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愛河、城市光廊外,高雄還有哪些好玩的地方?【KH STYLE高雄款】帶你迅速瞭解高雄市吃喝玩樂好去處! 【異外之聲˙同志熱線電子報】帶你/妳了解台灣同志社群近況,掌握第一手活動與報導,聊異性戀之外的事!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7/05/18 第186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  北美智權網站
 
 
 
 
專利評析 SEP訴訟經典案例分享:西電捷通訴Sony 標準專利侵權
   
法規訴訟 面對大陸專利訴訟,北京高級法官給台商的六大建議
   
深入報導 從「全盤」到「部分」,公司法修正命運多舛
   
研發創新 當Google與Apple的語音智慧助理專利遇上Alice
   
智財管理 用哈哈鏡如何能正衣冠?
   
 
SEP訴訟經典案例分享:西電捷通訴Sony 標準專利侵權
李淑蓮╱北美智權報 編輯部
標準必要專利(SEP)的侵權訴訟一直是通訊產業相當關注的話題,中國大陸在通訊領域起步比較晚,直到華為、中興走出去之後,大陸廠商才開始在一些國際標準組織占有一席之地。由於起步晚,中國的後起之秀也只能在4G、5G領域開始急起直追,一些先前的技術像是2G、3G、Wi-Fi等等,大陸廠商在標準專利上都沾不上邊。不過,由於中國內需市場大,關起門來就是一個龐大的市場,因此大陸官方也常常自訂標準,也規定要進到大陸市場的商品必須符合大陸的國家標準才會放行。本文要分享的就是一場關於中國國家通訊標準WAPI的標準專利戰爭,這場剛於今年2月一審判決出爐的專利戰,對中國專利訴訟有指標性的意義。

《中國大陸專利無效和訴訟實務發展與台商應對之道》研討會中,北京隆諾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洪燕以「北京知識產權法院2017典型案例西電捷通 VS 索尼」為題,進行了專題演講。這一件為北京知識產權法院2017年3月分剛一審判決出爐的案例,洪燕表示選擇此案件有4個主要原因:(1)有重要人物聽審,包括中國科技部部長萬鋼及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這是大陸國內專利審判中首見的;表示政府越來越重視專利戰爭。(2)涉及標準專利 (SEP),影響產業範圍廣。(3) 審理法院(法官思路)突破 (4) 對往後訴訟的影響(判例研究)。

攝影:唐銘偉

此案件涉及之標準必要專利 (SEP)是WAPI (WLAN Authentication and Privacy Infrastructure,無線鑑別和保密基礎結構),WAPI可以說是中國大陸的Wi-Fi,是其國家的F制性標準,所有輸入中國大陸的手機必須具備WAPI功能。在大陸的行貨手機中,在無線存取的地方,都必須具備選用WAPI的選項。

本案的原告西電捷通是WAPI標準的積極推動者,在WAPI領域佈局了很多專利。涉案專利ZL02139508.X是其中一件核心的WAPI專利,WAPI標準的證書鑒別過程與ZL02139508.X專利權利要求是一致(註:參見WAPI標準第45頁第8.3.1.1 部分圖48 )。

圖1. 西電捷通涉案專利權利要求書摘要
圖片來源:《中國大陸專利無效和訴訟實務發展與台商應對之道》研討會,北京隆諾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洪燕演講講義。

圖2. 涉案專利權利要求書圖示
圖片來源:《中國大陸專利無效和訴訟實務發展與台商應對之道》研討會,北京隆諾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洪燕演講講義。

圖3是這件案件的流程,洪燕指出,其實西電捷通在正式起訴之前,已與Sony進行了很長一段時間的談判,自2009年起已經向Sony索取專利授權金,但雙方最終並沒有達成共識。在雙方談判於2015年破裂之後,西電捷運同年7月即於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出訴訟,後來Sony也提出了管轄權異議,過了一審、二審,管轄權異議上訴於2015年11月被駁回後,即正式進入審理階段。2016年2月首次正式開庭,同年12月21日第二次開庭,而很快的在2017年3月即作出一審判決。從起訴到一審判決,才歷經20個月。判決結果是Sony侵權罪成,必須停止侵權且賠償西電捷通900多萬人民幣損害賠償。

圖3. 案件流程
圖片來源:《中國大陸專利無效和訴訟實務發展與台商應對之道》研討會,北京隆諾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洪燕演講講義。

洪燕指出,在這件案件中,雙方爭點有以下3點:

  1. 被告在被控侵權{品的設計研發、生{製造、出廠檢測等過程中是否使用了涉案專利方法?
  2. 被告製造、銷售的被控侵權{品作dMT (行動終端) 一方,能否與AP(無線接入點)、AS(認證伺服器)共同實施涉案專利?
  3. 被告主張的權利用盡抗辯事由是否成立?

爭點一:是否存在出廠測試以及是否構成直接侵權

針對爭點一,需要釐清的有2點:

  1. Sony是否針對被控侵權{品進行WAPI功能的測試?
  2. 西電捷通提交給國家無線電檢測中心做出的報告,證明Sony生{的L50t、XM50t、S55t、L39H型號的手機具備WAPI功能。另一方面,法院也要求Sony提供資料,以了解Sony在研發生產過程中,是如何對其設備作測試的(洪燕指出這有一點像美國法院證據開示的形態)。因此根據法院提交證據的要求,Sony提交了研發階段針對四款手機採集的WAPI數據;但Sony主張其僅在研發階段針對該四款{品進行測試。另外,Sony主張他們是將手機送給國家機關作檢測,因此對其手機作檢測的是國家機關,在實執專利方法的也是國家檢測機關,而不是Sony本身。

  3. Sony所進行的測試是否使用專利方法?
  4. 被告Sony確認35款手機具有WAPI功能(因為要在大陸銷售不可能繞過去),而且認同L50t等四款手機通過WAPI功能選項進接無線區域網的方法步驟與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2、5、6的技術方案相同。

法院認定:根據原告證據4、被告研發測試證據、以及國家《質量管理體系要求》,推定全部手機在研發、生{製造、出廠檢測等過程中,必須進行WAPI測試,且該測試方法與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2、5、6相同。在此基礎上,法院認定被告在研發、生{製造、出廠檢測等過程中,使用WAPI此一方案構成而直接侵犯專利權。

