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日劇、韓劇…選擇那麼多,要選哪一部?聽部落客怎麼說─最精選的部落客影劇評論就在【影劇大好評】! 【媽媽寶寶電子報】在妳升格當媽媽的那一刻,教妳孕期所需注意的營養、產檢、胎教、產後照護等相關知識。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聯經出版網訂閱/退訂看過期報份
2019/6/7 第 1480 期
 
   

•恭喜費德雷•帕雅克(Frederic Pajak)以《不確定宣言第七冊》榮獲2019 年龔固爾傳記獎!該系列前三冊班雅明與他的時代:流浪•孤寂•逃亡 已經由聯經出版

 
   

6/8 15:00-16:30劍如時光新書發表會...沉默X駱以軍

 
    •從暹羅到泰國:失落的土地與被操弄的歷史......
 
   

•泰國人民一直深信他們的國家從未淪為殖民地;泰國史學者更是為國家光榮的獨立史自豪不已。但另一方面,泰國政治領袖與媒體人,總是痛斥西方殖民主義,說帝國主義者盜取泰國領土,把西方看成威脅,將泰國描繪成一個犧牲者。何以有兩種如此極端說法?這凸顯泰國與西方之間撲朔迷離的關係。

 
 

親愛的讀友們:

出道二十年武俠人沈默,藉新著《劍如時光》起手,邀作家駱以軍展開瘋魔小說家對話。看他們如何甘損臟腑與筋脈,也要拿命與繆斯對賭交換終極創作。歡迎各路齊聚論劍談武俠。
扭轉時序、描寫時光之傷的文學武俠大作!武俠人沈默出道二十年第四十一本小說。
融傳統武俠元素、集詩喻、禪意文字,卻也寫盡各種身體傷痛與時間之變的小說,回歸生命本質,描述大多數人為了欲望、愛,帶著傷而移動而抵達而活的武俠。
陳夏民:「瘋魔小說家甘冒損傷五臟六腑與全身筋脈的風險,也要拿命與繆斯對賭交換的終極武俠小說,終於問世!」
文壇名家一致推薦:王聰威、宇文正、林宜澐、陳雨航、陳大為、陳夏民、喬靖夫、駱以軍
主講│沈默、駱以軍
主持│胡金倫
時間│6/08 (週六) 15:00-16:30
地點│聯經書房
邀您一起共襄盛舉

-->報名網址

     
  恭喜費德雷•帕雅克以《不確定宣言第七冊》榮獲2019 年龔固爾傳記獎…>> more
  新加坡書展 台灣館文青氣息超吸睛…>> more
  文青製造.台灣出品 台文青到馬推動自我修練 …>> more
   

6/8劍如時光》新書發表會 沈默 X 駱以軍…>> more

6/12第三屆《Hit FinTech》金融科技產業高峰會…>> more

6/15石頭記的虛幻與真實:重讀紅樓夢》新書分享會…>> mor

   
作者/夏恩•史崔特
作者/邱常婷
 
 
   
   
   
  
中國激進思潮的起源與後果

從暹羅到泰國:失落的土地與被操弄的歷史


作者:夏恩•史崔特
美國肯特州立大學歷史學系助理教授,專門教授東南亞歷史和後殖民主義,2009年於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取得東南亞歷史博士學位,學術研究方向多為帝國主義、國族主義和後殖民主義。

譯者:譚天
曾任《聯合報》編譯主任、《自由時報》副總編輯、《歐洲日報》編輯主任等職。現旅居加拿大專事翻譯,譯作有《越南:世界史的失語者》、《海權爭霸:世界7大海洋的歷史與地緣政治,全球列強戰略布局與角力》、《黑龍江:尋訪帝王、戰士、探險家的歷史足跡,遊走東亞帝國邊界的神祕之河》等一百多本書,範圍廣涉政治、軍事、文化、宗教、科技與商務等領域。

