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小說•愛閱報】提供最新女性網路文學,內容涵蓋愛情、穿越……熱門排行不錯過,一同情話綿綿來說愛∼ 【華人健康生活報】透過醫師及各領域專家,提供生活保健相關知識,引導民眾養成正確的健康生活態度及觀念。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8/01/26 第 51 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   udn 讀小說
 
【本月焦點】誅心鎮
【作家注視】8難
【本月新書快報】女將守則:我為皇上打天下
【本月熱門VIP】蜜愛承歡
【本月熱門收藏】龍符
【免費作品推薦】枕上的月光
【活動回顧】 溫舊迎新,2018也要繼續讀小說。
 
.多逛逛【讀小說粉絲團】,或是到【讀小說LINE好友】找小編聊聊你最愛的小說吧!

.更多【一月份新書】好書看不完,更多好書就在讀小說!


唐剪離開誅心鎮很多年了,三叔的慘死使他不得不回歸。重新踏入舊地,他就踏入了一場險惡的屠殺。
被豬吃掉的孩子,被完整剝皮的妓院老鴇,被插滿竹簽求死不得的男人,被滴血煮面的麵館老闆娘……妖邪鬼祟層出不窮,各色人等各懷心機,究竟何人是敵,哪個是友?
追求真相,是唐剪唯一目的,但當真相揭開殘酷人性,唐剪又該何去何從?

 
 

8難

8難,1983年出生,四川省眉山人,現定居於重慶。
8難以寫玄幻小說見長,擁有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每本書的主角的境遇均各有不同;且幻化出的書中世界變化多端、心之嚮往。
他的作品不僅深受大陸讀者喜愛,於台灣亦有多本以繁體形式進行紙本出版!而目前8難的作品《降龍伏虎》、《武傲天下》就在讀小說!

 

囚仙

醉酒賞月夜

每個人都在修行,每一個人都是修者。所謂的人生,只不過是知悔不願悔,此生難為生。

 

女將守則:我為皇上打天下

鄰家大姐姐

如果有天,你看到了滿面淚光的我,請不要傷心。即使活的狼狽,我也會為了我的信念,再次站起...

     

征服大野狼~女人我最大之二

林以綠

敗家子不長眼的敢對她呼巴掌?他立刻挺身救美。他說,打在她臉上他的心會更痛!

 

最終使徒

劍膽貓心

生死,誰人註定輪迴。鐵血,夢媢霰U今生。愛恨,隨那塵緣了去。聚散,輕歌伴我征程。

     
獨家歡寵:總裁從天而降人間四月天   無窮重阻核動力戰列艦
蘿莉小狐妖,道士沒節操無心創作   滅明藍盔十九
錦繡靈途:傻妃霸愛不良君無用安裝包   末日崛起太極陰陽魚
 
小編點評:先別管什麼論文了!教授,你可以不要再撩妹了嗎?
 

蜜愛承歡

重生戰凰:狂女狠囂張殷火火
叩天門紫雲白沙
隱婚百分百,總裁老公求克制ruila
盜宋寒風拂劍
禪香滿袖

「我們不是在討論我的論文問題嗎?」「比起這個,我對妳的名字更感興趣--葉承歡,夜、夜、承、歡!」

 
小編點評:穿越後的第一件事?竟然是開無遮大會!下流! (轉頭問)要怎麼穿越,我也想去∼
 

大昏君

九霄神王墨五
驚世嫡女:醫妃不好惹珊珊不遲
龍符夢入神機
幸孕成婚,嬌妻要抱抱24k金元寶
笑輕塵

穿越當皇帝的感覺就是爽!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推倒母儀天下的皇后,酒池肉林,大開無遮大會!

枕上的月光
作者/青衣許人

又是一夜無眠。

白月光何嘗不明白,她已經年紀不小了,經不起這樣的折騰,但是她就是睡不著,腦中一片清明。她嘆一口氣,呼啦一下掀開被子,坐起身來,想了想,套上睡衣,跳下床,泡了一杯菊花茶,拿了枕頭斜倚在床角,伸手拉開窗簾,已是後半夜了,清冷的月光鋪在床上,竟是一片蒼涼。白月光收攏手臂,盯著床上那一片銀光,覺得喉嚨好像被什麼堵住了,空白的腦海中不時閃過些什麼,伸出手來卻抓不住。

怎麼會這樣呢?她原以為,只要能回到這個地方,踏上這片土地,心就可以獲得安寧了。這個叫家的地方啊!可是,從什麼時候起,她也開始無法控制自己的思緒了呢?大約……就是從遇到他之後吧。

是啊,他要結婚了呢。肖在遠,那個她傾盡一切愛了十年的男人,要結婚了。他寧可娶一個完全陌生的女人,也不願意要她。她離開的時候去問他為什麼。他抱著她說,傻丫頭,你對我來說是最特別的,是我心堻怜挈b的地方,我怕我自己玷污了你呵!

