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ZIK古典樂刊】提供最新古典音樂訊息,以及有趣的音樂小知識,突破你對古典音樂的想像。 【寫真生活Snap電子報】介紹網友們精彩攝影作品及生活資訊影像情報,快藉由此份報來看你不曾發現的風景!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8/07/26 第247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  北美智權網站
 
 
 
 
專利評析 美國FDA引領醫藥研發新變革
   
法規訴訟 金曲獎頒獎典禮上即席演唱,是否會侵害音樂著作權?
   
深入報導 全球用戶破5億,短影音社群《抖音》紅到被大陸版權局盯上!
對岸創業「孵化器 」及「加速器」的虛虛實實:台灣新創赴陸發展宜慎選落腳處
   
智財管理 冒充專利違法嗎?
   
 
美國FDA引領醫藥研發新變革
蔣士棋╱北美智權報 編輯部
傳統上,藥品跟醫材涇渭分明,各有各的遊戲規則,但當科技不斷進步,社會對於醫療的需求也越來越細緻,將藥品與實體裝置和網路傳輸互相整合,也成為藥物開發的下一個焦點。大塚製藥(Otsuka Pharmaceuticals)與Proteus Digital Health合作的ABILIFY MYCITE,就是最好的例子。

作為全球最大醫藥市場的監管單位,負責核發新藥藥證的美國食品藥物管理署(FDA)每年核准多少新藥上市,足以影響整個醫藥產業的好壞。2017年時,FDA發出了46件新藥上市許可(NDA),比起2016年的22件高出了將近一倍,也是近十多年來,核准數量最多的一年。

2017年,FDA核發藥證數量創下新高

細究這46項剛上市的新藥,財團法人生物技術開發中心產業分析師陳怡蓁指出,其中有超過六成,都採用了至少一種加速辦法,像是採用優先審查(priority review)的有28件、孤兒藥(orphan drug)有18件、而全球首次核准新藥(first in class)也有15件(圖1)。「這代表市場對創新藥物的需求還是很高,」陳怡蓁舉例,包括治療中重度異位性皮膚炎的Dupixent、治療原發和復發性多發性硬化症的Ocrevus,都被看好五年內能創造40億美元以上的營收。

圖1:2017年USFDA核准新藥中,使用加速辦法的比例(紅線為核准新藥總數/46件)

資料來源:盤點2017年美國FDA核准上市潛力新藥,巫文玲,藥品商品化中心,107年2月

除了藥品審查以外,為了回應數位化浪潮,FDA也開始重新建構更有效率的藥品監管模式。2017年9月,FDA選出了Apple、Fitbit、Roche等分屬不同行業的廠商,加入它的Pre-Cert計畫。這個計劃的主要目的,是落實「軟體即醫療器材(Software as Medical Device, SaMD)」的理念,也就是跳脫傳統醫材硬體思維,轉以軟體開發為中心,設計新的醫療產品。預計在2019年,第一階段Pre-Cert計畫成員的成品,就能進入前期測試。

但真正值得關注的,是FDA在2017年,核准了第一顆數位藥丸:ABILIFY MYCITE。嚴格來說,這並不僅是一顆新藥,而是一套包含藥物、感測器、行動裝置的管理系統。在治療過程中,病患拿了藥之後回家,是否有確實按照醫囑服藥,醫生往往難以追蹤,卻又對於治療的成敗有關鍵影響,這套系統要解決的,就是藥物服用的後續追蹤問題。

ABILIFY MYCITE所追蹤的,是由大塚製藥(Otsuka Pharmaceutical)所製造的用藥安立復(Abilify)。安立復主要用於治療思覺失調症(俗稱為精神分裂症),早已上市多年,在全世界都是常見的藥物;真正有意思的,是由合作廠商Proteus Digital Health所開發,結合了分別藏在藥錠內的感測器、以及貼在表皮上的接收器、行動裝置APP、以及網頁監控介面的整套系統(圖2)。

圖2:ABILIFY MYCITE可以透過皮膚貼片和行動裝置app,追蹤藥物服用紀錄

資料來源:https://www.proteus.com/wp-content/uploads/2015/04/ipad-pill-hand-1-580x500.jpg