爭點二:被告製造、銷售的被控侵權{品作dMT一方,能否與AP、AS共同實施涉案專利

洪燕指出這問題涉及多側撰寫權利要求侵權認定的問題,整個權利的實施要靠3部分來完成:

  1. 動作由不同的模塊/裝置/部件實施;
  2. 動作發生在不同的地方;
  3. 工作之間存在交互。

洪燕指出,針對此類權利要求,不是由終端用戶或任何生{經營目的之廠家實施所有步驟,這個牽涉到「幫助侵權/間接侵權的法律規定」:

2016年4月1日生效實施的《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侵犯專利權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一條規定:「明知有關{品系專門用於實施專利的材料、設備、零部件、中間物等,未經專利權人許可,d生{經營目的將該{品提供給他人實施了侵犯專利權的行d,權利人主張該提供者的行d屬於侵權責任法第九條規定的幫助他人實施侵權行d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洪燕指出,從以上的條款,可以解讀出以下幾個幫助侵權/間接侵權之構成要件:

  1. {品的專用性:侵權{品要有專用性
  2. 明知專用性,而以生{經營目的提供給他人:只需要明知產品有專用性即可
  3. 他人實施了侵犯專利權的行d:其中有2個重點,(i)要有侵權行為出現、(ii)條文規定用的是「實施了」,這是一個過去式,表示是已經發生,不是「可能」存在狀態。

針對以上3個侵權/間接侵權之構成要件,兩造意見及法院認定如下:

  1. 專用性
    • 原告意見:由WAPI芯片、WAPI模塊等組合而成的WAPI功能模塊組合系實施涉案專利方法的專用設備;
    • 被告意見:被控侵權{品手機具有實質性非侵權用途,並非專門用於實施涉案專利的設備,
    • 法院認d:經組織勘驗,被控侵權{品(手機)通過安裝WAPI相關證書能連接WAPI網絡。被告也確認其製造、銷售的L39h等35款手機具有WAPI功能。對於硬件和軟件結合的WAPI功能模塊組合而言,其在實施涉案專利之外,並無其他實質性用途。

  2. 明知而以生{經營目的提供他人
  3. 針對「明知」的問題,法院認d被告明知被控侵權{品中內置有WAPI功能模塊組合,且該組合系專門用於實施涉案專利的設備,未經原告許可,d生{經營目的將該{品提供給他人。

  4. 他人實施了侵犯專利權的行d(判決書直接引用)
  5. 法院認定如下:

    • 一般而言,間接侵權行d應以直接侵權行d的存在d前提。
    • 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專利權人應該證明有另一主體實際實施了直接侵權行d,而僅需證明被控侵權{品的用戶按照{品的預設方式使用{品「將」全面覆蓋專利權的技術特徵即可,至於該用戶是否要承擔侵權責任,與間接侵權行d的成立無關:之所以這樣解釋,是因d在一些使用方法專利中,實現「全面覆蓋」涉案專利權利要求技術特徵的主體多d用戶,而用戶因其「非生{經營目的」不構成專利侵權,此時如果機械適用「間接侵權行d應以直接侵權行d的存在d前提」,將導致涉及用戶的使用方法專利不能獲得法律保護,有違專利法針對該類使用方法授予專利權的制度初衷。

最後要探討的是使用方法專利是否存在權利用盡的問題?針對這一點,原告及被告各有以下意見。

  • 被告:用於WAPI測試的AP和AS設備( IWN A2410設備)系實現涉案專利的專用設備,由原告合法銷售,故涉案專利已經權利用盡。
  • 原告:認可IWN A2410設備由其銷售,但認dIWN A2410設備並非實施WAPI技術的專用設備,故涉案專利不存在權利用盡的問題
  • 法院:法院並沒有針對兩造意見提出評論,只表示單純的「使用方法專利」不存在權利用盡的問題。其竟見源自於專利法第六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專利{品或者依照專利方法直接獲得的{品,由專利權人或者經其許可的單位、個人售出後,使用、許諾銷售、銷售、進口該{品的,不視d侵犯專利權。

此外,專利法第十一條規定:「發明和實用新型專利權被授予後,除本法另有規定的以外,任何單位或者個人未經專利權人許可,都不得實施其專利,即不得d生{經營目的製造、使用、許諾銷售、銷售、進口其專利{品,或者使用其專利方法以及使用、許諾銷售、銷售、進口依照該專利方法直接獲得的{品。」

還有剛出爐不久的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7年4月20日外公布新修訂的《專利侵權判定指南2017》,當中針對方法專利權利用盡部分也有一個條文,第四部分「不視d侵權的抗辯」中第131條第(4)點規定:「方法專利的專利權人或被許可人售出專門用於實施其方法的設備後,使用該設備實施該方法專利。」條文認為這樣是會構成權利用盡。洪燕認為此一條文與案中兩造的意見是契合的,但與一審法官的意見則是有差異的,針對方法專利權利用盡問題,洪燕認為接下來(二審)走向讓人期待。


《北美智權報》第185期更多精采文章:

中國專利訴訟系列報導(3)-於中國大陸專利無效程序中該如何搜集網路證據?

用哈哈鏡如何能正衣冠?

專利新穎性優惠期延長,何以獨漏設計專利?

 
面對大陸專利訴訟,北京高級法官給台商的六大建議
吳碧娥╱北美智權報 編輯部
關心大陸專利訴訟發展的人,應該對於北京務實智慧財產權發展中心主任程永順並不陌生。曾擔任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智慧財產權庭副庭長、高級法官的他,多次受邀進行兩岸專利訴訟交流,從1995年至今,至少是第七次來台灣。但今年對程永順而言特別不一樣,這是他參與過這麼多次相關研討會以來,第一次遇到這麼多人參加。這些年大陸知識產權發展確實產生很多變化,顯見這些變化深受台商企業的高度關切。程永順也藉此機會,以多年擔任法官的審判經驗,提出台商面對大陸專利訴訟時的六大建議!