※   ※   ※

當歷史成為操控民心的工具、軍事擴張的理由、種族沙文主義及宗教迫害的藉口…… 夏恩•史崔特(Shane Strate)在《從暹羅到泰國:失落的土地與被操弄的歷史》一書中,對於理解泰國近代歷史及當今政治亂象,提供深刻的新省思! 本書討論一段鮮為人知的、想像中的「大泰國」歷史,說明泰國目前何以與鄰國關係緊張、何以對西方勢力如此憎惡,以及它不肯承認境內少數族裔的原因。

※   ※   ※

第二章 國恥論的誕生

今天,一九四一年五月九日這個日子在泰國重大歷史事件中已經不再據有什麼特殊地位。有些史書雖說也會提到這個日子,但提它的用意一般而言,只是為了鋪陳、帶出更重要的泰-日聯盟罷了。但在一九四一年五月九日,簽署《東京和平協定》、結束與法屬印度支那的戰爭時,泰國曾經大事慶賀,說這項條約是泰國進入現代以後最偉大的勝利。這場戰爭是披汶為宣揚泰國過去遭到的不公義與挫敗,而直接導致的後果。威集在二十世紀三○年代精心策畫失土論,說西方國家半個世紀以來憑藉科技優勢不斷威嚇泰國,瓜分半島。泰國政府透過演說、地圖與刊物向泰國人民宣揚這種國恥意識。就這樣,與法屬印度支那的邊界談判成為難得一見、引起泰國全民關注的外交政策議題。泰國當局利用國恥論讓眾多國民相信,法國過去欺壓泰國,目前的邊界談判是泰國報仇雪恥的機會。隨著一九四○年將近尾聲,支持政府與法屬印度支那對抗的呼聲越來越強,於是給了曼谷升高軍事行動的藉口。曼谷當局認為,只要能在這場衝突取勝,讓四個府「回歸」泰國懷抱,就可以為披汶軍事政權帶來強有力的政治法統。

通往戰爭之路

泰國與法屬印度支那在一九四一年這場衝突的成因─特別是披汶在這場衝突中扮演的角色──始終是史學者爭論的重點。在這場衝突剛剛結束時,許多西方觀察家認為這場衝突不是泰國機會主義造成的直接後果。學者指責披汶挑起這場爭端,說披汶是日本人的馬前卒,說他製造民族統一情緒,意圖趁法國在歐洲戰敗,建立大泰國。但到了二十世紀六○年代,法國與泰國政府都釋出有關這場衝突的新資訊,為泰國窮凶極惡侵略者的形象粉飾。沙迪尤•傅勒德(E.Thadeus Flood)提出指證說,早在雙方爆發衝突前幾十年,泰國與法屬印度支那間模糊不清的邊界已經爭議不斷。近年來的研究也說,披汶在一九四○年採取的行動並不逾越外交規範。根據考布庫雅•蘇文納-潘(Kobkua Suwannathat-Pian)的說法,重新談判泰國邊界的民族統一運動,並不是披汶元帥本身發動的。事實上,「自法國在一八九三與一九○七年間奪占某些泰國土地以後,每位泰國領導人心中都藏有一種蟄伏的情緒」,夢想有一天收回這些失土。前國王巴差提普(Prajadhipok)在一九四一年的一篇報紙訪談中證實了這項說法。當時許多人認為日本暗中煽動泰國,希望泰國與法屬印度支那起爭執。巴差提普在這篇訪談中否認這種說法。既不支持披汶、也不支持軍政權的巴差提普說,東北部邊界早在王室主政期間就一直是外交政策關注焦點。

