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難尋?【古典音樂報】深度專業地介紹古典音樂樂曲與歐洲樂壇現況,讓你不再孤芳自賞! 【眾文生活英語報】給您最實用的生活英語,豐富有趣的題材、嚴謹紮實的內容,讓您無負擔的學習!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7/04/06 第180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  北美智權網站
 
 
 
 
專利評析 Interview: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Patent Strategy and Practice
   
法規訴訟 主動提交英法文權證可加快加拿大設計案實審
   
深入報導 一帶一路與第三方物流:兼論中國大陸物流運籌業之發展
107課綱即將上路 都準備好了嗎?
   
智財管理 台積電善用《孫子兵法》構築專利技術優勢
   
 
Interview: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Patent Strategy and Practice
Conor Stuart

Jay Kao, one of North America Intellectual Property Corp’s patent agents attended the recent 2017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Patent Strategy and Practice, hosted by the Taiwan Patent Attorneys Association and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The conference also featured visiting speakers from the UK’s Chartered Institute of Patent Attorneys. Jay gave us a rundown below of his takeaway from the conference and on the news that patent filings with the Taiwan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fice (TIPO) continued their downward trend in 2016.
An account of our interview with Jay Kao is as below:

IP Observer: What did you think were the most important takeaways from the conference?

Jay Kao: The presentation by Nicholas Malden [Chartered Institute of Patent Attorneys] on what patent attorneys should look out for in drafting patent descriptions in Japan, China, Europe and the US was very interesting. When it comes to European applications, whether in my own experience or as he mentioned in his talk, when you’re making changes in response to an office action, it’s very easy to cross the line into your changes constituting new matter. This is quite different from how you approach changes to a US application. He gave a specific example on this. If there is a claim to a device which comprises Component A + Component B, and the description says that A can be C, D, or E, and that B can be F, G, or H, it’s often impossible to amend the claims to a device in which Component A is D and Component B is G. This is what Malden termed “the Article 123(2) / (3) EPC trap”, in that if an amendment is made before grant which adds subject matter and limits the scope of the claims, the amendment is illegal (Article 123(2) EPC), but cannot be removed if this would broaden the claim scope (Article 123(3) EPC). This means that you have to specifically mention any combinations you can foresee as useful. You can’t draft your claims as broadly as you would for the US, as the US allows you to make substantive amendments, whereas Europe does not. In my experience it’s harder to get to the grant stage with European patent rights. You have to put more detail into the description for European applications, including how the invention will be applied. The US and Japan are the most flexible in this regard, whereas China is slightly more rigid, but less so than Europe.

Figure 1: NAIP patent attorney Jay Kao

Photo by Conor Stuart

For applications in all four places it is also best to write as little in terms of prior art. If you write too much, then it can be used against your application as applicant admitted prior art as grounds for rejection.

Another point that was brought up at the conference was the difference in design patents between the UK and Taiwan. The UK designs are very different in that they don’t require a substantive examination. I think that Taiwan is the only country to require a substantive examination for design patents, as most countries only require a formality examination.【unfinished; for further reading: IP Observer 012: Interview: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Patent Strategy and Practice


More Articles in IP Observer 012:

David Kappos: There is no ‘Patent Holdup’!

Big Data and AI: Taiwan Consumers in the Here and Now

Taiwan's Copyright Law: What Constitutes Fair Use in the Digital Era?

 
主動提交英法文權證可加快加拿大設計案實審
黃蘭閔/北美智權法規研究組
加拿大專利局CIPO 於2017年1月15日公告[1],設計申請案申請人若主動提交英文或法文優先權證明文件(權證),其申請案最早可於優先權日起算6個月後排入檢索,有機會更早實審,進而更快取得加拿大設計專利。

過去在加拿大申請設計專利,不論申請案是否主張優先權,CIPO一般會等申請日起算6個月後才開始檢索。而自今年1月15日起,若加拿大設計專利申請案主張外國優先權,而申請人又主動提交英文或法文權證予CIPO,且權證支持其優先權主張,CIPO可提前自優先權日起算6個月時開始檢索。

CIPO審查設計申請案的時候,一般不考慮優先權主張是否有效,也未強制要求申請人提交權證,所以過去通常也不會就優先權主張有效性寄發通知。申請人主動遞交權證(換取加速審查機會)時,CIPO需查驗優先權主張有效性,這是一項新的措施,細部環節如何落實,有待未來觀察。

但有兩點要注意:(1) 因CIPO本來就會在申請日起6個月後開始檢索,因此申請日起6個月內未主動提交英文或法文權證,之後再補提其實無加分作用;(2) Canadian Industrial Design Regulations第13條第1項規定,CIPO不接受非英法文的文件,因此若申請人只提交中文權證但未併提英譯或法譯,亦收不到加速審查的效果。

此外,CIPO此次一併發布多項設計專利申請相關實務調整:包括開放電腦動畫設計註冊、接受彩色設計、OA答辯官期由4個月減為3個月、終局核駁前增發預先核准通知、及准許自核准日起暫緩註冊6個月等等。之所以有這些變化,CIPO表示是為回應公眾建言,預料新措施將有助於提升其服務品質、降低行政作業負擔、與國外設計專利審查實務接軌。


《北美智權報》第182期更多精采文章:

比台灣專利量下滑更重要的事:智慧局應統計台灣企業海外專利申請量!

