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旅讀中國電子報】提供獨特多元的中國旅遊提案、文化觀察參照,讓你藉旅遊、深入生活之際,掌握其脈動。 橫跨東方與西方的資訊撞擊,【英語島電子報】最適合想在英語裡找到知識、趣味和品味的商管人士。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8/06/07 第240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  北美智權網站
 
 
 
 
專利評析 中國用專利統計及貿易數據打臉美國301產品清單
   
法規訴訟 日本專利實務中 以冒認申請為由提出無效時的舉證責任分配
   
深入報導 美中貿易戰,進入延長賽
   
研發創新 未來銀行將會消失?中國信託:不要為了數位而數位!
   
智財管理 因應4IR浪潮 中、韓、星不約而同推出相應發明申請案加速審查辦法
   
 
中國用專利統計及貿易數據打臉美國301產品清單
李淑蓮╱北美智權報 編輯部
美國貿易代表署(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USTR)於美東時間4月3日公布了對中國大陸的301調查徵稅產品建議清單。洋洋灑灑的45頁清單涵蓋了1333項中國製產品,建議稅率為25%。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的報告指出,如果按照2017年的貿易規模估算,301產品清單鎖定了中國近462億美元之出口產品。

此外,USTR在聲明稿中指出,美國總統川普曾在3月分時表示,中國藉多項政策,強制美國企業將技術及智慧財產權讓給中國企業,而這種做法除了讓中國強化了其「中國製造2025」產業計畫,於多個高端科技領域搶占經濟領先地位外,也對美國的經濟發展造成損害。

Photo by Iecs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3.0 Unported license.

然而,事隔一個多月,國家知識產權局規劃發展司於5月16日刊出了2份專利統計簡報,打臉美國總統川普「中國強化了其「中國製造2025」產業計畫,於多個高端科技領域搶占經濟領先地位」的說法 (原文:These policies bolster China's stated intention of seizing economic leadership in advanced technology as set forth in its industrial plans, such as “Made in China 2025.”)。這2份統計簡報分別介紹了 「中美貿易爭端中知識產權主要數據情況」及「美國在《中國製造2025》涉及的主要技術領域全球發明專利布局。

SIPO簡報指出,最新的統計數據顯示,在2016年全球發明專利授權中,中國、美國及日本三大主要經濟體涉及《中國製造2025》十大技術領域的發明專利授權量達到183,214件,占全球總量的87.5%。其中,美國以88,086件位居第一位,中國以54,508件名列第二,日本以40620件名列第三。顯然,從這個角度看起來,占據領先地位的是美國,而不是如川普所說的是中國(參看表1)。

在個別領域的部分,美國在航空航天裝備、新一代信息技術、電力裝備、生物醫藥及高性能醫療器械、高檔數控機床和機器人、節能與新能源汽車等6個領域占據全球優勢,發明專利授權量依次d10,585件、32,830件、10,941件、9,577件、4,114件、以及12,514件,於三國總量占比分別d61.5%、57.7%、53.9%、48.4%、43.1%和39.4%。

而中國則是在農機裝備、新材料、海洋工程裝備、以及高技術船舶和先進軌道交通裝備等4個領域具備相對優勢,發明專利授權量依次d529件、7,636件、360件和3,286件,於三國總量占比分別d55.9%、46.3%、45.4%和34.9%。

至於日本是在先進軌道交通裝備、新材料、節能與新能源汽車等3個領域展現出較F實力,發明專利授權量依次d2,959件、5,077件和8,084件,占3國總量的比例分別d31.4%、30.8%和25.5%。

表1. 中國、美國及日本三大主要經濟體於《中國製造2025》十大技術領域發明專利授權量及占比 資料來源:國家知識產權局規劃發展司;製表:李淑蓮,數據截至2016年12月31日

重點領域

國家

專利數

占三國總量比例

排名

1. 航空航天裝備

飛機

航空發動機

航空機載設備與系統

航太裝備

美國

10,585

61.5%

1

中國

 

 

 

日本

 

 

 