第一顆數位藥丸,已經登錄在橘皮書中

這套系統的運作機制其實相當直覺:在每一顆病患服用的安立復藥丸中,都塞進了可被人體消化分解的感測器,當病患服藥時,包裹在藥錠內的感測器接觸到胃液而且溶解時,就會對外發出訊號。此時,貼在病患皮膚上的接受器就會收到此一訊號,並將相關服藥資訊回傳給醫療體系、病患家人與病患本身,以進行後續追蹤分析。

開發出這套系統的Proteus Digital Health成立於2001年,團隊中兼具醫學與工程背景。根據統計,從2003年Proteus就開始進行專利布局,曾經在2012年時達到90件以上美國專利申請量的高峰(圖3),目前也已經有241項的獲證專利。另外,從FDA的橘皮書(Orange Book)登錄資料庫上,也可以找到ABILIFY MYCITE的專利資訊;其中一項是2006年申請的「人體植入式無線通訊系統(IMPLANTABLE ZERO-WIRE COMMUNICATIONS SYSTEM)」專利(US 8,547,248,簡稱248專利),可以讓植入式的醫療設備之間進行無線資料傳輸,也就是感測器與接受器之間使用的技術;而另一項「藥物資訊系統(PHARMA-INFORMATICS SYSTEM)」專利(US 8,674,825,簡稱825專利),則是用於追蹤、監測藥物在人體上施用的系統與方法(圖4)。

圖3:2003年至今Proteus Digital Health美國專利每年申請量(AN/“PROTEUS-DIGITAL-HEALTH”)

資料來源:Patentcloud;搜尋日期:2018/07/19

圖4:ABILIFY MYCITE中,關於藥物追蹤技術的兩項關鍵專利圖示

資料來源:Orange Book: Approved Drug Products with Therapeutic Equivalence Evaluations; Patentcloud;搜尋日期:2018/07/19

從這些動作看來,FDA對於新興技術在醫療上的應用,一點都不肯落後。傳統上,一般人也許認為醫療就是醫生問診或動手術,以及病患求診吃藥,但現在FDA已經主動尋求資訊業者的合作,重新定義醫療產品的範疇,更鼓勵醫藥與科技廠商的實質合作案。可以預期的是,在FDA的引領之下,越來越多如ABILIFY MYCITE的案例,將在全世界各地展開。


《北美智權報》第216期更多精采文章:

虎視眈眈!這美國公司把天貓、蘋果都告了,不料專利被判無效?

由Berkheimer v. HP decision案看專利適格性判斷之屬性

英國發布白皮書 力爭脫歐後續留UPC及UP體系

 
金曲獎頒獎典禮上即席演唱,是否會侵害音樂著作權?
陳秉訓/北美智權報 專欄作家
(本文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科技管理與智慧財產研究所副教授)

在今年剛舉辦的第29屆金曲獎頒獎典禮上,有部分領獎人、頒獎人或台下入圍者,在頒獎典禮上公開演唱音樂著作。雖然這樣的表演熱絡起整個場子,但若該演唱行為未事先取得著作權人的同意,其實可能會侵害他人音樂著作權的!

音樂著作之性質

根據《著作權法第五條第一項各款著作內容例示》(簡稱《著作內容例示》)第2條,音樂著作包括「曲譜、歌詞及其他之音樂著作」。就流行歌曲而言,其音樂著作通常為樂譜與歌詞的組合。

不過,從創作過程而言,仍有歌詞與樂譜分離的可能性。以智慧財產法院97年度刑智上訴字第28號刑事判決為例,該案法院認為「系爭歌詞係由告訴人先行創作完成後」,因某A「欲發行專輯,告訴人始授權同意[A]利用系爭歌詞發行專輯一次」,因而「系爭歌詞與[A]所創作之樂曲既係分別創作,而系爭歌詞又僅授權[A]利用一次,自非不可與[A]所創作之樂曲分離個別加以利用,自屬獨立之音樂創作,而非著作權法第8條所指之共同著作」。亦即,樂譜和歌詞分別為獨立的著作,而僅因著作之利用而結合為一體,又可稱「結合著作」。

