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厲害的頭腦、最捉摸不透的管理動向、不知何去何從的地球命運,都在【世界公民電子報】。 這一刻,科技發展又有什麼新發現?和【FIND科技報】一起在無遠弗界的資訊汪洋中遊走,盡情挖掘新知識!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dn部落格  
2024/05/04 第399期 訂閱/退訂看歷史報份慈濟月刊電子雜誌
直接訂閱
編輯小語 走路要輕,怕地會痛
多造福,化禍為祥
慈濟脈動 第一線後盾 第二線先鋒
焦點專欄 你為什麼不害怕
走路要輕,怕地會痛
四月三日發生在臺灣花蓮外海的強震,讓習慣地震的花蓮人餘悸猶存,當天抵達靜思精舍的尼泊爾慈濟志工和同仁,沒有改變行程,立刻跟著花蓮志工投入賑災;當來到作為避難收容中心的學校禮堂協助撤場,收起福慧床時,志工攸尼斯(Unish)想起二○一五年尼泊爾強震後,慈濟人遠赴加德滿都賑災的種種。

「那一場地震,讓我失去了我的家和家中所有物品;慈濟人帶來福慧床和毛毯,讓我們不必再睡在地上;災後長達四、五年,我們一家人都睡在福慧床上。九年過去了,這張床還留在我家,我們社區的居民記憶中都有這張床、這個紀念品,紀念我們在最困難的時候有慈濟的援助。」

一張福慧床用一隻手即可提起,但在他心中,是人生困頓時最溫暖也最有分量的一張床;如今在慈濟發祥地看到這張床,攸尼斯眼眶泛淚,尤其能夠回饋花蓮,他感到非常榮幸。

陪伴尼泊爾志工來臺的馬來西亞慈惟師姊說,餘震不斷,他們沒有想要逃,那幾天精舍人來人往,卻保持著安靜穩定的氣氛。在心靈故鄉共同經歷天搖地動,也聽到了大地怒吼的聲音,她想起上人所說的「走路要輕,怕地會痛」,踏出的每一步要謹慎,對於受傷的人間要疼惜。

兩年多來,馬來西亞、新加坡慈濟志工為回饋佛陀故鄉專案先行,接力長住尼泊爾藍毘尼與印度菩提迦耶,救濟苦難人也用方法輔導人,帶動行善造福,目標是在當地落實大乘菩薩法,實現佛陀的理想。

佛陀於當年的古印度為眾生說法,但強調「眾生平等」生命觀的佛教思想,反而在十二、三世紀時消失於這塊土地上。印度種姓階級源於古代婆羅門的吠陀思想,儘管這制度早被印度憲法之父、也是印度佛教復興者的安貝卡博士(Ambedkar)起草廢除,但世代世襲的種姓觀念仍深植在當地人日常生活中。

《慈濟》月刊團隊停留印度採訪的一個月期間,見識到傳統風土民情,也看到改變正在發生,星馬志工運用佛法之理、慈善之事、人文之情,且不分高低種姓之別,逐漸影響村民,至少本土志工不再讓種姓制度阻礙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悲憫一切眾生的情懷,正是本期這兩則重要報導所要傳達的宗旨。

多造福,化禍為祥
證嚴上人主講 編輯部整理
畫作/陳九熹(清風引香)
這次地震教育我們苦、空、無常;

碰到了,慶幸過去了,要真誠感恩,

感恩平安,感恩還能為人間做事,

對生命也要有覺悟,「認真」無常,不要虛度時間!

