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gs搖滾誌】建構「音樂微中心」的趨勢生活風格,以及發掘音樂的魅力和人在音樂中找到認同的故事。 全世界最厲害的頭腦、最捉摸不透的管理動向、不知何去何從的地球命運,都在【世界公民電子報】。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專題  理財  追星  社群  Blog  哇新聞  書籤  電子書  
2012/09/27 第92期 訂閱/退訂看歷史報份慈濟月刊電子雜誌
直接訂閱
編輯小語 駛向幸福的下一站
證嚴上人專區 無盡藏/精進克難
慈濟脈動 主題報導/奔小康 麻山上的幸福村
焦點專欄 社論/志工服務的真實之路
活動快遞 生命的禮物/佛手佛心茶
駛向幸福的下一站
貴州人說:「上帝造世界時,一定是將所有好材料用在別的地方,剩下一堆亂石頭,通通扔給了麻山。」
石灰岩的特殊地貌,讓貴州石頭山密密麻麻,因而有了「麻山」之名;石灰岩地質切割出綺麗美景,卻也造成耕地極少、謀生不易;在中國貧困人口中,貴州就占了其中五分之一……
祖祖輩輩以來,貴州人與天爭地,單靠農穫維持一家老小溫飽;隨著時代演進,那屏障家園、抵禦外敵的大山,卻成為村民走出貧困的阻礙。
一九七七年,因貴州遇上水災與冰雹襲擊,牽起了慈濟與羅甸縣的因緣──為村民遷村、扶困、助學,加上村民們不向自然環境認輸的勇氣,終於扭轉人生,改變世世代代貧窮宿命。
十三年的歲月匆匆而逝,一坐坐幸福村在麻山矗立,村民移居至此,歷經結婚、打工、孕育下一代,在人人胼手胝足的努力下,幸福在山村中傳遞著……

無盡藏/精進克難
◎證嚴上人主講 編輯部整理
畫作/高配
講於二○一二年九月四日至十八日

人生難免遭遇困難阻礙,
逆境是「增上緣」;
精進者能克服環境,
懈怠者被環境克服。

每天清晨走出書房,天未亮,四周境界靜寂清澄;看著遠方的天空,感受昨日與今日的不同──時序正值夏、秋之交,同樣的時間、同一片天空,昨日所見還是淡淡的白,今日天色卻昏暗。

天地運轉、四季輪替,感受到大自然的法則,心靈總有千萬般感恩──感恩天地孕育萬物、感恩天地間妙理無量,無一不在說法。

日常生活中,人們對於外在境界的認知,皆是「六根」與外在「六塵」相緣,而成「六識」──
「眼」識緣著所見的色塵,「耳」識緣著所聽的聲塵,「鼻」識緣著所嗅的香塵,「舌」識緣著所嘗的味塵,「身」識緣著所覺的觸塵,「意」識緣著所分別的法塵。

就如每天聽見鳥叫聲,有時群鳥齊鳴,有時一、兩隻鳥兒獨唱。鳥兒心境如何?人無法了解;但若仔細觀察,聽其聲、見其形,可以感受到天地境界多麼美麗。同理,兩千多年前佛陀身處的境界、所說的法、心境的感受,我們如何體會?什麼才是真實的佛法?無法揣測,唯有用心聞、思、修,才能通徹諸法。

佛陀傳法四十九年,要傳達給大眾的是「無上妙理、明顯實法」,這「明顯實法」道理永恆,不生不滅。就如抬頭所見這一片藍天,靜而不動、恆存不變,只因地球運轉,在人的眼中遂展現瞬息萬變的景觀。

聞法要用心信受,讓己心與法理契合,才能深入佛之知見,明心見性,增長智慧。

深入人群,
學菩薩法──
體會宇宙真理,
感受天地說法,
在人群中挖掘無盡寶藏。

人生路上,難免遭遇諸多障礙;精進者能克服環境,懈怠者會被環境克服。

《佛說須賴經》記載一段故事──
佛陀在舍衛城說法時,城中有一位修行者須賴,家境一貧如洗,卻能用心聽佛說法,且虔誠引法入心;須賴深信佛陀所說:「行菩薩道不須富有錢財、擁有權勢,只要有心、有愛就能力行。」

充滿愛心的須賴,看到眾多飢餓貧病、無衣無食的人,總是想辦法做工賺錢,將辛苦所得毫無保留地用來幫助人。

有一天,天帝釋發現一無所有的須賴,卻能夠照顧那麼多貧病、孤寡的人,且號召人人去聽佛說法;不禁恐懼起來,「世間竟有這樣的人,修這麼大的福報,將來是不是想來篡我的位?」

