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天日語學習充電報】提供日常生活中的會話表現,並收錄最實用、最豐富內容,讓你輕鬆脫口說日語! 想瞭解最時尚、自然的Life Style?輕鬆成為新時代生活達人?【晨星生活元氣報】讓你輕鬆掌握最新生活訊息!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8/04/25 第 54 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   udn 讀小說
 
【本月焦點】徵的就是你,作家募集中
【作家注視】茹若
【本月新書快報】若我能走進你的心裡
【本月熱門VIP】婚愛晚成,惹火前妻不可欺
【本月熱門收藏】弓神怒
【免費作品推薦】千古尋妖
【活動回顧】 創神榜,大神作家連番登場!
 
.多逛逛【讀創故事.讀小說粉絲團】,看看每天推薦的精彩書目吧!
.快加入【讀創故事.讀小說LINE好友】,找小編聊聊你最愛的小說!

.靈感無處宣洩?快到【讀創故事】開始創作!加入讀創,寫你的獨創故事!

.更多【四月份新書】好書看不完,更多好書就在讀小說!


【反應熱烈再延長!5/31前來創作,就抽沖繩來回機票!】
這是一個「創作」+「閱讀」的內容收費服務平台,
文學、人文、知識、生活、圖文,
只要你想創作,我們就給你舞台!
現在就加入【讀創故事】,寫你的獨創故事!

 
 

茹若

茹若,暢銷言情小說作者,紅袖添香文學網第二屆華語言情大賽季軍,2009年度華語言情大賽最具潛力新人獎,當當網暢銷榜作者。
文風多樣,具有極強的可塑性,被廣大讀者譽為「純情小天后」。代表作有《聚光燈下,請微笑》、《尾戒》、《雲畫扇,紅淚未央》等書。
全新作品《尾戒》,正在讀創故事,火熱連載中!

 

若我能走進你的心裡

雪倫

《若你看見我的悲傷》、《若你聽見我的孤單》系列作,描述在職場遭受無情壓榨而決定一同創業的三位三十代女性有笑有淚的日常。

 

逆天人王

連篇鬼話

命運註定,生死有數,卑微如我,何去何從?當整個世界都想要我低頭屈從的時候,我偏偏逆流而上,打破乾坤!

     

嬌妻難寵:老公,別囂張

風瀟瀟

陰差陽錯被他吃幹抹凈不說,竟然還要做他的女僕?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HELLO KITTY?既然如此姐不伺候了!

 

刁蠻公主賴情郎~
千金闖江湖之二

金秋

說來他和她也算是「冤家路窄」。天下這麼大,偏偏選在停屍房做第一次見面。為了擁有她,他不再逃避…

     
厚愛今生:廢材小姐要逆襲君無沫   都市絕品仙醫採茶小哥
我的醫仙老婆明月映秋寒   哪都別想逃蔚海
逆襲北周巴山夫   當愛已成往事不吃奧利奧
 
小編點評:好歹也要看在她正懷著你的孩子,晚點再離!這個渣男!
 

婚愛晚成,惹火前妻不可欺

逆世三小姐央玥
絕世神通殘殤
獵愛謀婚加州
神級奶爸單王張
跳舞的磨菇

她為他付出一切,最終只換來他一句「離婚」。被趕出家門,身無分文,大著肚子!於是,她發誓,再也不將真心送給別人踐踏絲毫!

 
小編點評:用外表去評斷他人的結果,就是自尋死路啊∼
 

弓神怒

一紙婚約:總裁的契約情人盛秋
首席獸醫世代殺豬
全能馭獸師天外有天
傾國太后六月離歌
花神劍

一頭紅髮成為眾人眼中的異類,一根草的命魂成為眾人口中的笑柄,可當紅髮是上古血脈,那根草是神界之草,一切便都不一樣了!

