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文學電子報】提供聯合文學優秀作家群:蔣勳、郝譽翔、成英姝、廖鴻基等的精彩文字,讓你一次展讀! 【儂儂時尚電子報】提供各種多元的時尚知識及職場求生的技巧,讓妳成為工作領域裡最漂亮的粉領新貴!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8/06/01 第 55 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   udn 讀小說
 
【本月焦點】愛閱0負擔,讀小說服務再升級
【作家注視】云之苑
【本月新書快報】婚路遙遙:安先生,請借過
【本月熱門VIP】王爺悶騷:獨愛小辣妃
【本月熱門收藏】頭號獵物:首席老公深夜來
【免費作品推薦】大燕嫣華
【活動回顧】 若我能走進你的心裡-雪倫
 
.多逛逛【讀創故事.讀小說粉絲團】,看看每天推薦的精彩書目吧!
.快加入【讀創故事.讀小說LINE好友】,找小編聊聊你最愛的小說!

.靈感無處宣洩?快到【讀創故事】開始創作!加入讀創,寫你的獨創故事!


【愛閱0負擔,讀小說服務再升級】
6/30前,原「讀小說」會員登錄讀創故事,免費獲贈50點,還有好康加碼等你拿!!

 
 

云之苑

云之苑,女性網路寫手。作品有《暗夜薔薇》、《遇見--錯愛一生》、《卷帷望月空長歎》、《幻世冰魂》、《邪魅之愛》、《毒入總裁心》、《散妾娶妻》、《奉子選婚:皇妃要休夫》、《一家王妃百家求》、《雲之苑》等。

 

婚路遙遙:安先生,請借過

龔子歌

白天還深情款款擁著她那絕色善良的姊姊,上演恩愛畫面的姊夫,晚上卻像野獸一樣佔用她的身體…

 

農女萌妻要親親

墨七洛

洛清清穿越了,撿到一個大美男,還沒來得及擦口水,卻發現這個人又癡又傻,內心一萬點吐槽!

     

勾魂奪魄戀~非妳莫屬之一

夏琳娜

多年以後,她又重新回到他的生命裡,但他早已不記得她的容貌、她的名字。

 

青鳥

Smile

有些真心話,需要累積足夠的勇氣才能說出口,但有些幸福,只要一點點退縮就會永遠錯過。

     
禍世魔帝破軍星動   庶女奪宮松子糖
影神道星一   超凡兵王千里狼鋒
季少的麻煩小妻盞盞茶荼   蜜婚私寵:顧爺,太霸道晚夏半涼
 
小編點評:王爺就是悶騷!愛在心裡口難開,想對人好又不想承認
 

王爺悶騷:獨愛小辣妃

商妃天下:養個王爺寵著玩昔年南棠
儒武爭鋒情殤孤月
偷香高手六如和尚
女將傾城,王爺傾國琉璃暖
白鷺未霜

她第一道聖旨結束了宋可然瀟灑愜意的小生活,軍營堛犒晹顐S了,唯一有的是那冷若寒冰的王爺;那寵她入骨的老爹和哥哥們,沒有一點為她抗旨的意思!

 
小編點評:這世界上,男人與女人到底誰才是獵人,誰才是獵物呢?
 

頭號獵物:首席老公深夜來

撕心烈愛花邊雨
絕情總裁遇真愛:一撩成癮掬儷陽光
嬌妻難養,丁先生請克制那婆婆
索吻100次,季少寵妻有深度于一心
種子

結婚後,我才知道自己有「病」,懷著對丈夫的愧疚心,我答應了他去聲色場所臥底,卻不知說愛我的丈夫,為了跟小三的幸福生活,使計將我賣

大燕嫣華
作者/傲雪寒梅

大燕國367年,一個風雪交加、滴水成冰的黃昏。清冷的街道上,白皚皚的一片,看不到一個人影,只是偶爾從甬道深處傳出幾聲狗吠。鵝毛般的大雪肆虐的漫天飛舞著,夜色已漸濃,就連那殘存的最後一絲光亮似乎也即將被黑夜所吞噬。

一騎棗紅色的快馬打從遠方快馬加鞭而來,馬背上一位身穿大紅披風的男子正匍匐在馬背上,所經之處,揚起陣陣飛雪,雖已是風塵僕僕,卻絲毫不曾懈怠,仍策馬揚鞭,及至一座高宅大院前,騎者猛然拽住馬的韁繩,那馬一聲長嘶,兩前腿高抬,不停的打著響鼻。

騎者翻身下馬,動作伶俐至極。他頓首望了望門口懸挂的兩隻燈籠,那燈籠上分明的寫著一個大大的「崔」字。朱紅的大門緊閉,大門兩旁的漢白玉石獅在這個寒冷的夜晚顯得格外刺目,那張牙舞爪凶神惡煞般的神情,更是為這戶人家增添了幾分威儀。