川普上任對醫療器材界之五大影響

敗部復活之路! ─ 運用國內優先權,取得主張優惠之機會

 
一帶一路與第三方物流:兼論中國大陸物流運籌業之發展
林士清╱北美智權報 專欄作家
(本文作者為台灣經濟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一帶一路涵蓋65個核心國家,覆蓋面積約5539km2,約占全球總面積的41.3%;惠及46.7億人口,約占全球總人口的66.9%;區域經濟總量達27.4萬億美元,占據全球經濟總量的38.2%。然而,一帶一路倡議以國有企業至當地市場投資基礎建設為主,對於中國大陸中小企業出口至當地市場的物流障礙仍高;此外,中國大陸亦缺乏日本在投資市場的物流網聯盟,以及韓國KOTRA設置海外共同物流中心協助韓商降低物流成本。是以,一帶一路倡議尚缺乏物流運籌產業提升發展的清晰途徑,筆者建議可參照第三方物流(3PL)引入一帶一路,並兼論中國大陸物流運籌業之發展。

一帶一路 (B&R) 泛指「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 "the Belt and Road, B&R" refers to the "Silk Road Economic Belt" and the "21st Century Maritime Silk Road,OBOR),該倡議將涵蓋26個國家及地區44億人口,預計產生21萬億美元的經濟成果,分別約占全球總量之62.5%及29.5%,堪稱全世界最長的經濟走廊。

值得注意的是 ,針對一帶一路之英譯爭議,中國大陸的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同其外交部、商務部等部門,對「一帶一路」英文譯法進行了統一的規範,減少坊間對一帶一路英譯的落差。在對外公文中,統一將 「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英文全稱譯為「the Silk Road Economic Belt and the 21st-Century Maritime Silk Road」,「一帶一路」簡稱譯為「the Belt and Road」,英文縮寫用「B&R」。

一帶一路具有 連結歐亞大陸經貿板塊之戰略思維 ,當中兩端的東亞、歐洲經濟發展勢頭較好,而中亞、中東地區經濟增長相對緩慢,加上 產業分工體系的 不合理,但是彼此間具有 較強的互補性。從橫向而言,貫穿中國、中亞及西亞;縱來看,連接主要沿海港口城市,並且不斷向中亞、東協 、南亞等地延伸。此將改變中國區域發展版圖,強調區域之間的互聯互通,產業承接與轉移,有利於中國經濟轉型升級。

理念倡議大於實體機制

一帶一路並非是一個實體和機制,而是一套合作發展的理念和倡議,仰賴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既有的雙邊及多邊機制,藉以協助既有的區域合作平臺。不過,中國對所投資的涉外項目的管理上也發生了變化,中國團隊不但參與修建基礎設施,還參與日後的管理,不像之前建完即完成任務,交給當地人管理。當然,中國的「一帶一路」的一些項目也受到一些有關國家的抵制,拒絕參加或是不合作。

針對《經濟學人》對一帶一路的評論,表示中國的古絲綢之路自七世紀時是一條連接中國和中亞、中東、非洲以及歐洲的古代通商要道,也是中國經濟和外交擴張的重要通路。迄今,從中國的陸地板塊及海洋板塊向西延伸之一帶一路多數沿線國家,尚處在工業化初期發展階段,不少國家的經濟高度依賴能源、礦產等資源型行業,中國大陸國有企業將率先在工程基建、建築建材、交通運輸、旅遊餐飲等領域,帶動對沿線國家的產品、設備、勞務和投資的輸出。但是,同時中小企業由於數量眾多,機制先進,通過國際貿易和海外直接投資等方式,形成了對特定地區行業的深入了解。

中國物流運籌業之國際化途徑

一帶一路倡議貫穿亞歐非大陸,連結東亞經濟圈及歐洲經濟圈,中間腹地廣大,國家經濟發展潛力巨大。從歐亞大陸板塊的地緣經濟來說,絲綢之路經濟帶重點暢通中國經中亞、俄羅斯至歐洲(波羅的海);中國經中亞、西亞至波斯灣、地中海;中國至東南亞、南亞、印度洋。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重點方向是從中國沿海港口過南海到印度洋,延伸至歐洲;從中國沿海港口過南海到南太平洋。 自古以來中國歷經不同朝代更替,但國力強盛之時都有影響周邊地區的能量,一帶一路是否為衡量中國國力再次復甦的指標,端視其政策執行後的影響。