於是,天帝釋化身為一群人,到須賴的破屋外大聲叫罵,企圖擾亂他修行;但須賴的心念完全不受外界聲音所影響。天帝釋化身的人群遂衝進破屋,欲鞭打、殺害他,須賴還是微笑沈浸於佛陀說法的境界中。

接著其中一人撥開眾人說:「他們都不了解你是樂善好施的人!」隨即獻上金銀珍寶,請須賴收下,拿去換取金錢布施。但須賴仍如如不動,微笑婉拒:「不是我自己賺的錢,我有何德能接受呢?不義之財不能取。」

天帝釋見威嚇、財誘都無法讓須賴動心,再獻出美女引誘;須賴更是提高警覺,不對美色有非分之想,修法的心更加堅固。

天帝釋無計可施,只好現前詢問:「你這樣精進修行,到底求什麼?」

須賴回答:「我不敢要求什麼,只要天下人人平安,人人能接受佛法、脫離苦海、向善而行,這是我一生最大的願望。」

天帝釋聞言深深感動:「你已非六道中人,而是超越六道的菩薩。」歡喜讚歎而去。

佛陀得知此事,教育弟子:「須賴在過去生中不斷薰修佛法,今世雖貧卻無苦;貧窮是他修學佛法最好的『增上緣』。」

芸芸眾生,心念常在愛恨情仇中起伏、在人我之間糾纏,衍生無明,也影響求法的心。有志修行,道心一定要堅定,不受外境動搖;信根一定要穩固,才能讓點滴法水入心,進而運用在生活中。這才是真正入法的境界。

要學菩薩法,就要深入人群。人人身上都有一部藏經,都有值得我們學習的法,天地萬物也時時在對我們說法,實是「無量法門,悉現在前」;若能用心體會,則能「得大智慧,通達諸法」。

有志有願,
恆持妙法──
遠離煩惱障、所知障,
親近正信、正法、正念,
有志、有願,勤用心。

佛法的道理永恆,但是隨著時代輪轉,如何步履佛陀芳蹤,運用法水來啟發、淨化人心?必須要和合眾人之志;有志、有願,還要勤用心。

每年農曆七月,不論在臺灣或是海外各地,只要有華人之處,慈濟人用心宣導農曆七月是「吉祥月」、「孝親月」、「齋戒月」;藉由一場場祈福會,帶動人人轉迷信為正信,起正知、正念、正見、正思惟。

今年在臺北萬華區的祈福會上,過去從事金紙生意的吳金寶現身說法:「如果燒紙錢能賺大錢,我一張都不要賣,全留給自己燒,那我就是最富有的人了!」

吳金寶二○○七年罹患壺腹癌,經歷開刀治療的痛苦,她心中有怨:「為何我天天求神拜佛,卻沒有得到保佑?」去年金寶的婆婆往生,慈濟志工前往助念,鼓勵金寶參與「法譬如水」讀書會。在讀書會中,金寶用心吸收法,才恍然大悟一切都是「因緣果報」;她體悟福是「做」出來的,不是求來的,決定藉由做環保勞動身體,為自己種健康因;還發願素食,以齋戒善行取代燒金紙。

凡夫不離二障──「煩惱障」與「所知障」,這兩種障礙使人迷茫、顛倒、封閉,不知所從,不能自己;稍有偏差,所作不只影響他人,也會傷害自己。所以,在日常生活的人、事、物中,要時時謹慎照顧好每一念心,時時縝密思考、用心體會,常存清淨信心,行為才能依循正軌不偏差。

光聽不做,
善法難留──
打開心門,引法入心,
身體力行,去除無明,
心靈境界光明燦爛。

今年四月,一位少女被人送到福建福鼎醫院,院方發現她的肺膿腫情況嚴重,必須緊急治療,但送她來的人早已不見蹤影,未留下任何資料。醫護為她急救,同時通報公安處理。

少女身體虛弱,個性卻像刺蝟一樣難以接近;公安屢次前來確認她的個人資料,少女都不肯吐露,因此始終聯絡不到她的家人。

住院期間,慈濟志工像慈母般對她付出溫暖的愛,幫她剪髮、洗頭,以耐心陪伴、呵護,醫護同仁也細心照料,慢慢打開她的心門,少女終於說出姑姑的地址,聯絡到她的父親。

原來,這位少女來自廣西鄉下,三歲時父母離異,從小由失明的奶奶撫養長大;十三歲時她離開窮困的家,來到都市流浪,流連玩樂場所,也染上毒癮。父親已找她兩年多,聽到女兒病重,在親戚資助下趕來福鼎,陪伴到七月底女兒康復出院。

