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數位行銷學習報】提供最新社群行銷、行動行銷等數位趨勢,加入我們一同探索更多數位創意的可能! 如果你是美食主義的信奉者,喜歡動手打理家中事物,並堅信生活值得用心去經營,歡迎加入【生活高手】行列!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8/09/04 第6104期  訂閱/退訂看歷史報份直接訂閱

今日文選 【文學相對論】張惠菁VS.施靜菲(四之一)某個年少時候做過的決定─歷史學、藝術史學
幾米/空氣朋友
陳復/有血性的家人
【慢慢讀,詩】沈眠/她們被遠去被一點一點的遺棄
【當代小說特區】張貴興/龐蒂雅娜
【聯副文訊】2018詩的蓓蕾獎、台灣流浪詩人計畫徵件 九月底截止

  今日文選

【文學相對論】張惠菁VS.施靜菲(四之一)某個年少時候做過的決定─歷史學、藝術史學
張惠菁、施靜菲/聯合報
大英博物館的羅丹展引進了自然光。(圖/施靜菲提供)
就算是幾乎記不得了,實際上,我們仍然是在用某種方式, 回答著自己年少時候做過的決定吧……

漢娜鄂蘭傳記帶來的轉折

●張惠菁: 去年底,我回到台灣定居,有過一段重新適應,或說重新認識台灣、認識家鄉的時期。這個時期,直到今天還在展開中。或許,會一直持續下去吧。或許,所謂「家 ......

幾米/空氣朋友
幾米/聯合報
圖/幾米
幾米


陳復/有血性的家人
陳復/聯合報
陽明先生晚年的重要弟子錢德洪,曾經因為陽明先生的兒子正億無意間在家裡書櫃中獲得陽明先生遺留的四封家書,特意請他寫幾行字紀念。在〈上海日翁書〉這封信的後面,錢德洪講了三個故事,都是由曾經擔任陽明先生的幕僚龍光那裡輾轉聽來:

第一,在寧王朱宸濠叛亂的時刻,陽明先生本來奉派去福建省平亂,人都已經帶著妻兒來到豐城,結果聽說江西省的主事官員全都被逮捕,寧王派來的士兵即將趕過來追殺他,立即脫掉官服,變裝準備乘著漁船潛回吉安聚兵抗變,然而,看見他的太太與長子正憲都在大船上,他心有顧忌,這時候,諸夫人手裡拿劍,跟陽明先生說聲再見,然後說:「相公快點離開,不要替我們母子擔憂。假如有緊急的事情,我就拿這把劍來自衛抗敵!」這才讓陽明先生果決離開。

第二,陽明先生潛回吉安後,即將對外張貼布告發兵舉事,命令士兵把木材堆滿公署,並告誡守衛說:「我就在公署裡面。如果前面的軍報不利,寧王的軍隊殺進來,就立刻舉火把公署燒了,不要留我活著。」當時他的弟子鄒守益在中軍負責,聽見陽明先生做出這番宣言,立即帶他的太太同來吉安見陽明先生,發誓要跟陽明先生共禦國難。

第三,陽明先生寫信跟父親王華報平安後,就立刻回江西省救難。當日情況相當危急,寧王的軍隊準備出兵攻打哪裡都還不知道,各種真假消息都很混亂在傳布,有人勸告住在浙江餘姚老家的陽明先生父親王華,能帶領整個家族離開家鄉,去外地隱居避難。王華回答說:「我的兒子正帶著孤軍要去解決皇上的危難,我是國家的舊臣,如果先離開,這樣會辜負百姓的厚望!」因此反而去跟餘姚縣令商量守城的策略,在城牆周圍布滿防線。

錢德洪在陽明先生〈上海日翁書〉的文章後面手跋,感慨表示:「吾師在面對君臣、父子與夫婦這三個課題,他們一家人的第一反應都是如此慷慨激昂,至今被世人感念他們的忠義凜然,這封信正億是在破碎不起眼的紙堆裡獲得,閱讀後眼淚都掉下來了,好像生命活在那個時刻裡,早晚都會不斷攤開這封書信,很嚴肅認真的對待,如同親眼與父親相見。嘉靖三十一年(歲在壬子,西元一五五二年),海盜偷襲黃巖,全城都被大火焚燒得精光,當時正億人正在京師北雍讀書,他的太太黃氏在驚嚇中倉皇奔亡,根本沒有時間攜帶任何其他的東西,唯獨只有抱著陽明先生的神位與圖像逃難,這封信同樣跟著倖免於難。真是令人感嘆哪!這是正億平日的孝情累積,或許更是吾師的精誠與他們感通,讓他們夫妻都能脫離患難,而這封正億最珍惜的墨寶,神明顯然有在護持哪!後世子孫承接著這段往事,捧讀這封信的時候,能知道它不尋常的重量嗎?」