2. 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

積體電路及專用設備

資訊通信設備

作業系統與工業軟體

智慧製造核心資訊設備

美國

32,830

57.7%

1

中國

 

 

 

日本

 

 

 

3. 電力裝備

發電裝備

輸變電裝備

美國

10,941

53.9%

1

中國

 

 

 

日本

 

 

 

4. 生物醫藥及高性能醫療器械

生物醫藥

高性能醫療器械

美國

9,577

48.4%

1

中國

 

 

 

日本

 

 

 

5. 高檔數控機床和機器人

高檔數控機床與基礎製造裝備

機器人

美國

4,114

43.1%

1

中國

 

 

 

日本

 

 

 

6. 節能與新能源汽車

節能汽車

新能源汽車

智能網聯汽車

美國

12,514

39.4%

1

中國

 

 

 

日本

8084

25.5%

 

7. 農機裝備

美國

 

 

 

中國

529

55.9%

1

日本

 

 

 

8. 新材料

先進基礎材料

關鍵戰略材料

前沿新材料

美國

 

 

 

中國

7,636

46.3%

1

日本

5,077

30.8%

 

9. 海洋工程裝備及高技術船舶

美國

 

 

 

中國

360

45.4%

1

日本

 

 

 

10. 先進軌道交通裝備

美國

 

 

 

中國

3,286

34.9%

1

日本

2,959

31.4%

 

總計

美國

88,086

三國發明專利授權總量183,214件,占全球87.5%。

1

中國

54,508

2

日本

40,620

3

美國企業積極於中國進行專利佈局

此外,針對「中美貿易爭端中知識產權主要數據情況」,另一份簡報指出,截至2017年底,在這次美國對中國301調查徵稅{品建議清單涉及的技術領域中,美國在中國的發明專利擁有量僅次於日本,位居所有外國企業在中國發明專利擁有量的第2位。

統計數據顯示,在所涉及的10個技術領域中,美國的發明專利擁有量達到85,000萬件,其中,在航空航天裝備、海洋工程裝備及高技術船舶、生物醫藥及高性能醫療器械等3個領域,美國在所有外國在中國發明專利擁有量中的占比最高,分別達到37.1%、28.5%和30.9%。

在新一代信息技術、高檔數控機床和機器人、節能與新能源汽車、農機裝備和新材料等5個領域中,美國占比排名第二,分別d29.4%、17.9%、19.6%、17.1%和19.1%。至於在先進軌道交通裝備、電力裝備等3個領域,美國占比排名第三,分別d16.6%、20.8%。SIPO認為,統計數據顯示美國對中國知識{權保護環境有信心,十分重視中國市場,因此積極進行在地專利布局。

簡報進一步指出美國是中國最大的知識{權使用費出口國和進口國,2017年中國知識{權使用費對美國的逆差是50.7億美元。其中,中國知識{權使用費從美國進口額為71.3億美元,同比增長14%,占全部國外進口額總量的24.9%。而同期向美國出口額d20.6億美元,同比增長1250%,占全部向外出口額總量的43.0%。

SIPO認為,數據顯示在中國知識{權使用費向美國出口額大幅增長的情掑U,兩國間知識{權使用費逆差仍然巨大,從而證明中國能積極主動地按照貿易規則支付知識{權相關費用,而非如川普所說的「強制美國企業將技術及智慧財產權轉讓給中國企業」( China’s policies that coerce American companies into transferring their technology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to domestic Chinese enterprises.)。


《北美智權報》第212期更多精采文章:

金融科技專利核駁率高? TIPO審查官說清楚、講明白!

以涉嫌壟斷向對手發公開信,算是不正當競爭嗎?

淺談中國軟體專利適格性

 
日本專利實務中 以冒認申請為由提出無效時的舉證責任分配
吾思/資深專利工作者
在關於專利申請權的歸屬爭議之舉發或無效審判中,舉證責任要如何分配呢?是由提出舉發的舉發人或提出無效審判請求的請求人證明「名義專利權人(亦即被舉發人)並非真正的專利申請權人」呢?還是由名義專利權人提出證據來證明「自己真的是真正的專利申請權人」呢?

