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05 第 228 期 

  ★直接訂閱

˙本次主題:談關漢卿〈蝴蝶夢〉的社會意識與藝術風格
˙遙光絮語:請踴躍提供改進電子報意見

談關漢卿〈蝴蝶夢〉的社會意識與藝術風格
 
傳統中國文學電子報第二一九期 2006/05/05
主題:談關漢卿〈蝴蝶夢〉的社會意識與藝術風格

一、前言

〈蝴蝶夢〉全名〈包待制三勘蝴蝶夢〉,演包拯夢見蝴蝶而斷獄事,屬於社會劇中的公案劇。「公案劇」一般由兩個部分組成,首先表現訟獄事件的發生,通過成案的過程,展示市井生活的畫面,反映社會的種種矛盾糾葛。其次寫官府如何判案,揭開封建衙門的黑幕,表現對貪官污吏的批判和對清官的嚮往。也就是說從公案劇中,讀者得以窺探作者所欲揭露的社會現象。因此,本文擬從〈蝴蝶夢〉的賞析中,分析關漢卿創作此劇的社會意識。

此外,關漢卿被公認為是元雜劇作家中,最能代表本色當行的一流人物。「本色」主要是論述雜劇藝術的創作特徵問題,「當行」主要是論述雜劇藝術的舞台特徵問題,兩者經常相互包容。歷來談「本色」、「當行」的學者,大抵從語言風格的天然無矯,曲文的情真語切,進而涉及人物塑造的自然性情、真情流露。如王冀德論「本色」,雖主要著眼於曲語,但卻服務於人物論。他認為元劇「止本色一家」,因為「夫曲以模寫物情,體貼人理,所取委曲宛轉,以代說詞,一涉藻繢,便蔽本來」。而臧晉叔對「當行」的論述,「行家者,隨所妝演,無不摹擬曲盡,宛若身當其處,而忘其事之烏有,能使人快者掀髯,憤者扼腕,悲者掩泣,羨者色飛。」 可見元雜劇創作有其特殊的藝術規律,只有懂得表演藝術、熟悉舞台的作家,才能塑造出動人神魄的藝術形象。因此,本文也要從〈蝴蝶夢〉的賞析中,去體現關漢卿本色當行的藝術風格。

二、關漢卿

關漢卿是元代雜劇的重要作家,是中國古代戲曲創作最傑出的代表人物。其生平資料缺乏,只能從零星記載中窺見其大概。

據元代後期戲曲家鍾嗣成《錄鬼簿》所載,「關漢卿,大都人,太醫院尹,號已齋叟」。大都並不專指現在的北平,北平附近各縣都屬於大都範圍。至於任太醫院尹一事則無定論,或言「尹」為「戶」之誤,一般認為其出身於醫戶人家。

關漢卿之生卒年月我們無法準確得知,王季思、吳國欽據元末朱經《青樓集•序》載:「我皇元初并海宇,而金之遺民若杜散人、白蘭谷、關已齋輩,皆不屑仕進,乃嘲弄風月,流連光景。」杜散人即杜善夫,是由金入元的作家,白蘭古即白樸,金亡(1234年)才八歲,估計關漢卿的年代同他們接近,也是由金入元的作家。關漢卿今存〈大德歌〉十首,「大德」是元成宗的年號(1297-1307),上距金亡已七十年左右。由此推斷出關漢卿約卒於大德元年(1297)以後,他的生年估計在1220年左右。又《錄鬼簿》把他列在「前輩已死名公才人」之內,《錄鬼簿》成書於1330年,故將關漢卿卒年定在1300年左右。
關漢卿性情豪邁,他在〈不伏老〉結尾自敘:

我是箇蒸不爛、煮不熟、搥不扁、炒不爆、響璫璫一粒銅豌豆,恁子弟每誰教你鑽入他鋤不斷、斫不下、解不開、頓不脫、慢騰騰千層錦套頭。我翫的是梁園月,飲的是東京酒,賞的是洛陽花,攀的是章臺柳。我也會圍棋、會蹴踘、會打圍、會插科、會歌舞、會吹彈、會嚥作、會吟詩、會雙陸,你便是落了我牙、歪了我嘴、瘸了我腿、折了我手,天賜與我這幾般兒歹症候,尚兀自不肯休。則除是閻王親自喚。神鬼自來勾,三魂歸地府,七魄喪冥幽。天哪,那其間纔不向煙花路兒上走!(《雍熙樂府》卷十)

關漢卿是一位熟悉勾欄伎藝的戲曲家,明代臧晉叔《元曲選•序》說他:「躬踐排場,面敷粉墨,以為我家生活,偶倡優而不辭。」《析律志》亦云「生而倜儻,博學能文,滑稽多智,蘊藉風流,為一時之冠。」他出入社會各階層,社會經驗豐富,生活在書會才人、民間藝人與歌妓中間,博學風流,多才多藝,熟悉舞台藝術,親自粉墨登場;用玩世不恭的態度來觀照生活,對社會問題觀察入微,始終保持著對人世間的清醒認識和滑稽風趣的樂觀精神;這些都是促成他成為元代最傑出的雜劇作家的原因。