「世間無常,國土危脆」,四月三日瞬息之間天搖地動,芮氏規模七點二的強震,真的讓人很害怕。板塊在動,腳踏的土地也在湧動,大地就像豆腐一樣;山體裂開,落石崩塌,世間沒有一個地方是牢固的。天地威力可畏,人實在是很渺小,所以不要自認我很有力、我很大、我不怕;要敬畏天地,提高警覺,虔誠祈禱。

看到新聞報導,很多人家堛漁a具移位或傾倒,驚嚇難免,可以想像慈濟人的家庭應該也有這樣的災情,但還是以眾生為優先,趕緊投入訪視關懷和發放。我很感恩我的這一群菩薩,也很珍惜和尊敬;期待大家也珍惜這分因緣,要相互關懷,尤其是有些慈濟人年紀大了,或者是獨居、或是老老相依,住在附近的慈濟人就要去家堿搰搹a震後的狀況,幫忙整理安頓。人會老,房會老,更要想到社區中還有沒有生活比較辛苦的家庭需要幫助,更密集地去探視關心,想辦法讓他們住得安心。

這次地震是天地在說法,教育我們苦、空、無常。碰到了,慶幸過去了,要真誠感恩,感恩平安,感恩還能為人間做事,對生命也要有覺悟,要「認真」無常。人間生、老、病、死,再親的家人、再好的朋友,總是有一天要離別;所以我們要把握每一秒鐘的相處,每一秒鐘所感受到被愛的、被呵護的,都要心存感恩。

強震後,有感的餘震不斷,專家說是因為大地正在自我調整,還沒有穩定,所以這一波我們密切注意,但是心要穩定。一大事已經發生,現在最重要的是募人、募愛、募情;菩薩就是覺有情,菩薩招生,這分情會合起來,在苦難人有需要時及時付出。不只是募款,而是要把握機會教育,啟發愛心。

大家共住在天地之間,天氣、地氣、人的脾氣,點滴不斷累積,眾生共業,如果造的惡比較多,善的就會弱;人人要以虔誠的心,往善的方向造福人間,愛心多一點,做善事的人普遍一點,善的力量增強一點,自然構成一股祥瑞之氣;多造福,化禍為祥,時時平安。

諸惡莫做,眾善奉行,是佛陀的教法;行善從哪媔}始?要愛護眾生,愛惜慧命。生命由父母所生,要感恩父母恩;感恩佛陀來人間度眾生,讓我們知道佛法的真諦;還要感恩眾生,因為學佛成佛,但不接觸人群,就無因緣可成佛,沒有苦難人,哪有菩薩成。

最近常說「學」與「覺」,學無窮盡,無論年紀是老是少,以清淨單純的赤子之心,在付出中學習,從學習中覺悟。修行的功夫要不斷深入,真誠地接受佛法,感動就要及時行動,付出的力量足夠,也能夠感動別人翻轉人生,會感受到真誠的法喜,也是我們修行的真功夫。

慈濟快要六十年了,從日存五毛錢助人開始到現在,一路走來,步步踏實,分寸無差,這是我這輩子很安慰、很讚歎的。拿起世界地圖來看,慈濟人在不同的國家,哪些地方、哪些人有需要,就及時去發揮良能。菩薩在人間,這也是我這輩子最有價值的。過去已經走了這麼遠的路,現在把握我們還在,不要虛度時間,呼喚更多人,累積好因好緣。眾生和佛的中間,就是菩薩道,成佛必經之道,請大家殷勤精進,慎勿放逸!

第一線後盾 第二線先鋒
撰文•葉子豪
攝影/羅明道
強震後全臺有超過百棟建築被貼上紅、黃單,

在重災區花蓮,慈濟透過與公部門的合作共善,支援第一線救災所需,加速避難安置效率;

並在震後二十四小時就發出第一批應急金,

四月中旬完成一千四百多戶發放,緊接著展開屋損修繕,讓受災者安頓身心。

四月三日,清明連假前一日清晨,芮氏規模七點二強震撼動全臺,鄰近震央的花蓮災情嚴重,花蓮縣北部秀林、新城、吉安三個鄉及花蓮市多處房屋損毀,太魯閣國家公園步道遭逢山崩落石,政府出動特搜隊全力搜索搶救。