為了避免因發明被非專利申請權適法歸屬者冒認申請並取得專利而損害真正專利申請權人之權益,世界各國專利法中大多有對應的救濟措施。例如在台灣專利法中,真正的專利申請權人可以依專利法第71條提出舉發;而在日本,真正的專利申請權人可以用冒認申請為無效審判事由提出無效審判請求(台灣的舉發程序在日本稱之為無效審判程序)。

去年(2017,平成29年),日本知的財產高等裁判所(智慧財產高等法院)對於平成27年(行ン)第10230A的審決取消請求事件作出了判決。在該判決中,顯示出日本在以冒認申請為由的無效審判中舉證責任的分配原則。以下,針對平成27年(行ン)第10230A的審決取消請求事件的上述判決,說明日本以冒認申請為由的無效審判中舉證責任的分配原則。

事實概要

本案的原告A先生和被告B先生本來是事業夥伴,在平成19年的時候,與另一位C先生三人一起成立了I公司。I公司雖於平成26年解散,但在I公司存續的期間,被告B先生提出了「噴管的製造方法以及由該方法製造的噴管」的發明申請案,該發明申請案於公司解散的前一年獲准專利並公告(以下簡稱之為「噴管專利」)。「噴管專利」共有三個請求項,請求項1為獨立項,記載一種噴管的製造方法(以下稱之為發明1);請求項2為獨立項,記載另一種噴管的製造方法(以下稱之為發明2);請求項3為獨立項,記載一種噴管(以下稱之為發明3)。

但是,就在I公司解散後的第二年,A先生以冒認申請為由,針對「噴管專利」向特許廳提出無效審判請求,主張B先生並非「噴管專利」中的發明1∼發明3的真正申請權人。特許廳經過審理後,認為「噴管專利」中的發明1∼發明3為B先生所發明,並無特許法第123條第1項第6款(該案件適用的法條為平成23年修法前的版本)之情事,並作出了無效理由不成立的審決。A先生對於審決的結果相當不服,而在平成27年提出訴訟(即本案的審決取消請求事件)。

當事人的主張及審理結果

在審決取消請求審理的期間,原告A先生不僅僅是宣稱B先生既非「噴管專利」中的發明1∼發明3的真正發明人亦非繼受專利申請權者,還提出了用以證明A先生自己才是完成了「噴管專利」中的發明1∼發明3的發明人的證據。A先生首先說明了他完成「噴管專利」的來龍去脈,包括如何發覺噴管流量調整的課題,如何研發出前期型噴管以及後續的改良型噴管,並且提供了他在研發期間和公司內部人員以及相關協力廠商的來往信件內容以及設計圖等。

面對原告A先生的指控以及厚厚一疊的證據資料,被告B先生是如何應對的呢?

被告B先生首先攻擊A先生的證據,認為A先生沒有證明自己完成了「噴管專利」中的發明1∼發明3,並且也說明了自己完成「噴管專利」中的發明1∼發明3的過程,並且提供了幾乎與A先生的證據資料相對應的證據,包括如何發覺噴管流量調整的課題,如何研發出前期型噴管以及後續的改良型噴管,並且提供了他在研發期間和公司內部人員以及相關協力廠商、還有協助申請專利的專利事務所的來往信件內容等。

原告A先生和被告B先生都提供了相當多的證據,主張自己才是「噴管專利」的發明人。

法院審理時,基於原告和被告提出的主張以及用以證明的證據,並且比對了證據中記載的技術內容和「噴管專利」中的發明1∼發明3的技術內容,最後認為發明2的發明人為被告(亦即,未有冒認申請之情事),而發明1及發明3的發明人非為被告(亦即,有冒認申請之情事),而作出審決部分取消的判決。

判決所揭示之舉證責任分配原則

判決中,針對「噴管專利」中的發明1∼發明3分別判斷其是否有冒認申請的情事。而且,在判斷的時候,都是先判斷原告是否主張了其本身為發明人的具體事實並提供了足以證明的證據,然後,才判斷被告提出的主張及證據是否足以克服原告的主張及證據。