住院三個多月,少女積欠龐大醫療費用,院方與慈濟人為她募款。十七歲的她感受到眾人的愛護,一掃過去冷漠態度,主動向眾人表達感恩:「有這麼多人愛我,我願意改正行為,好好為社會付出!」

「人之初,性本善」,只是受環境污染,讓無明煩惱叢生而自我障礙。感恩福鼎醫院的醫護、志工,以愛付出,不只是醫治少女的病,也救回她的靈魂,挽救一個寶貴的人生。

有緣接觸善法,要打開心門,讓陽光照進來,心靈才能光明燦爛;反之,心門閉鎖,善法難入心,心地常陷黑暗無明。

聞法要力行,能發揮毅力堅定志向,讓善法常住於心,才能遠離煩惱、執著。心地有愛,處處造福,才是真正有福。

了解苦,
才能解脫苦──
用心聞法,啟發慈悲,
學佛所學、行佛所行、
覺佛所覺。

兩千多年前,佛陀修行成道,回到鹿野苑尋找當初隨他修行、半途失去信心的五位比丘,為他們宣說「苦、集、滅、道」四聖諦法。

五比丘聽到佛陀分析人世間種種煩惱、苦的根源,從懷疑而起信心。然而,五人雖然同時聞法,覺悟卻有先後。

阿若憍陳如是第一位悟道者,他從佛法中透徹了解人生之苦,是「集」貪、瞋、癡、慢、疑等心態而來,當下覺悟要從心的源頭──一念無明開始「滅」苦。

其他四位比丘卻還是無法清楚明白,為何一切都是從心起呢?因此佛陀第二次說法,說明如何修習「苦、集、滅、道」;第三次更以自己已知、已斷、已證、已修的過程,教導大家如何行於菩提大直道,滅除長久輪迴六道之苦。待五人都透徹了解「四聖諦法」後,佛陀才為他們皈依。

凡夫、賢人、聖人的境界各不相同。凡夫心「迷」,因此佛陀苦心說法,讓人人了解──要解脫苦,必先了解苦的來源,斷除無明煩惱,謹慎於修行。

修行不能獨善其身,也不能故步自封;知「道」,更要啟發大慈悲,闊步向前。無論外在境界如何,都要用心學佛所學、行佛所行、覺佛所覺。期待人人信根深植,守志奉道,精進身體力行!

主題報導/奔小康 麻山上的幸福村
◎撰文/邱如蓮 攝影/林炎煌
搬進新村,雨天不愁漏雨,掙錢不怕沒機會,
還有能力添購摩托車、電飯鍋、電磁爐、電冰箱……
件件項項是生活改善的象徵;
然而真正的幸福,是一家之主心婼髀磥F,
是全家人有更多時間相聚。

在炎熱夏季造訪涼爽的「林城」貴州,一下飛機就能見到龍洞堡國際機場正對面的大型看板,「爽爽的貴州」五個大字,簡潔而直接地歡迎避暑的遊客;而機場正大興土木,修建更寬闊的硬體建築,以容納日益增加的造訪人士。

隨著中國經濟大幅起飛,若將沿海都市定位為經貿重點,那麼大西部的內陸各省,則逐步成為休閒度假的新選擇。一直以來受限於喀斯特地形而交通不便的貴州,也起步直追;除了石灰岩構成的獨特美景外,少數民族的神秘文化風情,也成為發展觀光的重點之一。

位於貴州南部,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羅甸縣,以出產「羅甸石」而聞名。石頭出自於大山,大山之路難行,石頭的買賣只局限於有資本的商家,名氣和利益並沒有嘉惠羅甸縣的居民,大部分倚靠農業為生的大山子民,仍靠著勞力與老天拚搏。

羅甸縣境約百分之八十六是山,石灰岩地質讓山頭總是一片光禿,彷彿是用石頭疊出一座座大山,當地人稱這樣的石頭山為「麻山」。從前造訪麻山,得先捱過碎石路的考驗,車子顛簸搖晃不停,乘客紛紛護住頭部,以免撞上車頂;有時,鋒利的石頭劃破車輪,只得停下車子換胎。