慈濟基金會在政府展開「一級開設」後,進駐設在花蓮縣消防局的「花蓮縣政府災害應變中心」,是唯一進駐的民間團體。慈濟投入人力與資源,做「第一線的後盾,第二線的先鋒」,與政府及其他NGO團體協力合作,全力守護受災鄉親,支援第一線搶救。

山區受阻,提供物資空運

在六級震度的劇烈搖晃下,北花蓮的民宅大樓,都有程度不一的物品傾倒災情,也有人在避難中跌倒;強震導致全臺一千一百多人受傷,花蓮市長魏嘉彥也是其中之一。「衣櫃倒下來砸到腳,還好沒有傷到骨頭。」魏嘉彥左腳遭重壓受傷,腋下拄著柺杖,坐鎮收容中心的身影,意外成為震災的鮮明見證。

「有些傷患需要動手術或住院,我邀請師姊一起陪伴,帶著上人還有全球慈濟人的愛,幫鄉親壓驚。」任職於花蓮慈濟醫院的志工李思蓓,叮囑兩個女兒收拾家中傾倒物品後,就近關懷入院傷患。

她記得最早一批到院的傷患共有八人,其中一位陳女士地震當下正要出門送自己種的菜給朋友,不料被門口因強震傾倒的櫃子壓到,髖骨骨折,「當時等不及救護車,就坐計程車到院,她根本沒辦法用腳踩地,是急診醫師把她抱下來的。」

太魯閣風景區山崩路斷,數百人受困山區谷地,車輛無法通行,人員物資的運輸依賴直升機,花蓮縣警察局於是向內政部空勤總隊求援,並請慈濟提供補給物資。

「我們從來沒有支援過直升機空運,這是第一次碰到。」慈濟志工許志賢是退休警察人員,為花蓮慈警會合心幹事,平日就與在地警消保持聯絡,接到訊息趕緊聯繫,於四月五日早上六點即備妥物資,一行人獲准進入,偕同警察分乘三輛警車及一輛貨車,前往被列為管制區的太魯閣直升機停機坪等待。

「第一趟直升機送出九位滯留天祥的旅客,有新加坡、香港來的,德勱師父偕同志工團隊到現場關心,他們很感動都哭了。」許志賢表示,當時受困山區的除了觀光客、旅館人員及民眾,還有天祥派出所、保七總隊等公務機關人員,總計有六百多人需要食物和飲水等。慈濟與花蓮縣警局、內政部空勤總隊合作兩批次空運,幫助受困者撐到道路搶通,也把全球慈濟人的關懷傳達到搜救第一線。

公私協力,保護避難居民

根據花蓮縣政府統計,震後有七十七棟建築傾倒或毀損成危樓,受影響住戶達一千七百多戶。縣政府及鄉市公所在縣立體育場、德興棒球場、中華國小、化仁國中等八處地點開設避難收容中心,慈濟也參與協助。

「跟六年前的○二○六地震相比,政府這次動員應變的速度快到我很難想像。當天早上十點左右,我到化仁國中,吉安鄉公所的人員已經把收容避難的器具準備好,人員也到位了。」慈濟基金會慈發處綜合企畫室主任呂學正表示,慈濟在這兩年特別加強和公部門的合作,去年也與吉安鄉公所合作災害應變、避難收容的演習,當時因應演練而製作的各種指示牌,這一次就直接派上用場。

化仁國中是吉安鄉應對震災的重要據點,操場上搭起了紅十字會提供的大帳棚,七年前由慈濟援建的多功能體育館,藍色、灰色的「福慧隔屏」,搭配福慧床及環保毛毯構成收容空間,確保了受災鄉親的隱私與臨時居住的舒適性。

為了幫助鄉親應對災難過後的種種不便,各公部門、民間組織紛紛派員設點提供服務。例如中華國小收容中心,就有健保署人員提供健保卡重製服務,以方便倉皇逃生、沒帶到健保卡的人就醫;電信公司擺出話機,供避難者免費撥打市話;房仲業者提供租屋媒合服務;國軍也在操場一角搭設野戰沐浴帳棚,「一次可供十二個人洗澡,每天開放兩個時段,讓男女錯開來使用。」負責操作的士官解說道。