千古尋妖
作者/厭世三秋

正值除夕,沂水鎮家家戶戶張燈結綵,熱鬧非凡。

迎春樓是沂水鎮最大的酒樓,老闆一家連年夜飯也顧不上吃,正滿面紅光地招呼絡繹不絕的客人們。街道上四起的鞭炮,穿著新衣拿著稀奇小玩意四處奔跑的孩童,熙熙攘攘的人們,都透露出濃厚的年味。

除了一個人。

年方二十五六的樣子,一頭油亮的短髮被鮮紅的布條隨意紮起。濃密的劍眉下明亮的眼睛透著一絲絲落寞,他獨坐在酒樓的亭臺上不知看向何方。未刮乾淨的絡腮鬍配著那平常的樣貌,卻有一種與年齡不符的滄桑散發開來。一身破爛的素衣,光滑的皮繩將一把小匕首和一些黃紙綁在腰間。此時正將手堣@個酒葫蘆時不時往嘴媊曀菕A根本不在意路過的人向他招呼示好。

「救命啊!」

一聲不適時宜的慘叫聲劃破熱鬧的氣氛,越來越多的人都停下手中的忙活,看向聲音傳來處。

「妖!有大妖!」

本該打更的更夫此時像丟了魄一樣朝街上跑來,打更用的木棒和鑼早已不知道丟到哪去了。只見他臉色慘白,粗麻布衣不知在哪磕破,混著許許血跡。

「死了!鎮郊的人全死了!」

好似背後有洪水猛獸追著他一般,腳下一滑摔了個四腳朝天,來不及起身就急急手腳並用朝鎮堛成荂A看上去好不狼狽。

「他說什麼?我聽不大清楚。」

「好像……好像說有人死了!」

「有大妖!殺……殺人了!」

更夫終是來到鎮口,淒厲地大喊出聲,宛如一粒石子落入平靜的湖水中,聲音像漣漪一般蕩了出去。本來熙熙攘攘的街道逐漸安靜了下來,只有鞭炮聲還在稀稀落落的響起,一股無名的恐慌蔓延開來。

「快……快去尋吳大師!」

有人反應了過來,連忙朝眾人大聲嚷道。

如被春雷驚醒,所有人你推我搡動了起來,齊齊出聲。

「吳大師!你在哪兒!」

「吳大師!有大妖作亂!鎮郊死人了!」

正仰頭暢飲的青年此時眼神一凝,目光遙視,看見更夫狼狽的樣子心中一驚,連忙將葫蘆掛回腰間,從酒樓一躍而下,腳下如生風一般踩著屋頂幾個身法就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我們也去看看?」

「不去,有大妖啊!」

「吳大師都去了還怕什麼,走走走!」

人們回過神來,你呼我喊地舉著火把向鎮郊涌去。

鎮郊有幾埵a之遠,可青年只用了半柱香不到的時間便趕到了,看著眼前的一切,他宛若走進冰窖一般,通體冰涼。

十幾家農家戶像被颶風刮過一般,歪歪扭扭倒成一片。門前和田坎上到處可見殘肢斷臂,腸腸肚肚灑了一地。周圍的土地好似被鮮血洗過,紅得像火,燒灼著青年的心。

「孽畜!受死!」

青年不禁目眥盡裂,暴怒出聲。隨後腳下一點朝著最後一家農戶飛身而去,那絲妖氣像毒蛇一樣不斷蠶食著他,讓他的心一陣一陣絞疼。

「終於來了?」

一陣輕聲從院落中響起,傳進青年的耳畔,讓他一愣當下立住。

皎潔的月光斜灑在院落中,偶爾吹過絲絲微風,揚起角落斷樹上的枝條。

一個鹿身人首的背影靜靜地佇立在院落中,繁奧玄樸的花紋順著那潔白的身軀蜿蜒盤上,落蹄之處儘是許許生花。

沒有想像中陷入殺戮的野獸,沒有血紅的雙眼,沒有怒張的血口,只有……只有聖潔。

青年心中莫名升起這一想法,讓他感覺到一絲不尋常,他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詭異的場景。