其雜劇作品至為宏富,為元人第一。現在可得而知者,竟達六十四種之多,存世之十四種為:拜月亭、調風月、謝天香、救風塵、蝴蝶夢、金線池、竇娥冤、望江亭、緋衣夢、哭存孝、陳母教子、西蜀夢、單刀會、玉鏡台。 其雜劇題材極為廣泛,風格多變,編劇技巧高超,演出效果佳,在元代劇壇上,他無疑是一位泰斗人物。

三、劇情概略

〈蝴蝶夢〉,旦本,四折一楔子。劇演開封府王老漢被蒙古皇親葛彪打死,王家兄弟三人尋仇時,失手將葛彪打死,王家母子四人爭相認罪,包拯因受蝴蝶一夢的夢境所啟示,設法為兄弟三人脫罪。以下依照該劇的組成結構,將劇情簡介如下:

(一)楔子:
開封府中牟縣,一家農戶王老漢夫婦,膝下有三子,王大名金和、王二名鐵和、王三名石和,皆喜讀書寫字,不肯務農,欲從文章崢嶸發跡。王氏一家雖窮困,但父母慈愛,兒子勤勉,志在功名,家庭和樂溫馨。

(二)第一折:
一日,王老漢到長街市上替兒子買紙筆,惡霸葛彪騎馬出遊,怪王老漢衝著其馬頭,把王老漢活活打死。地方官把這噩耗通知王家,母子四人去看了屍體,三兄弟便去找葛彪告官償命,兩方相遇,一言不合打起來,葛彪亡命,母子四人立即被公人逮捕押到衙署。

(三)第二折:
開封府尹包拯早衙審辦了偷馬賊趙頑驢,判了死刑,下在死囚牢裡。忽覺困倦,伏案而睡。夢中來到府衙廳後的花園,園裡百花爛熳,春景融合。忽然發現涼亭角上有一張蜘蛛網,一隻蝴蝶落入網中,被一隻大蝴蝶飛來救去;後來又有一隻小蝴蝶墜網,大蝴蝶卻「兩次三番,只在花叢上飛,不救那小蝴蝶」。包拯觀之,大為不忍,便將那小蝴蝶救出放了。包拯醒來,正驚異夢中之事,中牟縣也解來王家三兄弟打死葛彪一案。

包拯覆讞,王大兄弟各自認罪,而其母乃自承打殺人,以釋三子,相爭不已。包拯判決只一人抵命,餘可開釋;先定金和,其母言不可;繼定鐵和,亦言不可;及定石和,王母則首肯。包拯大怒,疑石和非其所生,嚴加審問。迨悉金和、鐵和乃前妻所留之子,石和為其親生之兒,因不忍殺前妻之子,故捨親兒。包拯聞之極為感動,覺得為母者大賢,為子者至孝;想到剛才的夢境,警悟那是「天使老夫預知先兆之事,救這小的之命」,於是決心要救石和。下令將三人收在死囚,又吩咐張千依計行事。

(四)第三折:
關在死囚裡的三兄弟,備受衙役的折磨;母子四人都自料不能倖免。王婆婆叫化了一些殘湯剩飯,送到死囚來給三個兒子吃,她還是多讓王大、王二吃。臨走又問三兄弟有什麼話要說?王大、王二要她把《論語》、《孟子》賣了,給亡父買紙錢、做經懺,王三沒有好交代的,只要她「把你的頭來我抱一抱」。她走出牢房時,張千進來釋放了王大和王二,只扣留了王三,還說要「把他盆弔死,替葛彪償命」,要她明早朁酗U認屍。王婆雖然心裡萬分悲痛不捨,還是「甘心情願留住」王大和王二,三人回家去了。

(五)第四折:
第二天大清早,母子三人前來收王三屍首,撫屍痛哭,卻發現屍首並非王三,正當王婆慘呼「石和孩兒」之際,王三現身答應了,他告訴嚇壞了的母親:原來是包公把偷馬賊趙頑驢盆弔死了,讓他把屍體拖出來,以替死的障眼法解救他,把他也釋放了。後來包待制突然來到,說明緣由,並宣佈他已奏請朝廷赦免,並依據他們的品格加官賜爵:王婆封為賢德夫人,王大出任朝官,王二冠帶榮身,王三做中牟縣令,以表彰母賢子孝的義行。

四、故事源流與創作思想

關漢卿編此劇時應受以往歷史故事所啟發,或淵源、藍本於其前的劇本。其關目蓋從漢代劉向《列女傳》卷五〈齊義繼母傳〉的故事脫出:「齊義繼母者,齊二子之母也。當宣王時,有人鬥死於道者,吏訊之。被一創,二子兄弟立其傍。」吏問之,兄弟二人皆爭罪,「期年,吏不能決,言於相;相不能決,言之于王。」王為免誅殺無辜,故使相召其母問之,「聽其所欲殺活」。母曰殺少者,相因而問之「夫少子者,人之所愛也,今欲殺之,何也?」其母始言少者乃其親子,長者為前妻之子,不願「以私愛廢公義」、「背言忘信」。相稟于王,「王美其義,高其行,皆赦不殺,而尊其母,號曰「義母」。