單純的歌詞做為一種音樂著作,但歌詞本身事實上是種語文著作,因為其屬於文字的組合。歌詞所具有的兩種著作類型應如何區分,其結果將導致著作財產權範圍的差異。唯有語文著作之權利人才有公開口述權,專有「以言詞或其他方法向公眾傳達著作內容」。若認可歌詞得做為流行歌曲之獨立類型(例如饒舌),則應承認音樂著作應具有語言著作的性質,而將公開口述權衍生至流行類之音樂著作,以求保護之完整。

另當創作完流行歌曲後,進一步錄製成專輯。在錄製過程中則產生與該音樂著作有關的錄音著作。根據《著作內容例示》第2條,錄音著作指「任何藉機械或設備表現系列聲音而能附著於任何媒介物上之著作」。傳統的附著物是唱片或膠捲,但在數位時代,附著物已經是數位化而為記憶體裝置。錄音著作做為音樂著作的另一種表達形式,而以獨立的著作權保護並利用或交易。

金曲獎頒獎典禮的音樂著作利用行為

金曲獎頒獎典禮上有諸多歌曲表演,就涉及到相關著作的利用行為。如果是現場演奏,則屬單純的音樂著作利用;但如果是採播放原專輯內音樂之方式,其涉及歌曲的音樂著作與錄音著作等兩種著作的使用。

根據著作權法第3條,「公開演出:指以 … 歌唱、彈奏樂器或其他方法向現場之公眾傳達著作內容」。另根據智慧財產法院106年度刑智上易字第38號刑事判決,「業者舉辦演唱會、見面會等相關活動,倘活動有以現場演唱之方法,向現場聽眾傳達音樂著作內容之行為,自屬於以公開演出方法利用著作之行為」。金曲獎頒獎典禮類似演場會,且有現場觀眾觀看演出。因此,表演者對現場觀眾演唱相關歌曲,此乃公開演出行為。

對音樂著作的權利人而言,根據著作權法第26條第1項,其專有公開演出其音樂之權利。不過,對於錄音著作而言,根據同條第3項,「錄音著作經公開演出者,著作人得請求公開演出之人支付使用報酬」。

針對同一首歌曲,如果採用現場演奏、清唱、或播放專輯音樂,則其涉及公開演出音樂著作之專屬權,而應獲得該音樂著作的權利人(通常是創作者)的同意。特別針對播放專輯音樂的方式,其亦屬錄音著作的公開演出行為,但該錄音著作的權利人僅能請求演出的報酬。

金曲獎的主辦單位必須在典禮舉行前,規劃欲演出的歌曲,而事先向音樂著作之權利人(通常是創作者)或錄音著作之權利人(通常是唱片公司)尋求授權。假如權利人有加入著作權集體管理團體(例如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簡稱M搴T),則通常集管團體會要求會員專屬授權公開演出權,因而必須從集管團體取得授權,而非原權利人同意即可,因為根據著作權法第37條第4項規定,「著作財產權人在專屬授權範圍內,不得行使權利」。

香港歌手陳奕迅在今年金曲獎頒獎典禮上清唱歌曲「披風」,這首歌的著作人有二位,分別為作詞者易家揚(我國籍)及作曲者Jerald/譚傑明(即MJ,香港籍,香港樂團Mr.的主吉他手)。根據著作權法第40條之1第1項,「共有之著作財產權,非經著作財產權人全體同意,不得行使之」,但「各著作財產權人,無正當理由者,不得拒絕同意」。雖然陳奕迅是這首歌的原唱,但並非詞曲的創作者,因而要在金曲獎上演唱該歌曲,典禮主辦單位必須同時獲得二個創作人的同意。假設一人已經同意,則因為典禮上的演唱有助於歌曲的推廣,故另一人應無理由不同意。再者,根據同條第2項,「共有著作財產權人,得於著作財產權人中選定代表人行使著作財產權」。因此,可能僅尋求一人同意,即可取得系爭音樂著作之授權。

不過麻煩的是,由於易家揚有加入M搴T,故必須經由M搴T取得公開演出的授權。另譚傑明部分,可能必須另外單獨尋求授權。譚為香港籍人士。如果譚有加入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則因為M搴T和該香港協會有互助協定,故可能由M搴T處取得授權即可。