一帶一路之經貿合作其實有助於擴展物流產業的發展,包含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沿線區域內之雙邊貿易及投資量將持續擴張,因彼此貿易投資量的擴張將帶來物流量的擴大,加強建設一帶一路的沿線區域海陸空基礎設施,遂成為重中之重 ,為中國大陸物流國際化途徑創造了兩項利基:一是電力、公路、港口、鐵道等基礎設施,有機會成為中國對外工程承包企業在沿線國家經營的優勢來源,工程承包項目的持續增長將拉動工程物流市場,從而提供新的成長空間。 其次,伴隨區域互聯互通的建設快速成長及擴散,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海運將增加新的航線及班次,陸水聯運通道將不斷地打通,而一帶一路區域內的航空貨運之規模將不斷地擴張,包含集裝箱運輸、散雜貨運輸及航空貨代業務等國際物流將快速成長。【本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北美智權報》182期:一帶一路與第三方物流:兼論中國大陸物流運籌業之發展


《北美智權報》第182期更多精采文章:

發明專利形式審查之可能性探討

敗部復活之路! ─ 運用國內優先權,取得主張優惠之機會

建立產業管理委員會,落實產業自治

 
107課綱即將上路 都準備好了嗎?
李淑蓮╱北美智權報 編輯部
最近因為孩子要升國中,所以去聽了幾場私立中學的說明會,其中聽到最重要的關鍵字就是「107課綱」。私中的校長站在台上侃侃而談:「不要以為這個和你們無關,其實你們都用得到。107課綱顧名思義,107學年度就要上路,不管你的小孩是今年還是明年要升國中,都適用107課綱。像我們學校早就準備好了,所以早在前幾年就開設了創意的課程,符合多元學習的需求......」。難怪李家同教授說,面對107課綱,私立學校就比較靈活,可以應付得來,到最後可能會演變成越來越多人要擠進私立中小學的窄門。不過,也不是所有私立學校都是那麼「有彈性的」。有一位任職私立中學20多年的老師就對筆者批評現任教育部長潘文忠:「潘部長是國小教育體系出身的,他根本不懂國高中教育。幼教、小學教育是要講求多元化沒錯,但到了高中就是要逐漸專精在一些領域,現在盲目的追求多元,變成學生跟老師都無所適從」。如果連私立中學的老師都對107課綱有微言,那缺乏彈性的公立學校究竟有沒有辦法調整適應?到頭來如果「多元」變成了升學的指標,那家長都把小孩往私立學校送,但龐大的教育資源卻被公立學校占去,這種失衡的教育政策是我們要的嗎?面對107課綱,我們究竟準備好了沒?

究竟什麼是「十二年國教107課綱」?《親子天下》」雜誌整理了幾個重點,可以讓大家快速了解是什麼樣的一種機制:

「全名: 12 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總綱。目的是整合12 年國教從國小到高中課程,解決過去國中小9 年一貫與高中課綱分開的銜接落差。

時程:預訂在107 學年度實施。目前國中八年級以下學生適用。

影響:高中學科的必修時數下降,選修課學分占了1/3。且各高中須以發展特色,增加4 到8 學分『校訂必修』。」

由於107課綱最主要的任務是將從前的9年一貫變成12年一貫,所以影響最大的就是高中課程,上面第3點就是針對高中教育的影響。單看文字可能比較抽象不好理解,我們先來看2個表格。

資料來源:12 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總綱

從表1可見,在教育部的規劃中,共有4種類型的高中,分別為普通型高中、技術型高中、綜合型高中、及單科型高中,比較值得注意的有2點:

  1. 採學年學分制:高級中等學校實施學年學分制。每學期每週修習 1 節,每節上課 50 分 鐘,持續滿一學期或總修習節數達 18 節課,為 1 學分;
  2. 總學分與畢業條件:高級中等學校學生三年應修習總學分數為 180-192 學分,普通型 及單科型高級中等學校學生畢業之最低學分數為 150 學分;技術型及綜合型高級中等 學校學生畢業之最低學分數為 160 學分。

高中改採學年學分制是好是壞可以說是見仁見智,但不可否認的是,很容易會陷入許多大學目前的窘境:學校為了湊足學分而勉強開課、學生為了湊足學分畢業,會去選一些「容易過」的課程。此外,一般高中有沒有能力開設那麼多的選修課程也是一大問號。【本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北美智權報》182期:107課綱即將上路 都準備好了嗎?