北京務實智慧財產權發展中心主任程永順
原為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智慧財產權庭副庭長、高級法官。
中國最早從事智慧財產權審判的法官之一,主審和參與審理過一大批有重大影響的智慧財產權案件。

2003年被英國《智慧財產權管理》雜誌評為「當今世界50位最有影響的智慧財產權人士」之一。在智慧財產權界享有高聲望。

大陸專利訴訟案件數量平穩上升

從2006年統計大陸全國法院受理案件至2016年,不難發現大幅上升的趨勢。去年大陸一審知識產權民事案件受理量已超過13萬件,其中各地著作權相關案件上升最快,與互聯網侵權案件發展有密切關係。商標案件這幾年也有增長;唯獨專利侵權案件成長比較平穩,與大陸專利申請和授權的數量相比,上升速度沒這麼快,程永順認為,這趨勢準確反應出大陸的創新和知識產權保護的現況。

圖一、全國一審知識產權民事案件受理量和結案量(2006-2016)
資料來源:程永順簡報

圖二、全國法院一審知識產權案件收案統計(2006-2015)
資料來源:程永順簡報

大陸專利訴訟案件管轄法院數量多,但是各地法院受理案件數量不平衡、分佈不均,其中廣東、北京、江蘇、上海、浙江受理案件的數量,就占了全國31個省分的70%,受理案件有集中的現象。大陸對於法院的審限有明確規定,一審必須在受理後6個月內結案,二審則需在3個月內結案,根據上海知識產權法院公布的數據,2016年審結案件為1,877件,審限內結案率為94.14%。目前大陸法院結案審限仍不斷在縮短;其中,以調解方式結案增多。

程永順認為,若是著作權、商標案件,一兩個月內審結還說得過去,但若涉及專利或商業秘密案件,法院審理時間顯得有點短,有北京知識產權的訴訟律師及當事人反應,專利無效案件半天時間要開3∼4個庭,似乎有點太快了。

不過,大陸先在2014年11月6日成立北京知識產權法院,12月又陸續成立廣州知識產權法院和上海知識產權法院,迅速成立三個知識產權法院,正是大陸司法改革的一部分,知識產權法院成為司法改革的探索者和先行者。程永順表示,回頭來看這兩年多來,雖然成立三個知識產權法院,未必就能快速提升大陸知識產權保護的水平,但確實是大陸司法改革方面的重要探索。

表一、大陸與知識產權相關的司法改革措施 資料來源:程永順簡報/本報整理
  • 實行案例指導制度:以前每個案子是各自審理、毫無相關;現在若拿出以前法院所做出的生效判決,可以對現在案件有所影響。
  • 法官員額制度:法官需經過遴選產生,僅選出三分之一符合資質者成為法官。
  • 去行政化,取消案件彙報、審批制度:以前有案件匯報制度,法官辦案不用再向上級庭長報告,由法官自行作主和負責。
  • 院長、庭長辦案常態化。
  • 審判權下放,法官負責制;法官獨立辦案,獨立判決。
  • 參考台灣智財法院作法,引入技術調查官制度、專家輔助人制度。
  • 參考美國「法庭之友」制度,聽取專家意見。
  • 擬試行公開合議庭對判決結果的分歧。以多數法官意見作判決。

以上種種司法改革措施,都將在試行三年之後,於今年8月總結後歸納出未來的作法。

表二、2017年大陸成立四個知識產權專門法庭 資料來源:程永順簡報/本報整理
時間 功能
2017-1-9 成都知識產權審判庭掛牌成立:可跨區域受理壟斷案
2017- 1-19 蘇州知識產權法庭在國家知識產權示範園區蘇州高新區掛牌成立:將跨區域集中管轄發生在蘇州市、無錫市、常州市、南通市轄區內的部分知識產權案件
2017-1-19 南京知識產權法庭成立:可以跨區域管轄知識產權案件
2017-2-22 武漢知識產權審判庭在東湖高新區掛牌成立:成為全省知識產權案件的審理中心

外國企業專利訴訟紅利不再

值得注意的是,過去為吸引外資,只要是外國企業(涉外、港、澳、台)在大陸發生專利糾紛案件,通常會受到特別的關注,像是過去外國企業在浙江法院的勝訴率高達98%。不過現在大陸開始強調知識產權保護的公正與高效,逐漸趨於理性之下,不再給外資企業特殊保護。

中國大陸專利訴訟的主要問題

問題一、混亂的管轄制度

若以級別區分,大陸有基層法院、中級法院、高級法院,截至2014年底,大陸具有專利案件管轄權的高級法院共有32個;而在大陸404個中級法院中,只有87個法院能夠審理實用新型和外觀設計專利案件;3,000多個基層法院中,大概有10個能夠審理部分的專利案件。大陸法院的訴訟管轄制度複雜,一旦紛爭專利糾紛,甚至連法官都搞不清楚該由誰管轄。

舉例來說,大陸雖有知識產權法院,但廣州知識產權法院不能審理深圳的專利案件;現在又有跨地域管轄知識產權法庭,有些是建立在中級法院之下,有些則是隸屬基層法院。不僅如此,如果原告請求的損害賠償金額較高,基層或中級法院就不能受理,必須交由高級法院審查,程永順笑稱,連法官都感覺很混亂,如果專利權人委託的律師不夠專業,想打官司可能連管轄法院都找不到。

問題二、不一致的判決標準

雖然大陸致力於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的力度,但法院判決結果的尺度、標準仍然不一致。從案件審理結果看,不同地區法院判決結果不一致、上下級法院判決結果不一致、同一法院中不同合議庭判決結果也不一致;同一法院不同審判庭判決結果同樣不一致。

去年大陸最高法院知識產權庭共新收724件各類知識產權案件。其中,最高法院提審案件共99件,不服判決申請再審(第三審)案件為601件。程永順指出,提審與再審之間的數量落差,說明大陸人民對於判決結果不服氣、不滿意。雖然大量案件很快就審結,但大部分都是調解,只有少部分是法院作出判決,現在二審上訴、申訴的數量越來越大,說明法院審判尺度不一致,當事人就會一直上訴到底。

問題三、過低的損害賠償金額

程永順認為,知識產權保護最大的難題集中在兩點:判定到底是否侵權,以及構成侵權應如何賠償。根據大陸專利法修訂草案的統計數據,專利侵權案件專利權人獲得的賠償,平均占其請求額的36%,賠償額平均僅為人民幣8萬元;根據對北京市高級法院100件二審專利侵權糾紛的抽樣調查,65件判決損害賠償的糾紛,平均賠償額為人民幣21萬元。大陸法院對於侵權訴訟的判決賠償金額過低,已經引發反彈聲浪。但到底該怎麼判賠才適當?目前還有很大的爭議。【本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北美智權報》185期:面對大陸專利訴訟,北京高級法官給台商的六大建議


《北美智權報》第185期更多精采文章:

中國專利訴訟系列報導(4) - 中興通訊:NPE專利戰場將從歐美轉向大陸!