未經同意的清唱行為與主辦單位之民事責任

假設金曲獎受獎人於頒獎典禮上的即席清唱屬未先獲得合法同意的表演行為,而主辦單位又不對清唱者的麥克風消音,則有共同侵害系爭音樂著作之公開演出權之疑慮。

根據智慧財產法院104年度民著訴字第50號民事判決,關於「民事上之共同侵權行為(狹義的共同侵權行為,即加害行為)」,「共同侵權行為人間不以有意思聯絡為必要,數人因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苟各行為人之過失行為,均為其所生損害共同原因,即所謂行為關連共同,亦足成立共同侵權行為」。根據民法第185條第1項,「數人共同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

公開演出權之侵害其成因包括領獎人的清唱行為與典禮主辦單位提供麥克風之行為,缺一不可。雖主辦單位可能無法預期領獎人有即興演出,而無共同侵害著作權之意思聯絡,但因為共同侵權行為責任不論行為人間的互動,故主辦單位仍應負侵權責任。

以智慧財產法院104年度民著訴字第50號民事判決為例,該案被告為雜誌出版社、出版人、與總編輯。該案法院認為其中二個被告「於系爭月刊侵害系爭著作之期間分別擔任系爭月刊之發行人、總編輯,未善盡監督管理之責任,而於未獲原告同意或授權之情況下重製系爭著作,致侵害原告之著作財產權,自係因執行職務所加於他人之損害,並有過失」,因而該二被告應負連帶賠償責任。

典禮主辦單位對典禮進行的表演其著作權合法性有確認之責任,對於即席清唱行為亦是。雖無法事先預知受獎人之表現,但一旦發生即席清唱行為,其可採取相關措施來停止著作權的侵害,將麥克風消音即是最直接的方式;主辦單位也可請頒獎人或主持人提醒領獎人。如果主辦單位什麼措施都不採取,而放任侵害行為發生,其應有「未善盡監督管理之責任」,而自然對相關著作權之侵害負連帶的損害賠償責任。

著作權集體管理團體授權問題

金曲獎頒獎典禮主辦單位可就預定表演的歌曲向相關集管團體尋求「個別授權」。以M搴T為例,其個別授權使用報酬費率(公告日:2010年8月12日)有營利為目的和非營利目的等二類使用。由於金曲獎頒獎典禮採贈票(且明訂不准販售)之方式,且其屬國家主辦之音樂獎項,因而有公益性質。

針對非營利性質之授權,M搴T提供的使用報酬費率為「基本額乘以使用歌曲次數再乘以場次數之總額」,但「單一場次授權最低收費額」為1350元。基本額金額分為四個等級,其中D等級指座位數4000以上之場地,而其基本額為540元。不過,M搴T並未提供即席演唱的授權方案。因而,對於頒獎典禮上的即席清唱行為,並無事先預防侵權的機制存在。未來文化部或可函請智財局對相關集管團體施予行政指導,並制訂即席演唱的授權方案。

合理使用

至於即席清唱可否有合理使用之適用,此議題須經著作權法第65條第2項之四個因素的分析,即「一、利用之目的及性質,包括係為商業目的或非營利教育目的。二、著作之性質。三、所利用之質量及其在整個著作所占之比例。四、利用結果對著作潛在市場與現在價值之影響。」。有疑慮的原因是金曲獎頒獎典禮主辦單位有電視實況轉播,而有廣告收益。因而雖金曲獎有公益性質,但其活動形式仍有商業目的。此外,原本公開演出即有相關授權機制,因此主張合理使用不容易成立。

即席清唱事實既然發生,主辦單位應有誠心尋求權利人的回溯同意,以免民刑事責任纏身,建議應給予創作者利用系爭著作的報酬,也更能反映金曲獎的設立意義。


《北美智權報》第216期更多精采文章:

數位勞動力來了!機器人可望為企業省下近半勞動力成本

專利審查中的「佛系」操盤者─談各國對PHOSITA定義的異同

台灣房地產行情,緩漲機率高於大跌

 
全球用戶破5億,短影音社群《抖音》紅到被大陸版權局盯上!
吳碧娥╱北美智權報 編輯部
從大陸快速崛起、迅速拓展到全球市場的《抖音》,是一款爆紅音樂創意短影音(大陸稱之為「短視頻」)社交APP,用戶可以透過選擇背景音樂、動作編排和特效加工,創作屬於自己的15秒音樂短片,再發佈到社群接受網友的點讚、評論和分享,極度受到時下年輕人的喜愛,成立短短不到兩年,全球月活躍用戶數已超過5億人!短視頻在大陸爆紅後,各種侵權亂象也不斷上演,近日包括抖音在內的大陸知名短視頻平台,直接被大陸國家版權局點名,成為今年度整治的重點對象。

回顧大陸短視頻市場,從2016年開始興起,到2017年開始爆炸式成長,市場規模達到人民幣57.3億元,成長率高達183.9%,用戶高規模成長與廣告投資帶動整個市場,預計2020年短視頻市場規模將達到人民幣356.8億元,大陸艾瑞諮詢預估,未來兩年內,短視頻行業將開放大量商業化機會,並由流量變現帶來市場的大規模成長。

圖一、2016∼2020年大陸短視頻行業市場規模及預測

資料來源:2017年中國短視頻行業研究報告

抖音彎道超車 打敗《快手》成為短視頻霸主

短視頻在大陸早已發展成熟,甚至可說競爭激烈,在抖音成立之前,還有深耕短視頻市場多年的短視頻霸主快手,以及秒拍、美拍、小咖秀等比抖音更早進入市場的對手。而抖音選擇專供音樂類型的短視頻,自2016年9月正式上線,200天後用戶量突破1億,日播放視頻超10億;500天後打敗了短視頻前輩快手和美拍,長期佔據App Store攝影與錄影類應用榜首寶座,徹底實現彎道超車的爆發力。

圖二、2017年大陸短視頻產業鏈

資料來源:2017年中國短視頻行業研究報告

成立不到兩個年頭的抖音,用戶正以驚人的速度不斷成長,從去年8月開始,抖音以Tik Tok為名進入東南亞、日韓、北美、歐洲、拉丁美洲等海外市場,在全球已經覆蓋超過150個國家和地區,並在40多個國家的手機應用名列前茅,Tik Tok在日本不僅在攝影和錄影分類上超越了YouTube和Instagram,在去年11月成為日本App Store免費榜下載第一的app。2018年7月16日,抖音官方正式宣布,全球月活躍用戶數超過5億,是全球成長最快的短視頻媒體。

圖三、抖音宣布全球月活躍用戶數超過5億。

圖片來源:抖音短視頻官方微博

表一、抖音大事記

2016.9

A.me正式上線

2016.12

A.me更名為抖音短視頻

2017.1

獲得今日頭條種子投資

2017.3

大陸相聲演員岳云鵬轉發帶有抖音浮水印的短視頻,開始獲得網友大量關注

2017.6

抖音正式發布歌手吳亦凡拍攝的抖音×中國有嘻哈的宣傳短片

2017.8

日均播放量已經超過10億,開始以Tik Tok為名拓展海外市場

2017.11

今日頭條10億美元收購Musical.ly並與抖音合併

後來居上!今日頭條吃下Musical.ly

雖然抖音是大陸短視頻霸主,但抖音的誕生,卻擺脫不了抄襲的陰影。由上海團隊開發的Musical.ly,在2014年7月即已上線,用戶可以拍攝屬於自己的15秒短片,搭配上音樂庫的音樂,或是選擇自己喜歡的熱門榜上歌曲,藉由對嘴及肢體動作來製作音樂MV。Musical.ly雖然是大陸團隊開發,但一開始在本土市場的反應並不佳,因而轉往開發美國市場,鎖定美國的青少年族群,獲得極高的用戶量。遺憾的是,Musical.ly並沒有趁著2015年在美國市場大獲成功之際,及時回歸大陸,抖音2016年成立時,經營模式被指抄襲Musical.ly,但是等到2017年6月,Musical.ly更名Muse想找回大陸市場,似乎為時已晚。當時抖音已獲得今日頭條的種子輪投資,並結合母公司今日頭條的算法優勢,透過精準推薦適合的內容給不同用戶,吸引越來越多年輕人在抖音上面發表作品取得關注,抖音不但穩坐大陸音樂短視頻第一把交椅,後來在2017年11月10日,今日頭條更以10億美元代價收購Musical.ly,直接與抖音合併。

