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讓生活永遠不無聊。【大田編輯病】與喜歡閱讀的朋友結好緣,一同激盪出不同靈感,做出更多好書。 【carol的私房教養】為做童書的總編媽咪Carol從教養可愛孩子的經驗及相處中,分享其最真切的心情與心得!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幸福講義 讚賞與忌妒
世界講義 紐約時報新視界:揭開日本黑暗面的導演
2020/06/10 第1300期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讚賞與忌妒
文/王若悉

忌妒,是完全錯了嗎?

讚賞與忌妒,是兩種十分相似卻又完全相反的情緒,都是發生在見到他人良好表現時我們的反應,前者是欣賞並給予鼓勵,後者則夾雜著憤怒的負面心態。今天,就讓我們來談談這一甜一辣的兩種感受。

常言道:「善言一句三冬暖,惡言一句六月寒。」一句讚美的話語,帶著希望和正能量,傳遞了美好祝福,擁有鼓舞世界的力量。讚美他人的同時,並不是貶低自己,反而展示了自己有著欣賞的美德,「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每個人都有我們值得學習的地方,誠心讚賞他人的同時,也是自己成長的機會。可以一起分享勝利的喜悅,何必抱持著見不得別人好的「酸葡萄心態」呢?現在也時有因忌妒而引發的社會事件,那是何其可怕。俗話說,「宰相肚堹鉏結謘v,為什麼我們不能有一份欣賞的雅量呢?

雖說讚賞是件美好又溫柔的舉動,但我們換個角度想想,忌妒是完全錯了嗎?老實說,我並不這麼認為,像我自己,我對畫畫方面有著十分的執著,每當我看到比我好的作品、比我厲害的技巧,在欣賞與讚歎之餘,心中總會萌生一種小小的負面情緒,像吃到梅子般酸酸的感覺。但我並沒有心生報復,或一味的怨天尤人,而是把這種負面的忌妒轉化成正面前進的動力。我會告訴自己,世上比我厲害的人太多了,所以我一定要更加努力練習,畢竟,忌妒乃人之常情,本身並不是一種錯誤,是人將其擴大,並付諸了負面的實際行動,那忌妒就真的變成了一件可怕的事。當我們會忌妒他人,其實代表自己也明顯察覺自身的不足。與其花時間報復或抱怨,不如承認自己的短欠,多多充實自己,讓忌妒成為啟發你向前的動力、成為途中的墊腳石,不是更好嗎?相反的,讚美如果只是為了討好他人才道出的花言巧語,那也只是虛偽的阿諛奉承,是比批評更深一層的傷害,所以我覺得不真誠的讚美,不只對於當事者毫無幫助,也是另一種形式的諷刺。

「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相信大家都有明辨是非對錯的能力,話說至此,我覺得不能憑自己主觀的想法,評斷批評與讚美何者為是,何者為非。當然我們要學會欣賞,勇於給予他人鼓勵,但如果你和我一樣,是把那份小小忌妒化為動力,讓自己願意為了那份不甘而付出,我們也不能大言不慚的說忌妒百害無一利。最重要的還是兩個字,「良心」,凡是做人做事,要對得起世界,對得起自己,對得起你的良心,那麼讚賞與忌妒的是非對錯,就可以因人而異,不是嗎?

 
紐約時報新視界:揭開日本黑暗面的導演
圖說:是枝裕和不只擅長描述被社會忽略的人物,也總把平淡的日常生活拍得深刻入微(照片/紐約時報提供)
文/Motoko Rich;呂玉嬋節譯

專訪電影導演是枝裕和

是枝裕和的工作室堆滿了大量的紙張、書籍、照片和錄影帶,對於一個描繪日本家庭生活雜亂無章一面的電影導演,或許是再適合不過。

是枝裕和二○一八年作品《小偷家族》榮獲坎城影展金棕櫚獎,也入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描述一群社會邊緣人像家人一樣生活,靠著偷竊過日子,他們的關係似乎比一些有著共同DNA的家庭更親密。

是枝裕和說,他的電影含蓄地批評了現代日本,探討孤立、社會隱形以及伴隨職業成功而來的靈魂麻木,內容引發了許多的討論。《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描述了四個年幼的孩子被母親遺棄在東京小公寓的故事。在二○一三年榮獲坎城影展評審團獎的《我的意外爸爸》,則述說一個精英上班族發現自己從醫院抱錯了孩子,六歲的親生兒子正由他眼中的鄉巴佬撫養。

是枝裕和說,他不會在觀眾容易找到希望的地方刻畫人物或拍攝電影,有的觀眾期盼看到電影人物成長,變得更加茁壯,但他不願拍那樣的電影,他直言那樣的情節發展是謊言,他不願說謊。

是枝裕和的觀念與日本的領導人完全不同。經歷了幾十年的停滯後,日本經濟近年有了溫和的增長,首相安倍晉三在去年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發表講話,吹捧日本擁有一個「由希望所驅動的經濟」。然而這種樂觀的言論掩飾了日本所面臨的人口挑戰,包括人口迅速減少,老齡化加劇,勞動力短缺問題日益嚴重。它也忽視許多日本人對於約聘制工作或缺乏晉升機會的兼職工作的不安全感。約有六分之一的日本人過著貧困的生活,全職工作者經常受迫長時間工作,有些人因此過勞死。在這種背景下,是枝裕和認為,日本社會的地方關係已經減弱,民族主義正在抬頭。

日本中央大學社會學家山田正弘指出,《小偷家族》顛覆了日本傳統的家庭觀,在傳統觀念中,只有血緣關係才可以信賴,但在現實中很多家庭成員不是溝通不良就是缺乏互動,不如電影中假裝是一家人的角色這樣真心互相關照。

是枝裕和的電影以自己的方式提供了一閃而逝的樂觀以及頑皮的幽默,而他本身對自己的國家還抱希望嗎?

他停了一下才回答:「我並沒有放棄希望。」

 
長大以後 你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在《山姆和瓦森:只要我長大》一書中,作者吉斯蘭•杜里耶對「長大」下了一個很明確的註解──長大就是每天都盡力的學習和觀察,選擇自己想要成為的樣子。

作家們的記憶群像 台北城內的同愛與文學
同婚合法化屆滿一週年的前夕,回首同性相戀的漫漫歷程,文學始終走得很前面。透過文學書寫者羅毓嘉和謝凱特的暢談,彷彿重新梳理了兩人作為寫作者的創作歷程,也看見他們落腳於台北的性別脈絡與文學啟蒙。
 
Copyright © 2007 講義雜誌.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