當Google與Apple的語音智慧助理專利遇上Alice

從「全盤」到「部分」,公司法修正命運多舛

 
從「全盤」到「部分」,公司法修正命運多舛
進行了一年多的公司法全盤修正研究,第一場官方公聽會就砲聲隆隆,原本「全盤」修正的偉大目標,到了經濟部手上,卻成了「部分」修正草案,而民間修法委員會更在這場公聽會結束沒多久,就宣布與經濟部解除合作關係。看來這部被新政府寄予厚望的新法案,短期內恐怕難有好結果了。

「相信各位還記得,這個禮拜一(5月1日)開始報稅時,系統完全運作不了的慘劇,這個e化平台的風險以後誰能承擔?」在公司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公聽會上,知名網路評論家朱學恆以中小企業主的身分搶先發言,「我們國家的經濟正處於虛不受補的狀況,適合進行那麼激烈的改革嗎?」

作為全國商業活動的根本大法,公司法任何一個條文修正都動見觀瞻。因此,當民間修法委員會推出「全盤修正、一步到位」的建議案,並送進經濟部之後,官方版的修正草案卻一直難產。好不容易到了今年二月,修法的策略已變成「部分修正、分階段到位」,而且即使如此,也難以平復外界批評的聲浪。其中,批評的焦點之一,就是民間修法委員會力推的e化平台。

公司法修正 官方、民間不同調

圖1:經濟部商業司司長李鎂報告經濟部版公司法修正草案
攝影:蔣士棋

為了增加公司運作效率,民間修法委員會建議將現行的公司法規定的各種應為登記或公告事項,以電子登記平台(即「e化平台」)實行,由公司自己登載資料,並對平台資訊的真實性及時效性負責。

乍看之下,這個e化平台與現行的全國商工行政服務入口網沒有不同,對於公司資訊透明也有相當助益,但對於承擔登記義務的公司來說,其實增加不少的成本。

負擔1:財報也是登記事項?

現在在經濟部的公司登記查詢頁面,可以看到的訊息有代表人、實收資本額、董監事……等,但在e化平台卻不只如此。根據民間修法委員會的建議,未來揭露資本額時,得加計發行新股的溢價資本公積,另外還得揭露會計師查核簽證之財務報表、股東名簿與實質受益人資訊及其他申報事項。其中,對於資本額與財務報表兩項,更開放任何人皆能申請查閱或抄錄。

另一方面,民間版本的修法建議,也擴大了財報簽證及公開的公司範圍。現行的公司法規定,公司資本額達一定數額(註:3000萬元)以上者,財務報表應先經會計師查核簽證,但民間版本則是公司為達中央主管機關所定一定規模以上者,財務報表得免經會計師查核簽證。

總結來看,民間版本對所有公司設下了非常嚴格的資訊公開標準。首先,不論是否有公開發行,一家公司的財務報表原則上都必須經會計師查核簽證,並且對外揭露;再者,民間版本以「一定規模」作為公司財報簽證與公開以否的標準,也比現行法的資本額標準更模糊,業者只怕更加無所適從。經濟部就估算,依照民間版本的修法建議,全國有四萬六千家、資本額超過三千萬元的非公開發行公司,財務報表將被強制公開。

表1:民間修法建議版本與現行規定對公司資訊揭露要求比較 製表:蔣士棋
民間修法委員會建議現行規定
揭露內容新增:
  1. 經會計師查核簽證財報
  2. 加計資本公積之資本總額
  3. 股東名簿及實質受益人
  4. 年度申報事項
  1. 左列規定
  2. 經濟部版草案要求揭露對具特殊權利的特別股進行揭露
揭露義務人一定規模以上公司,尚無明確規範資本額一定數額以上公司,現行為3000萬元

負擔2:專責登記人員可能有刑罰風險

因為登記工作變得更加專業,民間版本特別規定,公司內部應設專責人員,並且向主管機關完成登記。專責人員可以是代表公司之董事,或者外部具有專門資格之人(如律師、會計師),也可以是民間修法委員會鼓勵設置、協助獨立董事取得關鍵資訊以增進公司治理品質的「公司秘書」。

重點是,不管專責登記人員由誰擔任,如果明知登記與事實不符,或者提供不實登記的相關資料,可能被處以5年以下有期徒刑,同時被科以50萬至250萬元的罰金。

最讓公司經營者困擾的,當屬股東名簿與實質負責人一項。雖然這只是公司須申報,但不須對外揭露的資訊,但根據民間版本的建議,股份轉讓必須於公司股東名簿完成轉讓才發生轉讓的效力──換句話說,原本私人之間的股權交易,未來可能變成如不動產交易一般嚴格。而且,如果未將此一資訊登錄在e化平台上,公司可能得面臨2萬元至10萬元,並可連續處罰的罰鍰。

從上述的分析不難得知,為什麼產業各界對於這部修法建議幾乎沒有好評。在這套架構下,每家公司的資訊揭露質和量,都已經與公開發行公司相距不遠,而且相關人員及公司本身,還得面臨刑事和行政上的法律風險,經營成本瞬間大幅上升。這對於以中小企業為經濟骨幹的台灣來說,真的承受得了嗎?


《北美智權報》第185期更多精采文章:

中國專利訴訟系列報導(1) - SEP訴訟經典案例分享:西電捷通訴Sony 標準專利侵權

司法改革再思考:台灣有智財專屬法院,卻無智財專門律師?

專利新穎性優惠期延長,何以獨漏設計專利?