《北美智權報》第182期更多精采文章:

保險科技:Fintech的新興勢力

比台灣專利量下滑更重要的事:智慧局應統計台灣企業海外專利申請量!

川普上任對醫療器材界之五大影響

 
台積電善用《孫子兵法》構築專利技術優勢
蔣士棋╱北美智權報 編輯部
前期文章(2016台灣專利統計分析:設計專利成為新亮點)曾經分析過台灣新科專利王:台積電近年的專利申請與獲證狀況,而在三月底的一場研討會中,台積電的副法務長陳碧莉更詳盡地介紹了這家全球性企業的專利佈局策略----其中的秘訣,都在戰國時代的《孫子兵法》中。

「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孫子兵法萱l計篇 第一》

作為全世界IC製造業的龍頭,台積電的使命一直很清楚,就是做客戶最佳的夥伴。「我們沒有自己的產品,但各位的手機中應該都有我們生產的晶片,也都是我們的間接客戶,」台積電副法務長陳碧莉說。

正因為如此,台積電的技術研發乃至於智財保護策略,目的都是維持在晶圓製造上的自由營運(Free to Operate)優勢,而且保護的對象除了台積電自己以外,更包括所有使用台積電製造服務的IC設計公司,更顯得角色吃重。陳碧莉強調,「所以,我們從來不接受NPE(專利非實施實體)的威脅,一次都沒有!」

她認為,台積電的專利管理策略,可以用「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來總結:平日得要用心將研發成果轉化成專利保護,並且時時刻刻檢視、評估與競爭對手間的差距。要是哪一天真的有敵人上門,這些專利就是最佳的防禦武器,在最短的時間內讓敵人知難而退。

養兵千日:專利也要汰弱留強

首先從數據來看,台積電的專利申請量歷年一直穩定增加,去年度(2016)還奪下台灣專利申請量第一名的位置。除了台灣,美國、歐洲、韓國也是重點佈局的國家,其中美國更是重中之重,「我們去年的美國獲證專利數量,第一次進入全美國的前十名,」陳碧莉說,台積電的智財保護思維很簡單,「研發成果進展到哪裡,我們的保護就延伸到哪裡。」

圖1:台積電副法務長陳碧莉

攝影:唐銘偉

然而,並不是所有技術最後都會成為專利,也不是所有的專利都要用同等的資源保護。舉例來說,在眾多的專利中,真正掌握住關鍵技術的還是少數,但這些關鍵技術可以再衍生出新的專利來增強保護力道,就值得持續投入,並且把申請範圍延伸到多個國家。「能夠打仗的專利就是好專利,所以對於這些有價值的專利一定要用整個專利家族網的方式建構起來,佈局才算完整。」

只不過,技術的供與需之間難免有落差,當研發進程趕不上實際需求時,台積電也會適度的從外界購置專利,但仍然以自行研發作為主流。

用兵一時:不懼戰,亦不求戰

作為純然的專利實施廠商,陳碧莉坦言,台積電最常碰到的威脅,就是NPE的專利訴訟,尤其在Fabless風潮的帶動下,許多傳統日本晶片製造商在轉型之際對外釋出不少專利,一旦被NPE收購,立刻就成為訴訟的利器。

面對這些難纏的對手時,陳碧莉認為,不論如何都不能示弱。「如果你今天對某一個案子妥協了,改天對方換個名字、再買一批專利又回來找你,絕對沒完沒了!」

由於NPE大多的策略都是以戰逼和,也就是以訴訟的法律風險逼迫廠商付出高額和解金,因此最有效的回擊策略就是拉長戰線,逼迫對方陷入訴訟當中。陳碧莉舉例,台積電曾經被一家NPE在美國麻州的法院提告,但經過研究後,發覺這家NPE的註冊地在德拉瓦州,於是台積電立刻在德拉瓦州的法院請求移轉管轄權(Decision on Jurisdiction),並且獲得成功。「我們這個程序一完成,對方就放棄接下來的動作了,因為他們根本沒有要打官司,只是想賺錢,」她也建議,如果發覺對方的專利有瑕疵時,也可以直接向美國專利商標局(USPTO)提起專利多方複審(Inter Partes Review, IPR),也同樣能有嚇阻的作用。

「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戰者也。」 研發就像是軍備競賽,誰的武器多,誰的勝算就大,如果實力與對手之間確實有落差,即使沒有發生訴訟,勝負自然能夠分明。專利管理的目的,就是在平常就認真盤點與累積作戰需要的資源,也就是孫子兵法中「勿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的道理。這樣一來,需要多花力氣應付的專利訴訟自然減少,公司的發展也能更加穩定了。


《北美智權報》第182期更多精采文章:

有專利的彩虹蛋糕究竟保護了什麼?

淺談生物材料移轉契約條款

台灣需要鼓勵競爭的產業政策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