她是該慶幸還是該無奈呢,他的心堙A也是有她的,只是永遠不是她想要的那個位置。所以,在得知婚期之後,她收拾行李,匆匆離開了那個城市,她迫切的需要一個可以讓她溫暖和安心的地方。所以,白月光回到了這裡。她是在這裡出生,在這裡長大的。後來到施家以後,每每有無法面對的事,她都會回這裡來,讓自己的心沉靜下來。

原本她以為,只要回到這個地方,踏上這片土地,就可以獲得短暫的安寧了。等到心堨倣R了,再回去面對一切。

可是這一刻,淩晨時分,更深露重,那一片銀白的月光,卻教她的心微微涼了起來。她感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惶恐與不安。心堨u有一個執著的念頭:回到他身邊去,看著他,守著他!

為什麼會這樣愛他呢?白月光禁不住問自己。好像……沒有答案。最初動心的理由已經淡去了。只是愛的太久了,成了一種習慣,像是毒藥一般有了依賴性,在長長的時光堙A他已經成為她生活的重心。現在,就要失去他了麼?白月光不敢想。以後該怎麼辦呢?舒舒說,只不過是回到愛上他之前的日子罷了。可是,愛上肖在遠之前的日子麼?她已經快要想不起來了。那是白月光費力逃離的生活,肖在遠已經是她的信仰,一旦失去,只怕,那個人一定在幸災樂禍的等著看她的笑話吧。也可能他早已不在乎她了吧,他不是說過麼,他們,他和她,骨子堻ㄛO天性涼薄的人。他們最自私。

回到那些在他身邊的日子麼?不!白月光寧可去死。

就這樣呆坐著,看夜幕漸漸退去,晨光熹微,又是新的一天了。白月光摸摸自己,竟是全身冰涼。她突然像是夢醒了一般,跳下床,梳洗,收拾,甚至來不及通知任何人,便匆匆踏上了歸程。

直到飛機起飛,她長長地呼出一口氣,整個人才鬆懈下來,這才發現自己有多麼瘋狂。她不由失笑,二十六歲了,怎麼還是那麼毛毛躁躁呢。又或者,所有牽扯到肖在遠的事情,她都沒辦法冷靜吧?

肖在遠,想起這個名字,她就莫名的不安。一定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她的直覺一向很準。可是,今天是他結婚的日子啊,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下飛機以後,才開手機就接到了舒舒的電話,白月光的心「咯?」一下,舒舒是記者,肖家當家人的婚禮必定是要全程報道的,她來電話,是不是就是說真的出事了?白月光咽了咽口水,顫抖著接起電話,不等她開口,舒舒的話就已經傳過來,「小月啊,你怎麼一直關機,快點回來吧,出事了!肖在遠受傷了,一槍打在腹部,現在還在醫院搶救呢……」白月光覺得自己有些站立不穩,她把全身的重量壓在行李箱上,輕聲問,「哪……哪家醫院?」挂上電話,她就飛奔出去攔計程車。

白月光趕到的時候,手術室的紅燈剛剛滅掉,躺在病床上的肖在遠被推了出來,緊閉著眼,臉上毫無血色。白月光只覺全身一軟,就要倒下,舒舒幾步趕過去扶住她,「子彈取出來了,沒事了,沒事了小月,他很快就會醒過來。」

「沒事了?沒事的……」白月光抓緊那隻扶她的手,口中無意識的低喃,然而目光卻沒有離開過那張蒼白的臉。她不是不知道他的生意和黑道有涉,他從前也受過大大小小的傷,但她從來沒有哪一次像現在這樣害怕過。因為她一直都在他的身邊,必要的時候,也可以和他一起赴死。可是這一次……她為什麼要離開?為什麼要留他一個人?

是啊,他要結婚了,今天就是他大喜的日子。

直到這個時候,白月光才注意到一身白紗的新娘,白色婚紗上的血刺痛了她的眼,一切都在提醒她,是為了這個女人,他受了傷,他幾乎死去。

「和我說說吧,怎麼回事?」白月光徹底的冷靜下來。跟著肖在遠那麼多年,她很清楚該怎麼處理事情。慌亂——那不是肖在遠需要的,也就不是她白月光該有的。

「肖在遠之前沒有公佈新娘人選,所以……大家都以為新娘會是你。那槍,是朝新娘開的,被肖在遠擋住了。」舒舒說。就是說,對方以為新娘是她白月光,並且算死了肖在遠不會不顧她,所以朝她開槍。或許這就是肖在遠的目的吧,引蛇出洞。可是,他撲過去的那一秒到底在想些什麼呢?