 
當Google與Apple的語音智慧助理專利遇上Alice
蘇之勤╱北美智權專利工程研究組
在物聯網裝置不斷推陳出新的同時,語音智慧助理是不能被忽視的一個重要角色。以智慧家居為例,當玄關、客廳、臥室以及廚房等都佈滿智慧裝置時,一個類似電影鋼鐵人中Jarvis的智慧助理就能讓你更輕鬆地操控各式家電以及完成叫pizza、網購等語音消費行為。但當Siri或Alexa不再只是回答天氣、時間或各式無害的蠢問題,而是執行理應需要先行授權的指令時,有什麼方法可以在越來越複雜的使用情境下,避免家中兒童不經意地訂購了一卡車的玩具?或是防止有心人士用錄音重播的方式啟動你的智慧助理呢?以下將介紹Apple與Google針對語音助理的相關技術以及其專利分析。

在進入接續段落前要先說明的是,本文中強調的操作情境是「動口不動手」,也就是說僅用語音作為啟動以及命令的媒介,優先排除了例如手動輸入密碼等既有的認證方式。

Patent Bibliography US 14/943287
Title: HOTWORD RECOGNITION
Appl. Date: 2015-11-17
Applicants: Google Inc.

定價129美元的Google的語音助理Google Home具有圓潤的外型,在其官網的介紹影片中,以多元成家的二位爸爸分別向同一個Google Home查詢自己的行事曆來展示支援辨識多使用者的功能。然而現有的聲紋辨識技術應已能辨識不同人的聲音,所以Google申請的US 14/943287這篇專利的技術主體並不是多使用者之辨識,而是有關如何防止未授權者利用例如錄音等方式記錄下裝置擁有者用於裝置解鎖,或是取得授權的熱詞(hotword)後,將聲音重播來通過語音驗證,Google將這行為稱作重播攻擊(replay attack)。

圖1. US Patent No. 14/943287之圖1
圖片來源:USPTO

圖1展示了從系統100偵測到使用者的發聲(utterance; 此處範例為“Ok Computer”) 110後,聲音子系統120接收聲音並處理後丟給熱詞偵測器130,若確定發聲有對應到熱詞則繼續傳遞給聲紋產生器140,接著重播攻擊引擎150會比對產生的聲紋以及熱詞聲紋資料庫中的資料,如果比對結果是相符合的(match),則鎖住裝置或是維持鎖住狀態,若不相符合則允許執行查詢或指令。

看到這裡可能會覺得奇怪,怎麼會比對符合反而被鎖住呢?主要是因為此技術是比對熱詞的聲紋,而非發聲的聲紋,其判斷邏輯是經比對後如果出現符合的熱詞聲紋則可能就是重播攻擊。

在說明書中有提到其比對方式是經過近似度等分析後,重播攻擊引擎150會產生一個近似度分數(similarity score),再確定該近似度分數是否滿足預先決定的門檻分數(predetermined threshold score)。而這近似度分數或是門檻分數會隨著熱詞後接續之指令的敏感度而有所調整,舉例來說,詢問行事曆因為涉及個人或是私人資料,所以該指令的敏感度會高於例如詢問天氣,進而降低重播攻擊成功的機率。另外如果藉由環境背景聲判斷熱詞聲紋是在公眾場所或非於信任場所(例如家中)產生的,則該熱詞聲紋會被認為可能是重播攻擊。

在圖2中,“Call Mom”是接續於熱詞“Ok Computer”的指令,所以在方塊214比對的是熱詞與指令是否來自同一使用者,符合的話則執行查詢或指令,這就與前述的重播攻擊比對不同(方塊205)。此外,雖然說明書中並未明確記載,但在多重使用者之辨識的步驟應該是在重播攻擊比對時進行。

圖2. US Patent No. 14/943287之圖2A
圖片來源:USPTO

Google這篇美國專利在2017年5月1號獲證,在審查過程中,審委並未發出新穎性或非顯而易見性的核駁,而是以相當長的篇幅說明原始claims不符合專利適格性,其中包括請求項(1)指向非法定標的(non-statutory subject matter)以及(2)指向司法例外且沒有顯著超過,而第二點也就是近幾年令申請人頭痛的Alice rejection。由於本案申請人在收到Office Action後與審委進行了電話面詢,推測其答辯意見多已於電詢中說明,所以在其遞交的答覆理由中並無太多關於其如何克服專利適格性的資料,故此處僅從其修改的請求項(圖3)推測,在修改的內容中,“despite determining that the audio data corresponds to the hotword”是關鍵,其意義就是告訴審委此案的replay attack的特徵是基於現有聲紋符合即可開鎖的技術下所附加的限制條件,且其帶有進步效果,至少在Alice test的Step 2的“in combination”時是顯著超過抽象概念的。

圖3. US Patent No. 14/943287 Amended Claim (紅框為本文加註)
圖片來源:USPTO

Patent Bibliography US 15/163392
Title: SPEAKER RECOGNITION
Appl. Date: 2016-05-24
Applicants: Apple Inc.

Apple雖然目前還沒有類似Google Home或是Amazon Echo的商品,但其在另一篇專利US 20170092270中,隱約透露未來Apple應該也會推出類似的商品,就如圖4所示,裝置608應就是語音智慧助理的硬體裝置。

圖4. US Patent No. 20170092270 之圖6B
圖片來源:USPTO

不過本文要介紹的是另一篇蘋果專利US 15/163392,其係有關(1)多重使用者辨識以及(2)自訂啟動詞語,換句話說,未來版本的iOS中可能不用再喊“hey, Siri”了。

圖5是392專利對於多重使用者之辨識的總流程圖,其中包含許多因應不同狀況的子流程(圓圈A、E等),本段觀察的重點是區塊902以及904。在說明書中,Apple把“hey, Siri”這種啟動詞語稱作語彙觸發器(lexical trigger),使用者可自訂的語彙觸發器(user-customizable lexical trigger)可以是使用者的自然話語,例如“hey there, boss”,也可以是不同於話語的聲音,例如口哨,或是由使用者或使用者操作之裝置所產生的非話語的發聲(utterance)。另外說明書也有提到,自訂的好處是可以加強安全性,因為未授權者較難猜出使用者設定的詞語,此外,一聲“hey, Siri”同時喚起辦公桌上所有iPhone的問題也能被解決。但是自訂也是有些限制的,淫穢的(obscene)、冒犯的(offensive)、不雅的(tasteless)的詞語是被禁止的。

