈金讓王粲歸鄉。卻不知這建議,卻正讓自尊心頗強的王粲,深深的痛至心坎裡!王粲他所謂的「可憐漂泊緣何事」指的就是這樁:「恥向人間乞食餘!」這種不食嗟來食的傲骨,正是他如此留連困頓,而不得不登樓的原因!而許達給他的另一項建議:『大丈夫,得志食於鍾鼎,不得志隱於山林』王粲也難以接受,原因是『只如今山林鐘鼎俱無味,便休說命矣!時兮!哎,可知枉了我頂立立地居人世,恰便似睡夢媢L了三十。』堅持要仕宦的成就,已經成為他證明自己的人生指標了!所以他不肯一事無成的歸鄉!

  而這種心情繼續延宕下去,面對人生的苦悶,王粲會選擇跳樓的結果,亦是可想而知的。然而,元雜劇卻不這樣安排,它讓許達適時的阻止王粲,並讓他昏睡,而將劇情至此危機之時作了一個轉機!

  或許因為世間悲苦之情已然太多了,所以在痛苦眼淚模糊了看這世界的視線之時,總是要適時的有個陪襯的角色來緩和一下,不然苦就會太苦,讓人失去生存的力量及動力!而在元人統治下的人們心情,是極度的需要安慰及奇蹟出現的!除了奇蹟,是的,奇蹟--元雜劇總是需要奇蹟,讓那不可預測的外力可伸出援手,適時的救助,使人生還能在等待中延續下去,有個希望!除了奇蹟之外,元雜劇中角色要脫離困境是不可能的!就算孤苦無助、最終慘死的如竇娥,上天也要在他死後適時的還她一個公道,撫慰這人生無法平撫的巨大悲痛!

  元雜劇的戲劇張力,也正體現在人生莫大的悲苦及奇蹟幸福的對比上,在這兩端中,懸掛著希望與心中企求最終的公道!生活的越苦,那跟絲線擺盪的就越是強烈!呼告的聲音就愈為徹底!而針對這倒懸的痛苦中,突然發生的奇蹟,便能洗滌過去種種不堪的傷痕及苦痛,撫平主角心中巨大的傷口!

八、說說《醉思鄉王粲登樓》一劇的喜劇意味:

  在此劇中,最值得玩味的,恐怕是王粲自殺不成,無意熟睡之後,收到使者通知他當官訊息的反應了!讓我們來看這段對話:

  許達云:「今有天朝使命,宣你為天下兵馬大元帥!」

  王粲:「來了不曾?」

  許達云:「正在樓下哩!」

  王粲:「慌做什麼,忙做什麼!既然來了,怕他回去不曾?」

  許達云:「則吃你這般傲慢!」

  這段將王粲,一付活脫脫的傻角急色及強做鎮定的樣子,活靈活現的出現我們目前!而他雖強做鎮定,匆忙之際卻反而忘了向許達道別,讓許達留在原地莫名其妙的說道:「那王仲宣別也不別,逕自去了。有這般傲慢的,可知道荊王不肯用他!」在這裡不厭其煩、反諷的再說一遍他傲慢,態度上卻是可親可愛的,引人發笑!而也對王粲單純的快樂及耿直之性,又做一次描摹!

  另外的一次,就是他當元帥之時,一直非難蔡邕,知其詳情的曹植卻一再不說破,在旁邊乾等看好戲,讓王粲極盡酸語冷語相向,逼的蔡邕對曹植急說道:「學士,你這裡不說哪裡說?」到這裡,曹植才不急不徐、慢條斯理的說道:「老承相休慌。元帥請暫息雷霆之怒,略擺虎狼之威!」而娓娓道出整個事情始末。劇中可見得他一份多麼悠哉的看戲心理,對照著老承相之慌、王粲之怒,何其緊急又何其從容悠閒的鮮明對比,構成一幅滑稽有趣的圖畫!而直到曹植說破了一切都是丞相之計時,一切才皆大歡喜!此時,王粲才恍然大悟,不但馬上收斂起他氣勢凌人的態度,親切且恭敬的對蔡邕拜道:「則被你瞞煞我也,丈人!」這可是從他出場以來,第一次恭恭敬敬的彎起腰身,打從心底心甘情願的拜揖!

  而有趣的是蔡邕也豪不客氣的回禮道:「則被你傲煞我也,女婿!」讓這整個劇本有個歡天喜地的結局!而令人讀至此,而面露會心的一笑!因為一個『瞞』字,與一個『傲』字,恰正是這整初劇中佈局的兩條主線!何其詭異又何其恰當的搭配啊!真是出乎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完美組合!也正因為此水落石出又充滿喜劇意味的結局,才將「再不對樓外斜陽,望斷天涯思鄉黨!」這整齣《醉思鄉王粲登樓》一劇,對天下不得志之士的深深祝願,如酒杯般斟至圓滿,表達的酣暢盡致!那痛苦的漂泊流浪歷程及種種不平之氣,也在此歡快的極樂心情中,被洗滌了、淨化了!也多少安慰了每一個之後欲登樓賦詩之士的心靈!