在各界善心人士護持下,各收容處所物資充裕;然而再完善的照顧,都無法取代原本安穩的家。「有位老先生說,他什麼都沒有了,想不開……我們公所的同仁跟社工不斷開導他。」說起當時情形,花蓮市長魏嘉彥很感謝東華大學顧姓教授,特地派車送這幾位受災鄉親到風景優美的大學校園散心,舒緩傷痛的情緒。

也因為有過多次震災救助經驗,慈濟深刻了解受災者的苦與痛,特別委請有經驗的資深志工,會同專業社工及衛生單位的特約心理師,來到收容中心關懷。

「師兄師姊有生活的歷練,生命厚度夠,還有上人的法,真的可以做情緒支持。」慈濟基金會慈發處綜合企畫室災防組專員黃玉琪表示,投入收容中心關懷的志工接受過「增能培力」的訓練,知道如何避免受災者受二次傷害,因此專業的心理師也樂於和他們合作。

促膝談心,宗教力量惜惜

全臺紅單危樓計有四十餘處,非主要結構損壞的超過七十處。慈濟關懷屋損撤離住戶,在北部及花蓮發出一千四百多戶應急金,依每戶人口數和受災程度,提供二到五萬現金,讓民眾得以盡速安身。

花蓮慈濟志工致贈應急金和祝福禮的空間動線也有所安排。來自臺北的志工王宣方表示,鄉親們首先到第一個圓桌區,由志工及社工協助填寫資料,領取應急金和結緣品;接著到第二個圓桌區休息,志工和精舍師父陪伴在旁,「透過師父關懷,給他們『惜惜』,會比較容易放下壓力。」王宣方補充道。

小圓桌邊,志工和精舍師父專注傾聽民眾的心情。「我一個人還好,大不了在不同朋友家窩幾天,但有老人要就醫,有孩子要上學,有特殊狀況的人怎麼辦?」賴小姐住處因強震損毀,加上工作的店面生意慘淡,被迫停工,一時生計無著,卻仍要付房貸;又擔心受災者眾多,要租到合適的房子可能也不容易。領得應急金後,她訴說了深切的需求與擔憂:「大家都一樣,最要緊的還是安置,住的問題一定要最快辦。」

相對的,及早租得住所的胡小姐心情就安穩許多,她位在五樓的家沒有太嚴重的損傷,但所住的大樓成為「紅單」危險建築之一。為了讓罹癌的母親及就學中的孩子能正常生活,她和丈夫在第一時間就開始找房子,很幸運地遇到善心房東,願意讓他們先短租三個月。

「我相信一定有人會來幫我們,我們就是等待,先把自己顧好。」胡小姐表示,自己在安親班服務,先生是大賣場的烘焙師,兩人的工作如常,先生甚至還做餅乾,免費送給其他受災鄉親。

「只要撫慰我們的心就夠了,我們有辦法重新再站起來。給一點時間就可以。」許小姐感恩慈濟的關懷,精舍師父也邀約她和家人:「有時間就來精舍走一走。」

校舍援建,減災防災救災

動員的還有慈濟大學、慈濟科技大學師生及東部的慈濟大專青年,他們在強震後主動報到;三十多位慈大學生依照安排,師長們親自帶隊,首先前往中華國小、化仁國中及德興棒球場支援。

「當志工,可以做的項目很多,帳棚搭設、福慧床架設、祝福禮的打包等等,我們團結力量,讓這一切順利完成。」慈大物理治療系碩士班學生楊景湧,是來自印尼的外籍生,由於家鄉鮮少地震,他在強震當下的確嚇得不輕,但自告奮勇加入志工團隊,清明連假就在忙進忙出中度過。