說明書中提到偵測到使用者的聲音特徵變換除了是新使用者以外,使用者身處不同環境例如浴室或草坪以及感冒或過敏等健康狀況的變化都會影響聲音特徵,智慧助理應該要能根據這些資料來預期使用者聲音的不同。Apple這些設想相當周到,但可能仍需更完善的物聯網環境才能提升效果。

圖5. US Patent No. 15/163392之圖8A
圖片來源:USPTO

接續的觀察重點是392專利的保護範圍,至本文截稿時,392專利已收到第一次Office Action,申請人尚未回覆,所以是尚未核准的專利。如圖6所示,Apple把多重使用者辨識以及使用者自訂語彙觸發器的技術特徵都有放到Claim 1中,若辨識相符合則喚醒虛擬助理(第一個紅框),若辨識失敗則放棄喚醒的動作。

但Apple這篇專利跟上述Google的287專利一樣在審查時遇到35 U.S.C. 101專利適格性的Alice rejection,被判定是抽象概念且未顯著超過(如圖7)。拿287專利來比較,二者都是與語音辨識技術以及智慧助理相關,只不過Google因為是針對重播攻擊,所以在辨識成功後是禁止喚醒,而Apple恰好相反,辨識成功是執行喚醒。

從這二專利案的審查可以得知,以這二案原始的claims來說,在審委的眼中,根據資料A、B做出決定C只是數學比較關係或只是單純的想法(an idea of itself),並不具可專利性。這時可回想Google怎麼克服Alice核駁,其新增的限制條件“the computing device being configured to exit the lock mode based on determining that the audio data corresponds to a hotword”在某個角度上就是Apple這篇專利Claim 1的狀況(一般狀況),配上“despite determining that the audio data corresponds to the hotword”的限制,原本的“重播攻擊處置”就變成“在一般狀況下的重播攻擊處置”,因而克服101核駁,至於Apple未來如何克服值得追蹤觀察。

圖6. US Patent No. 15/163392 Claim 1 (紅框為本文加註)
圖片來源:USPTO

圖7. US Patent No. 15/163392 Office Action (紅框為本文加註)
圖片來源:USPTO


《北美智權報》第185期更多精采文章:

司法改革再思考:台灣有智財專屬法院,卻無智財專門律師?

專利新穎性優惠期延長,何以獨漏設計專利?

專利蟑螂隨意寄發索取權利金信函:2013年In re Innovatio案

 
用哈哈鏡如何能正衣冠?
吾思/資深專利工作者
新修正的【專利審查基準第五篇第一章專利權之舉發】已於2017年1月1日生效。如果舉發事由是審查基準中「法定舉發事由」中所載「發明或新型之更正實質擴大或變更公告時之申請專利範圍」時,按照2017年的新修正審查基準,仍然要以最近一次公告版本作為審查更正版本是否符合更正要件的比對依據,這時候,如果最近一次公告版本已經過審查確認是有瑕疵的版本,要如何以一個有瑕疵的公告版本作為比對依據呢?就如同以哈哈鏡來正衣冠一樣,似乎怎麼看都會是扭曲歪斜的。但實際上,這一次的審查基準修正,真的會導致這樣的困境嗎?

經濟部智慧財產局 (TIPO) 已於2016年12月29日發布修正【專利審查基準第五篇第一章專利權之舉發】,並已於2017年1月1日生效。本次修正的重點包括:(1)增列舉發伴隨更正時例外不視為撤回之情形;(2)增列一案兩請得行使闡明權事項;(3)增列網路及外文證據調查;(4)刪減職權審查事項案例。除了上述的這四項修正重點之外,另外還修正了【舉發事由爭執系爭專利最近一次公告版本之專利權具有瑕疵】時的處理方式。【[舉發事由爭執系爭專利最近一次公告版本之專利權具有瑕疵【的情況,其實發生機率並不算很高,加上這也不是這次審查基準修改的重點,所以並沒有引起廣大的注意,算是個冷門的小配角。在公聽會以及相關的研討會上,這個修正內容通常以「原審查基準內容有違反專利法之疑慮」一句話就帶過,至於本次舉發之審查基準修正後與修正前,在實務上的操作方式以及細節,並沒有詳細交代。

不過,魔鬼常常是藏在細節裡,冷門話題裡面也常常藏有一些有趣的事情。今天我們來仔細看一看本次審查基準修正後,【舉發事由爭執系爭專利最近一次公告版本之專利權具有瑕疵】時,究竟應該如何進行審查。

【舉發事由爭執系爭專利最近一次公告版本之專利權具有瑕疵】包含哪些情況?

上述審查基準之修正所涉及的【舉發事由爭執系爭專利最近一次公告版本之專利權具有瑕疵】的情況,是指專利審查基準第五篇第一章專利權之舉發的第2.3.1節所述之「法定舉發事由」中所載(10)、(13)至(19)之情況。包括了: (10)發明或新型之修正超出申請時說明書、申請專利範圍或圖式所揭露之範圍;或設計之修正超出申請時說明書或圖式所揭露之範圍;(13)補正之中文本超出申請時外文本所揭露之範圍;(14)申請階段中,誤譯訂正超出申請時外文本所揭露之範圍;(15)公告後之誤譯訂正超出申請時外文本所揭露之範圍;(16)發明或新型之分割超出申請時說明書、申請專利範圍或圖式所揭露之範圍;或設計之分割超出申請時說明書或圖式所揭露之範圍;(17)發明或新型之改請超出申請時說明書、申請專利範圍或圖式所揭露之範圍;或設計之改請超出申請時說明書或圖式所揭露之範圍;(18)發明或新型之更正超出申請時說明書、申請專利範圍或圖式所揭露 之範圍;或設計之更正超出申請時說明書或圖式所揭露之範圍;以及(19)發明或新型之更正實質擴大或變更公告時之申請專利範圍;或設計之更正實質擴大或變更公告時之圖式。