男子上前兩步,用手輕扣著大門。不一會兒,旁邊的角門兒吱呀一聲,露出了一道縫隙,從縫隙裡漸漸探出一位老者的頭來。

「敢問來者何人?」那老者瑟縮著半個身子用探尋的目光盯著騎者。

「麻煩老人家替我通稟你家老爺,就說京城內的故人有要事相訪」。

那開門老叟上下打量著男子的行頭,但見他雖滿身儘是疲憊之色,仍無法掩飾那種與生俱來的不凡氣質,周身上下所散發出來的貴族氣息令人不敢小覷。便道:「尊客請稍等,容小老兒前去知會我家老爺。」

話說完,門吱呀一聲又被關閉了。那男子此時才稍作放鬆,抖落了凝結在大紅披風上的冰碴兒,他回身向馬,用手撫摸著馬背上的鬃毛,才突然驚覺,雖寒冷如此,馬背上竟然已是一層細密的汗珠,這才想起自己這一路走的匆匆,從京城到這裡將近八百里地竟然一路都不曾歇息,自己倒不覺得什麼,只是可憐了這牲畜。

正在此時,朱紅的大門瞬間被打開,從裡面走出一位員外來,略胖的身材,年紀約四十出頭,但見他衣著光鮮,正滿臉堆笑的提袍向外走來。

「哎呀呀,都是下官禮數不週,禮數不週啊,讓爺久等了,莫怪莫怪,外面天氣寒冷,快快隨我進屋暖和一下身子,請——」他說著話,伸手做了一個謙卑的動作。這說話的人非別,正是河內太守崔護。

男子將馬的韁繩交由剛才開門的老者,「管家,給爺的這匹馬餵上上等的精料。」崔護邊往院子堥姻鉿^頭吩咐著管家。

待進了廳堂,上了茶點之後,崔護屏退了一干下人,他徑直走到剛才那位騎者的正前方,略一施禮道:「剛才人多眼雜,多有不便,小人崔護未及給五爺請安,請五爺責罰,在此先受小人一拜。」話未說完,崔護已經撩起了藍色綢袍的衣襟,跪在五爺的腳下。

「崔大人請起,這裡又沒有旁的人,不必太拘於禮節。」五爺淡淡的抿了一口茶水,輕輕放於楠木製成的八寶桌上。

「五爺此次前來,行色匆匆,定是有要事找小人,不妨直說。」崔護站起身,抖了抖衣袍的前大襟,坐在五爺對面的太師椅上。

「好,崔大人果然爽快,我這次急著來果真是有要事在身。宮裡已經傳出話來,後天就是為當今皇上進妃的日子,令千金是早已有了備案的,後天晌午十分,宮裡就會過來人。這次選妃不比以往,不僅有王公大臣的一干千金,民間凡稍有姿色的女子亦皆可入列,我上次囑託你照看的那個名叫嵐禎的丫頭,明天也一併收拾齊整,後天就令她以你遠方侄女的身份同令千金一併入宮選嬪。」

「小的謹遵五爺的旨意,只是不知那小女子究竟是何來歷,模樣長得倒是水靈剔透…」崔護話沒說完,猛見五爺眼中現出不耐煩的神色來,便知道自己多嘴了,忙又止住了嘴巴,不再往下問。

「她現在在哪?」五爺端起了茶碗忽然又放下,彷彿想起了什麼。

「哦,她此刻正在後院閨閣中呢,我讓下人去喚她過來。」

「不必。」五爺伸出手制止,「我一個人出去隨便走走。」說完便站起身,徑直朝外走去。

崔護深諳這位五爺的脾氣秉性,便也不跟著。

五爺信信步穿過一道走廊,後院便是小姐的閨房了。偌大的宅院裡,雖風雪交加,卻也燈火通明,一應下人等正裡裡外外的忙碌著,早在前些時候,就已經有官府堛漱H來報,說不須幾日,崔老爺的千金崔麗萍小姐便要進宮選嬪,所以這段時間以來,大家一直都在為小姐選嬪的事情準備著,生怕有什麼不周全的地方。

五爺忽然聞聽房間那邊似乎人聲嘈雜,他心下好奇,便信步上前想一探究竟。

「說,妳到底洗還是不洗?」說話的人正是崔麗萍大小姐,只見她雙手叉腰,柳眉倒豎,雖有一副十分好看的臉蛋,此刻卻被滿臉的怒氣所籠罩。

「洗了怎樣?不洗又如何?」對面的女孩兒正是那喚作嵐禎的丫頭,只見她約有十三四的年紀,但見她芙蓉如面,桃腮杏臉,一雙明亮的眸子顧盼流轉,熠熠生輝。雖不施粉黛而顏色如朝霞映雪。此刻,面對驕縱的麗萍小姐,她不卑不亢,絲毫沒有退縮。