現在,山路整平、鋪上柏油,但一趟路下來,「七大拐」、「十三彎」等當地人口中的地標,仍把乘客晃得七葷八素,從貴陽到羅甸,還是得花上四至五個小時。

前來接機的羅甸領導迫不及待告訴我們:「再過五年,貴陽市就有高速公路通往羅甸;以後你們下飛機,大概一小時就能到羅甸了。」交通一旦改善,兩地距離將縮短,羅甸的未來不禁令人期待起來。

瘠地務農,只得一碗稀粥

夏天的清晨,在海拔一千一百公尺的羅甸縣平岩鄉,山風帶著微寒,高蘭慈濟村村長李明安,穿著薄薄短袖,忙著清點他小雜貨鋪的存貨;在紙本上備註補貨的商品不少,看來今天得跑一趟中盤商補貨去。

五歲的女兒李天倩,一點也沒有小女娃的嬌柔,看爸爸忙著,她抱著換下來的洋裝與大水桶,熟練地洗起自己的衣服,洗好、晾好,接下來她成為雜貨鋪的小店員。

才上學前班的年紀,天倩其實不太會算數,靠的是來買東西的客人直接告訴她該找多少錢。「從來沒有發生過買賣糾紛。」李明安說,山村居民多半有些親戚關係,而那樸實的天性,沒有因為從山上搬下來就改變。

但,從山上搬下來,的確改變了大家的生活。

高蘭慈濟村的居民來自三個寨子──上機冗、下機冗與高蘭大寨,是當地人稱為「自然寨」的苗寨,從百年前祖先來到山堙A在山坳處落腳,搭建木結構、灰瓦片的居房,一家一戶群落而成。從前單靠農穫養活一家大小,僅求溫飽,但隨著時代的演進,曾經屏障家園、抵禦外敵的大山,卻成為村民走出貧困的阻礙。

李明安的老家在上機冗寨。從小,父母便靠務農養家,「天還沒亮他們就出門,幹活一整天,晚上回到家才吃一碗稀稀的玉米粥,很辛苦啊!」李明安成家後仍與妻子同在寨子媞堬蠸[,當時連同爸媽、四個兄弟與各自的妻小,十幾口人全仰賴這一年一穫;收成好,幸福過年,收成不好,只能勒緊褲帶,餓著過年。

隨著孩子愈來愈大,家中開銷也愈來愈多,李明安到廣東東莞打工,在大樓擔任保安;月薪一千元人民幣,再怎麼省吃儉用,仍然無法存下多少錢。「以前村子堛漲悀H都說,種地就有飯吃了,你讀書幹嘛?出來了才知道,沒讀書,沒文化,什麼都輸人家。」

他索性回到家鄉,此時村委會傳來好消息,慈濟基金會將替高蘭村建設新村。他早就聽聞慈濟在羅甸蓋新村,尤其看過同處平岩鄉的灣心慈濟村,堅固又舒適的住房,令人羨慕。李明安被委派協助推動遷村,他回到寨子挨家挨戶說明。「有的老人家捨不得老家,有的則是擔心下了山沒得耕種、沒飯吃……」李明安說,最後三個自然寨共有八十四戶遷入高蘭慈濟村。

新村小鋪,勞碌籌謀生活

二○一一年春節前夕,高蘭慈濟村完工,村民們揹著家當、牽著老小,喜氣洋洋遷入新村,慈濟志工帶來木床組、棉被等入厝禮,表達祝福。

新年在新家開始,李明安開始計畫未來,決定利用一樓門面開間小雜貨鋪。「村子就在公路旁,做什麼都方便。」李明安說,以前在山上,要到平岩鄉政府辦事、趕集,都要走上四十分鐘的路,但現在騎個摩托車五分鐘就到鄉政府,交通便捷,方便補貨,才有經營雜貨鋪的可能。

而身為村長,李明安也給自己責任:「希望村堛漱j家,一起奔向小康生活。」他打聽到幾樣經濟效益高,又符合山上氣候種植的經濟作物,其中菸葉與核桃最為適合。

他在老家田地種上核桃苗,仔細照顧,五年後收成,若經鑑定屬上品的話,一公斤可賣五、六十元人民幣;而菸葉成長期短,是更及時的收入。許多村民在他的帶動下,一起投入這兩樣作物種植,年均收入增加不少。

「以前幹活的收入,能吃飽就不錯了,哪有錢買車?」李明安說,搬下山來一年半,高蘭慈濟村戶戶都添了摩托車,買了電飯鍋、電磁爐、電冰箱。「終於,煮飯不用生火,下雨也不擔心漏雨囉!」