圖四、今日頭條收購Musical.ly

圖片來源:財經頭條

成立近兩年來,抖音已經從最初的音樂短視頻,加入美食、人文、親子、旅行等更多元的內容,用戶主體也從早期的18歲到24歲,進一步拓展至24歲到30歲用戶。諷刺的是,就在抖音宣布全球月活躍用戶數超過5億的同一天,大陸國家版權局宣布啟動「劍網2018專項行動」,正在快速發展的短視頻產業,等於正式被大陸國家主管機關給盯上,成為今年度中央重點整治的項目之一。

短視頻侵權事件層出不窮 抖音遭大陸版權局點名

「劍網行動」是大陸國家級網路侵權盜版的專項治理行動,由大陸國家版權局、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安部聯合發起,在之前的「劍網行動」中,大陸官方就曾經針對視頻侵權、音樂侵權及網路文學侵權進行專項整治,成績斐然。2015年時,「劍網2015」專項行動把音樂作為重點治理領域,大陸國家版權局發布《關于責令網路音樂服務商停止未經轉授權傳播音樂作品的通知》,網路音樂盜版問題明顯好轉,大陸線上音樂行業開始邁向正版化平台正軌經營。

而「劍網2018」專項行動,將從今年7月上旬開始,利用4個多月的時間開展三項重點整治:包括網絡轉載版權、短視頻版權,以及動漫、網路直播、知識分享、有聲讀物平台等重點領域的版權專項整治,其中,短視頻侵權就是整治的重點對象之一。

短視頻在大陸爆紅之後,許多侵權亂象也在短視頻平台不斷上演,今年2月,B站發起短視頻維權行動,要求360旗下的快視頻停止所有侵權行為,被視為2018年短視頻維權的第一案。隨後,今日頭條、愛奇藝等平台都曾在公開場合提出當前短視頻侵權現象多、維權難的困境。

當前大陸短視頻平台有大量未經授權複製、表演、網路傳播他人影視、音樂、攝影、文字的作品,或是以「合理使用」為名,改編他人作品並通過網路傳播,這回大陸國家版權局版權管理司司長于慈珂直接點名,專項行動把抖音短視頻、快手、西瓜視頻、火山小視頻、快視頻、美拍、秒拍、微視、梨視頻、小影、56視頻、火螢、嗶哩嗶哩等熱門應用平台納入重點監管,一方面重點打擊短視頻領域的各類侵權行為,另一方面引導短視頻平台企業規範版權授權和傳播規則,希望能為大陸短視頻產業從混亂中建構起秩序、發展出更良性的商業模式。


《北美智權報》第216期更多精采文章:

對岸創業「孵化器 」及「加速器」的虛虛實實:台灣新創赴陸發展宜慎選落腳處

為回應社會需求,大陸知識產權審判體系必須加速進化

虎視眈眈!這美國公司把天貓、蘋果都告了,不料專利被判無效?

 
對岸創業「孵化器 」及「加速器」的虛虛實實:台灣新創赴陸發展宜慎選落腳處
林士清/北美智權報 專欄作家
(本文作者為北京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博士生)

明朝大儒朱熹有云:「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創業孵化器及加速器在台灣通常僅被視為各種育成中心的「櫥窗」,然而,在中國大陸的孵化器及加速器卻是另一套生猛的玩法。大陸官方相信這些孵化器及加速器可作為促進科技創新與經濟增長的媒介,並讓中國大陸區域經濟發展注入活水,深圳便是依靠新創產業而風聲水起的城市。
筆者建議台灣新創團隊若赴陸發展,切勿選擇政府、國企、政黨等國有性質支持的孵化器。初期入駐登記事宜樣樣都好,但倘若遇到真正商場實戰,具有公部門色彩的孵化器,能提供新創團隊上戰場的武器卻非常有限。台灣的新創團隊赴陸發展要有長遠的戰略規劃,入駐當地市場的孵化器及加速器終究是權宜之計,建立自身商譽且立足當地市場才難能可貴。