判決更進一步明示,在以冒認申請為理由的無效審判中,對於「專利申請案是由該專利申請案的發明人或者從該發明人繼受專利申請權者所提出」的舉證責任,雖然基本上由名義專利權人(亦即被舉發人)所負擔,但這並不是表示,在每個無效審判事件中,名義專利權人都必須要具體且詳細地針對發明過程的各個細節提出證據。更正確地說,名義專利權人應該要主張及舉證的內容及詳細的程度,會隨著懷疑有冒認申請的具體事實內容以及無效審判請求人所主張及舉證的內容和程度而有所差異。

換言之,如果無效審判請求人並沒有指出懷疑有冒認申請的具體事實,也沒有提出足以證明事實的具體證據,從頭到尾就只是把「名義專利權人竊取了我的發明拿去申請」的指控翻來覆去地重複,那麼名義專利權人所負擔的舉證責任就會較為輕簡,名義專利權人應該要提出的舉證內容及程度也不需要到鉅細靡遺的程度。另一方面,如果無效審判請求人指出了懷疑有冒認申請的具體事實,而且提出足以證明該事實的具體證據,那麼,名義專利權人所負擔的舉證責任就會較重,名義專利權人應該要提出的舉證內容及程度要足以克服無效審判請求人所提的主張及證據。

結語

依據此一判決結果,在以冒認申請為理由的無效審判中,對於「專利申請案是由該專利申請案的發明人或者從該發明人繼受專利申請權者所提出」的舉證責任,基本上由名義專利權人所負擔,但名義專利權人應該要主張及舉證的內容及詳細的程度,會隨著懷疑有冒認申請的具體事實內容以及無效審判請求人所主張及舉證的內容和程度而有所差異。上述判決,並沒有把舉證責任置於提出無效審判請求的一方,而是將舉證責任轉換到名義專利權人的身上。但另一方面,讓名義專利權人舉證內容及詳細程度又隨著無效審判請求人的主張及舉證的內容而有差異,此種分配方式,實際上讓審判請求人也負擔了部分的舉證責任。

無效審判請求人(亦即真正專利申請權人)若以冒認申請為由,在日本提出無效審判請求時,千萬別以為既然舉證責任在對造,就掉以輕心,疏於準備證據資料。要在無效審判中獲得有利的結果,無效審判請求人要盡量充分指出懷疑有冒認申請的具體事實,並且提出足以證明事實的具體證據才能獲得有利的結果。


《北美智權報》第212期更多精采文章:

以涉嫌壟斷向對手發公開信,算是不正當競爭嗎?

中國發明專利權直接在柬埔寨生效所需提交之文件與注意事項

「再公開傳達權」是著作財產權之擴張或是限制?

 
美中貿易戰,進入延長賽
蔣士棋╱北美智權報 編輯部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5月25日針對中興通訊(ZTE)的裁罰事件在推特上發文,表示將在中興通訊採取高規格的安全保證措施、撤換管理層與董事會、承諾購買美國生產的零組件以及繳交13億美元罰款後,考慮讓這家一度岌岌可危的公司恢復營運。同樣地,中國國務院也傳出將在未來幾天內,對高通(Qualcomm)與恩智浦(NXP)的合併案做出有條件批准的決定。

看起來,這兩個大國似乎都各退一步,以避免貿易衝突進一步升高。但這並不代表美中貿易衝突已經和緩;相反地,一切可能才剛要開始。

時間回到今年五月中。習近平的首席經濟智囊、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在華盛頓與美國的財政部長穆努欽(Steven Mnuchin)、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以及貿易代表萊海澤(Robert Lighthizer)進行了兩天的經貿談判,並談判結束後發表共同聲明。

