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專題  理財  追星  社群  Blog  哇新聞  電子書  
2013/03/20 第592期 訂閱/退訂看歷史報份
直接訂閱

講義人物 「聲音設計師」陳嘉暐
世界講義 巨龜「孤獨喬治」
 
講義人物

「聲音設計師」陳嘉暐
文.採訪/黃瀚瑩
(照片/陳嘉暐提供)
清晨,東方悄悄透露天光,廟宇也緩緩甦醒了。先是鳥兒啁啾,隱約的人聲窸窣。低沈莊嚴的鐘聲響了,天色亮了,廟埕前老人的收音機傳出音樂,人們互相問早……「聲音設計師」陳嘉暐,從黑夜到白天靜靜聆聽著這座城市的改變,並以收音設備記錄下一切。他的動畫短片聲音作品,曾獲德國紅點設計獎、DigiCon6亞洲動畫大賞、荷蘭阿姆斯特丹Unheard Film Festival……等多項大獎。陳嘉暐的專業不僅讓影片更出色,他也毫不藏私地將多年來的經驗傳授給學子,希望更多年輕人願意投入這特殊的行業。

「什麼是『聲音設計師』?」這是陳嘉暐最常被問到的問題。簡單地說,「聲音設計師」是影片中不可或缺的配角,他們的工作除了蒐集各種聲響,還必須包辦現場收音、後製等,有時還要「做」出聲音,「好比一部電影中,女主角走過寂靜的走廊,觀眾可以聽見她的腳步聲,感受到緊張的氣氛。但那樣的腳步聲未必是在現場錄下的,而可能是在錄音室中『做』出來的,」陳嘉暐接受講義採訪時解釋。這工作說來簡單,其中卻有很大的學問,「要讓人不發覺你的存在,卻又不能沒有你的存在。」

三十歲的陳嘉暐,從小就對「聲音」感到興趣,早在高中時,便在因緣際會下投入廣播領域,負責錄製廣播劇,也替廣告配音。之後更成為廣播主持人與專業配音員,並曾參加舞臺劇製作演出。從大眾傳播系畢業後,陳嘉暐遠赴英國愛丁堡大學深造,讀的是「聲音設計碩士」。「進了學校之後,才知道跟想像中很不一樣,」陳嘉暐說,自己早已習慣於廣播的工作方式,但教授要求他的第一件事竟是「閉嘴」,「老師不要人聲(Vocal),要我從頭開始學製作,彷彿以前的武功全廢,從零開始鍛鍊。」起初,他連搞定錄音設備的電線都很困難,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拉線、怎麼捲線。「這工作怎麼這麼麻煩?」陳嘉暐心中難免抱怨,雖然興起放棄的念頭,卻又不甘心摸摸鼻子、低著頭回臺灣,只好咬牙苦撐。漸漸地,陳嘉暐發掘了其中的樂趣,「聲音是不會回來的,只能存在於『當下』。這份工作最讓我著迷的地方,就是能夠感受到每個當下不同的變化。」

儘管明白臺灣的影視產業不如國外,但學成後的陳嘉暐卻仍決定返臺,「當時我心埵酗@個聲音:『是回家的時候了。』」而且他不選擇影視製作重鎮臺北,卻偏偏回到故鄉高雄,設立「無差別音效實驗室」,同時在義守大學擔任講師。在陳嘉暐的帶領下,年輕的孩子從最基本的拉線、捲線學起,如同當年的他一樣。在學校中,他看到年輕人的單純、熱情與努力,「這些孩子總帶給我『正向的力量』。常聽到有人說現在年輕的孩子如何難教,為什麼我們自己不先檢討:我們是否給了孩子們好的學習環境?」

工作之餘,陳嘉暐也四處蒐集專屬臺灣的聲音,像是雲林山區的風聲、臺東海邊的浪濤聲……他幾乎時時刻刻帶著錄音設備,就連跟學生去KTV唱歌也不例外。陳嘉暐說,在臺灣錄音,最痛苦的就是到處都有摩托車,從早到晚。因此為了收音,他曾日夜顛倒,從深夜工作到清晨五、六點。「錄下的聲音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用上,但奇妙的是,永遠都有派上用場的時候。」嘉義新港鴨肉攤上的杯盤碰撞聲、老闆的招呼聲,成為動畫短片中神明從天往下俯視人間的背景聲,隱約的幾句臺語,就點出濃濃的臺灣風味;高雄燕巢泥火山渾厚的咕嚕聲,成為另一部動畫片中水球妖怪的呢喃……陳嘉暐這位「聲音設計師」更彷彿「聲音魔術師」,巧妙地運用各種聲音,讓觀眾體驗到什麼是「身歷其境」。