「有消息嗎?」白月光轉向肖在遠的助理林默。

「當時我在車上,因為要送少爺到醫院,所以沒有及時控制住場面。槍是消聲的,在人群中開槍,我們抓不住。對不起,白小姐。」林默很是內疚,保護少爺原本是他的職責。

白月光擺擺手,「有懷疑的對象嗎?」

「我開車來醫院的路上,聽見少爺說了一個名字,林月萍。」林默躊躇著道。

「啊!」白月光輕呼一聲。是她麼?那就難辦了。這個女人可真難纏,肖在遠那樣退讓都沒能讓她有所收斂,反而是變本加厲。真是讓人頭痛啊。

可是,肖在遠永遠也不會真的與她為敵的吧?

「是藝都的當家大小姐?」舒舒插口問。白月光無奈的點點頭。

說起來,這個藝都的當家人,倒真算得上是個「大」小姐了,到今年她已經快五十歲了,卻一直沒有出嫁,所以仍然還是林家的大小姐。

而這位林月萍小姐,和肖家的淵源頗深。當年,她和肖在遠的父親肖思澤訂婚,但是肖思澤卻愛上了肖在遠的母親安幼芬,一個貧寒的書香世家小姐,並且排除萬難娶了她。從此以後,林月萍就開始和肖家作對,並且破壞了肖家的另一門婚姻。肖在遠的姑姑肖思月,本來應該按家族安排嫁給另一個大家族的繼承人,但是林月萍從中作梗,這次聯姻便失敗了。有趣的是,那位肖小姐也是另有所愛,與肖家鬧的水火不容,最後反而和林月萍成了至交好友。而肖在遠,因為他姑姑的關係,對林月萍一直很尊重,對她的刁難也頗為忍讓。

這些事情,不論是資深記者丁舒舒,還是號稱「最了解肖在遠的人」的白月光,都非常清楚。

「那這件事就這樣算了?」舒舒忍不住問。

「誰知道呢?等遠醒來再說吧。無論如何,這……是他的私事。」白月光有些尷尬的說,雖然知道那件事別人不可能知道,但她自己每每想到,都是滿心的難堪。

病房的門打開,肖醫生走出來說,「他醒了。你們進去看看吧,別呆太久。回來了就好,他也有他的難處。」這最後一句是對白月光說的。這位醫生說起來也是肖家的長輩,以前常常給肖在遠處理傷口,和白月光算是很熟了。她點點頭算是知道了。

肖在遠依舊蒼白的厲害。他們在床頭站成一排,他看見白月光,便笑道,「我以為你還要賭氣幾天的,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看來我哪次受傷都瞞不過你。」「別貧了,」白月光嘆了一口氣,「我也不想回來的,但是心堣ㄕw,果然你就出事了。」又使勁給他按按被角,拿起一個蘋果來削給他,「你以後也小心些吧,這種冒險的事……」聲音已經有些哽咽了,白月光急忙打住。「讓你擔心了,我以後會注意的。其實我心埵頃ヾC」他邊吃蘋果邊故作輕鬆的說。

「時間差不多了,讓病人休息吧。我們先回去。」舒舒提醒道。

「我留下來守夜吧。」新娘搶著說。剛剛肖在遠和白月光之間的那種默契,讓她心堣Q分不爽。這些事本就該是她這個做妻子的來做。

舒舒和白月光對視一眼,又都去看肖在遠。「也好,小月今天一定累了,先回去休息吧。」他說。

白月光無聲的點點頭,出得門來,回頭關門的那一刻,看到新娘子倒了水,親自送到肖在遠的嘴邊。她合到府,那一瞬間,腦海娷菪X了一句話,從此蕭郎是路人。她自嘲的笑笑,從一開始不是就已經知道是這樣的結局了嗎?為什麼這一刻還是會心痛。

至少,她擁有了他十年的時光,那是人一生中,最美好的十年。

走出醫院,天已經全黑了,秋天的晚風挾著涼意撲面而來,白月光禁不住打了一個哆嗦。拒絕了要送她的林默,她沿著柏油路面慢慢的往前走。地上的梧桐樹葉厚厚的鋪了一層,踩上去發出「沙沙」的聲響,像是最寂寞的舞蹈。昏黃的路燈光斜打過來,灑下斑駁的樹影,透出薄薄的暖意。心,很容易就飛到了年少時的季節。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