【舉發事由爭執系爭專利最近一次公告版本之專利權具有瑕疵】的處理原則

當舉發事由爭執系爭專利最近一次公告版本之專利權具有瑕疵的時候,如果審查的結果認為,最近一次公告版本確實有超出申請時說明書、申請專利範圍或圖式所揭露之範圍,或有實質擴大或變更公告時之申請專利範圍(於設計為圖式)時,因為上述這些瑕疵為舉發法定事由,所以審查的結果應該要作出舉發成立之審定,使得系爭專利權因此被撤銷。但是,這類的瑕疵,常常可以在維持著專利有效性的前提下,藉由更正來治癒的,若因為這樣的瑕疵使得專利權遭撤銷而自始無效,對專利權人來說是很嚴酷的。因此,基於專利權人之權益考量,例外允許專利權人可以藉由提出更正來治癒上述瑕疵,以獲得舉發不成立之審定結果,維持住專利權的有效性。

本次審查基準的修正點在於更正審查時的比對版本

在【舉發事由爭執系爭專利最近一次公告版本之專利權具有瑕疵】的情況下,審查時的原則仍然是如上述那樣,允許專利權人可以藉由提出更正來治癒瑕疵,以獲得舉發不成立的審定結果。但是,2014年審查基準與本次修正後的審查基準,關於更正審查時所採用的比對版本有所不同。

依據專利法第68條的規定,說明書、申請專利範圍及圖式經更正公告者,溯自申請日生效。既然公告後的更正版本是溯自申請日生效,所以,在更正版本公告之後若有第三人提出舉發,當然應該要以該經過公告的更正版本作為舉發審查及更正審查的依據。

但是,2014年的審查基準中,對於【舉發事由爭執系爭專利最近一次公告版本之專利權具有瑕疵】的情況,作出了例外的規定。

依據2014年的審查基準,當專利權人為了要治癒最近一次公告版本的瑕疵而提出更正時,最近一次公告版本就是舉發人與被舉發人之間爭執之對象,如果經過審查認為最近一次公告版本確實具有瑕疵,該最近一次公告版本當然就無法作為後續更正審查時,據以判斷後續更正版本是否實質擴大或變更公告時申請專利範圍(於設計為圖式)之比對基礎。因此,在審查專利權人為了治癒瑕疵而所提出的新更正版本的時候,必須回溯歷次公告本,以最近一次正確無瑕疵之公告版本作為判斷之依據,並依據該正確無瑕疵的公告版本之申請專利範圍(於設計為圖式)為比對依據,來審查新提出的更正版本。經過這樣的比對,如果審查結果是准予更正的話,舉發事由所爭執最近一次公告版本之瑕疵已經藉由更正予以治癒了,進而可以得到舉發不成立的審定結果。

以下舉出一個虛擬例子,說明依據2014年的審查基準要如何處理【舉發事由爭執系爭專利最近一次公告版本之專利權具有瑕疵】的情況。

圖1. 圖例說明依據2014年的審查基準要如何處理【舉發事由爭執系爭專利最近一次公告版本之專利權具有瑕疵】的情況
圖片來源:本文作者繪製

參見附圖圖1,假設申請人提出申請時版本F0後,在申請案審查過程中提出修正版本F1,經過審查後核准審定,原公告版本P0是無瑕疵的版本(其內容與修正版本F1相同)。原公告版本P0公告之後,專利權人先提出兩次更正並經過審定公告,分別為第一次更正公告本P1及第二次更正公告本P2。在第二次更正公告本P2公告之後,舉發人提起舉發,並且在舉發事由中主張系爭專利最近一次公告版本(亦即,第二次更正公告本P2)具有瑕疵。但是,在舉發審查時,經過審查發現第一次更正公告本P1及第二次更正公告本P2是有瑕疵的版本。於是,專利權人為了要治癒第二次更正公告本P2的瑕疵,提出了新更正版本N(治癒的更正版本)。

依據2014年的審查基準,在本虛擬例的情況下,為了正確判斷新更正版本N是否符合更正要件(尤其是,未超出申請時說明書、申請專利範圍或圖式所揭露之範圍,以及未實質擴大或變更公告時之申請專利範圍),必須逐次回溯第二次更正公告本P2、第一次更正公告本P1及原公告版本P0,找出最近一次無瑕疵的版本,並以該最近一次正確無瑕疵之公告版本作為判斷之依據。在本虛擬例中,第二次更正公告本P2及第一次更正公告本P1都有瑕疵,原公告版本P0才是無瑕疵的公告版本。所以判斷新更正版本N是否符合更正要件時,並不是以最近的第二次更正公告本P2為比對依據,而是採用原公告版本P0作為比對依據。

相對於此,2017年的審查基準,對於【舉發事由爭執系爭專利最近一次公告版本之專利權具有瑕疵】的情況,回歸到專利法的規定,以最近一次公告版本為比對依據。

2017年的審查基準中,刪除了2014年的審查基準中所記載的例外規定,也就是刪除了「在審查專利權人為了治癒瑕疵而所提出的更正本的時候,必須回溯歷次公告本,以正確無瑕疵之公告版本作為判斷之依據,並依據該正確無瑕疵的公告版本之申請專利範圍(於設計為圖式)來審查新提出的更正版本是否符合更正要件」的規定。

除了刪除舊的審查基準所記載的例外規定之外,2017年的審查基準還提供了一個說明例。在此,筆者說明新的審查基準的說明例。

申請人在提出專利申請時,申請時的申請專利範圍記載某反應溫度範圍為20℃∼90℃,申請時說明書另記載20℃∼90℃範圍內的特定值40℃、60℃和80℃。

在審查時,申請人提出修正本,修正申請專利範圍,將上述的某反應溫度範圍修正為20℃∼85℃,經審查後核准專利。因此,公告版本中的申請專利範圍所記載之某反應溫度範圍為20℃∼85℃。