陳嘉暐說,臺灣具有極佳的聲音技術,但他也坦言,與國外相較,臺灣民眾仍對「聲音設計」非常陌生。他舉例,臺灣幾乎沒有「聲音設計」的相關書籍,又如國外的電影DVD,「幕後花絮」中總會介紹這部影片的「聲音」,但影片賣到臺灣,這部分卻總是被刪除了。陳嘉暐笑說,他總是不斷地解釋自己「究竟在做什麼」,偏偏這工作又不是三言兩語就能交代清楚,就連自己的家人也不例外。有一次,陳嘉暐拿了一部他製作的得獎動畫給父親,父親楞了半晌,問他:「這是你『畫』的嗎?」讓他哭笑不得。「觀念的傳播需要時間。如果我希望大家能了解什麼是『聲音設計』,也只能一次次地說。」最讓陳嘉暐高興的,是有不少學生在學習「聲音設計」後興起投入產業的想法,「我是個很當下的人,其實沒什麼遠大的目標。但只要想到也許有機會替臺灣灌溉出新一代的『聲音設計師』,我就覺得很開心了。」


世界講義

巨龜「孤獨喬治」
文/Sasha Ingber;輯譯/謝勳
二○一二年過世的「孤獨喬治」,是加拉巴哥島上僅存的平塔島象龜(照片/美國國家地理會社)
去年六月,廣受喜愛的巨龜「孤獨喬治」過世時,許多人以為這種稀有的象龜已經完全滅絕了。但美國耶魯大學新研究顯示,喬治祖先的基因或許依然存在,仍可能有牠的同類,棲息在厄瓜多加拉巴哥島的偏遠之處。

這種平塔島象龜的「物種復活」並非第一次。一九○六年之後,人們再也不曾發現平塔島象龜的蹤跡,因此推測牠們已經絕種。一九七二年,「孤獨喬治」在平塔島被發現時已經六十多歲了。這種巨龜數量大幅減少的原因,在於難逃當地居民的捕捉,人們飼養的豬、羊,也嚴重破壞了牠們賴以為生的棲地與植物。

日前,研究人員在伊薩倍拉島北端,一個叫做「火山狼」的地區堙A比對「孤獨喬治」的基因,發現了十七隻平塔島象龜的「混血兒」:三隻雄的、九隻雌的,還有五隻小於二十歲的未成年象龜。未成年象龜的存在暗示著:這座島上,可能仍存在著純種平塔島象龜。耶魯大學進化生物學家愛德華茲說:「平塔島象龜通常壽命很長。就連成年象龜,牠們的父母也可能依然在世。」

「孤獨喬治」的親戚怎麼會跑到距離平塔島五十公里外的地方呢?愛德華茲認為,洋流雖然可能將象龜帶往別處,但最有可能的原因是人類運送了那些巨龜。十九世紀捕鯨船和軍艦上的船員,會在不同的島嶼捕捉象龜,做為食物和燃油。他們可能將活象龜抓上船,以備不時之需。巨龜的新陳代謝很慢,可以整整十二個月不吃不喝,這也是為什麼船員將牠們視為長途航行中避免壞血病的肉類來源。可是一旦海戰發生,這些重達九十到二百七十公斤的海龜就常被丟到海堙A以減輕船隻的負荷。

對於加拉巴哥島的生態而言,巨龜的存在具有莫大的意義。牠們會將土壤和植物種子散播至全島,牠們的飲食習慣,也幫助島上木本植物和仙人掌的數量保持平衡。

科學家拯救平塔島象龜的機會來了。美國國家地理協會不僅贊助這項研究,也撥款贊助科學家回到「火山狼」地區蒐集混血和純種象龜,並開始圈養牠們的計畫。


訊息公告

遇見、聽見、發現幾米
好故事能與觀賞者的個人體驗銜接,並觸動想像力做故事線的延伸。幾米作品的故事跟畫面有足夠的能量,在不同領域、不同載體、不同時間,創造出讓人驚喜的延伸體驗。

訂閱空中英語教室電子報,送英語秘笈!
說一口漂亮英語不是夢想!現在訂閱【空中英語教室電子報】,就有機會獲得「40天英語聽說秘笈II」或「台灣走透透II」乙本,共有40個獲獎名額!

Copyright ©2007 講義雜誌.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paper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city | blog | j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