而另一件讓李明安開心的事,就是女兒李天倩的學費也不愁了,他替女兒報名就讀平岩鄉中心學校,每天由他或妻子輪流接送上下學。「比我小時候幸福很多,現在村堛澈臚l都上學了,沒再聽說有哪一家讀不起的。」李明安眉開眼笑,滿足於現在的安穩。

李明安天天在菸田、核桃田、雜貨鋪奔走,還經常抽空回去看看還住在老房子的爸媽,「老家是當年老一輩人自己蓋的,爸媽捨不得搬,我上山巡核桃田的時候,就帶點營養的食物繞過去看看。」

李明安說,兄弟各自成家,過往十幾口人圍著火爐吃飯的光景已不復見,有時也覺得想念,「今年過年,就喊兄弟們一起來新村圍爐吧!」他笑著說。

返鄉定居,家人終要團圓

這分安定的幸福,米正洪一家人也感受到了它的甜。

今年三十一歲的米正洪,十九歲便離開家鄉到貴陽打工,在糕餅店當學徒,學做西點麵包,婚後貸款租賃了店鋪,經營起糕餅店。

每天早上六點,米正洪與師傅就開始做糕點,還聘請兩位小工擔任包裝及銷售,生意好的時候,不到晚上十二點是不可能休息的;但即便如此,還是只能勉強維持開銷。米正洪說:「貴陽的物價高,加上店面租金、人力成本,還有家庭生活費,花費很多。」

大兒子上小學後,米正洪的壓力更大了:「因為農村戶籍不能隨便遷移,在貴陽只能讓他讀私校。」但私校學費高,升學排名卻在國立學校之下,米正洪憂心家庭經濟,也擔心教育品質;為了讓孩子之後升學順利,下定決心帶著妻子與兩個孩子回到老家羅甸縣平岩鄉,準備讓兒子上公立初中。

米正洪跟著工程公司學習植樹、立電線桿、闢梯田、造水窖等工程技巧,二○一一年遷進高蘭慈濟村後,自己籌資註冊了工程公司。

捨棄了糕點專業,轉而做起工程承包,米正洪說是因為見到平岩鄉開始大幅建設,覺得應該是能夠發展的事業,拿自己最近的工作來說,就是替老家上機冗寨立電線桿。

以前六個兄弟姊妹跟著爸媽居住在老房子,經常就著一盞小油燈,圍著一鍋大鍋飯,克難吃晚餐;也沒有自來水,家家戶戶修一個水池子,等著老天下雨時儲下生活用水。父親是村堸艉@的村醫,半夜有人帶著發燒的孩子來敲門是經常的事,但能夠醫治的也只是一些不嚴重的小病,要是得送大醫院,一趟路到羅甸縣城要花兩小時以上。

「交通、水、電,都不方便,住慣了貴陽的孩子剛搬回來時,還很不習慣呢!」米正洪很高興家鄉能有所改變,現在等他們將電線桿立好,老家也通上電,再建設路燈後,鄉親來往田地耕種的路途也會更安全了。

米正洪招呼高蘭慈濟村以及鄰近村落的青年,農閒之餘一起投入工程,一天給付六十元的薪資,還提供中餐,對村民來說是不錯的收入。

今天下雨了,坡地溼滑、施工困難,於是米正洪放了大家一天假,自己也回到老家。父母親今年六、七十歲了,六個兒女都希望父母能夠下山來,但勞動慣了的老人家喜歡住在山上,父親米國學還是堅持著替山上的老鄰居們看病呢!

「現在路修得好多了,回家一趟挺方便,有什麼事我和哥哥就在山下,隨時都能照顧到父母親。要像以前在貴陽,回到家都天黑了。」米正洪說,有機會還是要把父母勸下山來,因為加上他們,才是真正一家團圓了!