兩天談判,一事無成

如果雙方都有解決貿易衝突的決心和準備,那麼在這場兩國經貿高層均參與的談判中,至少會對解決方案的實際目標、進行時程做出安排,再把執行細節交給幕僚磋商;但在這份聯合聲明中,唯一堪稱「具體」的,只有中國將顯著增加對美國的農產品和能源的進口,而美國也將派遣人員到中國討論相關細節,至於進口的品項、數量、金額,甚至後續磋商的時程和人員層級一概付之闕如,對兩國都沒有任何拘束力。換句話說,這兩天的經貿談判,基本上一事無成。

從競選時期一直到正式執政,中國一直都是川普在美國對外貿易問題上的眼中釘。2017年,美國最大的貿易出超國(對該國出口與從該國進口差額)就是中國,3千3百多億美元的出超金額,比第二到第五名國家的加總還高。正因為如此,川普處理貿易問題的策略一直很清楚:只要逼迫中國增加對美國商品的進口,特別是傳統共和黨大票倉、也就是美國中西部等農業州的農產品,就能大幅改善美國的貿易赤字狀況,也能提升美國中西部的就業率和薪資,成功「讓美國再次偉大」。

圖1:1999年∼2017年美國對中國進、出口與貿易赤字變化(單位:百萬美元)

資料來源:https://www.bea.gov

貿易赤字金額太大,中國不可能輕易就範

然而,簡單的策略未必代表簡化的做法。就以五月中的聯合聲明來說,即使中國加大對美國農產品的採購力道,但對於弭平兩國間的貿易赤字恐怕助益有限。從圖1中不難發現,中國每年從美國的進口金額,到了2017年仍然低於2千億美元,但早在2011年,中國對美國的出口金額,就已經超過4千億美元,到了2017年更突破5千億美元。因此,就算今天中國不顧一切,把從美國進口的規模往上再翻一倍,達到4千億美元的總額,兩國之間仍然存在一千億美元以上的貿易赤字,中國也仍然是美國第一大出超國──對中國來說,這工作極度吃力不討好,不可能三言兩語就談成協議。

另一方面,任何經濟政策實施之後,都可能會帶來意料之外的反作用力。舉例來說,中國加大對美國農產品的採購規模,最直接受益的就是中西部各州的農民;他們賺了錢之後,首要之務就是提升生活品質,例如添購家電用品、更新生產機械設備、或者至少給孩子買件新玩具──這些新生的消費需求,最後很可能又得靠中國的廠商生產製造來滿足,兩國間的貿易赤字也無法實質縮減。

很明顯地,貿易問題無法靠一廂情願來達成目的。前摩根士丹利亞洲區主席兼首席經濟學家史蒂芬·羅奇(Stephen Roach)就批評,如果用雙邊貿易的思維,來處理當前多邊貿易的問題,最終都會引火上身。「中國是目前美國進口消費品成本最低的成員國;川普政府如果對中國實施出口制裁,對一般美國家庭來說,無異於稅收的增加。」

所以,中興通訊裁罰案或高通併購恩智浦有解,只代表美中不願意在既有的貿易問題上再生事端,不過從兩國的經貿一把手親自出馬會談,都落得一事無成的結果可以看出,這場大國之間的貿易冷戰,還會進行好一陣子。


《北美智權報》第212期更多精采文章:

金融科技專利核駁率高? TIPO審查官說清楚、講明白!

中國發明專利權直接在柬埔寨生效所需提交之文件與注意事項

「再公開傳達權」是著作財產權之擴張或是限制?

 
未來銀行將會消失?中國信託:不要為了數位而數位!
吳碧娥╱北美智權報 編輯部
在對於未來的想像藍圖中,有諸多預測指向「銀行終究會消失」,而銀行業務被金融科技業者蠶食鯨吞,已經是現在進行式。銀行業當然不可能坐以待斃,除了努力尋求轉型,和金融科技業者化敵為友、攜手合作也是一個辦法,無論銀行業者情願與否,數位轉型都是勢在必行的一條路。中國信託銀行數位營運處處長何慶媛提醒,「每個機構口袋的深度都不同,別人在做的事情,不一定就是你要做的,如果你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不應該盲目的跟隨,而是多花一點時間了解自己應該做什麼,千萬不要為了數位而數位」!