關漢卿此劇雖脫胎於《列女傳》,內容梗概類同,但實已融入極其鮮活之現實,充分反映元代之政治社會。若從〈蝴蝶夢〉的劇情內容分析關漢卿之創作思想,其呈現的主題與社會意識可從兩點來說明:

(一)表彰賢母義行,闡揚家庭倫理
劇中王家兄弟三人為報父仇失手打死葛彪,其罪本不當誅,關漢卿但設此事,讓劇中的包拯不問殺人動機而務欲以一人抵命,突顯出兄弟三人爭死不推諉的難能可貴。而極力形塑出王母力救前妻之子,寧捨親生骨肉石和,更是全劇的主題所在,因王母之義行是一般人極難辦到的,因此,值得歌頌嘉勉。全劇藉由王家一家人的父慈母愛,兄弟的友愛孝順,表現人性的光明面,而這些都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善良本性,是維繫善良的社會風氣所必備的。關漢卿在此劇中實闡揚了我國家庭中固有的倫理觀念,可說寓倫理教化於娛樂之中。

(二)揭發社會的黑暗面
關漢卿因為生活在異族統治的社會裡,生活中所見的不平等待遇,面對特權的統治階級,以及社會上的一些惡霸無賴,真是深惡痛絕,因此,透過劇本的寫作與舞台的演出,把社會的黑暗面表現出來。因為這些都是當時一般人生活中最感到痛苦難受的,關漢卿把它揭露出來,或許對那些為非作歹的人能收到一點遏止的作用,也希望能給廣大社會產生一點教化的影響。

1、批判目無法紀的權豪勢要,表現冤屈與不平的反抗:
〈蝴蝶夢〉所要表現的社會意識,主要是透過目無法紀的惡霸葛彪呈現出來。劇中葛彪自稱「權豪勢要之家」,而報官的詞卻稱為「平人葛彪」,題目中又稱「葛皇親」,王母的唱詞又履稱「使不著國戚皇親,玉葉金枝,便是他龍孫帝子,打殺人要吃官司。」「你都官官相為倚親屬,更做到國戚皇族。」則葛彪的身分似乎是皇親又是平民,其間的矛盾其實隱藏著作者的一份苦心。因為葛彪正是當時蒙古人的典型,所以他是「平民」,平民中的「潑皮」,但在被征服的漢民族眼中,他卻是和「皇親國戚,玉葉金枝」一樣,可以肆無忌憚的為非作歹。

據《元史》的相關記載,蒙古仁與漢人爭,歐漢人,漢人不能還報,只能訴諸有司。但訴於有司,恐怕更挨一頓打。元代刑法還規定漢人殺人者死,蒙古人因爭及醉歐死漢人,卻只有「斷罰出征」。所以葛彪說他殺人「只當房簷上揭片瓦相似,隨你那告來」 ,正是元代不公的律法所縱容出來的。

對於這樣的權豪勢要,劇中藉著王婆對被打死的葛彪的反諷「則道你長街上裝好漢,誰想你血泊也停屍。正是將軍著痛箭,還似射人時。」否定了權豪勢要「殺人不償命」的特權,肯定了庶民百姓正義的還擊,王婆所言的「使不著國戚皇親,玉葉金枝,便是他龍孫帝子,打殺人要吃官司。」便是冤屈與不平的反抗。

2、批判狐假虎威的衙役:
衙門裡的公差祇侯,原本是一群遊手好閒的人,當他們投充祇侯之後,便狐假虎威,肆其魚肉鄉民的私慾,這些人也是善良的冤屈弱者心目中的蛇蠍人物。當然,在仗勢欺壓,爛權行私的罪行上,他們並沒有什麼深刻的時代意義,且以他們卑微的身分地位,無法做出什麼舉足輕重的禍害,所以劇作家不曾把這種惡跡作為題材,專門發揮。但在全劇中,作家只要輕筆一描,那些借勢託大,助虐幫腔的小丑,卻也成了現實人物的翻版,而為人民心目中討厭的老鼠。〈蝴蝶夢〉第三折中,對於張千就有這樣的描寫,其上場詩云:「手執無情棒,懷揣滴淚錢。曉行狼虎路,夜伴死屍眠。」當王家三兄弟被下死牢時,他任意對三人施刑「別過枷梢來,打三下殺威棒」、「李萬!抬過押床來,丟過這滾肚索去扯緊著。」「李萬!你家去吃飯,我看著,則怕提牢官來。」此外,還對王母搶索金錢「燈油錢也無,冤苦錢也無,俺吃著死囚的衣飯,有鈔將些來使。」儘管張千後來也因老婆子可憐,不再搶索金錢,但是這類人枉法欺善的行徑,為非作歹的嘴臉,已表露無遺。