在這裡,我們能看見聖人的家風。不論是太太的剛烈,父親的大義,與兒子媳婦的孝順,都能看出陽明先生的精神,如何深刻把這一家人濃厚的情感緊緊聯繫在一起,即使正億根本沒有機會見到父親幾面,即使他的妻子黃氏從來不曾見過公公,他們都能對父親有如此深刻的情感,那固然是同樣經歷過大難才會培養出的惜福,更是陽明先生的能量對他們的牽引。誰說親情裡不能有道情?只要有覺悟者的存在,他就能帶領著家人,過著有道情的家庭生活。尤其你能看出,因為正億表露出那種對父親濃得化不開的情感,他的妻子黃氏才會不顧性命的危險,就是要保護陽明先生的神位、圖像與書信逃難,錢德洪已經指出:這究竟是誰在保護誰呢?陽明先生的精神與能量當然不只影響著家人,他的弟子鄒守益都會在最危險的時刻,不惜帶著太太來共禦國難,顯然他的太太同樣不願讓丈夫一人犧牲,而寧可兩人共死於國難,這裡面的感人故事,縱使今天已經隱沒了,我們都能看出陽明先生如何在感召相信他的人!而且,由這裡能看出,聖人的家人,顯然已經更跨出血緣,而由心性重組出家人。鄒守益帶著這樣的信念,才會慷慨來跟他的夫子共患難。雙子情感至此,才是有血性的真師生。

在心學的印記裡,他們都是有血性的家人。

(選自《王子精靈法則:陽明心學智慧記》,近日由聯經出版)



【慢慢讀,詩】沈眠/她們被遠去被一點一點的遺棄
沈眠/聯合報
從他方來的女子,皮膚棕黑

裹頭巾,流露陌生的氣息

走在街道,像步入險徑

而空氣像是選擇繞過

她們,禁止所有。


生命是那樣一次又一次的

分割,片段兇暴

沒有止境、異常緩慢的苦悶

圍攏,日常在縫隙裡

生長心煩意亂。


她們的內臟逐漸斑駁

眼中的明亮已老,不得不把

白日活成夜深,愈來愈像

是虛構,只能維護住

軟弱不堪的,全蝕姿勢。


漸漸懂得,全都進化為機器

她們忘卻憂歡,那些暗中湧動的

情感與記憶,只專注地

為別人度過每一天,變成

最擅長,埋葬的種族。



【當代小說特區】張貴興/龐蒂雅娜
張貴興/聯合報

那天晚上,朱大帝、鍾老怪、扁鼻周和小金等大部分豬芭男人都目睹了飛天人頭第一次降臨豬芭村,準備潛入高腳屋吸食人血。那天晚上,沒有村人受害,但李大肚一隻青壯公豬被咬破喉嚨,慘死豬舍中……