根據資誠(PwC)2017年所做的全球金融科技的調查發現,全球有82%的金融服務業計畫在未來三到五年內增加與金融科技公司的合夥關係,而台灣也有高達68%的金融業者有此計畫。台灣的受訪業者認為,消費金融保險投資及財富管理將是未來五年被金融科技顛覆程度最高的領域,一些現有的業務將流向獨立的金融科技公司。

圖一、未來五年最有可能被金融科技顛覆的領域

資料來源:PwC《2017年全球金融科技調查台灣概要》

金融科技公司對於金融業的衝擊是無庸置疑的,其中又以支付相關服務的影響最大。台灣受訪者相信金融科技作為一種新的商業模式,將有助於擴大客戶基礎,支付、財富管理和資金移轉,是台灣消費者目前最常透過金融科技使用的的前三大金融服務;再過五年,除了財富管理和支付業務將繼續流向金融科技公司,個人貸款和傳統存款、儲蓄帳戶也將流向金融科技公司。

圖二、未來五年金融服務流向趨勢

資料來源:PwC《2017年全球金融科技調查台灣概要》

對抗電商,金融業攜手金融科技業

台灣金融科技協會理事長王可言指出,科技帶動全球共享經濟與金融科技浪潮來襲,每一產業都面臨科技顛覆,未來都將轉為智慧驅動的數位經濟,開放分享將是關鍵。金融業者背負著複雜的監理法規,要負擔的成本很高,但過去不需要注重使用者體驗,現在遇到金融科技業的挑戰,金融科技創造低價、高值的「普惠金融」,加上網路產業重視體驗的精神,還能提供傳統金融業無法滿足的服務,對於傳統金融業生態都是衝擊。轉型過程是痛苦的,金融業若要轉型成功,必須看創新的速度,以及願意犧牲現有業務的決心。

圖三、台灣金融科技協會理事長王可言

吳碧娥/攝影

金融業的DNA就是追求低風險、高利潤、穩定安全,因此投資者無法期待有高成長;金融科技業則是將整個金融流程拆解組合再找到創新方式,所以性質和金融業正好相反,高風險、低利潤、不穩定、不安全,但有高成長的機會。王可言認為,若要金融業來做金融科技,最大的問題就是DNA不符,因此金融業和金融科技業合作,可以互補、各取所需。另一方面,金融業現在更大的敵人是電商,阿里巴巴、亞馬遜等大型電商最大的優勢是擁有顧客資料,能以數據分析了解消費者,這點讓銀行望塵莫及,而互聯網公司和金融業講求成本、利潤的思維完全不同,當這些電商公司都跳下來和銀行搶生意,銀行就選擇轉向和金融科技業者合作,由金融科技業協助金融業轉型。【本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北美智權報》212期:未來銀行將會消失?中國信託:不要為了數位而數位!


《北美智權報》第212期更多精采文章:

善用企業併購與私募基金,創造企業最大價值

淺談中國軟體專利適格性

15年越南老台商這樣說:投資越南,越來越難!

 
因應4IR浪潮 中、韓、星不約而同推出相應發明申請案加速審查辦法
黃蘭閔/北美智權法規研究組
第四次工業革命(4IR)如海嘯般撲面而來,不知不覺間席捲各個技術領域,新舊企業爭相投入,惟恐一遲疑就錯過了浪頭,許多國家也跟上了這股新創潮流,繼中國2017年中新增4IR發明適用的專利案件優先審查辦法之後,新加坡、韓國也在2018年4月推出相關發明加速審查規定。

科技發展日新月異,人工智慧機器人、自動駕駛車輛、物聯網、雲計算、大數據、基因編程……,許多上世紀未曾聽聞,甚至十年、五年前還不存在的技術應用,都在近年一一成真,爆發力驚人。第四次工業革命(Fourth Industrial Revolution (4IR))如海嘯般拔山倒樹而來,鋪天蓋地席捲各個領域,許多亞洲國家積極參與競逐,惟恐一遲疑就錯過了浪頭,除了中國於2017年中新增相關發明適用的專利案件優先審查辦法外,新加坡、韓國也跟上了這股潮流,在2018年4月先後推出類似的加速審查規定。