六、結語

  日本學者釜谷武志在《文學與消憂》這篇文章裡,就特別談到,從屈原開始,一直到魏晉,正式奠立了登臨遠望,抒憤銷憂的文學創作觀。而我們也可從趙松元先生這篇《王粲登樓與登樓懷鄉的傳統》 中得知,繼屈原之後,王粲的《登樓賦》便將此愁情更加深入的做一闡述及剖白!使之成為一個『登樓抒懷』的典型!而歷來文人書寫這類作品之中的創作意識,因此也必然在抒憤銷憂的前提下,而具有當代特殊的歷史背景與共同的心境。換言之,當我們看見登樓賦中的時、空書寫時,其實是為了對應著一種當時士人該如何安頓身、心?又該何去何從的直接內在愁情。而鄭光祖一劇恰恰融合許多登高的意向,且在劇情的鋪陳上,為此愁情做一個前因後果,迭宕起伏;讓此愁情深至無可在深,愁至無可再愁之時,將登樓這一舉動的內在愁情翻至最高點!而登樓因有歷史的典型寓意,豐富了他的劇作,他的一生坎坷的困境及心境,也深深的融入了登樓之情,在此得到完整的呈現及宣洩!如同拉滿的弓,配上繃緊的弦,射出了不只那一朝代,及所有懷才不遇文人的心聲!而結局更是撫慰著人心,說明著縱然時局黑暗,然而,要堅守自己的信念,奇蹟還是會有的!

  且不管此喜劇結局的色彩,最終是引人遐思或深深契悟,至少在創作的過程中,鄭光祖淋漓盡致,快意暢然的書寫著自身的靈魂,詠唱著放逐的憂愁及自身的堅摯之情,不管是對祖國、或是對自我人生理念的追尋及堅持,至少,書寫時也審視著自己一生的追尋何在,同時也明白自身的定位何方。就好像漂泊的船隻有了星座的指引,就算身處茫然大海,在似乎既看不見盡頭,也找不著停棲之地的同時,心中卻還是有所安慰及依靠的!因為,星辰雖遠,有時甚或被多變的雲雨所遮蔽,然而,它卻始終屹立不搖的在那裡,指引人們方向,正如同自身清潔自持的理念一般,縱然外界驟變如斯,依然如故。

  故雖然他塑造的王粲形象與史實尚有差異,卻透過藝術的積極創造,將之融入元代文人雖不得志,卻又不肯屈服於政治現實的悲劇命運及苦悶愁緒,使其中的思想意義及人物性格超越史實,而達到一個高峰!

  於是,我們可知『登樓懷鄉的愁情』這一主題,便在歷來文人一層層的人生經歷,及心靈體悟中,融入了自身血肉。書寫之時,不但為這一情緒脈絡開展新的流向,也同時積澱了自身思緒,洗滌在塵俗之間的憤恨不平的怨氣,更加堅定的面對自身困境及難題,轉而有更積極的應對方式來生活!而面對此浮濁人世,才不至於沉悶無趣而有更深沉的目標來實踐!將自己的堅持及理念,昇華成藝術璀璨的結晶!其光芒,也正引導下一位同樣在汪洋中,引領企盼方向,依舊是尋求自身定位的有心人!

撰文者:慕宇華風/花蓮師院語教系
版權所有,欲轉載文章,請徵求電子報的同意!

TOP

 

轉載申請與相互連結
 
感謝創站以來,許多支持傳統中國文學的網友們,為電子報提供轉載並作連結,讓更多喜愛文學的網友有機會來到本站。唯,因為系統程式更新,再加上年久部分連結與授權失效,遙光決定將原本的轉載申請與相互連結整合至新版的論壇程式中,因此,要請各位曾經申請轉載或相互連結的網友,請您不遠千里而來,重新作登錄的動作,也讓彼此,有更密切的聯繫。

申請轉載:http://www.literature.idv.tw/bbs/Forum.asp?forum_id=134&cat_id=14
相互連結:http://www.literature.idv.tw/bbs/Forum.asp?forum_id=133&cat_id=14
意見信箱:
shinning@ms1.url.com.tw

TOP

什麼「曇花」才「一現」
 
「曇花一現」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一個成語,用來比喻事物乍現乍逝,難得一見,出現的時間短暫。您知道成語中的「曇花」究竟是哪一種花嗎?下一回,我們將要請到高雄市立瑞祥高中國中部的洪梅珍老師,來為我們進行解析。

傳統中國文學網站:http://www.literature.idv.tw
免費及訂閱方式:請到網站上「傳統中國文學電子報區」訂閱
或者直接寄到:shinning@ms1.url.com.tw
主旨:訂閱傳統中國文學電子報,內容空白寄出即可

TOP


˙徵稿與轉載
二零零二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之一,是個沒有碩士學位,也沒有從事學術研究的日本人田中耕一,得獎的原因,是他二十八歲唸京都大學電子系時,誤將兩種不該混合的物質混在一起,意外發現這種新溶液可以測量一些過去測量不出的高分子質量,有趣的是,他不知道依照當時的理論,他的做法是完全不可行的。後來他將研究成果發表成論文,雖然沒有引起重視,但後來美國、德國的學者卻改良他的方法,在生物科技上取得極高的成就。於是瑞典皇家科學院追溯原始構想人,確定將諾貝爾獎頒授給他。

因此,要請喜愛中國文學電子報的讀者們,踴躍投稿,千萬不要妄自菲薄,覺得自己的想法或文筆不夠水準,誰能保證自己不會成為下一個田中耕一?誰能保證自己在電子報的文章不會引起學術界的波濤?另外,堪稱是網路上第一份學術性電子報的傳統中國文學電子報,也徵求各大專院校相關系所的站長、BBS版版主、以及眾多熱愛文學的義工為敝刊提供轉載,希望藉由著各位的幫忙,能使愛好文學的種子,散發到更廣闊的人間。

徵稿啟事:http://www.literature.idv.tw/news/n-b.htm
轉載申請:http://www.literature.idv.tw/news/n-c.htm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有料充電報 | 隨身行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emoney | stars | job | data | p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