公告後,第三人提起舉發,舉發事由為審查基準中「法定舉發事由」中所載(10)【發明或新型之修正超出申請時說明書、申請專利範圍或圖式所揭露之範圍】的情況,亦即,舉發人認為公告之申請專利範圍中反應溫度範圍的上限85℃係屬於增加新事項,已超出申請時說明書、申請專利範圍或圖式所揭露之範圍。專利權人為了治癒公告版本的上述瑕疵,提出更正版本,將公告之申請專利範圍中記載的上述的某反應溫度範圍更正為20℃∼80℃。

在審查更正版本時,因為更正後反應溫度範圍上限80℃已見於申請時說明書,准予更正,使得舉發事由所爭執最近一次公告版本之瑕疵得藉由更正予以治癒。

在2017年的審查基準中記載的說明例中,由於爭執的最近一次公告版本就是第一次公告的版本,而且爭執的點在於公告版本記載的內容超出申請時說明書、申請專利範圍或圖式所揭露之範圍。因此,無論是依照2014年的審查基準還是2017年的審查基準,在審查專利權人為了治癒瑕疵而提出的更正版本時,都是以申請時的版本作為比對依據,判斷更正版本是否符合更正要件。

但是,如果舉發事由是審查基準中「法定舉發事由」中所載(19)[發明或新型之更正實質擴大或變更公告時之申請專利範圍]時,按照2017年的審查基準,仍然要以最近一次公告版本作為審查更正版本是否符合更正要件的比對依據,這時候,如果最近一次公告版本已經過審查確認是有瑕疵的版本,要如何以一個有瑕疵的公告版本作為比對依據呢?作為比對依據的公告版本本身就已經實質擴大或變更前一次公告時之申請專利範圍了,用這個有瑕疵的內容作比對依據,似乎是陷入類似套套邏輯的循環論證 (說白一點,就是鬼打牆的困境)。

用哈哈鏡來正衣冠,似乎怎麼看都會是扭曲歪斜的,但實際上本次審查基準之修正,真的會導致這樣的困境嗎? 筆者認為並不必然,理由簡述如下:

「 是否符合更正要件 (亦即,是否准予更正) 」與「是否治癒最近一次公告版本的瑕疵(亦即,舉發是否成立) 」應該分別處理

2014年的審查基準中,似乎試圖要將「是否符合更正要件」與「是否治癒最近一次公告版本的瑕疵]一起處理,想要畢其功於一役。

在2017年的審查基準中,回歸到專利法的規定,說明書、申請專利範圍及圖式經更正公告者,溯自申請日生效。所以,在更正版本公告之後若有第三人提起舉發,應該要以最近一次經過公告的更正版本作為舉發審查的依據。因此,新的審查基準中,必須要採取「即使最近一次公告版本有瑕疵,仍然要以最近一次公告版本作為更正審查時的比對依據」的作法。在這種情況下,如果還是想要將「是否符合更正要件」與「是否治癒最近一次公告版本的瑕疵」一起處理,就會遭遇到困難。

為了解決這個鬼打牆的困境,筆者認為可以把「是否符合更正要件」與「是否治癒最近一次公告版本的瑕疵」在處理時分別看待,於判斷「是否符合更正要件」時,仍以最近一次公告版本為比對依據,若符合相關規定,則准予更正 (至於若未治癒最近一次公告版本的瑕疵,則屬於舉發是否成立的問題,是在決定是否准予更正之後,才會進一步判斷的另一個問題);而於判斷「是否治癒最近一次公告版本的瑕疵」時,既然涉及是否治癒瑕疵的問題,就必須回溯歷次公告本,以最近一次正確無瑕疵之公告版本作為比對依據,來決定舉發是否成立。

圖2. 圖例說明依據2017年的審查基準要如何處理【舉發事由爭執系爭專利最近一次公告版本之專利權具有瑕疵】的情況
現在以圖2為例,說明如何依據2017年的審查基準,來處理如前述虛擬例子中「是否符合更正要件」與「是否治癒最近一次公告版本的瑕疵」的問題。

在審查新更正版本N是否符合更正要件時,於判斷「新更正版本N是否超出申請時說明書、申請專利範圍或圖式所揭露之範圍」時,應以申請時版本F0為比對版本;於判斷「新更正版本N是否實質擴大或變更公告時申請專利範圍」時,即使第二次更正公告本P2為舉發理由所爭執且經過審查確認有瑕疵的版本,但因為第二次更正公告本P2是最近一次公告版本,所以仍是以第二次更正公告本P2為比對依據。

而在審查新更正版本N是否治癒了第二次更正公告本P2的瑕疵時,才必須逐次回溯第二次更正公告本P2、第一次更正公告本P1及原公告版本P0,找出最近的一次無瑕疵的版本,並以最近一次正確無瑕疵之公告版本。在本例子中,因為第一次更正公告本P1、第二次更正公告本P2已經確認是有瑕疵之版本了,所以採用原公告版本P0作為比對依據。

如果,經過審查後,認為新更正版本N符合更正要件,則應准予更正。此時,如果新更正版本N仍然沒有治癒第二次更正公告本P2的瑕疵,那麼將會因為更正沒有治癒瑕疵而導致舉發成立的審定結果,使得專利權被撤銷。另一方面,如果新更正版本N成功治癒了第二次更正公告本P2的瑕疵,那麼就可以因為更正治癒了瑕疵而得到舉發不成立的審定結果,使得專利權得以維持。

結語

2017年的審查基準中,回歸到專利法的規定,說明書、申請專利範圍及圖式經更正公告者,溯自申請日生效,所以,在更正版本公告之後若有第三人提起舉發,應該要以經過公告的更正版本作為更正審查以及舉發審查的依據。此時,當舉發事由爭執系爭專利最近一次公告版本之專利權具有「實質擴大或變更公告時之申請專利範圍」的瑕疵時,雖然此時,更正應該與舉發合併審查並合併審定,但在審查過程中,仍然應該將「是否符合更正要件 (亦即,是否准予更正) 」與 「是否治癒最近一次公告版本的瑕疵(亦即,舉發是否成立)」分別看待,如此,可以使得審查流程符合專利法規、審查基準,並且在判斷邏輯上較為清楚。


《北美智權報》第185期更多精采文章:

中國專利訴訟系列報導(3)-於中國大陸專利無效程序中該如何搜集網路證據?

為何人民總對經濟成長無感?

經導管主動脈瓣置換術之發展評析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