在披汶展開民族統一運動以前,泰國政府至少曾經兩度對這項邊界爭議採取行動。曼谷最主要的關切與一九○四年的條約有關。在這項條約中,泰國將湄公河左岸兩塊屬地──其中一塊在龍坡邦對面,另一塊位於今天寮國境內的巴色(Pakse)──割給法國。經過這項土地割讓,湄公河不再是泰國與法屬印度支那之間連續不斷的邊界。此外,根據法國對一八九三年條約的解釋,整個湄公河,包括河中的島嶼,都屬於法屬印度支那所有。湄公河國界模糊的特性為泰國帶來一連串惱人的外交難題,也造成與法國關係進一步惡化。在第一次世界大戰過後,泰國說服法國針對東北部邊界問題簽訂新條約。一九二六年簽訂的公約對邊界問題做了小小調整,將國界線從泰國這一邊的湄公河河岸移到湄公河深水河道。這項修訂(從泰國觀點而言)是向前邁出的一步,但曼谷基於兩點理由對此表示失望。首先,法國針對深水河道規則提出一項例外,堅持河中任何島嶼仍是法屬印度支那獨占資產。其次,這項新協議沒有將湄公河定為泰國-法屬印度支那邊界緬甸到柬埔寨段的正式界河,所以一九○四年割給法國的兩個左岸屬地仍是法國領土。人民黨政府一九三六年在重新談判與外國的條約時也曾設法修訂這項邊界安排,但未能說服法屬印度支那改變現狀。

由於法國在歐洲與亞洲勢力逐漸式微,邊界議題於一九三九年重新浮出檯面。由於預期與德國之戰在所難免,法國急著讓他們的殖民地先求自保。為達到這個目的,蓋杜賽(Quai d’Orsay)在一九三九年八月建議與泰國簽訂一項互不侵犯條約。披汶察覺法國處境窘迫,意圖利用這項互不侵犯條約做籌碼,修訂與法屬印度支那的邊界。泰國政府告知法國官員,如果邊界劃分議題也納入談判,泰國樂意與法國簽訂互不侵犯條約。根據外長迪雷•賈雅那馬(Direk Jayanama)的說法,法國政府原則上表示同意,並計畫派遣特使團前往泰國,擬訂細節。在有了這項保證之後,泰國政府於一九四○年六月十二日在曼谷簽訂法-泰互不侵犯條約。根據傅勒德的說法,這項條約有一項祕密條款:法國同意以湄公河深水道為邊界,並且將龍坡邦對面與巴色的兩塊土地還給泰國。和平解決邊界爭議的展望令泰國政府鼓舞,因為這項談判意謂法國願意將泰國視為對等夥伴,而不是一個半殖民地的附庸國。第三共和在六月二十二日向德國投降的發展,徒然使泰國更加同情法國。兩天以後,披汶在國慶日電台演說中鼓勵泰國人民拋開歷史仇怨(這仇怨是他的政府存心煽動的),著眼於法-泰關係一個光明的新紀元:「許多關注我們鄰國印度支那的同胞,針對近年來世事發展向我提出許多問詢。我懇求你們,我親愛的同胞,忘掉過去,將過去視為噩夢一場。唯能這樣做,你們才能同情我們的朋友法國的命運,向它展現你們的諒解。」

這種法-泰關係的改善只是曇花一現。新成立的維琪(Vichy)政府下定決心,要在法國非、亞兩洲屬地的問題上擺出強硬姿態,於是拒絕承認第三共和簽下的祕密承諾。這個態度獲得河內殖民政府大力支持。法國開始向曼谷施壓,要求曼谷批准互不侵犯條約,但在邊界調整的問題上卻推三阻四,讓披汶越來越疑心。對泰國而言,這是兩個不容分割、相互關聯的議題。披汶擔心一旦條約簽署,法國不會再有重劃邊界的誘因,泰國收復這些土地的希望也化為泡影。那年八月,法國照會泰國政府,說法國已經同意讓日本在法屬印度支那駐軍,並使用它的海軍基地。這項發展為收復失土的事更添一層緊迫。如果日本採取行動占領整個印度支那,曼谷以湄公河為東北方國界的夢想將徹底粉碎。披汶政府開始大談日本勢力將染指東南亞,以煽動國家安全的恐懼,挑撥民眾仇視法國。