共享工作空間是許多創業孵化器的特色之一;圖片來源:WE+酷窩

創業孵化器及加速器這個詞彙,對岸重視程度高於台灣,在目前鮮少人提及的「李克強經濟學」概念中,其實將創新及創業視為解決當代社會緩解經濟遲緩及促進經濟增長,並且為引領自主創新的一帖良藥。2015年李克強總理高喊:「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導致孵化器與加速器的盛行。是以,在中國大陸以培育科技型中小型企業、促進區域經濟發展的「科技企業孵化器」,被視為政府當局積極落實「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政策的載體,更被用以促進中國經濟穩定增長的重要舉措之一。

例如在北京的中關村創業大街、深圳中芬設計園、上海市金山工業區、南京市麒麟兩岸中小企業創新園、昆山兩岸青年創業園、杭州雲棲小鎮、廈門創業創新創客基地、以及武漢東西湖區青年創業基地等等,皆成為創業孵化器及加速器的重鎮。此外,在「三中一青」的政策誘因之下,不少台灣青年不斷地穿梭這些基地,面臨對岸創新創業如火如荼地開展與磁吸,搶奪台灣年輕世代的天賦成為對岸惠台措施的主軸。

明朝儒士朱熹有云:「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畢竟兩岸經貿關係千絲萬縷,任何具有連動性的政策規劃不可能真空包裝,桃園的亞洲矽谷計畫如何因應?確實令人好奇。

與國家政權共生:政府將廣設孵化器視為政策工具的延伸

創業可以刺激經濟帶動成長,而隨著台灣的新創企業不斷的成長,為了能讓這些新創企業不在創立初期失敗,創新育成中心因而誕生,而之後為了能提供新創企業更加專門的服務,創業加速器也因應而生。

創業創新是一個國家經濟發展最重要的驅動力,儘管依據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IMD)的報告,臺灣的「創業家精神」全球排名第一,且事實上臺灣已成為僅次於美國,獲得國際育成協會(NBIA)之軟著陸(Soft-Landing)認證的育成中心數量排名全球第二。然而,台灣產經學界普遍將孵化器及加速器視為「櫥窗」,廣設櫥窗或許可以強化政府支持創新創業的KPI指標,但鮮少專家學者或官僚體系認為這些櫥窗可以促進產業轉型或經濟成長,或許也有幫助,但力道非常有限,或者將這些櫥窗視為解決台灣青年失業問題的避風港,連催化劑都稱不上。

在中國大陸的孵化器及加速器卻是另一套生猛且殘暴的玩法,類似未通過安全認證的生長激素,執政者相信這些孵化器及加速器可作為促進科技創新與經濟增長的媒介,為新創企業匹配早期所需之資源,這些資源包含知識移轉、網絡關係對接、取得資本投入的媒介,甚至可直接與間接地促進區域經濟轉型升級,證明了政府與企業廣設孵化器,主要目的就是為促進國家創新能力與經濟可持續增長,並成為推進中國大陸經濟轉型的助力。值得關注者,乃互聯網在中國大陸成為一個嶄新的領域,以網路或是行動載具為基礎的服務或是產品成為熱門的創業項目,開發App應用模式、開設網站提供服務等,許多新的商業模式藉由網路開始成形。在創業過程中,各團隊除了本身產品問題需要解決,也會在一連串將創業點子實現的過程中,遇到取得資源、匯集資本、累積技術、企業經營、商業銷售等關鍵因素問題。

在上述的「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脈絡下,中國政府成為唯一主導推進孵化體系發展的政策指導者,通過經濟資源的攝取及一系列資源及政策規劃,指導各類型的孵化器的發展路徑及時程,同時也促進了政府職能的轉變,無論中央到地方、國企到民企,能處理創新創業領域的政策執行力大增。孵化器及加速器既然是中國大陸創新體系的一部分,孵化器作為載體,其與政府之間存在著不可分割的關係,資本主義市場的創業孵化器到了中國變成堅持社會主義改革的良藥,著實令人折折稱奇。是以,政府對孵化器&加速器的支持參與度越大,孵化器與政府的相互依賴度就越大,總體來看,孵化器&加速器作為中國創新和科技發展政策框架的重要組成部分,該政策體系推動經濟可持續增長並建立一個技術創業的生態系統,並且重新塑造政府、市場、社會三方之間的關係,孵化器&加速器在台灣被視為櫥窗,在對岸則變成一個全新的世界,即便在這個新世界依然是瞎子摸象。【本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北美智權報》216期:對岸創業「孵化器 」及「加速器」的虛虛實實:台灣新創赴陸發展宜慎選落腳處