3、批判元代官府與律法,以包公為形象的希望揭示:
〈蝴蝶夢〉中的包拯,先以濫刑酷罰的形象出現,後以取人情而捨法理的清正仁慈形象扭轉石和被殺的命運,使悲劇變成喜劇收場。關漢卿以包拯判偷馬賊趙頑驢死刑,強烈諷刺元代法律規定的不合理;再由包拯不問殺人動機,一帶上王家兄弟便是一頓打,務須一人為葛彪償命;這二個事件都以批判元代律法之不公與官府之黑暗為深層意識,儘管是像包拯這樣為人所敬愛倚重的青天大人,在元代的律法之下,執法如山的他仍不免成為王婆口中所稱的「葫蘆提」,正如王婆所說元代官府「公人如狼似虎,相公又生嗔發怒」,多的是像中牟縣令那樣的糊塗官,漢民百姓又如何為自己喊冤抱不平?因此,關漢卿在劇中將人們內心對真理的期望,透過包公後來所表現的清正仁慈,明顯的揭露了人們內心對伸張正義,維護公理的寄託與希望。

關漢卿是一位有血性的劇作家,透過劇作把他對時代的混濁、不公加以批判揭露,而〈蝴蝶夢〉的創作即反映了他深層的社會意識,內容具有強烈的現實意義。

五、〈蝴蝶夢〉的藝術風格

〈蝴蝶夢〉的創作體現了關漢卿雜劇的藝術風格,結構巧妙,剪裁得體,故事情節引人入勝,人物性格鮮明突出,文辭樸實自然、豪放本色,非常適合於舞台演出。

(一)情節氣氛之營造
〈蝴蝶夢〉一劇從殺人償命的問題之形成,到問題的錯雜,到最後問題的解決,從劇情的剪裁安排、氣氛的掌握、故事的轉折,都看得出關漢卿是很講求戲劇效果的作家。

透過楔子呈現出王家和樂的氣氛,隨後王老無辜喪命於葛彪之手,悲劇形成,激起觀眾的憤憤不平,及至王家兄弟原希望葛彪獲得法律制裁,卻失手打死了葛彪,被捉進官府。王母才遭喪夫之痛,又面臨兒子打人的官司,這樣的禍不單行,很能博得觀眾的同情。而劇情也從一開始的舒緩逐漸緊張加溫。

包拯審趙頑驢一事看似和王大兄弟的案子毫無關聯,卻是後文以死囚代替石和償命的伏筆。包拯的一夢,更是促使他警悟「天理」而興起惻隱之心的關鍵。對於中牟縣令的糊塗,關漢卿並沒有多著筆於其糊塗審案的經過,可見關漢卿的戲劇藝術不僅能前後照應、預留伏筆,亦能屏棄不必要的枝節,繁簡有度。

包拯聽了王母的表白後,發現「為母者大賢,為子者至孝」,乃想起夢境,又悟「天使老夫預知先兆之事,救這小的之命。」一時觀眾覺得包拯會法外施恩,但沒想到他的決定卻是「把一干人都下在死囚牢中去」。如此,戲又有一個轉折,造成一個危機,但在第二折結尾處,包待制詩云:「我扶立當今聖明主,欲播清風千萬古。這些公事斷不開,怎坐南衙開封府。」包拯似乎又胸有成竹,如此一個懸宕,把觀眾的同情心與好奇心提到最高點。

第三折王母至死牢餵飯,多照顧王大、王二,而故意忽略王三,直到王三哀求「娘也!我也吃些兒」王母才餵他吃,而燒餅也沒有石和的份。王母離去時問三兄弟有什麼話說,王三雖沒話說,但他要求母親「你把你頭來我抱一抱」,這樣的赤子之情所營造出的氣氛,在演出時可能會使觀眾笑中帶淚,餘韻不絕。後來王大、王二被釋放同王母回去,只留下王三與葛彪償命,在之前的餘韻中,看到這樣的安排,觀眾的心大概全揪在王三身上了,而王三平淡的要求帶上哥哥的兩面枷,還詼諧的要張千明日丟他時要仔細些,本應讓人發笑的話語,此刻聽來,卻令觀眾心情更加沉重,所幸關漢卿安排了一段唱詞讓石和盡情宣洩不滿,同時也讓觀眾揪緊的心獲得抒發。

直到第四折劇情柳暗花明的那一刻,關漢卿還是緊緊抓住觀眾的心,從王母心碎哀嚎到石和的忽然出現,關漢卿製造了極佳的喜劇效果,讓人鬆了一口氣。善有善報,使觀眾覺得他們的擔心和同情獲得合理的報償。雖然最後的封官加爵不甚合理,但亦不能絲毫減少其舞台的藝術效果。

(二)人物形象之刻畫
關漢卿善於利用上場詩與動作或對話刻畫劇中人物,透過王老的無辜,王母的賢德,王家兄弟的友愛孝順,王三的憨厚詼諧,葛彪的蠻橫霸道,包拯的嚴厲仁慈,張千的濫刑索賄,使觀眾因劇中人物的鮮活自然,而隨劇情呈現出不同的心情與感受。以下就舉幾個重要的人物來說明其形象的刻畫:

1、王母:
關漢卿極力塑造王母賢良的形象。身為農家婦女,儘管家貧,卻教子有方,楔子一開始她雖然欣喜孩子們的勤勉讀書,志於功名,卻不忘提醒丈夫「還替孩兒尋一個長久立身之計」,可見其慮事周密。當她知道打死丈夫的葛彪是皇親,一點也不畏懼權勢,認為「便是龍孫帝子,打殺人要吃官司」。當兒子打死葛彪,她也毅然承受孩子惹下刑名的過失,唱出「你為親爺雪恨當如是,便相次赴陰司,我也甘心做郭巨埋兒。」在面對開封府尹包拯的審訊時,挺身為兒子辯護,唱出「那廝每情理難容,俺孩兒殺人可恕,俺窮滴滴寒賤為黎庶,告爺爺與孩兒每做主」。目睹三子一再遭受酷刑拷打,氣憤地對包拯唱出「你都官官相為僚親屬,更做道國戚皇族」。包拯判決欲令一人償命,王母寧可保全前妻之子王大、王二,而讓親兒王三抵命。她滿懷仁義,一心救前妻之子,是位偉大無私心的母親。尤其死牢餵飯一幕更見出她全力呵護王大、王二兩人。然而,她並非對王三毫不疼惜,當聽到留王三盆弔償命時,頓時心如刀絞淚流。到外晹洶三屍首,撫屍痛哭,更見其愛子之心,至此明瞭她不得已要犧牲親生兒子,是多麼痛心的決定!王母有別於一般繼母虐待前妻之子的形象,可謂突破傳統之刻畫。

2、包拯:
劇中的包拯一開始是濫刑酷罰的,一聽是打死人的,就說:「與我一步一棍,打上廳來。」他毫不考慮殺人的動機和手段,只執著「殺人償命」的法條,給人一種嚴厲固執的形象。然而,當他因夢中救了小蝴蝶而有所警悟,興起惻隱之心,欲解救王三,而設下計謀,成全賢母孝子,並在劇末以幽默的方式出現故意驚嚇王家母子,說明以偷馬賊代死的緣由,並主動奏請皇上加封,又呈現出其仁慈、公義、智慧、幽默的一面。關漢卿讓嚴肅峻厲的包公在觀眾心中產生了一個還是可以寄託與信任的印象。

3、王三:
〈蝴蝶夢〉能擄獲觀眾的心,獲得很好的演出效果,王三的人物刻畫是此劇成功的關鍵。他是一個富於諧趣的人物,在〈蝴蝶夢〉嚴肅與悲苦的氣氛中,製造最多笑料與輕鬆的場面。比如他在一開始的楔子中:

(王三云)父親在上,母親在下。(孛老云)胡說,怎麼母親在下?(王三云)我小時看見俺爺在上頭,俺娘在底下,一同床上睡覺來。(孛老云)你看這廝。(第一折)

「爺娘在上」的「上」字原是兒女用來表示尊敬父母為「高」為「貴」,而王三卻將它的引申義回復其本義,因而產生了喜劇效果。劇中王三雖面對酷刑,卻仍不改其幽默詼諧。像是在公堂審訊時,包拯問起三子之名,王婆婆答稱他們依序是金和、鐵和與石和,母親說到石和時,王三接口加上「尚」字。包拯問「什麼尚」,他答稱「石和尚」。他在知道自己即將接受盆吊之刑時,跟張千的一番對白,亦充滿了諧趣:

(王三云)張千哥哥,我大哥、二哥都哪裡去了?(張千云)老爺的言語,你大哥、二哥都饒了,著養活你母親去了,只著你替葛彪償命。(王三云)饒了我兩個哥哥,著我償命去。把這兩面枷我都帶上。只是我明日怎麼樣死?(張千云)把你盆弔死,三十板高牆丟過去。(王三云)哥哥!你丟我時,放仔細些,我肚子上有個癤子哩。(張千云)你性命不保,還管你甚麼癤子。(第三折)

王三面對生命的大限,卻只關心肚子上的癤子,顯然倒置了輕重,造成詼諧的效果,給悲傷的氣氛帶來一絲令人心疼的喜悅。

王三著實是一個孝順體貼、友愛溫順的孩子,對於母親要自己一人為葛彪償命,而保全兩位哥哥的性命,他都默然接受,儘管他並沒有殺人。死牢中母親餵飯給兩位哥哥,他在一旁飢餓央求道「娘也,我也吃些兒」,亦不見他有任何埋怨與不悅。尤其王母要離開時,他要求抱一抱母親的頭,更讓人覺得他對母親感情的深厚,赤子之情令人動容。及至發覺兩位哥哥被釋放不在牢中,而留下自己償命,心中的怨忿湧上心頭,把包拯、令史、張千等痛快地咒罵了一頓,至此,我們方知他並不是毫無怨尤,只是為了保全哥哥、體貼母親,成全母親的決定。他與王母的感情在關漢卿筆下的描摹是非常細膩感人的,正因為他心性的純厚,孝悌兼具,更讓人在他詼諧幽默的表現中寄予更深的同情與心疼。