那個鹿身人首的背影緩緩地轉過身,絕美的容顏像被精心雕刻過一般,湛藍的雙眼盯著青年,彷彿要將他看穿。

「終於來了一個,恩……捉妖師?」

鹿妖輕輕地開口道,平靜得像鎮外的沂水湖。

青年不知為何,手心堮滿了冷汗,心堣]有些拿捏不準,其實他更願意面對那些狡詐或者殘暴的妖。

「為什麼?你只是殘忍地屠殺了他們,沒有噬其血肉,吞其精魄,為什麼!」青年將匕首從腰帶上取出握在手堙A死死地盯著面前的身影,暴怒出聲。

「為什麼?」鹿妖忽的一笑,嘲諷地撇了撇嘴角,眼神卻瞟向青年身後,「因為……我是妖啊。」

盈盈月光下,青年恍惚地看見他眼角好似有些閃爍。

是花紋?還是淚痕?

「孽畜!你犯下如此滔天罪孽,我定不能饒你!」

青年一咬牙,右手掐了幾個不知名的手訣,嘴媔}始喃喃地念叨。綁于腰身的皮繩此刻彷彿活了一般飛向鹿妖,黃紙也被一併帶向空中。鹿妖靜立在原地毫無反應,被皮繩綁了個結實,漫天黃紙貼上了鹿妖的身軀。

「喝!」隨著青年的一聲密碼,黃紙全部燃起熊熊火焰,將鹿妖團團圍住。

青年並沒有放鬆,相反他更加的緊張,有種感覺告訴他,這一切並沒有這麼簡單,今日並不是他的黃道吉日。

果然,火焰漸漸熄滅了下去,鹿妖絲毫沒受影響,渾身散發著清幽幽的柔光。皮繩順勢掉到一邊,不再受青年的控制。

「看來我今日是凶多吉少了。」

青年自嘲地笑了笑,然後眼神突地兇狠起來,用匕首在自己掌心一劃,鮮血一下涌了出來,受到指引一般地從匕首尖蔓延到柄部。柄部上一條蛇形的雕紋活了過來,鮮紅的身軀盤上青年的手,搖頭晃腦地盯著鹿妖,嘴堛澈H子吐個不停。

「你這些小把戲倒也有些意思。」鹿妖平靜地看著面前的青年,輕輕笑道:「你不怕死嗎?現在逃命也許還來得及。」

「又或者說,你為了大義可以置之生死?」

青年此時汗如雨下,只覺得如山的壓力向他襲來。呼吸開始變得有些急促,小腿上不知何時纏了幾根藤蔓,動彈不得。但他並沒有退縮,死死盯著鹿妖的眼睛,大笑起來。

「死?哈哈!早已死去的人又怎會懼死?」

青年未等鹿妖開口,匕首脫手而出,在空中變成一道炫彩的光芒射向他的面門。纏繞的小蛇也發出『嘶嘶』的叫聲脫手而出,在空中扭動著身軀,變幻莫測。

鹿妖嘆了口氣,隨手劃了一個圓,一層綠色的光幕出現在他的身前擋住了匕首攻勢。小蛇緊隨其後一頭撞上,扭動著身軀想鑽破那層光幕,只可惜徒勞無功。

青年面色蒼白,咬著牙努力維持著禦法手訣,鮮血從傷口一直涌出卻未滴到地上,直接消散于空氣中。

還能再堅持多久?

青年一陣頭暈目眩,卻突然間想起了那個滿頭花白的身影,將一本殘書和那把匕首塞進他懷堨s他快跑,身體卻被一條巨尾刺個對穿,帶回了臭氣熏天的洞穴堙C

又想起了這些年他在凜天雪地堙A萬家燈火中瑟瑟發抖時也曾這樣想過。

還能再堅持多久?

鹿妖此時也未有動作,雙眼閃過晶瑩,看向遠方。

看到了什麼?