《北美智權報》第216期更多精采文章:

專利審查中的「佛系」操盤者─談各國對PHOSITA定義的異同

英國發布白皮書 力爭脫歐後續留UPC及UP體系

台灣房地產行情,緩漲機率高於大跌

 
冒充專利違法嗎?
李淑蓮╱北美智權報 編輯部
有些專利可以上戰場,既能防禦又可攻擊,讓競爭對手心生畏懼。
有些專利只能上市場,可以把買菜的大嬸唬得一愣一愣,然後乖乖的掏腰包;但碰到競爭對手卻束手無策,只能坐以待斃,祈禱專利不會被舉發。
不管你手上握有的是「戰場專利」或是「市場專利」,至少不是手無寸鐵,雖然兩者的威力差距很大,但總算是有點武器。
不過,有些廠商手上連一個「市場專利」都沒有,卻為了要吸引婆婆媽媽的目光,硬要在產品包裝或是DM上打上專利字樣,甚至連專利號都杜撰,這樣子違法嗎?基本上這都是違法的,但兩岸情況大不同,我們在談台灣的情況前,先來看看對岸幾個相關的案例。

專利物上應標示專利證書號碼,這樣子在請求損害賠償時,才會有保障

圖片來源:By E.W. Modemac - Own work, CC BY-SA 3.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29443303

中國國家知識產權局 (SIPO)於7月19日發表了「2017年度打擊專利侵權假冒十大典型案例」,其中「假冒專利」即有三例,可見SIPO對此相當重視。

在介紹中國大陸的案例前,先說明一下,在中國「假冒專利」跟「冒充專利」是不一樣的,但後來有人把「冒充專利」歸類成「假冒專利」的一種,通稱為「假冒專利」。其實嚴格來講,下面要介紹的三個案例都是「冒充專利」而非「假冒專利」。

根據《智庫·百科》的解釋,「假冒他人專利」是指未經專利權人許可,擅自使用其專利標記的行為。假冒他人專利的行為包括以下幾種:

  1. 在其製造或者銷售的產品、產品的包裝上標註他人的專利號;
  2. 在廣告或者其他宣傳材料中使用他人的專利號,使人將所設計的技術誤認為是他人的專利技術;
  3. 在合約中使用他人的專利號,使人將合約中的技術誤認為是他人的專利技術;
  4. 偽造或者變造他人的專利證書、專利文件或者專利申請文件。

至於「冒充專利」則是指將非專利技術或者落後技術冒充是先進的專利技術,以騙取消費者信任的一種違法行為。冒充專利與假冒他人專利最大不同處是「冒充專利實際上不發生對其他專利權的侵犯,它標明的專利標記或者專利號是不存在的(或是已到期/過期/無效),純粹是一種欺詐行為。中國《專利法》規定,冒充專利的行為由管理專利工作的部門責令冒充者改正並予以公告,可以處五萬元(人民幣)以下的罰款。

在中國,冒充專利行為的情形包括:

  1. 製造或者銷售標有專利標記的非專利產品;
  2. 專利權被撤銷或者被宣告無效後,製造或者銷售標有專利標記的產品;
  3. 專利權屆滿或者終止後,繼續製造或者銷售標有專利標記的產品;
  4. 為前述三項行為人印製或者提供專利標記;
  5. 偽造或者變造專利證書或者其他專利文件、專利申請文件;
  6. 將非專利技術稱為專利技術並與他人訂立專利許可合約;
  7. 在廣告中將非專利技術稱為專利技術;
  8. 其他將非專利產品冒充專利產品或者將非專利方法冒充專利方法的行為。

【本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北美智權報》216期:冒充專利違法嗎?


《北美智權報》第216期更多精采文章:

虎視眈眈!這美國公司把天貓、蘋果都告了,不料專利被判無效?

由Berkheimer v. HP decision案看專利適格性判斷之屬性

為回應社會需求,大陸知識產權審判體系必須加速進化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