偶然在一個下雨的時刻,楊景湧撐傘陪伴一位鄉親走到停車場,「好不容易買下的房子,一瞬間就沒了……」受災者的嘆息讓他心疼不捨,「很感謝有你們,不然不知道要怎麼繼續過日子。」這回應讓他大為震撼,「當下覺得我作為一個人是很有價值的!」他心有所感地說。

慈大學士後中醫系學生林世峰,則用幾個中英單字巧妙地敘說震災當日的心路轉折:「從Taker(取用者)轉換為Giver(給予者);從Victim(受災者)變身成Volunteer(志願者)。上午驚魂未定,下午成為志工,安他人的心,也安了自己的心。」

要把災害減到最低,必須在平日就一再演練、整備。「減災是從源頭把風險降到最低;整備是知道大自然不可逆,災害一定會發生,所以針對災害情境做演練準備。」呂學正略說災害管理的四階段循環,「第三是應變,災害真正發生了,就有很多救助行為;復原重建則是最後一個階段。」

二○一八年○二○六地震之後,為了強化災害防救能量,慈濟基金會與花蓮縣政府簽署合作共善備忘錄,也與新城、秀林、吉安三鄉及花蓮市簽訂防救災合作協議。許多執掌相關業務的公務員,都上過慈濟開辦的避難收容課程,甚至參加過縣消防局與慈濟合辦的防災士培訓,取得內政部認證的防災士證書。

花蓮市公所社會及勞工課課長蕭子蔚也說明:「我們還安排社區發展協會成員培訓,去年中央的防汛演習,我們都實際操作,所以這一次大家不會手忙腳亂。」

而在這次強震當下,六所位於北花蓮的慈濟減災希望工程援建學校,一如預期地通過考驗,實踐慈濟援建初衷──不僅為了減災防災而重建危老校舍,更成為災難來時的避難中心,也是災害管理四階段中,減災與應變的良好範例。

戒慎應對,災情到此為止

「一般學校活動中心,安全係數是校舍的一點二倍,但我們的更高,達到一點七倍。」慈濟基金會營建處顧問林敏朝,多年前主責減災希望工程,提及興建化仁國中多功能體育館時,為了改善採光,增加玻璃窗的面積,但因採用鋼骨結構,以及輕量化的屋頂及牆面,抗震能力依舊強固。

「對於學校建築,我們的設定就是地震時不能倒,不只不能倒,還要負擔起居民避難的場所。」林敏朝補充道。

另一所減災希望工程學校國風國中,則是以行動示現防災應變應有的態度。四月八日上午九點三十一分,花蓮縣秀林鄉發生芮氏規模三點三地震,深度僅六點二公里,且距離學校不遠,師生頓時感受到異常震動。

當地震警報一響起,全校一千九百多名學生立即就地掩蔽,而後迅速離開建築物到操場集合,坐輪椅的身心障礙學生,也在師長及同學伴護下來到跑道邊。各班完成人數清點,確定師生都平安後,校長劉文彥站上司令臺再次提醒:「每次地震的發生,我們都要把它當成第一次、新的一次,不要當成『狼來了』,不當一回事。每一次發生地震,都要沉著、冷靜。」

不因震度不大而等閒視之,不因建築物堅實就有恃無恐,國風國中老舊校舍被慈濟拆除重建,擁有了抗震能力強的新大樓,不必擔心建築物垮塌,但師生們依舊在無常來臨時,做出該做的應變動作。戒慎地面對可能的災害,盡可能地做足準備,是減低災害的不二法門。

受災戶應急金致贈、醫院傷患慰訪、殯儀館助念、物資備援……慈濟結束第一階段急難救助後,展開第二階段,協助民眾重建;四月中旬與花蓮縣政府、台積電慈善基金會商議與分工,由慈濟主責新城、秀林、吉安三鄉民宅修繕,優先安排貧病孤老幼等弱勢住戶;來自全臺的專業志工,四月十八日起展開勘查及施工。全球慈濟人也努力募心募愛,幫助受災者生活復原。