4、葛彪:
「有權有勢儘著使,見官府沒廉恥。若與小民共一般,何不隨他帶帽子。自家葛彪是也。我是個權豪勢要之家,打死人不償命,時常的則是坐牢」,一上場就是一副囂張狂妄的形象,打死人不償命的皇親,代表元代社會的特權階級,也是廣大民眾痛苦與悲劇來源的製造者。關漢卿筆下的葛彪是十足的惡霸,騎馬撞了人,還將人打死,「這老子詐死賴我,我也不怕,只當房簷上揭片瓦相似,隨你那裡告來」,一副把老百姓的生命視如草芥的蠻橫模樣,自恃自己是蒙古人,受法律的保障,面對受害的家屬,還表現出「就是我來,我不怕你」。關漢卿僅寥寥數語就將葛彪的目無法紀的惡霸形象描摹盡致。

(三)曲文、語言、辭采之風格
關劇語言的當行,主要表現在關漢卿「善於用語言來刻畫人物」。他筆下的人物,總是隨身分、性格的不同,語言也具有不同的色彩,曲盡人情。上文在論述時已多有舉例,此再引幾個例子來說明:

1、寫王母認屍的曲文:文見第一折

(正旦云)呀!可是怎地來?
【仙侶點絳唇】仔細尋思,兩回三次這場蹊蹺事。走的我氣咽聲絲,恨不的兩肋生雙翅。
【混江龍】俺男兒負天何事?拿住那殺人賊我乞個罪名兒。他又不曾身耽疾病,又無甚過犯公私。若是俺軟弱的男兒有些死活,索共那倚勢的喬才打會官司。「我這堙A急茫茫,過六街,穿三市。」行行堙A撓腮撅耳,抹淚揉眵。
(做行見屍哭科,唱)
【油葫蘆】你覷那著傷處一堝兒青間紫,可早停著死屍。你可便從來憂念沒家私,昨朝怎曉今朝死,今日不知來日事。血模糊污了一身,軟荅剌冷了四肢,黃甘甘面色如金紙,乾叫了一炊時。

關漢卿以十分淺白通俗的語言將王母聽到丈夫被打死之後的反應,具體生動的描摹出來,從恨不得插翅飛到丈夫身邊,及至看到丈夫屍首那種哀痛欲絕、老淚縱橫、哭喊叫喚的模樣,極其自然逼真,令人不忍卒睹。而【油葫蘆】對王老屍體的描寫非常寫實,讓人可以想像葛彪手段之殘忍。

2、寫母子認罪的賓白、曲詞:文見第二折

【南呂一枝花】解到這無人情御史臺,元來是有官法開封府。把三個未發跡小秀士,生扭做吃勘問死囚徒。空教我意下惆幮,把不定心驚懼。赤緊的賊兒膽底虛,教我把罪犯、私下招承,不比那小去處、官司孔目。
【梁州第七】這開封府、王條清正,不比那中牟縣、官吏糊塗。撲咚咚階下生衙鼓,唬的我手忙腳亂,使不得膽大心粗。驚的我魂飛魄喪,走的我力盡筋舒。這公事、不比尋俗,就中間、擔負公徒。嗨!嗨!嗨!一壁廂老夫主、在地停屍,更!更!更!赤緊地子母每、坐牢係獄。呀!呀!呀!眼見的弟兄每、受刃遭誅。早是,怕怖。我向這屏棆銊憐桹蔆覷,誰曾見這官府。則今日當廳定禍福,誰實誰虛。

寫王婆婆到開封府大堂,聽到升衙鼓,嚇的魂飛魄散。

(正旦同眾見官跪科,張千云)犯人當面。(包待制云)張千,開了行枷,與那解子批回去。(做開枷科)(王大兄弟云)母親!哥哥!咱家去來。(包待制云)哪裡去?這裡比你那中牟縣那!張千!這三個小廝是打死人的,那婆子是什麼人?必定是證見人。若不是呵,敢與這小廝關親,兀那婆子!這兩個是你什麼人?(正旦云)這兩個是大孩兒。(包待制云)這個小的呢?(正旦云)是我的第三的孩兒。(包待制云)噤聲!你可甚治家有法?想當日孟母教子,居必擇鄰;陶母教子,剪髮待賓。陳母教子,衣紫腰銀。你個村婦教子,打死平人;你好好的從實招了者。(正旦唱)
【賀新郎】孩兒每!萬千死罪犯公徒。那廝每情理難容,俺孩兒殺人可恕。俺窮滴滴寒賤為黎庶,告爺爺、與孩兒每做主。這三個自小來、便學文書,他則會依經典、習禮義,那裡會定計策、廝虧圖。百般的拷打難分訴。豈不聞三人誤大事,六耳不通謀。

寫包拯審問其子打死平人之事,包拯怪她沒有善盡母親教養的責任,讓孩子犯下殺人大錯。王母卻為其子之案情聲辯,表現出她是一位面臨大事尚能鎮定的老婦人,護子心切。

(包待制云)不打不招。張千與我加力打者。
【隔尾】俺孩兒犯著徒流絞斬蕭何律,枉讀了恭儉溫良孔聖書。拷打的渾身上怎生覷,打的來傷筋動骨,更疼似懸頭刺骨。他每爺飯娘羹何曾受這般苦。