改寫歷史,十三年九座村

看到村民的生活獲得改善,慈濟志工特別歡喜。回想十多年前走進山寨,看見家家戶戶為了蓋一棟房,父母徒手造磚,就把襁褓中的孩子放在一旁的陽傘下。志工高明善說:「鄉親打工幾年回貴州,把存到的錢全拿來蓋房子,去年攢的買水泥,今年攢的拿來打磚,沒有餘錢請工人,就是自己跟幾個親友相互幫忙。雖然這麼努力,蓋一棟房子還是很困難,有的要幾十年,有的甚至要好幾代。」

村民們不知道自己的努力什麼時候才有成果,心媮`是不踏實;直到遷村後,住房安穩且交通便捷,打工攢的錢能夠讓孩子讀書,還能做點小生意,終於可以為自己、為家人拚搏看得見的幸福。

慈濟與羅甸縣的因緣,從一九九七年說起。當年貴州盤縣、興義遇上水災與冰雹襲擊,原本就糧食不豐,災後更面臨絕收窘境。志工組團勘災,之後發放棉衣被與三個月米糧。然而,最令證嚴上人懸念的是:「要用什麼方法,才能徹底改善他們的生活?才能解決當地長年的貧窮?」

石灰岩特殊地貌,讓貴州石頭山密密麻麻,因而有了「麻山」之名。耕地極少、謀生不易,居民嘆:「上帝造世界的時候,把所有好材料都用在別的地方了,剩下一堆亂石頭,扔給了麻山。」在中國貧困人口中,貴州就占其中五分之一。

慈濟基金會副總執行長王端正回憶,當時中華慈善總會閻明復會長建議他到貴州麻山看看,閻會長說,即使在巴掌大的石縫中,鄉親也要種上一株玉米,勤勞如此,生活卻依舊窘迫,慈濟能否試試幫他們遷下山來?

志工走進羅甸縣羅沙鄉,親眼見到閻會長口中「風掃地、月點燈」的生活樣貌∣∣以稻草、細竹搭建的房舍,看來頹圮危險,居民身上的衣物,有的幾經縫補,有的甚至布滿破洞;屋堻捧t潮溼,氣味不佳,原來人畜共居一室,動物的排泄物就在床邊,而飼料袋就充作棉被。

在大自然條件的限制下,人們沒有機會擺脫代代赤貧,然而證嚴上人說:「歷史是在人與人之間、在時間與空間中累積而來的;只要有心,把握時間、空間,和合眾力,相信人可以改變歷史,扭轉苦難人的困境。」

於是,讓居民安身立命的慈濟「移民遷村」扶困計畫二○○○年啟動,迄二○一二年,九座新村陸續矗立在羅甸縣、花溪區和紫雲縣,共四百零一戶,最小規模如羅甸縣羅沙鄉者任村十三戶,最大即為羅甸縣平岩鄉高蘭村八十四戶。

九個新村,六個位於羅甸縣;王副總執行長提到,這是因為地方領導對改善居民生活的用心,讓慈濟十多年來能在羅甸進行遷村、扶困、助學等計畫。「地方領導即使升職到其他單位,還是把慈濟﹃遷村計畫﹄視為工作交接的重要項目。」

此外,居民擁有不向自然環境認輸的勇氣,也是改變的關鍵之一。在營建「抹尖慈濟村」及「上翁井慈濟村」時,政府提供建材,居民們主動參與整地、打地基等工作,「自己的家園自己修」的心意,讓志工很感動,也見證麻山子民把握機會,靠著努力與勤奮,改變了世世代代的貧窮。

履行承諾,貧窮不再世襲

  

慈濟在羅甸扶貧十三年,志工前往濟貧救急、勘察援建工程質量,每年冬令發放、助學金發放……早已數不清來訪次數。「我們想讓有需要的人得到幫助,希望給這些貧困百姓一個改變宿命的機會。」王端正副總執行長說,當初並沒有想過會走得那麼長、那麼遠,一切都是因緣與一念悲心。

臺灣和大陸慈濟志工接力攀爬在石頭山上,他們或許事業小有成就,又或許早已是祖父祖母輩的年紀,卻甘願在這崎嶇道路上汗流浹背、氣喘吁吁;也在千里迢迢的踏訪中,一步步走出真情。

「以前路況非常不好,為了避免頭部碰撞車頂、車窗,使勁拉著手把的手,也磨得破皮。」廣東志工王天維說,舟車勞頓之苦記憶猶新,然而在大山堥ㄗ鴩爾穧菑v同齡的村民,臉上的皺紋、手心的粗糙,是都市人難以想像的早衰,旅途辛勞頓時消失無形。

九個村的建設,每個村都有臺灣慈濟志工高明善的足跡,而從上翁井慈濟新村開始,更是使用具建築專業的他發想設計的藍圖。「要蓋我們自己想住的房子。」上人這句叮嚀一直在高明善心中,希望慈濟蓋的房子,品質足供住上至少兩代,因此他大幅突破當地建築習慣,將牆面添入鋼筋,並將厚度從六吋增加到八吋,還說服縣長改造水泥式的屋頂,才能耐住冰雹。

