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文學電子報】提供聯合文學優秀作家群:蔣勳、郝譽翔、成英姝、廖鴻基等的精彩文字,讓你一次展讀! 【臺北畫刊】網羅生活休閒、觀光旅遊等豐富資訊,深刻描繪臺北生活圈的點點滴滴,教你情不自禁愛上臺北!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東寫西讀
本期索引
2019/12/24 第333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   粉絲專頁
本期索引
本期索引
本期索引
 
小編微手記
第一個! 踢出世遺名單
阿爾斯特嘉年華因造型花車有嘲諷猶太人意味,而被踢出世遺名單。(圖/歐新社、美聯社)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24國代表組成的審查委員會,今年首度在拉丁美洲召開,也首開先例,以反猶太色彩鮮明為由,將有160多年歷史的比利時阿爾斯特嘉年華,從無形文化遺產名單裡剔除。

比利時小鎮阿爾斯特的嘉年華活動,多在每年2月中到3月初舉行。它起源於1851年的騎士遊行,近年則是以花車遊行為主,UNESCO是在2010年將它列入無形文化遺產。

阿爾斯特的遊行被除名的原因,是近些年多次出現的猶太人造型花車被以色列與各國猶太人社區點名,認為以鷹勾鼻造型的人偶、坐在一大堆鈔票上,等於是嘲諷猶太人貪財小氣,有種族歧視的意味。

UNESCO審查委員會主席瑪麗亞索贊諾解釋,「這個歷史性的決議給未來的慣例立下標竿,本會史無前例地把一項活動從UNESCO無形文化遺產名單剔除。這個活動(阿爾斯特嘉年華)充滿了歧視,充滿了不尊重和排外思想。」

有些歐洲國家,如曾加入納粹迫害猶太人的奧地利,也認為歐洲不該有這類反猶太的活動存在。

在阿爾斯特嘉年華被除名的同時,審查委員會也把傳統的泰式按摩、秘魯的傳統舞蹈,以及摩洛哥的節奏樂器表演等等,納入無形文化遺產名單,讓列名的項目達到550個。

本周五問:
1.請舉兩個被UNESCO認可的人類文化遺產(有形及無形皆可)。
2.今年有好幾個世界文化遺產遭難的大新聞,請舉一例。
3.看看台灣,有沒有哪些文化傳統值得慎重保留並延續?
4.古老的傳統也不見得都是好的,哪些傳統應改變?為什麼?
5.文中的案例是因充滿歧視、不尊重和排外而被除名,這會讓你連想到什麼?

●投稿回答上述五道問題,答案獲選者可得小禮物,編輯部另設有一位特別獎名額,神祕禮相贈。投稿截止時間12月25日周三晚上10:00前,投稿網址由此去:https://udncollege.udn.com/category/goodreads/photoquest/

 
閱讀知天下
終結午餐債務 小三生替同學付午餐費
文/陳韻涵
凱歐帝(左)和史密斯。(圖/時代雜誌)
新聞故事:《時代雜誌》公布2019年度英雄,遴選6組具代表性的英雄,其中9歲美國男童凱歐帝(Ryan Kyote)用零用錢還清校內同年級的午餐債務,推動加州法終結「午餐羞辱」;另在德州一間飯店,21歲員工史密斯(Satchel Smith)9月值班時遭遇大洪水,身為唯一櫃檯人員的他帶著微笑連續工作32小時,成為90名顧客的堅強後盾。

凱歐帝某日看到新聞,印第安納州一名5歲幼兒園女童付不起營養午餐費用,被學校拒絕供餐。加州納帕市小學三年級學生凱歐帝疑惑同儕是否遭遇類似情況,遂請母親洽詢學區營養部門了解情況,得知該學區的「午餐債務」竟達約合台幣76萬元。

雖然學區管理者表示從未處罰欠款的學生,凱歐帝毅然決定將之前攢下來的零用錢,幫同校同年級學生還清午餐欠款約台幣2252元,希望同學們脫離負債。凱歐帝發起的「終結午餐債務」行動傳開後獲得廣大迴響,加州州長紐森10月簽署法案,禁止學校給欠費學生「簡易版特餐」,停止「午餐羞辱」的行為。紐森感謝凱歐帝的「同情心和勇氣」,讓全美許多人關注午餐議題的重要性,凱歐帝則說:「大家都能成為英雄。」

另外,熱帶氣旋「伊美黛」9月18日襲擊德州東部,21歲拉瑪大學的學生史密斯15點到23點照常到飯店上班,但下班時外頭大雨滂沱,接班同事無法來上班,當時史密斯是飯店裡唯一的員工,他決定承擔照顧90名住客的責任。

史密斯應付了整夜響不停的電話,住客翌日起床後開始尋找早餐,他雖然不諳烹飪,仍進廚房設法變出熱騰騰的食物;不料雨勢未歇,史密斯又得進廚房張羅晚餐,所幸不少旅客出手相助,讓大家共享得來不易的晚餐。