一片綠油油的草地?

幾隻在自己腳邊嬉戲打鬧的小鹿妖?

最後他暗嘆一聲,將目光凝集回青年身後的牆角,那堨u有一堆廢墟。嘴唇微動間,兩許清淚從他秀美的面龐滑下。舉著的手慢慢放了下來,身前的光幕隨即一陣閃爍,開始有些黯淡。

就是現在!

青年眼神一凝,拼盡全力雙手向前一指,地上的皮繩霎時活了過來,重新繞上鹿妖的身軀,匕首和小蛇在空中合而為一,射碎了光幕,穿過鹿妖的心臟。

「轟!」

鹿妖重重地摔倒在地,眼神開始渙散。胸口一朵血花綻放開來,看上去竟有些妖冶美麗。

青年腳上的藤蔓也如同失去水分一般迅速枯萎掉,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看著鹿妖沒有說話。

鹿妖還是一如既往的平靜,只是其中多了些如釋重負的味道,他抬起手向前方的空氣努力摸索著,突地垂落,緩緩閉上雙眼,再也沒有睜開。

「吳大師!」

一群打著火把的人們涌了進來,還有很多人衣物上殘留著嘔吐過的痕跡。他們看到青年盤腿坐在院落中,再看看青年面前的巨大身影。

「好大的妖怪!」

「不愧是吳大師!妖怪被打死了!」人群瞬間熱鬧起來,向著鹿妖涌去。

人就是這樣,對活著的妖避之不及,對死了的妖趨之如騖。

「別動!尋個好地方將他埋了罷。」青年眼神閃動,緩緩開口道。

「可是吳大師,這妖的妖丹若是挖出來,定能賣個好價錢啊!」

「我說,埋了他!」青年看著打頭那人,再次開口。

人們沉默了下,便嘟嘟囔囔的抬起鹿妖的身軀出去了。

他為何會放棄?

青年還有些回不過神,看著地上的血跡暗自想到,隨後搖搖頭。

也許,是在贖罪吧?

不管怎麼說,我這副臭皮囊又可以茍且活一陣了。

「今個兒的月亮可真是美啊。」青年站起身,長舒一口氣轉身正欲踏出院落,眼角卻瞟到了那個牆角。

他沉吟了下,快步走向牆角,雙手連動扒開廢墟。

一個白白胖胖的小子被破布包裹住安安靜靜地躺在廢墟之中,不哭也不鬧,兩個烏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盯著青年,嘴媯o著『咿呀咿呀』的聲音,蓮藕般的手臂在空中擺動。

「這……」

青年一下子有些愣住了,伸手將他抱了起來,一時間眼中流轉,思緒不斷。

「你終究……終究也堅持住了麼。」青年看著胖小子喃喃道。

懷中的嬰兒自然不知道他在說什麼,只是用小手一個勁地扯青年的絡腮鬍。

清幽的院落媟L風拂過,寂寥無聲。

青年呆立片刻,彷彿下了某種決心,看著懷中的胖小子道:「今個是除夕夜,以後你便跟著我,名夜夕。如何?」

「啊嘰嗚哇……」

懷中的嬰兒彷彿聽懂了他的話,小嘴一下咧開,笑了。

「哈哈哈……」青年看著嬰兒開懷大笑,彷彿十幾年枯如死水的心一下活絡開來。

他想起那個身影離開後他便是一個人,又想起人們發現那個渾身浴血的少年站在洞穴前宛如瘋魔一般地仰頭嘶吼,哭鬧大笑而避之不及的樣子,再後來那些冠之以怪物的人們卻又回到他的面前,哭鬧著跪倒,苦苦哀求少年去降妖伏魔。

真可笑不是嗎?青年看著懷中漸漸入睡的嬰兒,嘴角一下就蕩了開來。

真好,從此便不再是一個人。

就在鹿妖閉眼的那一刻,從某個遙遠的地方傳出一聲嘆息,在山間回蕩開來。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