十多年過去,高明善從壯年時不畏山路崎嶇,到現在行走山村已經略感吃力;不是不疲憊,而是在看見村民猶如「原始」的生活後,他心底的某個角落生起了不捨,也終能領會上人交付「見苦知福」的人間功課。

這堛漱j山像是他的另一個家鄉,這堛熄m親像是他遠方的親人;哪一戶是父子相依為命、老牛同居一室,哪一家是孤兒當家,無依無靠……他都記得清清楚楚,有時夜半在臺灣家中醒來,竟惦記著答應貴州鄉親的哪些事還沒有完成。

某次,正與羅甸領導們商討著遷村規畫,同行的志工徐文龍告訴他:「臺灣打電話來,說你媽媽往生了。」還記得出門前陪著媽媽散步的場景,高明善當下無法言語,「但我還是決定把行程走完。」

「我飛回臺灣,最快要兩天後了;而媽媽已經走了,也無濟於事。」高明善說自己的兄弟、慈濟人都在母親身邊,他相信媽媽能得到最好的照顧,而眼前這些貧窮的鄉親,更需要他。

為了母親的健康,高明善兄弟們長年陪伴母親散步,日復一日;母親往生後,高明善經常回到那條母子同行的天母古道,「少了媽媽,散步起來特別孤單。」證嚴上人寬慰他:「用媽媽給你的身體,去走該走的路、去愛眾生。」

志工徐文龍則記得,每年冬令發放期間,志工總會抽空探訪以往結識的村民;他曾來到一戶懸念已久的孤兒寡母家,發現女主人不久前因重病往生,變成孤兒的孩子,跟著叔伯外出打工。

這樣的遺憾,上演過無數次。「很多時候,我們希望這個孩子能念到大學,再出去工作,然而因為諸多因素,有時根本來不及挽回。」這使他們更能體會上人每每在聽取簡報後的急切:「要快,不要讓孩子變成孤兒!要快,早點讓鄉親遷出破敗的房子。」上人的悲憫心,讓志工們也將每一位鄉親當作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孩子。欣慰的是,隨著新村的興建,鄉親生活改善,家長觀念也改變了,孩子們受教育的比例愈來愈高,逐步邁上了身心脫貧的階段。

十三年歲月匆匆而逝,襁褓的嬰兒已是初中生,強壯的中年人已經鬢白,而羅甸山城逐漸要與貴陽市接軌。看到村民結婚了、打工了、下一代出生了,生命就這麼輪迴著。但是,貧窮不再代代相傳,幸福在大家胼手胝足的努力下,在山村中傳遞著。

社論/志工服務的真實之路
今年四月,教育部公布十二年國教方案,將「服務學習」列為高中職免試入學超額比序的項目之一。目前七、八年級及以後入學的國中生,只要每學期服務滿六小時以上,經學校認證,就可獲得積分三分,為自己的升學之路加分。

對此新措施,各方看法不一。有人批評可能造成學生為升學而服務的功利心理,有辱志工精神。教育部長則認為,即便如此,有機會接觸總是好的,做久了也會有所體會,甚至發自內心投入。

姑且不論做公益、服務別人的動機為何,現代世界公民實有必要了解志工服務的真實義。

證嚴上人曾解釋「志工」之意為:「立願、立志,心中無私、無我,志願將生命投入奉獻。」志工精神的核心,即是「付出無所求」。許多慈濟志工在服務的過程中,因為無求,甚至將受助者視同佛菩薩化身,由此學習感恩、尊重、愛的人間至理,生命之路也愈走愈寬廣,進而增長做志工的動力。

展望當代社會的變化與發展,「服務」精神對社會所需的人才益形重要。特別是當今家庭少子化、課餘活動網路化,青少年不僅缺乏與手足互動的經驗,不少人且沈迷網路虛擬世界,而不知如何在現實世界與人相處,不明了希望來自於人類互助。

職場人士所詬病的「王子病」、「公主病」,專家學者憂心的「尼特族」等問題,都與年輕世代自我孤立,對周遭人事物冷漠的心態有關。最好的對治之道,就是創造機會,讓孩子們藉由服務,感觸真實人生,認清生而為人應有的態度和作為。

例如,慈青到慈濟醫院當志工,透過服務長者,驚覺自己對不認識的人都能關懷備至,為何對最親近的人卻做不到?許多年輕學子在遍布各社區的慈濟環保站堙A目睹回收物數量之多,因而反躬自省節制消費,將愛地球的理念落實在生活中。如是種種,都是「做中學,學中覺」,感受深植內心。這些收穫,已遠遠超過升學的資格加分,是一生受用的資糧。