史密斯連續工作超過32小時未闔眼令人動容。他笑說:「我們當時聚在一起,彼此照應。」

 
話題補給站
台灣味棒球 融入宮廟與夜市文化
文/林雅儀
《棒球人生賽》(出至第一集,時報出版)
說起國球,絕大多數的台灣人會回答「棒球」。但說起印象深刻的「棒球漫畫」,答案可能都來自日本。漫畫家蠢羊為了扭轉此況,儘管是個棒球門外漢,卻仍從零開始猛K棒球知識,出版以台灣棒球為題材的《棒球人生賽》。

當夜市攤販遇到旅美投手

故事描述武德高中高一的阿峰在武聖宮廟口夜市擺「棒球九宮格」,藉此賺生活費養家,年紀輕輕卻已決定不再升學。旅美投手郭武義返台後接任武德高中棒球隊教練,原本還想大展身手,沒想到這個球隊早已面臨「廢社」命運,球員參差不齊,一年內打不出成績就得關門說再見。兩人相遇後,阿峰震懾於郭武義強投的氣勢,心中升起一股對棒球的特殊心情。

髒話不離口點出面對現況

翻開《棒球人生賽》,書中滿滿「台灣味」,有廟口、有夜市,這群在夜市討生活的攤商更是香菸、髒話不離口。被問到會不會擔心家長投訴?蠢羊說,美化、掩飾和逃避只會讓人誤會「這世界美好和平」,反而忽略那些需要被關心的事物。她希望人們直視現況,當有人開始意識到「這好像很嚴重」,才會促成改變。

大量台語挑戰編輯與排版

書中另一特點是採用大量的台語台詞。蠢羊解釋,由於台灣每經過一次外來政權,用語就會受影響,她希望忠實的呈現台灣這種「語言多樣性」。她說原住民球員得學會台語、日語,但他們也會唱部落的歌激勵士氣。日語、台文、原住民語,只要劇情有需要,她都樂意畫進書裡,「這就是台灣球場的特有文化。」

為了完成這些台語台詞,蠢羊跟出版社得花上許多額外功夫。除了得找到對的、會寫、甚至真的在使用的人以外,排版上更是一大挑戰。她指出現行主流是普通話,很多人看不懂台文書寫,於是她參考日文漫畫的漢文標註平、片假名小字做法,一個對話框裡同時並陳兩種語言來解決閱讀上的障礙。

蠢羊透露,取材時曾拜訪台東陳爸,當時陳爸花了一個下午分享他如何在台東照顧那些乏人關心的小孩,可惜作品出版前陳爸就因病離世,沒能把書送到他手上。蠢羊說,未來會在故事裡稍微帶到陳爸書屋,以表感謝。

 
作文小錦囊
純愛小說三問:淺談從日本到台灣的純愛書寫
文/陳沛淇
《聯合文學》422號
作者:陳沛淇
東華大學中文系博士班畢業,現為靜宜大學閱讀書寫暨素養課程研發中心助理教授。

純愛何處來?

前陣子新海誠《天氣之子》在台上映,媒體又掀起一陣純愛風。和《你的名字》相較起來,這部新片探討了更多的環境議題,但作品中的愛情表現依舊是眾所矚目的焦點。

「純愛」一詞源自日本,自上世紀末發端以來,從文學、漫畫、影劇到電影,日本儼然已發展出純愛文化。雖說如此,「純愛」也不是日本土生土長之物。佐伯純子《恋愛ソ起源》提到,明治初期引進love這個外來語時,國內並不存在與之對價的概念。究其原因,日本文化的男女關係、兩性權力結構與西方不同,傳統的愛慕、情愛和love的意涵有落差。然而隨著時代改變,love已是全球化的普遍概念,意味著男性和女性從平等的立場相遇,彼此都視對方為可敬的、可交流的對象。也是在這樣時代氛圍下,訴諸精神交融大於肉體慾望的「純愛」才有發展的可能。

日本「Weblio辞書」定義純愛為「無邪思,一心一意的愛」。從純愛始祖伊藤左千夫《野菊之墓》,到大眾耳熟能詳的作品如片山恭一《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市川拓司《現在,很想見你》,都是純愛經典。有派論者認為,純愛故事總是伴隨著生離死別的悲傷──《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小說開頭,朔太郎在永遠失去亞紀的惆悵中醒來;《現在,很想見你》的純愛舞台,是丈夫與死而復歸的妻子的奇幻相遇。至純之愛都粹煉自死亡,如曇花、如晨露,以其美麗與纖弱,抵抗粗嘎滄桑的現實。

純愛和言情一樣嗎?

二○○五年六月,聯合報副刊舉辦了場「純愛文學風潮」座談會,座談記錄隨後刊載於《聯合報》。會中,蔡詩萍認為「書寫著以愛情為主軸、降低現實性的故事」古今皆然,只是「過去的純愛和當代的純愛是不一樣的」。南方朔談到七、八○年代,台灣出現大批談情說愛的作品,這恐怕與現實政治、經濟的困頓有關,因此「人們轉而關心比較虛無縹緲的愛情」。正是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讀言情。

雖然距今已隔十四年之久,這場座談會還是很有意義的,它昭示了兩個重要議題:(1) 若愛情是萬年不敗的主題,現今的「純愛文學」與一般愛情文學有何不同?(2)純愛小說和言情小說是同等概念的文類嗎?