龐蒂雅娜(pontianak),馬來女吸血鬼,孕婦死後變成。

現身時,伴隨指甲花香和嬰啼,狗兒狂吠。

以美女形象誘惑男人,殺害後食之。進食時,露出醜臉利牙,徒手撕裂男人肚皮,啃食內臟;擰爛性器官,隨手丟棄。

間或攻擊孕婦,吃掉胚胎。

間或化成一顆頭顱,懸空飄浮,內臟垂掛脖子下。

間或化成巨鴞,頭部酷似人臉。

懼怕鏡子和尖銳的器物。以釘子、小刀、獸牙、竹籤或尖樁等刺其後頸,則嚶嚶哭泣,變成美女,香消玉殞。

豬芭中學教師林家煥帶著大女兒林曉婷和小兒子林立武、豬販李大肚帶著三個不滿十歲的兒女、三輪車伕周春樹帶著六歲小兒子,大小九人,憑藉著灌木林和茅草叢的掩護,在野地裡繞了一個大圈,穿過一座玉米園和甘蔗林,行走過無數水塘、溪流、沼澤地和荊棘叢,下午三點出發,走走停停兩個多小時,在一棵野波羅蜜樹下巧遇愛蜜莉和黑狗保羅。愛蜜莉依舊戴著翻邊草帽,腰□帕朗刀,手臂箍著藤環,兩手扠腰,凝視地上一串新蹄。黑狗吐著紅舌,搧動著柔軟的蝶翅耳,四隻腳爪像踩在煙霾上,身體若升若降。波羅蜜樹鳥聲吵雜,幾粒茁實青蔥的果子垂掛枝椏上,巨大的樹影籠罩在九個大人小孩身上。豬販李大肚向愛蜜莉打了個招呼,林曉婷親密地喊了聲姊姊,帶頭的中學教師林家煥向愛蜜莉點了點頭,想說什麼,終究無言,牽著曉婷的手,走過波羅蜜樹。愛蜜莉目送一行九人神祕鬼祟的走向一簇矮木叢。一隻長尾猴蹲在榴槤樹頂梢站哨崗,一手打眼罩,人模人樣的鳥瞰四野,牠們最近常被鬼子流彈波及,遠遠看見了鬼子就放出轉移陣地的訊號。猴王翹著尾巴站在一根禿枝上遙望熱氣奔騰的荒地,顯得非常憂鬱。猴群散布猴王屁股下。

懶鬼焦的無頭雞騎在井欄上「凝視」自己水中的倒影,一群小蜥蝪在一個被野狗叼走的高梨孩子的頭骨裡舔筋吸髓,遙遠的豬芭村裡,鬼子根據第二張名單,逮捕了「籌賑祖國難民委員會」二十七位成員,距離第一回逮捕隔了三天。馬婆婆削斷白馬一條腿後,孩子依舊在野地唱著〈籠中鳥〉,玩完捉鬼遊戲,孩子拿著馬婆婆的小鐮刀到墳場除草,或到野地撈捕螃蟹和昆蟲餵鸚鵡。墳場野草被鏟除七七八八後,馬婆婆坐在矮凳上對散亂陽台的孩子說了幾個鬼故事,打開客廳角落一個被銅片和麻索綑綁大小似成人棺木的棗木箱子,露出裡頭各種中國和西洋玩具:陀螺、毽子、泥叫叫、撥浪鼓、孔明鎖、玻璃彈珠、布老虎、傀儡人、萬花筒、空氣炮、掌中怪、瓶中船、竹水槍、接吻豬、西班牙發條鐵皮玩具等,孩子嘴巴張得鵝蛋大,眼珠子幾乎掉到地上。這一批中國和西洋玩具,有的在小林二郎的竹竽上看過,但大部分沒看過。馬婆婆坐在矮凳上大搖大擺吸食鴉片,看著孩子爭玩玩具。馬婆婆吸食鴉片的方法有兩種。一種是流傳自蘇門答臘的窮人吸食法:煮熟鴉片漿汁,濾掉渣滓,混合菸草,搓成丸狀,塞在一根中空的竹管尾端點火吸食。第二種將生鴉片放在小鐵鍋上,以煤油燈文火烤成膏狀的熟鴉片,用一根竹籤抹在竹管的小孔上吸食。間或馬婆婆會將一小塊熟鴉片摻在白鸚鵡的水果或腐肉中。吸完鴉片後,馬婆婆在客廳地板躺成一個大字,閉上雙眼,發出像大鐮刀飛舞的咻咻鼾聲,晚霞的蚤芒蠅光染紅了長髮,月亮的飛蟻光澤照亮了蒼白但平滑的臉頰,下巴的蘑菇贅肉、鼻尖的蛇膽痣和眉頭的蝦鬚毛不見了,孩子看見一個年輕的馬婆婆的透明皮囊從地板上爬起來,走下陽台的木梯,消失在墳場中,但不到一分鐘地板上的馬婆婆就伸了個懶腰,盤腿坐在地板上,兩頰紅得像面具中的天狗嘴臉。孩子玩累後,馬婆婆泡一壺雀巢美祿,倒在十多個鐵皮和搪瓷杯中。孩子拿起杯子咕嚕咕嚕的喝著。