美國教育哲學家杜威主張:「教育即生活,常從做中學。」期待參與服務活動的同學,都能把握機會,虛心學習,超越有形時數與分數的計較,踏上生命的真實之路。

生命的禮物/佛手佛心茶
◎口述•簡瑞騰(大林慈濟醫院副院
畫作•陳舜芝
整理•楊欣樺

在醫師妙手解除疼痛後,
昔日的「辣椒」變「甜椒」,
這杯佛手佛心茶,
是病患的感恩,更是對天下醫者的期許。

兩年前,一位患者從嘉義梅山前來看診。四十歲出頭的她,二十幾歲開始出現頭痛、全身疼痛、血壓高、心悸等症狀,常痛到「身體像要迸破」;輾轉許多醫院都查不出病因,之後來到大林慈濟醫院看診。

仔細檢查後發現,病因出在頸椎。她的頸椎第三節到第六節有椎間盤退化現象,軟骨突出刺激到交感神經,造成她身體痛苦,心理也深受影響,整個人非常煩躁。

經過詳細評估決定動手術。頸椎手術是大手術,開刀前她很緊張,但開完刀之後,她全身的疼痛解除,整顆心也開了。本來「憂頭結面」(閩南語,形容煩惱憂愁)的她,手術隔天變成「嘴笑目笑」,還跟護理人員相互擁抱。

我最怕接到開刀後的患者打電話來說有狀況,但是,這位患者不一樣。七月間她一直打電話來,三吩咐、四交代,叫我一定要去給她「請」。原來她住的梅山瑞里出產高山茶,前陣子她參加泡茶班學習茶道,八月有一場發表會在嘉義舊酒廠舉行,「簡醫師啊,你一定要來看我整個人的轉變。」

發表會那天,她身穿茶道套衫,看起來真亮麗!她說自己研發一種茶叫做「佛心佛手茶」,很歡喜地請我品茗。喝茶時,她慢慢向我解釋,何以茶名叫作「佛手佛心」?

「過去我因為全身都痛,脾氣壞、臉色都很難看,不論公婆還是先生、女兒,全家都怕我,人人攏講我是『辣椒』。」

她說,在慈濟醫院查出病因後,經過開刀,不只身體復健、心靈也重建——治療期間接觸到許多師兄師姊,每天給她攬、給她搓、給她膚、給她惜、給她疼,她覺得人生跟以前不一樣了;出院後她開始參加志工見習、培訓,也常來醫院服務。「現在變成『甜椒』了!感恩醫師,所以這個茶叫作『佛手佛心茶』。」

回來後,我細想,所喝的這泡茶另有一番深意──
日本人以「鬼手佛心」形容醫師醫治病患的手,神奇猶如鬼手,但又能保有一分慈悲心腸。但是這泡茶進一層為「佛手佛心」,其實是患者對醫師的勉勵,期許醫者不僅擁有醫術,更要有一雙如佛菩薩般、能救拔疾苦的手,有一分疼惜眾生的佛心。

這些年來,醫療大環境愈來愈險惡,但是回首在大林慈院服務這十二年,有志工陪伴,不僅救人也能救心,其實是無比的快樂!智慧結合慈悲,才能真正造福人群。期許自己未來的五年、十年、二十年,一樣抱持著佛手佛心,繼續精進。

(摘自二○一二年八月十四日志工早會)

完整內容請見《慈濟月刊》550期

作家爸爸侯文詠:教育需要一場文化戰爭
從小說《危險心靈》開始,到近年的《不乖》,侯文詠始終以犀利的文筆,挑戰台灣教育的種種問題。侯文詠對教育的關心,不僅出自於作家對社會的觀察、省思,更出自於身為一位父親的深刻感受。

訂閱【阿姆尼愛閱讀】 送青少年小說
【阿姆尼愛閱讀】為10~15歲的青少年讀者,推薦具有正向、溫暖、勵志色彩的優質小說,現在訂電子報有機會獲得《超級噩夢之轉學第一天》!
 
 
慈濟道侶叢書慈濟月刊慈濟道侶叢書部落格慈濟全球資訊網讀者信箱
2010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版權所有∣Tzu Chi Humanitarian Center Foundation
如欲轉載慈濟月刊電子報圖文,請洽詢 (02)28989000轉2055 慈濟中文期刊部 蔡嘉琪小姐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paper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city | blog | j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