你為什麼不害怕
撰文•羅尹筑(花蓮慈院中醫病房副
畫作/林順雄(2019絕色系列)
餘震不斷,我和醫師穿梭在病房間安撫病患,

其中一位家屬問我:「你為什麼看起來不會害怕?」

和同仁交班後,我才發覺自己的手顫抖著;

在恐懼中壓抑害怕情緒,堅守崗位,我想就是醫護人員的信念吧。

四月三日早晨七點多,花蓮慈濟醫院九樓的中醫病房護理站,我和值班的陳冠蓁中醫師正各自準備交接給白班同仁的資料,突然間聽見像野獸低吼的地鳴聲,接著是逐漸劇烈的搖晃。隨著晃動愈來愈劇烈,我們連忙蹲下、抓緊桌緣,來自病房的尖叫聲此起彼落,我與陳醫師對望,不約而同地往病房方向奔去。

我小看了這次的震度,在走廊上,我被劇烈晃動拋飛,身體重重落在地上滑出去,險些撞到牆壁;在後頭的陳醫師親眼目睹一切,簡直不敢相信。快速確認自己沒有大礙後,我趕緊起身,依序到各個病房關心病人及陪病者的安危,檢查呼吸機設備是否正常運作。

地鳴聲伴隨著餘震不斷,我和陳醫師在病房間穿梭安撫,其中有一位家屬抱著病床上的母親,問我:「你為什麼看起來不會害怕?」

這問題我也在心埵菾搳A而後笑著回答:「我哪堣ㄦ|怕,但知道我們醫院建築物是最堅固的,而且這種時候就是要臨危不亂,這樣你們才能更安心啊!」家屬聽完後,立即對我比了個「讚」,說道:「果然是訓練有素的護理師。」他的笑容讓我明白,他的恐懼與害怕已緩解不少。

同仁陸續趕到接班,大家齊心協力將病房稍作整理,所有事情暫時告一段落後,我才發覺自己的手在顫抖著。醫護人員的工作信念,就是在恐懼中壓抑害怕情緒,堅守崗位,我想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在病房安撫病人、家屬時,聽到醫院廣播「中級紅色九號」,我思考在大量傷患到來的時刻,中醫護理能幫上什麼忙?考量當下的治療,必須是操作簡便快速、安全、適應症又廣泛的,因此我攜帶耳豆,陳醫師帶雷射針灸筆,一同前往急診。

我們醫院有成立急診中西醫整合醫療,中醫部與急診有過許多合作經驗,因此急診的同仁清楚我們能如何幫助震傷民眾。我們來到輕傷區,主動關懷等待治療,或已治療完等待拿藥的傷患,並提供中醫治療。陳醫師利用雷射針灸緩解疼痛,而我給予耳豆貼於心點、肝點、神門這三個穴位,邊貼邊提醒他們,之後可不時按按耳豆,幫助緩解疼痛及穩定情緒。

有位傷患讓我印象深刻,她坐在輪椅上、頭頂著冰敷袋,等待辦理出院,從表情看得出來,她很不知所措。我們上前關心,了解她是被掉落物砸中頭部,頭頂縫了好幾針。一邊安撫她,一邊給她貼耳豆時,她突然哽咽,握著我的手說:「很難得在這個緊急時刻,有醫護人員注意到輕傷者的感受。到現在我還很害怕,但真的很感恩你們!」

能收到病患的肯定及道謝,這是堅持臨床工作最大的動力。西醫搶救生命,照顧緊急傷患;中醫接力緩解疼痛、安定心神,相信花東地區的醫療照護會更加細緻。

完整內容請見《慈濟月刊》690期

慈濟道侶叢書慈濟月刊慈濟道侶叢書部落格慈濟全球資訊網讀者信箱
2010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版權所有∣Tzu Chi Humanitarian Center Foundation
如欲轉載慈濟月刊電子報圖文,請洽詢 (02)28989000轉2055 慈濟中文期刊部 蔡嘉琪小姐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