幾年前九把刀接受訪問時,表示純愛小說不是橋段的集結,而是「作者寫一個故事的心意」,故事中的角色要「一心一意,愛得黑白分明」,沒有複雜心機,不可以背叛。蔡智琱]對純愛小說發表過看法,他認為「純愛小說是一種筆法,一種安靜的感覺」,故事角色自然而單純的愛了一場,沒有太驚人的邂逅和曲折。這兩位重量級的暢銷小說家不約而同對純愛小說寄予文體的期待:比起構造跌宕的情節、發展出人意表的角色關係,「一筆入魂」的寫出角色間純粹且深刻的羈絆,這才是純愛小說的要務。由此看來,很多愛情小說、言情小說就不在純愛文學之列。

七、八○年代正值言情小說崛起之時,言情盛事或間接、或直接地催化當代愛情文學創作。讀過言情小說的人都知道,這類作品十分仰賴「經典公式」所營造的閱讀魅力,比如霸道總裁系列、嬌氣潑辣女系列、失憶穿越系列;然而純愛小說走的是真情的內在邏輯,沒有太多公式化套路。男主角是否英挺俊秀,或個性獨特鮮明,這之於言情小說很重要;但比起角色的美貌與形象,純愛小說更注重經營角色自白與角色印象。在言情小說的世界,男性/女性的權力關係經常遊走於天秤的兩端,但在純愛的語境中,男女的存在是平等的。唯有男女角色地位平等,才能進行緊密的心靈對話。純愛文類不等於言情文類,這是很明顯的事。

台灣有純愛小說嗎?

對人類來說,最殘酷的是什麼?我一直以為當然是死亡,但也有比死亡更殘酷的事,那就是活著卻忘記心愛的人。(新海誠《你的名字。》)

新海誠這句話意味深長。純愛不見得是初戀,但大多與青少年期的愛戀有關。在現實中,多的是忘卻年少戀愛滋味的人,不是心狠麻木,只是為生存就耗去八分氣力,那種一顆心掛在對方身上,將真情發揮得淋漓盡致而不問回報的心意,年歲一久,就和收在衣櫃裡日漸不合身的衣裳無異。純愛是年輕的,是時時刻刻與死亡辯證的,它不問世間價值,眼裡除了愛,什麼都容不下。

台灣有純愛小說嗎?在千禧年前後,純愛隨著《情書》、《冬季戀歌》等賣座影劇潮湧島嶼時,網路文學方興未艾,未及反映在出版市場的純愛書寫,隱身在BBS、個人新聞台中悄悄發展。許多愛情文學都捕捉到純愛的吉光片羽,但徹頭徹尾符合嚴格定義的純愛小說,卻意外的少。不少人將蔡智琚m第一次親密接觸》視為純愛小說;九把刀《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若不論結局,也算純愛。邱妙津《鱷魚手記》以其對愛情專心致志、不容染污之固執,是否也可躋身純愛文學之列?新世代網路小說家晨羽《別來無恙》,以其情節單純、角色情感之真摯,堪稱純愛書寫。

台灣可以發展自身獨有的純愛小說嗎?答案應是肯定的。不同往昔的「純文學」,純愛小說注定面向大眾構築故事,然而乘著這股風潮,是否可以形成純愛文學史?這就端看純愛作品的文字功力及影響力了。

●本文轉載自《聯合文學》雜誌2019.12月號,更多資訊可上:www.unitas.me

 
活動報馬仔
林義傑 X 東燁 聯合盃大師講座
時間:2020年1月18日(六) 9:00∼15:30
講者與講題:那就是超能力啊!/ 超人氣暢銷作家 東燁
      新世界新極限 / 超級馬拉松冒險家 林義傑
地點:新北市南山中學 曹俊大樓精宏館(新北市中和區廣福路41號)
費用:200元/人。可一位家長免費陪同參加,午餐需自理。
報名:https://udncollege.udn.com
 
訊息公告
《82年生的金智英》最不甘心的,可能是我是女生吧
我不理解這個社會為什麼對女人有那麼多嚴苛要求?為什麼對退出職場的女性有那麼多壓迫與排擠?不甘心的事太多了,最不甘心的,可能是我是女生吧。

張綱維「二不一負」玩壞遠航
十年前,張綱維以營建新貴之姿,出手入主老牌航空公司遠東航空; 如今,遠航瀕臨破產、張綱維被立委指名公然說謊,暴起富豪與他的航空公司何以十年間淪落至此?
 
 
聯合報系教育事業部
│新北市汐止區大同路一段369號 │ 電話:02-86925588 │ 傳真:02-86433968│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