相對於過去幾次產業革命,這一波的變革速度尤其讓人驚懼興奮,企業個人無分疆域產業,跨國前浪、新創後浪都摩拳擦掌,一起撲向了這片新藍海,大量申請專利瘋狂撒網,想以先行者的姿態圈地布建新漁場。

以中國為例,根據Thomson Reuters引用WIPO數據所作報導,2017年區塊鏈相關發明申請案件量年增逾兩倍,以406件創下歷史新高,其中56%為中國申請人所提交,且2012至2017年的前9大區塊鏈相關發明申請人,有6家來自中國。Forbes網站一篇文章亦引述研究報告報導,以去年的統計數據為比較基準,中國的加密貨幣及區塊鏈、AI發明專利申請案件量皆居世界第一,分別比排名第二的美國高出兩倍、三倍。而EPO 2017年底發布的《專利暨第四次工業革命》報告則顯示,過去3年EPO整體申請案件量儘管也有7.65%的成長率,但4IR相關發明申請案件量增長幅度高達54%,而2011-2016年EPO所受理的4IR申請案,6%來自中國申請人,這段期間EPO前25大4IR發明專利申請人中,華為、中興、小米3家中國企業即占去3個席次。

面對隨4IR湧現的挑戰與機會,中國、韓國、新加坡陸續發布這類加速審查制度,可看出或視為官方對相關產業的進一步支持扶植。

中國知識產權局(SIPO)2017年8月1日正式實施《專利優先審查管理辦法》,涉及節能環保、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高端裝備製造、新能源、新材料、新能源汽車、智慧製造等國家重點發展產業,又或涉及互聯網、大數據、雲端運算等領域且技術產品更新速度快者,若能取得中國國務院相關部門或省級智慧財產局簽署推薦意見,相關發明專利申請案即有機會優先審查;假使前述官方推薦意見有取得上的困難,依新辦法規定,同一發明先在中國申請專利後再到外國申請,亦有機會排入優先審查,對第一案習慣使用中文撰稿的申請人來說,是值得考慮的申請途徑。凡獲SIPO同意優先審查的發明專利申請案,官方規定應於45日內發出第一次審查意見通知書,並在一年內結案。

韓國特許廳(KIPO)則是在2018年4月24日開放4IR發明專利申請案優先審查申請,凡屬人工智慧、物聯網、3D列印、自動駕駛車輛、認知機器人學、大數據、雲計算七大技術領域,其發明申請案可付費請求優先審查;假使無法說服KIPO發明內容與前述七大技術領域相關,亦可以所請發明已經或準備在韓國實施為由,或另行付費委託KIPO指定單位製作檢索報告,爭取優先審查的機會。對中文申請人來說,先取道韓國申請,還需考慮送件語文問題,KIPO可接受英文送件、後補韓文翻譯,若通過審核、准予優先審查,發明專利申請案審結時間平均(但不保證)可壓縮至6個月。

新加坡專利局IPOS方面,亦在2018年4月26日開辦為期一年的「金融科技專利優速」(FinTech Fast Track;FTFT)方案,凡屬FinTech領域發明(IPC分類碼為G06Q 20/00、G06Q 40/00的FinTech發明案,依IPOS說明,一般都會符合此一要件),只要以新加坡為第一申請局,且申請案Claim項數不超過20項,皆有機會優先獲得實審。FTFT參加案件的官函回覆期間短於一般案件,但最快估計可在半年內授權領證。新加坡是區域間金融重鎮, FTFT儘管只試行一年,但IPOS和中國、歐洲、墨西哥專利局簽有雙邊PPH協議,也和韓國一樣加入Global PPH,並且是東協ASPEC專利審查合作機制的核心成員,若有適合的申請案,或許也可考慮以IPOS為跳板。


《北美智權報》第212期更多精采文章:

15年越南老台商這樣說:投資越南,越來越難!

淺談中國軟體專利適格性

中國發明專利權直接在柬埔寨生效所需提交之文件與注意事項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