「婆婆,」一個將妖怪面具掛在後腦勺的孩子問。「亞伯特是誰?」

「亞伯特是誰?亞伯特是誰?」吃了摻著鴉片膏的白鸚鵡模仿孩子吹奏玩具豬哨,發出一串尖銳的豬啼。

這問題孩子問了一百遍,但馬婆婆從不回答。

「婆婆,鴉片好吃嗎?」脖子永遠掛著九尾狐面具的曉婷說。「下次讓我吸一口!」

馬婆婆用指甲戳了戳九尾狐面具。「妳這孩子,細皮白肉。」

第二天馬婆婆泡了一壺雀巢美祿後,捏著壺鈕,揭開頂蓋,將一小塊煮熟的鴉片漿汁倒入壺內攪拌,提起壺柄斟滿十多個杯子,拿起一個鐵杯稀哩呼嚕一口喝完。

「喝吧!」馬婆婆說。「一人一杯,見見世面。」

「喝吧!喝吧!」白鸚鵡說。

孩子狐疑的看著杯子裡熱氣騰騰又香噴噴的美祿。曹大志、高腳強、紅毛輝和紅孩兒等幾個膽大的孩子拿起杯子,咂嘴咂舌的喝著。林曉婷是第一個喝的女孩子,也喝得咂嘴咂舌。其他孩子不再遲疑,呱唧呱唧喝完。喝完一壺意猶未盡,要馬婆婆再泡一壺。馬婆婆讓孩子喝了一個多月摻著鴉片漿汁的美祿,鴉片漿汁分量越拌越多。一九四一年七月,黃昏,加拿大山的豬尾猴群傾巢而出,騷擾完山腳下的農家後,集體在一棵望天樹上攀騰飛躍,對著月亮發出尖酸的嘶吼。扁鼻周雜貨鋪走廊上的盔犀鳥掙脫枷鎖,獨佇豬芭村華人公墓木碑上,叫聲苦澀像斧鉞劈柴,引起白鸚鵡激昂的模擬。農民火耨刀耕或是旱象引起的幾十股大小野火,像盜寇漫遊叢林,草桿樹葉的灰燼隨西南風四處飄散,有的甚至攜帶火苗,落入枯瘠的茅草叢,引燃另一股匪火。皸裂的小溪布滿鳥獸蹄印和蟒蛇鱗跡,像惹禍生事的貓臉狗面。月亮像一根金黃色的香蕉,夜色越濃,皮就剝裂得越快,露出豬芭長尾猴和豬尾猴垂涎的白肉。海水升漲,淹過了潮間帶,豬芭河水位幾乎漫過家家戶戶棧橋。孩子喝完一杯摻著鴉片漿汁的雀巢美祿離開馬婆婆高腳屋時,胸前掛著或是臉上戴著妖怪面具,手裡拿著馬婆婆的玩具,穿越野地走回豬芭村,看見一顆人頭像一隻夜梟飛越芧草叢,脖子下垂掛一串內臟,像一團凝固的血漿。孩子發出驚嘆,引起飛天人頭回顧,在空中盤旋一圈後離去,飛向豬芭村,消失在一叢鋅鐵皮屋頂和椰子樹中,豬芭村立即響起狗吠。那天晚上,朱大帝、鍾老怪、扁鼻周和小金等大部分豬芭男人都目睹了飛天人頭第一次降臨豬芭村,準備潛入高腳屋吸食人血。那天晚上,沒有村人受害,但李大肚一隻青壯公豬被咬破喉嚨,慘死豬舍中。


(本文選自長篇小說《野豬渡河》,近日由聯經出版)



【聯副文訊】2018詩的蓓蕾獎、台灣流浪詩人計畫徵件 九月底截止
聯副/聯合報
文化部主辦「詩的復興」2018詩的蓓蕾獎、台灣流浪詩人計畫兩獎助計畫徵件中。「詩的蓓蕾獎」每年徵選一名詩人,頒給新台幣20萬元及獎座一座。得獎者並可獲「台灣詩人流浪計畫」獎助出國。「台灣流浪詩人計畫」每年徵選二至四名詩人執行出國計畫,獲選者將頒發獎助金及獎牌乙面。凡具中華民國國籍,且曾發表新詩創作達20首以上,但未曾出版發行者,皆可參選。收件至2018年9月30止,報名方法及簡章可至詩的復興網站:http://poeticleap.moc.gov.tw/ 查詢及下載。

(桂樨)



  訊息公告
想成交,絕不讓客戶有機會「回去想一想」!
業務通常最怕聽到的一句話,就是「我再回去想一想」!客戶提出的理由大多可破解,只要多引導對方說出來,你就有機會幫他解除不買的理由,千萬不要真的放他回去!

身體疼痛切勿忽視
人多少都有這媯h、那堹k的時候,大多知道疼痛是一種身體警訊,必須找出病因加以治療。亦有老人由於不願麻煩醫師,擔心他人覺得自己愛發牢騷,害怕開刀、做檢查,或必須服用可能成癮的藥物,反而延誤了就醫的黃金時間。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