寫王母看到孩子被拷打的遍體鱗傷,心疼不忍。

(包待制云)三個人必有一個為首的,是誰先打死人來?(王大云)也不干母親事,也不干兩個兄弟事,是小的打死人來。(王二云)爺爺!也不干母親事,也不干哥哥兄弟事,是小的打死人來。(王三云)爺爺!也不干母親事,也不干兩個哥哥事,是他肚兒疼死的,也不干我事。(正旦云)並不干三個孩兒事。當時是皇親葛彪,先打死妾身夫主,妾身疼忍不過,一時乘忿爭鬥,將他打死。委的是妾身來。(包待制云)胡說!你也招承,我也招承,想是串定的,必須要一人抵命,張千與我著實打著。

寫王大、王二各自認罪,王婆婆亦挺身而出招承葛彪為自己所殺,王三雖未說是自己殺的,卻為母親和兩個哥哥開脫,說葛彪是肚子疼死的,為緊張的氣氛帶來些許輕鬆。而這一段充分表現出這個家庭平日的和睦,在不幸大禍臨頭時,仍彼此愛護,甚至犧牲,流露出人性的溫馨與光輝。

【鬥蝦蟆】靜巉巉無人救,眼睜睜活受苦。孩兒每索與他招伏,「相公跟前拜覆,那廝將人欺侮,打死咱家丈夫,如今監收媳婦。公人如狼似虎,相公又生嗔發怒。休說麻槌腦箍,六問三推不住。勘問有甚數目,打的渾身血污。大哥聲冤叫屈,官府不由分訴。二哥活受地獄,疼痛如何擔負。三哥打的更毒,老身牽腸掛肚。這壁廂那壁廂,由由杼杼,眼眼廝覷,來來去去,啼啼哭哭。」則被你打殺人也!待志龍圖,可不道兒孫自有兒孫福。難吞吐,沒氣路。短嘆長吁,愁腸似火,雨淚如珠。

包拯見理不出兇手,繼續行刑,王母目睹三子被打的渾身血污,相救無術,真是心如刀割。

以上曲白犀利悲痛,把開封府尹包拯的嚴厲,王家母子的堅毅和相愛之心,描摹的淋漓盡致。

3、寫王三宣洩不滿的唱詞:文見第三折

在第三折的最後,關漢卿打破元雜劇一人獨唱的慣例,讓王三唱【端正好】和【滾繡毬】二曲,配腳唱曲是元雜劇的破例,所以張千說「你怎麼唱起來?」,可見關漢卿對王三是著意塑造的,這可以說是一種有變化的演出,當作曲尾,而這兩段唱詞正是為了配合王三當時一人被獨留下來為葛彪償命的心情宣洩,因此,其中所用的語言有的十分粗鄙:

【端正好】腹攬五車書,(張千云)你怎麼唱起來?(王三云)是曲尾。(唱)都是些禮記和周易。眼睜睜、死限相隨,指望待為官為相身榮貴。今日個畢罷了名和利。
【滾繡毬】包待制比問牛的省氣力,俺父親比那教子的少見識。俺秀才每比那題橋人、無那武陵豪氣,打的個遍身家、鮮血淋漓。包待制又葫蘆提,令史每菑ㄙ鴃C兩邊廂、列著祇侯人役,貌堂堂、都是一火灑 娘的。隔牢攛徹梴Y去,抵多少平空尋覓上天梯,(帶云)張千!(唱)等我 你妳妳歪 。

從以上的例子可知,關漢卿的劇作語言來自民間,他採用群眾的口語加以提煉,從人民的口語中獲得了無限的生命力。關漢卿的劇本,是為了舞台、為了觀眾而寫的,不是為了表現自己的才華,所以他的曲文自然質樸,淺近通俗,不避俚俗,書卷氣少,不假雕琢,純任天性,不辭本色。

六、結語

〈包待制三勘蝴蝶夢〉這一齣雜劇的成就雖不及〈竇娥冤〉,但是在社會意識的呈現上,有歌頌賢達良母、闡揚家庭倫理,亦有對當代官府、社會的深刻諷諭。在情節的安排上,巧妙地運用幽默、諷刺、驚奇的場面,營造高度的情緒,引人入勝的關節,吸引觀眾的眼光。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上,善於利用上場詩、動作與對話來刻畫人物,使人物身分、性格鮮明生動。在曲文、語言、辭采的風格上,曲盡人情,在唱曲與賓白方面,盡量運用活的語言,曲詞生動,質樸淺白,適合劇中人的身分性格,使劇本富有生命感情。〈蝴蝶夢〉的社會意識與藝術風格可以說非常能體現關漢卿「本色當行」的特色,因此能在舞台發揮極佳的演出效果而感人至深。