九月十二日,泰國政府為解決這個僵局,做了最後一次外交努力,同意批准互不侵犯條約,但條件是法國必須尊重前文所提換文密件中的建議。這項密件的頭兩個條款規定,雙方以湄公河深水道為國際邊界,將左岸巴色與龍坡邦附近土地歸還泰國。此外,泰國政府還提出第三項要求:「如果法國政府能給與一封保證書,說明一旦法國主權更替,法國將把寮國與柬埔寨歸還泰國,國王陛下的政府將感激不盡。」

法國立即拒絕了泰國這最後一項建議,讓泰國政府騎虎難下。事情演變至此,泰國若不悄悄放棄它對印度支那邊界的政策,就必須考慮使用武力。但邊界議題這時已經成為社會大眾熱心關注的焦點,除非甘冒信譽遭受重創之險,披汶已經不能輕言放棄。他決定用媒體逐步增加對法屬印度支那的壓力。九月中旬,曼谷各大報紙發表社論,聲援泰國的立場。十月初,大學生開始走上曼谷街頭,要求法國交還失土,即使因此必須與法國一戰也在所不惜。在泰國逐漸走上軍事對抗途徑之際,披汶與幾個外國政府進行接觸,以了解他們對泰國這些主張的意向。英國與美國官員堅持維持戰前現狀。唯一同情泰國主張的大國只有日本。就這樣,一旦積極投入民族統一進程,披汶也將泰國進一步向日本靠攏。

就在那個月,披汶發表一篇全國性電台演說,以國恥論為基調,向泰國人民解釋這場邊界衝突。他堅持,泰國的主張不是侵略威脅,而是法國贖償過去好戰罪行的機會。披汶呼籲國人保持耐心與冷靜,並且保證,只要全國人民遵照政府指令行事,泰國一定可以將邊界妥為調整。這篇演說讓泰國全民動員一起支持披汶,也向河內法國當局釋出一個明確訊號:泰國已經做好全面準備,將透過軍事行動達成目標。之後一個月,地面部隊開始在邊界沿線動員,雙方不斷傳來敵機侵犯領空的報導。十一月二十八日,法國為報復泰機犯境,出動飛機轟炸泰國東北城市那空拍儂(Nakhon Phanom),六名百姓受傷。曼谷報紙大肆渲染,說這次轟炸是法國又一次侵略泰國、殖民泰國之戰的開端,泰國於是舉國沸騰。接下來的一個月,泰國與法國軍隊都在邊界沿線進行突擊,雙方衝突不斷。最後,泰國軍隊於一九四一年一月五日侵入法屬印度支那,不到兩週,占領了龍坡邦、詩梳風與暹粒部分地區。

披汶並不是第一個向法屬印度支那提出邊界談判議題的泰國領導人。他真正的貢獻是將邊界爭議變成全民關切的問題。自一八九三年以來,邊界情勢一直讓泰國精英難堪困擾;現在有了民族統一新政策,過去的失土成為全國人民的一種羞恥。將泰國推向戰爭的是這種國家受辱的新論點。同樣的,日本並沒有煽動印度支那邊界衝突,但這場衝突確實使泰國偏離既定中立政策,開始向日本勢力靠攏。直到披汶帶領泰國投入軍事解決途徑、需要東京認可以後,日本才直接捲入這場法-泰衝突。傅勒德形容這場衝突是「將兩個亞洲國家結合在一起對抗西方的漫漫旅程中,一個重要的里程碑」。但值得注意的是,泰國侵入法屬印度支那並不是日本挑動的結果。它是泰國軍事政權為尋求政治法統而造成的產物。


^TOP
    
   
    跑步機黑歷史大揭密
跑步機是在大型健身中心與自家健身房裡都很常見的健身器材。對任何想透過增加體能活動以追求更健康的人來說,它們是簡單而有效的工具。不過,這麼簡單的器材卻有著錯綜複雜的歷史。

德國真的是交響樂團天堂嗎?
德國《留聲機》雜誌音樂編輯Hugo Shirley:「相較於世界上其他國家,德國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保護的管弦樂團系統看起來的確是個理想世界,但它絕對不像你所想像的那樣美好。
 
  
聯經出版公司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貼
關於內容請洽
聯經出版公司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