「妳、妳竟敢如此對本小姐說話,沒有禮數的東西,妳還真的以為插上根雞毛就能飛上天啊,你給我記住了,妳只不過是一個無家可歸的野丫頭而已,那是我爹好心收留了你,伺候本小姐是你的本分,等我以後入了宮,我可就變成了皇上的人,到時候妳想巴結還巴結不上呢。今天這衣服,妳洗了便罷,如若不洗,哼,那你只好在這下著雪的院子裡站上一晚了。」麗萍用一根手指指著嵐禎的鼻子,聲色俱厲的說道。

嵐禎聽了她的話,心下覺得好笑,這種狂妄自大的人即使在後宮得了寵,恐怕也不會有什麼好的結果。她嗤笑了一聲,什麼都沒說,伸手撥開了那根青蔥般指著自己鼻子的手指。這種感覺她不喜歡。

「好哇,妳竟敢笑話本小姐,妳還敢打我!」那麗萍上前一步,突然變得面目猙獰,岔開了五指朝嵐禎的臉就橫掃了過來。

「啪」的一聲,一記響亮的耳光襲上了嵐禎的臉頰,她頓時覺得臉上一陣火燒火燎。崔麗萍歪著她那高傲的頭顱,用一種極其輕蔑的眼光斜視著捂著臉的嵐禎。

嵐禎此刻眼堣]滿是怒火,但隨後她便上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也甩手狠狠給了麗萍一個大巴掌。她動作之快,令在場所有人都來不及防備。這下可不得了,崔府裡的那些丫鬟婆子們一見主子被人欺負,連忙一起上前,將嵐禎緊緊圍在中間。

「給我狠狠打她!」崔麗萍吩咐道。

就在這緊要的關頭,只聽一聲斷喝:「我看你們誰敢動她!」眾人吃了一驚,忙回頭看時,只見背面站立的那位公子,但見他身軀凜凜,相貌堂堂。一雙鷹眼光射寒星,兩彎濃眉渾如刷漆。胸脯寬廣偉岸,有萬夫難敵之威風。穿著一襲鑲綠絲滌的白蟒長袍,外罩一件亮綢面的淡紫色斗篷。衣袖之上用金絲銀線密密縫製,一道白玉宮絳繞於腰間,上面刺有七爪龍飾物。腳上著一雙花紋虎皮靴,為的是方便騎馬。烏黑光亮的頭髮在頭頂處梳著一個整齊的髮髻,套在一個潔白的玉質髮冠之中,從玉冠兩邊垂下淡綠色絲質冠帶,在下額繫著一個流花結。單看這氣勢這打扮,便知眼前之人非凡夫俗子之輩,這些人果然停了手,呆呆地愣在那裡。

「你是何人?竟敢來此多管閒事?」崔麗萍眼堸{過一絲疑惑,但隨即便被那不可一世的高傲神情所替代。

「麗萍,不得無禮!」崔護得到了下人的稟報,急匆匆的向這邊趕來,一見這架勢,生怕惹惱了眼前的五爺,故邊跑邊喊。

「爹呀____」那麗萍見自己的爹爹竟然當眾怒斥自己,不由得覺得委屈,她不停的扭動著身子,跺著腳,眼睛鼻子嘴巴全都聚攏到了一起。

「萍兒,妳可知道,這位嵐禎小姐乃是妳遠房的表妹,爹不是也早就告訴過妳對這位嵐禎妹妹要以禮相待,萬不能將人家當做下人使喚的嗎?爹的話妳都忘了不成?妳嵐禎妹妹這次是要同妳一起進京選嬪的,說不定妳們以後還要互相照顧呢。」

「爹你說什麼?」崔麗萍簡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就她?也配?哪來的下作丫頭,只不過是乘著雞毛上天的貨罷了。」那麗萍依舊不依不饒。

「萍兒,還不住嘴,休要再胡說!」崔護忙制止女兒。一邊吩咐那些下人將女兒帶到她的閨房之中。

「崔大人,看來令千金可不是個省油的燈啊,這以後到了宮裡,可由不得她胡來。」五爺淡淡的說道。

「是是是,五爺教訓的是,我這女兒早年喪母,都是被我驕縱慣了,今天的事多有得罪,還望五爺海涵才是。」崔護忙不迭的向五爺賠罪。

「嗯,你先下去吧,我有話單獨對嵐禎說。」

「是是是。」崔護轉身往回走,並不時回頭偷瞄幾眼。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