參考資料:
王志武《古代戲劇鑑賞辭典》西安:陜西人民出版社 民78年9月
王忠林、邱燮友、左松超等著《增訂中國文學史初稿》台北市:福記文化圖書有限公司 民74年5月修訂3版
任二北、青木正兒、唐圭璋著《元曲研究》台北:里仁書局 民73年9月10日
吉川幸次郎著 鄭清茂譯《元雜劇研究》台北市:藝文印書館 民49年1月初版
吳國欽校注《關漢卿戲曲集》台北市:里仁書局 民87年11月30日初版
宋咸萃《曲話》台北市:黎明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民72年8月
周傳《中國古代戲曲》家 北京:商務印書館 民80年12月北京1刷
范鈞宏《戲曲編劇技巧淺論》北京:中國戲劇出版社 民73年12月1版1刷
馬威《戲劇語言》台北市:淑馨出版社 民80年7月初版
張淑香《元雜劇中的愛情與社會》台北市:大安出版社 民80年11月1版3刷
彭隆興《中國戲曲史話》北京:知識出版社 民74年4月1版1刷
曾永義編注《中國古典戲劇選注》台北市:國家出版社 民93年6月初版6刷
葉慶炳《關漢卿》台北市:河洛圖書出版社 民66年3月臺初版
寧宗一、陳林、田桂民編著《元雜劇研究概述》天津:天津教育出版社 民78年7月1版2刷
趙景深《戲曲筆談》上海:中華書局 民52年1月上海3刷
劉大杰《校訂本中國文學發展史》台北市:華正書局 民80年7月版
劉致中、侯鏡昶《讀曲常識》原出版者:上海古籍出版社 台北市:國文天地雜誌社發行 民79年6月初版
聶石樵、鄧魁英著《古代小說戲曲論叢》北京:中華書局 民74年5月北京1刷
魏子雲《中國戲劇史》台北市:台灣學生書局 民81年3月初版
嚴蘭紳主編《元曲論集》河北教育出版社 民82年5月1刷
周昭明〈「蝴蝶夢」中殺人償命的問題和解決〉中外文學 第五卷第十二期 民66年5月號
柳無忌〈關漢卿的戲劇藝術〉幼獅月刊 第四十五卷第五期 民66年5月1日出版
張靜二〈論關漢卿的喜劇(下)〉中外文學 第十六卷第四期 民76年九月號
張靜二〈論關漢卿的喜劇(上)〉中外文學 第十六卷第三期 民76年8月號
黃麗貞〈關漢卿雜劇欣賞─《蝴蝶夢》(下)〉中國語文 第525期 民90年3月出版
黃麗貞〈關漢卿雜劇欣賞─《蝴蝶夢》(上)〉中國語文 第524期 民90年2月出版
謝武雄〈關漢卿雜劇述評〉臺中師專學報 第十三期 民73年6月
叢靜文〈元代社會劇五種研究(上)〉藝術學報 第三十五期 民73年6月出版

撰文者:洪梅珍/高雄市立瑞祥高中國中部老師
版權所有,欲轉載文章,請徵求電子報的同意!

TOP

 

請踴躍提供改進電子報意見
 
「傳統中國文學電子報」創刊以來,已經將近八個年頭,目前的形式與走向,固然是有所堅持而堅持,但如果不能與時俱進,傳統中國文學電子報將不能突破既有的窠臼。在上星期,遙光預告了電子報將有所修正,但是在此之前,想先請各位文友集思廣益,踴躍提供改進意見。能改的,我們虛心接受;不能改的,遙光也將會在電子報中陳述理念,希望因為各位的意見,讓這份電子報有更茁壯的可能。

意見信箱:shinning@ms1.url.com.tw

TOP

 


˙訂閱、徵稿與轉載
傳統中國文學網站:http://www.literature.idv.tw
免費及訂閱方式:請到網站上「傳統中國文學電子報區」訂閱
或者直接寄到:shinning@ms1.url.com.tw
主旨:訂閱傳統中國文學電子報,內容空白寄出即可

二零零二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之一,是個沒有碩士學位,也沒有從事學術研究的日本人田中耕一,得獎的原因,是他二十八歲唸大學時,誤將兩種不該混合的物質混在一起,意外發現這種新溶液可以測量一些過去測量不出的高分子質量,有趣的是,他不知道依照當時的理論,他的做法是完全不可行的。後來他將研究成果發表成論文,雖然沒有引起重視,但後來美國、德國的學者卻改良他的方法,在生物科技上取得極高的成就。於是瑞典皇家科學院追溯原始構想人,確定將諾貝爾獎頒授給他。

因此,要請喜愛中國文學電子報的讀者們,踴躍投稿,千萬不要妄自菲薄,覺得自己的想法或文筆不夠水準,誰能保證自己不會成為下一個田中耕一?誰能保證自己在電子報的文章不會引起學術界的波濤?另外,堪稱是網路上第一份學術性電子報的傳統中國文學電子報,也徵求各大專院校相關系所的站長、BBS版版主、以及眾多熱愛文學的義工為敝刊提供轉載,希望藉由著各位的幫忙,能使愛好文學的種子,散發到更廣闊的人間。

徵稿啟事:http://www.literature.idv.tw/news/n-b.htm
轉載申請:http://www.literature.idv.tw/bbs/Forum.asp?forum_id=134&cat_id=14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有料充電報 | 隨身行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money | stars | job | data | p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